必赢手机登录网址修真世界

“好!好!好!”明霄老祖连说了几个好字,周身杀气却是毫不遮掩地四下流溢,整个明霄派上空,风云突变,黑压压的乌云低垂有如灌铅。举派上下,所有弟子无不噤若寒蝉。 “没想到,明霄一脉,竟然到我手上而断。”明霄老祖看着自己有如婴儿般的手掌,语气平淡如水,周身的杀意却愈发浓重,他抬起头,目光漠然:“不过闭关数月,便生出如此多的变故,天意?哼!便是天意,也阻挡不了老祖!” 他起身而立,目光扫过下方俯首而立的弟子,道:“若是十日后,我还没有回来,你们便各自逃命。” 说完,不待众人反应,他便消失在大殿。 金乌城内,气氛紧张。 卫营上空,黑气缭绕,终日不散。朱雀营的修者把守在门,他们目光中无不夹杂着几分震惊之色。凛冽的杀意,浓郁得连他们都感到有些不适。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过数月的功夫,那些羸弱的修奴会变得如此恐怖。 左莫紧张地看着校场内,排列整齐如木桩的营卫们。自从那天退回进金乌城,束龙他们便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达十日之久。 浑身浓郁的杀意,让他们看上去像从修罗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 每个周身黑气缭绕不休,像束龙,周身的黑气浓郁得几乎看不到他的面孔身形,完全被黑气包裹其中。 “他们没事吧?”左莫心中很是担忧。 “他们能熬过来,就没事。熬不过来,死路一条。”蒲妖的声音满不在乎,但是左莫还是能听出其中所蕴含的一丝紧张。 “这些杀意,要全都吸入体内?” “嗯,意之玄奥,谁也没办法彻底清楚。魔重杀戮,杀意亦最重,他们杀意能化形,也算得上机缘巧合。不过对他们来说,这个突破的契机来得有点太早。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撑得住。” 正在此时,忽然束龙的身体不断地颤抖,浑身缭绕的黑气剧烈地波动不休。 “开始了!”蒲妖脱口而出,左莫心中一凛。 只见黑气像一只只细虫,不断地钻进束龙身体,束龙身体颤抖得更厉害。 “杀意伐体,是最难过的一关。”蒲妖目不转睛地盯着束龙,嘴里飞快道:“他们天生体质孱弱,若想修炼下去,必须经过伐体这一关。若那厮还在的话,这事反而最简单……” 左莫不敢挪开目光半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无论这些修奴出于什么心思,但是他能清楚地感受到他们对他的信任,他们每个人都愿意为他拼命。 金乌城外的那场战斗,便证明了这一点。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无论如何,他也不想束龙他们出事。这些天,需要什么材料,什么法宝,只要他有的,哪怕再珍贵,他都毫不犹豫地拿出来给他们。 对于他们突破之类,他不敢太奢望。他修炼的时日并不算长,但是他知道,根基对于修炼的重要性。束龙他们的根基实在太浅薄,突破的可能性并不大,他只是希望他们都没事。 哪怕他对束龙他们再大的恩惠,他们拼了一次命,左莫就觉得已经全都还了,更何况他就从来没觉得自己对束龙他们有什么恩惠。 束龙的身体宛如筛子般颤抖,黑气源源不断钻入他的鼻孔,钻入他的皮肤。周身的黑气越来越淡,他的面目也开始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左莫忍不住轻咦一声。 束龙的相貌竟然发生巨大的改变,满脸的沧桑消失不见,皱纹消失不见,他变得年轻许多,皮肤黑亮黑亮,像擦过油般。 左莫充满惊奇,束龙年轻的时候,还是相当帅气的嘛。 高挺的鼻梁,眉如刀,棱角分明的脸,深深的眼窝,紧紧抿着的嘴唇。那股沧桑的味道虽然消失,但是却多了一份深邃成熟的味道。 他的额头,多了一枚黑色棱晶。 啪,黑色重甲竟然被硬生生撑破,左莫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束龙的体表,多了一件黑亮的甲胄。黑色甲胄和他的身体连为一体,紧紧贴着他的身体,几乎把他的身体全部包裹进去。 和金甲卫相比,束龙身上的黑色甲胄,更加贴身,更加精致,给人一种匀称却充满力量的质感。 “卫甲!”蒲妖语气中充满惊喜。 “什么叫卫甲?”左莫连忙问。 “《苦卫》修炼到一定地步,便能生成卫甲。这具甲胄有些多妙用,等他们修为渐深,威力强劲!”蒲妖兴奋道:“等他们再突破到下一阶,便能够凝聚杀意而成兵器。到时候,嘿嘿……” 左莫心中充满喜悦,为束龙感到高兴。 束龙突破仿如是一个信号,其他营卫也纷纷生出卫甲。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五个时辰,五个时辰里,左莫不敢离开片刻。 当最后一句营卫完成突破,束龙紧闭的眼睛睁开。 明亮如星辰的目光,深邃悠远。 他俯身行礼,一个左莫从来没有见过的礼节。 “以苦卫之名,追随大人,不离不弃!” 束龙的声音也以前完全不同,低沉带着磁性,悦耳动听。 “以苦卫之名,追随大人,不离不弃!” 一千名苦卫,同时行礼。 左莫一下子呆住。 容薇没有像其他修者一样退得很远,她在一处山头,遥遥观望。在不远处山头,有一名大汉和一位中年人。除此之外,还零星可见一些修者,他们大多都是凝脉三重天的修者。 能目睹金丹出手,这样的机会,可是极其难得。 这不是指教,不是切磋,而是生死之战。 神秘莫测的金乌城主,到目前为止,大家还没有见过他真正出手。他唯一算得上出手的,便是发动天环月鸣阵,不过那除了能看得出他的符阵造诣极深外,实力如何,却看不出半点。 这一战,便能得出个分晓。 容薇存了其他心思,说实话,她并不看好金乌城主。明霄老祖能够连候爷也有些忌惮,实力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只有见识过金丹的修者,才知道金丹的强大。别的不说,光是凝脉修者望尘莫及的遁法,就让金丹修者立于不败之地。而对法诀的运用,更是本质的差异。 人海战术并非不能对付金丹,但是也注定了金乌城这一方只能防守,意味着明霄老祖始终占据主动。 占据主动对于一位并不缺乏攻击手段的金丹来说,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容薇是绝不会掺和这场战斗之中,她没有资格。可若是金乌城战败,她顶着候爷的面子,说不定能救下那名月银战将。如此年轻的月银战将,死在这里,太可惜了。 而若是能借机招揽…… 这才是她想打的主意。 她下意识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位大汉和中年人,她察觉出这两位的来历只怕不小,心中暗自希望这些人和自己打的不是一个主意。 要不然,到是地免不了又是一场争夺厮杀。最重要的是,若是让老祖知道那年轻人是月银战将,那他们谁也别想。老祖要么就自己招降,要么就会杀掉。 如此人才,哪有便宜别人的道理。 只有当明霄老祖不知情,这个计划才有可能成功。 忽然,天边的天空像水波一样波动,一股庞大无可抵御的气势倏地笼罩整个天星山脉。 所有人脸色一变,只觉浑身陡然一僵,暗自骇然。 来了! 金乌城陡然金光暴涨,无数有如游鱼般金芒升腾而起,朝金乌城上空笼罩。符战碉楼一座座亮起银色光芒,眨眼间,三十六座符战碉楼全都通亮。一轮金环,升上天空,散发着炽目的金色光芒,垂下无数金丝,若有若无的梵音顿时响起。 明霄老祖几乎是凭空出现金乌城外的天空。 他披头散发,看上去有如四十左右,皮肤却有如婴儿般,一身雪白长衫随意系在身上。 他淡淡地瞥了一眼藏在远处旁观这场战斗的众人。 所有人只觉心中不可遏制地一跳,更是骇然。 金丹之威,威猛若斯! “小容姑娘,候爷近来可好?”明霄老祖淡淡开口,有如家常般。 容薇只好出来:“托老祖的福,候爷一切皆安。” “哦。那为何候爷还要与我争这小小一界?”明霄老祖语气一淡如故。 容薇只觉呼吸一窒,险些跌落下云层,头皮一阵发麻,只好道:“老祖说笑了,有老祖在,候爷怎会打扰。候爷只是听闻小山界出现白日星现,派奴婢来探查。来之前,候爷特意嘱咐奴婢,要先和老祖打过招呼。” “哦,原来如此。”明霄老祖点点头:“此事一了,我会去拜访候爷。你若要观战,再退五十里吧。” 明霄老祖对她说话的语气颇为温和,但不知为何,容薇心中一寒,不敢犹豫,连忙向后倒退五十里。 “其他人,后退一百里。”明霄老祖淡淡道:“十息之内,否则莫怪老祖不客气。” 空中威势顿时沉重如山。 其他人心中更是骇然,惊惶后退。大汉和中年人脸色也不禁微变,对视一眼,也同时后退。 没有人敢拂逆一位金丹。 直到此时,明霄老祖的目光才从容转到金乌城上。

只见数十名浑身光芒闪耀的修者脚踏飞剑,每人都是脸若冰霜。数十人堂而皇之落入外堂修者之间,其中为首那人,刚停下来,便指着贺翔骂。 “贺翔!你好大胆!大师兄遇害!你竟敢隐瞒不报!” 旋即也不听贺翔辩解,面色冰冷地扫视其他长老:“本座乃老祖二弟子洪君轩,即时起,本座代管外堂!若有不服者,杀无赦!” 其他长老脸色无不大变,但没人敢开口,洪君轩他们其中有不少人见过。 “本座就给你们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洪君轩眼中杀机毕露,指着金乌城下那些卫营,森然道:“允你们率一千人,若能击败这群乡巴佬,我就免你们之罪。若谁怯战,那可就莫怪本座无情了!” 长老们个个面色如土。 这支队伍虽然不知道战力如何,但那杀意凝实得让人心惊胆战,光是远观,他们便提不起半点勇气。 “怎么?”洪君轩脸色更冷了几分:“你们不愿意?” 其他几位明霄弟子也是面带不善地看着众人,只要贺翔他们稍有反抗,便要动手。 贺翔面若死灰,知道此时已经无力回天,明霄派对他们的耐心已经达到极限。他艰涩无比道:“我愿意。” 在他面前只有一条路,死中求生。 洪君轩他们根本不会给他其的路,至于逃,他连想都未曾想过。小山界之大,可又岂有他容身之地。 见贺翔开口,其他长老目光阴晴不定,尤其是几位凝脉三重天的长老,此时心生去意。但对几位明霄弟子隐隐把他们包围起来,他们也知道,想逃离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沉默地站到贺翔身边。 洪君轩等明霄弟子眼中闪过恨色,黄卓光的死,对于明霄派简直是一道睛天霹雳。这些明霄弱点子大多以大师兄为偶象,大师兄的横死,还是死在小山界,一个他们从未觉得有威胁的地方,如何叫他们咽得下这口气。 贺翔知道辩解也没用,也不说话,径直挑了一千人。 突如其来的明霄弟子立即让原本缓和下来的战场立即重新紧张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洪君轩身上,这让洪君轩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奋,大师兄不在,终于轮到自己。 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只要攻下这座城,小山界又重新落入本门的掌控之中,立下功劳的他也水涨船高,势必取代大师兄成为本门年轻弟子中的新领袖。至于贺翔这些人,在他眼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倘若不是他们,小山界的局势也断然不会到如此恶化的地步。 “明霄派弟子如此做派,简直无药可救。”大汉摇头,语气说不出的厌恶。 “呵呵,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疯狂,大人何必与他们一般置气。”中年人轻笑一声。 “那倒是。”大汉点点头,旋即露出期待之色:“也是好事。如此一来,我们也能见识一下这支黑甲卫究竟有何独到之处。” 注意到外堂变化的并不只有围观者,束龙也注意到。 他的表情立即严肃起来,望了一眼金乌城上的老板,他低声和项链里的那位大人交流:“大人,他们好像要动手了。” “动手?”项链里那位大人的声音陡然激动起来:“好!很好!杀了!把他们统统杀了!” 束龙吓一跳,这位大人的杀气可真重。不过他当然不会把话当真,他打量了两眼局势,意识到只怕暂时没有时间去搜刮战利品,顿时有些郁闷起来。老板让他们来搜刮,现在眼看任务没办法完成。 老板交给卫营的第一个任务就没有完成,束龙心中不爽至极。 但此时,他亦知道轻重,对方划出一千人出来,绝对不是来和他们请客吃饭的。当机立断,他毫不犹豫地命令各曲集合。 原本漫山遍野散开的卫营卓此时以束龙为中心,飞快地集合,就好似束龙是一块磁石般,吸引他们飞快地靠拢。沉重的黑甲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障碍,虽然他们无法飞行,但是每个人动作敏捷无比,几个跳跃,便回到阵营中。 左莫坐在祥云上,暗自点头,束龙果然比较沉稳。他并没有出声,只是让符战碉楼作好随时支援的准备。任何一支队伍,不经过实战,终将没有用处。之前他以为卫营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效果,现在发现卫营的进步远超过自己的想象,顿时生出几分信心。 刚才的那轮短短的交锋,其实已经把东西两营的战斗力便消耗得差不多。符战碉楼能够提供的支援相当有限,左莫只好让他们赶快恢复灵力。 他也很好奇,卫营有什么厉害的手段。 以他对蒲妖的了解,若这厮没有把握,是绝不会出来丢人现眼的。 蒲妖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炫耀! 卫营以最快的速度整合完毕,束龙并没有下令退回城,而是在城外准备迎敌。 “他们有校考,你也有。” 项链里大人的话,让束龙脸吓得发白。 “我教了那么多东西,你若用心,这点小场面也不至于应付不过去。” 蒲妖的话里没有一丝感情。 “如果应付不了,你们也不用活了。你们老板虽然心软,但你们没用处,只能作累赘。” 束龙没有生气,他已经几十岁的人,作修奴也有二十个年头,什么苦头没吃过,什么世道没有见过。大人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说得并没有错。他紧紧了身上厚重的黑甲,抬起头,目光只剩下决然。 若是连点场面都对付不了,又怎么对得起老板? 他缓缓扫过周围,沉声道:“这是我们第一战!我知道大家等这一天很久,我们拼命修炼,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这一战!今天就算死,也要把卫营的名号立起来!”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卫营每个人神情蓦地激昂起来。 左莫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卫营上空翻腾的黑气,陡然增强了几分,在他眼中浓如墨汁,连他也不禁生出强烈的危险之感。 好厉害的战阵! 左莫震惊莫名,他身边一直没有动静的女修,眼中突然亮起幽幽紫芒,一瞬不瞬地盯着卫营。 灵眼内,只见每位营卫身上冒出一缕缕黑气,黑气一冒出来,便化入阵,在阵内游走不定。眨眼间,阵内便布满无数细小的丝状黑气。 “走吧!”贺翔沉声道。 其他长老默然取出飞剑,催动灵甲。在他们身后,一千名修者也纷纷取出灵甲,催动灵甲。 天空,再次布满各种颜色的光芒。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集在这两支即将碰撞队伍之上。 从实力上来看,外堂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他们的灵甲要远远胜于卫营的重甲,在许多修者眼中,那么粗笨的重甲,居然还有人会使用,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从个人实力上来看,外堂更是战据绝对的上风。外堂的长老中,便有好几位凝脉三重天修者。而卫营呢,虽然他们修炼的法门十分偏僻,但是个人实力平平,连个显眼的高手都没有见过。 许多人的目光下意识到瞥向左莫,纷纷摇头。 洪君轩冷笑道:“重甲,他们还发为是千年前呢,这么老古董的东西都被搬出来,谁告诉我他们油水很足的?外堂就被这么一帮人杀了这么多人?废物就是废物,进了咱们明霄派,也不堪造就!” “嘿嘿,那是!他们哪能和师兄比,师兄一出马,举手之劳而已!”一位师弟拍马屁道:“莫说金乌城,便是再来几个,师兄也是手到擒来!” 洪君轩志得意满:“等攻下这座城,大家的功劳都跑不掉!” “师兄英明!” “跟着师兄,就是能沾光啊!” …… 其他师弟七嘴八舌地奉承洪君轩,洪君轩的虚荣心得到空前满足,一摆手:“看看这群废物,到底有什么用。” 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投向贺翔。 “杀吧!”贺翔也不废话,带着冲在最前面。其他长老也不说话,紧跟而上,而一千名修者,也不敢违抗命。 天空中尖啸顿起。 漫天光华如雨,向金乌城外的卫营扑去! 十里! 没有动静,众人预想中的银色洪流没有出现,这令所有人感到意外。 “莫非符战碉楼战力已尽?”中年人有些疑惑:“还是金乌城主对这支队伍的信心十足?” 大汉也一脸惊疑,两种可能都极有可能,但是它代表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意义。 却说贺翔等一众长老,本来都打算面对如雨点般的罡雷,没想到,飞了半天,金乌城竟然没有放出一颗罡雷。 这令他们喜出望外,士气陡然暴增! 原本打算逃跑的几位长老,此时心中大定,而身后的外堂修者们,战意也立即昂扬起来。 最可怕的便是那如洪流般的罡雷,现在最大威胁都没有了,对方只不过是一群穿着重甲的土包子,那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 是啊!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 看到求生希望的贺翔,战意陡然沸腾起来,嘶声怒吼:“杀!杀!杀!” 一千名外堂修者齐声怒吼:“杀杀杀!” 七里! 五里! 三里! 迎面呼啸俯冲而来的修者,以惊人的速度在束龙的视野中放大。 魔功运到极致的束龙睁开眼睛,血红的眸子里,一道黑气如一把黑刀掠过,猛地暴喝! “杀!”

左莫堪霸稳住身形,是女修伸手抓住他。 他耳鼻流淌着鲜血,面如金纸,十分骇人,浑身衣衫灵甲尽碎。刚才连扔出去十多枚雷音核桃,所爆发出来的威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明霄老祖所立的位置什么也没留下来。 想想刚才那般可怖的威力,还有排山倒海的力量,左莫腿肚子都有些哆嗦。恍然间,他想起第一次用阴火珠的情景。 哥大意了! 他当时凝成的阴珠,只有二品,钟笋火也是二品,炼制出来的阴火珠威力便相当可观。如今用雷音核桃和金乌火炼制出来的玩意,威力又如何会小?这可都是四品啊! 两种四品材料,用阴火珠的炼制法门,炼出的金丝雷核,威力可真是强劲无匹! 若自己离得再近一点,只怕…… 他心中一阵后怕,但好在终于把明霄老祖干掉,这危险也总算没有白冒。 忽然,他心头浮起危险的感觉,下意识地抬头。 一团硕大的阴影,挟着无比危险的气息,从他头顶天空,以惊人的速度轰然坠来! 明霄老祖没死!左莫脸色陡然大变。 “去死吧!” 一声充满愤怒和杀机的咆哮,在他头顶轰然炸开! 明霄老祖全身衣衫灵甲全碎,披头散发,嘴角溢血,左臂不翼而飞。当时雷音核桃的威力让他魂飞魄散,情急之下,拼着折损三成修为的损失,动用秘技,才险而又险地逃过一劫。 可即使如此,他的损失也惨痛无比。不仅左臂被断,飞剑亦被毁,最惨痛的却是三成修为的折损,这意味着他有可能境界崩溃,重新落回到凝脉期,如何不让他愤怒异常? 修为折损,是每一位修者最害怕遇到的情况! 今天一定要把这家伙给轰成碎片! 明霄老祖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明霄剑诀》催至极致。 金乌城上空的天空仿佛凝固,一瞬间,天空就像化作一块透明的水晶,云朵、灰尘、阳光等等,所有的东西,全都瞬间凝住,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机。 凝固的天空,阳光无法穿过,落下巨大的阴影,把整个金乌城全都笼罩在内。 无声的杀意,令每个人感到恐惧。 乒! 清脆有如水晶的碎裂声,凝固有如水晶般的天空,忽然布满蛛网般裂纹。裂纹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就好似有把无形的锤子在不断地敲打着这块水晶天空。 束龙大骇,他们走的本就是凝炼杀意的路子,对杀意最是敏感,此时顾不得其他,一声暴喝:“杀!” 卫营众人心中一凛,齐声暴喝:“杀!” 黑气缭绕,化形为一只长达数十丈,腰身粗逾数丈的黑蟒,嘶地一声,凶狠无比朝左莫头顶上方的明霄老祖扑去! 明霄老祖毫不惊慌,嘿然冷笑一声,伸手一指! 哗啦啦,他头顶布满裂纹的水晶天空,飞下成片成片透明的碎片,不断地旋转,化作一道数十丈剑意风柱,迎头朝黑蟒轰去。 ! 轰! 两个庞然大物毫无花巧地碰撞,陡然爆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可怜的左莫,再次被气浪狠狠地抛飞。 该死的! 几道天空剑意碎片在他身上留下几道血痕,他顾不上痛,连忙看向战场,忍不住嘶地倒吸冷气。 明霄老祖身前飘浮着无数有如水晶碎片的剑意,他口鼻皆溢出鲜血,刚才那一下,他也不是毫发未伤,只是他的目光更加凌厉凶狠。 左莫触及到明霄老祖的目光,心中顿时一凛,对方在拼命! 束龙身形一晃,闷哼一声,脸色微白。其他卫营修者,东倒西歪,像喝醉了酒了一般。 蒲妖在项链里怒不可遏:“废物!你们这帮废物!一个金丹就把你们搞得这么狼狈,以后怎么混?我堂堂天妖座下,绝没有废物……” 束龙脸上浮现苦笑之色,他们刚刚突破,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熟悉。这次的亏吃得真不是时候! 他的瞳孔蓦地睁圆,露出狂喜之色。 女修不知何时,出现在明霄老祖的背后,一指点去! 机会! 所有人齐齐流露出狂喜之色,女修的强悍,他们可是亲眼目睹,女修绝对是整个金乌城个人实力最强者。 她终于出手了! 左莫不知为何,心中却是蓦地一沉。女修眼中的紫芒,炽亮如同两团紫火,他第一次见到她眼中的紫芒如此炽亮璀璨。 “哈哈哈哈!全都给我去死!” 明霄老祖狞笑道,头顶支离破碎的水晶天空轰然崩碎,无数透明的剑意碎片,如同雪崩般,轰然呼啸席卷而下。 无数碎片穿透他的身体,带起无数朵血花,明霄老祖丝毫不觉疼痛,兀自狂笑! 左莫脑袋嗡地一下。 同归于尽! 金乌城上方的数亩大小的天空,完全崩碎,无数浩然飘渺的剑意碎片,挟着无可抵御的威势,从天而降。 无数剑意穿过明霄老祖的身体,原本晶莹剔透,如今却如同血琉璃! 浩然飘渺的剑意,忽然多了股决然的惨烈气息! 以天为剑,以身为引 ——! 所有人脸色皆尽煞白,金丹修者一旦打算同归于尽,那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远处观战的容薇脸色大变,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金乌城完了! 大汉和中年人脸色齐变,同时闪过一个念头:金乌城完了! 能过秘技,不计后果地爆发全力一击,这种技巧对于金丹期修者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所以金丹之间的战斗,反而更加谨慎,若把对方逼到绝境,拼死一击是极其可怖的。便是容薇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金丹高手拼命。 容薇怔然,她见多识广,明霄老祖的实力远远超过她的预计。哪怕在天水界的金丹修者之中,明霄老祖的实力,也绝对能排入前三之列。她此时才恍然间明白,为什么候爷对明霄老祖会如此忌惮。 不知为何,她心中莫名叹息。 金乌城能把一名金丹修者,逼到舍身拼命的地步,他们心中佩服无比。 只可惜…… 金乌城上方整个天空,全都被扯动,所有的剑意,已经完全失控! 明霄老祖疯狂的大笑声中,他整个人爆成一团血雾,倏地被卷入彻底失控的剑意之中。 金乌城方圆五十里的地方,全都被笼罩其中。而更令人绝望的是,剑意笼罩的区域,他们任何遁法都没有任何效果,连逃都逃不掉! 除非他们也达到金乌城,有高品阶的遁法,才有可能逃出此劫。 天空带着血色的剑意铺天盖地,避无可避! 七座山峰间,熔浆四处流溢,金乌城仿若置身修罗地狱! 该死! 左莫脸上浮现绝望之色。 忽然,他面前一暗,凭空多了一道人影。 是她! 女修浑身血痕密布,不少处衣衫被血浸透,那双精致无暇的赤足,在一片血红中,更是让人感到惊心动魄。不知何时,她脸上的面具被毁,露出丑陋的脸。 “你……”左莫先是一呆,刚想开口,女修猛地朝他头顶飞去。 她张开双手,如同大鸟,仰着脸,全身笼罩在紫色的火焰之中。她就像扑火的飞蛾,迎头朝轰然压下的血色剑潮飞去。 紫火汹涌澎湃,让人完全看不清楚她的身形。 不知为何,左莫的胸口蓦地剧痛,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大颗大颗的眼珠顺着脸颊滑落。 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 眼泪模糊了视野,胸口剧痛,像有什么东西要破体。 耳中只有轰然巨鸣,头顶铺天盖地的剑意,发出的啸音,汇集成一股洪流,毁天灭地的气息。 痛! 时间突然间,变得极其缓慢,胸口的剧痛此时是如此清晰,就像一缕火焰,在不断地灼烧。 漫天崩碎的剑意洪流之下,那个笼罩在紫焰中的身影,渺小有若微尘。 好痛! 剧痛灼烧着他每一根神经,他再也忍不住,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啊啊啊!” 如同潮水般的剧痛,由之而来的暴戾,席卷他全身。 他浑然未觉,下山流淌的通红熔岩,像被一只无形之手扯动,不断上升,眨眼间便缠上他的双腿。地面被破坏的大阵,忽然亮起红光,破损的大阵竟然启动! 金乌城金光暴涨,符战碉楼齐齐雷芒爆涨,里面的修者惊骇地发现,符战碉楼竟然完全不受控制! 岩浆、金光、罡雷,疯狂地涌向左莫! “啊啊啊啊!” 左莫疯狂地怒吼,他全身被岩浆包裹,罡雷和金光不时地在熔岩间游走闪烁。 异变惊动了所有人! 束龙脸色大变,刚想动,便听到项链里那位大人暴喝:“不要打扰他!” 他一愣之下,旋即露出喜色。 熔浆中的左莫,感觉自己神识和**像被剥离了般,身体的剧痛,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但是此时,他却像旁观者般,目睹一切。 他看到了体内那颗剧烈颤动的五行琉璃珠…… 他看到了头顶上方那人浑身笼罩在紫火之中的身影。 她在看自己。 这一瞬间,左莫毫不费力地透过紫火和熔浆,他看得很清楚。 他看到一双清澈、充满惊喜、留恋的眸子。 …………………………………………………………………………………………………… 今晚七点,《神魔大陆》电台,大家一起来玩吧。链接p//:×eí/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手机登录网址修真世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