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世界,小娘归来

就这么一波冲击,正面两千人,便被干掉了五百多人。 “真是渣。”雷鹏充满了不屑道:“这么多人,连一波都挡不住。” 年绿不以为然道:“那不更好么?省得咱们还要费事。小心老板的任务完不成。” “真要全歼?”雷鹏嘟囔道。 “你以为?不要心存侥幸!”年绿一边拨拉拨拉额前的刘海,一边好整以暇道:“老板当这么多人面夸下海口,若是咱们没完成,嘿嘿。丢了老板的面子,就是丢了小娘的面子。丢了小娘的面子,剩下的就不用我说了吧。” “这我也知道。”雷鹏摆出独孤求败的姿态:“我只是觉得打败这样的敌人没有乐趣。” “敌人?哦,你肯定搞错了,他们是肥羊。杀肥羊的快感是剥光,而不是打败。” “……” 两人来不及继续闲扯,小娘的命令迅速传达下来,两人连忙收敛心神转身。 只见堪堪穿插到对方身后的朱雀营,猛地返身杀去。 刚刚被冲杀成一片混乱的一千多名修者,顿时再次鬼哭狼嚎起来,缺乏有效的组织,他们惊慌失措地四处逃逸。 可没逃多远,便被早就悄悄摸到侧翼的朱雀营修者给撞上个正着,在连续被斩杀数十人之后,剩下的人,吓个半死,掉头便跑。 这些在侧翼游荡的各曲,也不追赶,他们只负责把那些准备逃逸的修者,重新驱赶回大队伍之中。 返身追杀的朱雀营,就像赶羊般,不断地驱赶着被杀得胆寒一千多人。 洪君轩手足冰凉,神情绝望,呆立在空中,看着不断从他身边掠过的外堂修者们,他们脸上布满恐惧和绝望。自己的布署全都被打乱,对方不费吹灰之力,便突破成功,他还没来得及做作任何反应,那些像潮水般涌来的外堂修者,把剩下的三支队伍,轰然冲散。 恐惧迅速蔓延,士气本就低落到极致的队伍当场崩溃。 祥云上,左莫看着混乱的战场,也不禁摇头道:“这样的队伍,实在外强中干。”旋即喜笑颜开,嘿嘿道:“倒是便宜了我们。” 女修立在他身边,像木头人般。 左莫其实只不过是自言自语,没指望女修能做出什么反应。倘若女修突然开口,他肯定要吓一跳。 朱雀营齐声喊“投降免死”的声音,远近可闻。早就绝望的外堂修者们,纷纷投降,爽利得连左莫都有些吃惊。 整个战斗过程走向,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左莫、公孙差,亦有些不敢相信,四五千人,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抵抗,而选择集体投降。 其他人更是看得呆若木鸡。 中年人率先反应过来,摇头轻叹:“外堂行的到底不是正道,这样组建的队伍,完全没有士气可言。平日倒没什么,一遇到危险,不堪一击。” 大汉有些不服气道:“若是本门那些精锐,只怕胜负如何,还是个未知数。” 中年人笑了笑:“本门的精锐,未必比这支队伍逊色,但是战将呢?” 大汉一怔,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战将培养不易,极少有野路子出身,往往只有大门派才会培养一些。各种封评院,战将的封评院人气最少。不过自打都天血界出事之后,各种战将培训班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当然,那都是些骗晶石的玩意。 但也可以从侧面反应出各大门派对战将的渴求,如今战将已经成为最热门最紧俏的职业。门派里也有三五名战将,但是都只摘得过青铜牌。 这支队伍的战将,绝对不止青铜牌。 青铜牌再往上一阶,是月银牌。月银战将,每一位都是极难得的人才,招募的费用之高,甚至超过一位金丹剑修。 难道是月银战将…… 大汉盯着公孙差那张带着羞涩腼腆的脸,有些不敢相信。 和他有着同样震惊的,还是容薇。不过,容薇不是怀疑,而是肯定。她本身就是青铜战将,对公孙差的水平判断有着更准确的判断。 那位羞涩腼腆有如邻家小男孩的年轻人,绝对是一位月银战将! 明霄派这次撞到铁板上了! 容薇一言不发地看着战场,在她后,是个个一脸惊骇的府卫。 她的目光,忽然落在祥云上那个黑黝的年轻人,也就是金乌城主。她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金乌城主似乎正在欣赏身边那位女子的赤足。 没想到是一位好色之徒。 她不由暗自可惜,如此年轻的月银战将,前途不可限量,居然在一位好色之徒手下,让她生出暗珠暗投的遗憾。 左莫盯着女修那双完美无暇的赤足,嘴里自言自语:“你说,这明霄老祖这次会不会来?” 自从上次在九转霄土盘里的经历,左莫对女修不知不觉中关系拉近了许多,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女修的赤足总是在不经意间吸引他的目光,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女修完全不在意,他便肆无忌惮起来。 这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嘛!左莫的理由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应该快来了。” 左莫没有挪开自己的目光,他自言自语。 “明霄老祖……” 女修默然无声。 收缴对朱雀营来说,是相当熟练的业务,而包易更是迫不及待地出城帮忙。只花了一个时辰不到,所有俘虏浑身上下,全都搜刮得干干净净。 观战的修者们,无不看得目光炽热,恨不得能上去捞一把。不过见识过刚才朱雀营的强大战力,愣是没有人敢动。 洪君轩等几名明霄弟子被押到左莫面前,每个人只剩下一个裤衩。 “你敢动我们一根汗毛,老祖一定不会放过你!”一位明霄弟子色厉内荏道。 神经病,左莫直翻白眼,这都到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类狠话,和自己过不去吗? 洪君轩突然对这名弟子喝斥道:“闭嘴!” 他也不理会这名弟子,转过脸对左莫道:“我们都是明霄派核心弟子,若阁下能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左莫眼前一亮,没有什么比赚晶石更能吸引他,但他嘴上道:“哦,可你们现在什么都没有。” “请给我一枚纸鹤,在下相信代价一定能让阁下满意。”洪君轩此时恢复之前的镇定。 左莫想了想,摇摇头。 “为何?”洪君轩顿时有些着急,若是对方不肯定答应,那自己的小命就难保,他以为对方不满意:“两百块四品晶石?这个价格……” 周围的师弟们个个倒吸一口冷气,不能置信地看着二师兄。他们谁也没想到二师兄竟然如此富裕。 二师兄从哪弄来的这么多的晶石? 左莫依然摇头。 “再加上外堂利润的一半!”洪君轩肉痛无比道:“阁下也知道外堂一年能赚多少,只要阁下放我们一条生路,外堂依然还在我们掌控之下……” “二师兄,你疯了……”一位明霄弟子忍不住道。 “闭嘴!”洪君轩面色铁青,青筋狰狞:“你们都想死在这吗?” 其他人立即不说话。 洪君轩就输光的赌棍,看着左莫:“怎么样?” 左莫依然摇头。 “你到底想要什么?”洪君轩几乎快崩溃。 “想把明霄老祖干掉。”左莫平静道。 所有明霄弟子一愣,旋即齐齐哈哈大笑,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 洪君轩也笑得快岔气,过了好一会,才停下来,一脸讥笑道:“别开玩笑了。你们想干掉老祖?就凭你们?我觉得你们还是考虑一下我刚才的建议吧。” 左莫饶有兴趣道:“哦,怎么?我们这些人实力不够看?” “岂止不够看?”洪君轩冷笑道:“老祖金丹修为,法力无边。你们虽然有点小实力,但是在老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动弹余地。怎么样?还是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做人要实际点。” 洪君轩脸上不自主地浮起现一抹骄傲之色。 左莫也没有和他们废话的兴趣,转身离开。大家立场不同,他的很多想法,洪君轩他们是不可能理解的。他头也不回挥挥手:“这几个就不要留着了,免得留个后患。” 洪君轩等人脸色刹那便有如白纸。 金乌城经此一役,可谓声名大振,传遍小山界。这群人,这座城,都是突然崛起,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也没人知道他们来路。 但再笨的人也知道,金乌城和明霄派决战时刻即将到来。 无论是黑炼蒲团,还是这场大战,都注定了双方只能死磕到底。 而金乌城自这场大战之后,城门紧闭,戒备森严,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在做什么。只是城内不时传来轰隆轰隆巨响,有些胆子大的修者想飞上天空看看,结果被符战碉楼释放的罡雷差点打得半死。 全力备战的金乌城,更让别的修者感受到局势的剑拔弩张。金乌城一百里范围内,空无一人,虽然他们很想像上次那般目睹即将到一的大战,但是这次他们不敢。 明霄派这次来的,只会是一个人,明霄老祖 ——如今小山界所剩下的唯一金丹! 连续几天,天都阴沉沉,说不出的压抑肃杀。 山雨欲来风满楼。

修真世界,小娘归来。两千五百名的斩获极其惊人。 除了大批普通三品法宝外,还有十二件四品法宝,几位长老身上,油水丰厚得很,其中那件云阵纱自然不会落下,材料和晶石数目也相当惊人。这次的收获,装满了枣核船。 这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所以当左莫看到包易清理完后交给他的清单时,也被如此庞大的财富给砸晕了。不过想想也正常,外堂修者本来就比普通修者的身家要厚实得多,而且一下子来两千五百人,数量可想而知。 一连几天,左莫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 洪君轩也不敢轻举妄动,那天亲眼目睹卫营的弹指间灭掉一千人。尤其是那个些能够无视灵罩的死亡黑气,更是令他大为忌惮。 他陷入骑虎难下的局面, “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洪君轩眼睛布满血丝,声音嘶哑。 其他师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一会,一位师弟道:“金乌城后有那么多的修者,师兄何不把他拉也拉拢过来?我观前几日的些重甲修者,战后的情形似乎并不太好。金乌城或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若能多拉拢些人,胜算也大几分。” 洪君轩摇头:“我们若是胜了,命令他们投靠,无人不从,但如今我们两败未胜,他们现在只会观望,除非师尊亲来,他们才不敢抗命。”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 他们原本指望这次能捞些功绩,眼下看来,基本不用指望。功劳捞不到固然让人失望,但是总比丢了性命要强得多。金乌城之强,远超过他们想象,除非师尊亲来,他们不觉得小山界有哪个势力能够攻打下这座小城。 洪君轩何尝不知道师弟们怎么想,但他此时也没有半点办法,此次贸然前来,大大失策。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威望,这次也要折损得七七八八。 不过他亦是一位果决之人,明白此时唯一的办法便向师尊求援。 在师尊到来之前,他能保持现在外堂的实力,虽无大功,但也有一番苦劳。想通此点,他立即作出应对:“固守吧,麻烦一位师弟跑一趟,替我给师尊送个信。” 立即有好几位师弟跳出来,他们都想早点离开这个梦魇之地。 七师弟喜滋滋地收起洪君轩递过来的玉简,道了声告辞,便忙不迭腾空而起,驾剑离开。其他师弟个个一脸不甘,但也无可奈何,七师弟在众人之中飞行最快。 就在众人嘟囔之际,一道剑光以惊人的速度朝营地飞来。 “咦,七师弟怎么又回来了?”其中一人诧异道。 便见七师弟惊惶无比地落到营地,落地的一刹那,一个踉跄,满面惊慌:“二师兄!二师兄!不好了!有人杀过来了……” 哗,营地顿时一团乱,明霄弟子们个个面含怒色,难不成现在明霄派真的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随便一个人都能跑到他们头上拉屎拉尿?在金乌城上吃蹩的洪君轩这下真的怒了! “哼!现在真是反了天了!跳出了个金乌城,他们就以为自己都是金乌城了!” 明霄弟子纷纷响应,呼拉一下,带着所有人升上天空。 连续休战了几天,围观的修者们都有点无聊了,此时一看外堂再次飞上天空,顿时精神起来。 难道他们还要继续进攻金乌城? 许多人暗自摇头,这些天无聊,他们许多人都在想办法,如何才能攻进金乌城。但是事实发现,这座小小的金乌城还真让人无法下口。金乌城的牌只掀开了两张,便消失灭了外堂两千五百人,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底牌? 别的不说,光是那散发着淡淡太阳气息的城墙,就非凡品。这些人都进金乌城买过黑炼蒲团,金乌城城内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看得人眼花缭乱的符纹,让许多自诩对符阵颇有研究的修者感到汗颜。 如此一座坚城,除非金丹高手,否则只能用人命来填。 不过,外堂对着的方向……似乎反了。 众人看得呆住,外堂这是作什么,只到一支七八百人的队伍,出现在他们视野中,他们才恍然大悟。外堂各分堂被袭击的消息早在小山界传得沸沸扬扬,不少人猜测,这支神秘异常,战斗力极其强大的队伍,极有可能便是金乌城的力量! 朱雀营六部,安静地漂浮在空中,静静地和外堂对峙。 “好精锐的队伍!”中年人眼中陡然爆出一团精芒,忍不住出声赞叹。 “怎么说?人数好像有点少。”大汉有些吃惊地看着中年人,平时极难听到他夸赞别人,没想到这两日先是金乌城,再是这支队伍,都能得到他极高的评价。 “唯一可惜就是有点少!”中年人道:“大人仔细看这支队伍,他们队形看似不如前两日披甲修者那般严整,实际上外松内紧,这是实战经验丰富的队伍身上才会出现的特征。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却没有半点惊慌,好整以暇,说明他们信心十足。” “这样的队伍,放在本门,能排第几?”大汉好奇地问。 “应该可以进前十之列。”中年人沉吟道。 大汉悚然动容,这才重视起这支不过七八百人的队伍,他师门中前十的队伍,在他们那一界,无不赫赫有名。他的梦想便是能够拥有一支前十的队伍,不过到目前为止,他离这个目标还有点遥远。 有眼力的人不在少数,朱雀营给人最大的感觉,便是扑面而来的压力。 他们只不过立在那,但是一股无形压力,却不自主地散发开来。 公孙差瞥了一眼漫山遍野的**尸体,心中一块石头顿时落地,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如此盛况,只有师兄才做得出来,一条裤子不留,可是典型的师兄风格。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对方,公孙差再次笑了起来。以他如今的眼力,一眼便能看出外堂的力量被打击得极惨,士气低落到极点。 看来,师兄出手有点狠啊! 其他人看到脚下到处是**的尸体,个个表情极其怪异。 左莫得到报告,公孙师弟他们回来了,连忙爬上祥云,载着女修,缓缓升上金乌城上空。 看到朱雀营虽然神色略显疲倦,但是士气旺盛,人数未损,他心头一块石头也落地,他决定和师弟打个招呼,不过话到嘴边,却立即变了味道。 “师弟!这帮家伙一个不要放过!” 左莫扯着喉咙,声嘶力竭地喊,声音在山谷间回荡。 围观的修者此时才明白,这支七八百人的队伍果然就是金乌城的精锐。而中年人和大汉,听到这声“师弟”,更加印证了他们对左莫来自隐世大门的猜测。 所有人心中都浮起一个念头,看来金乌城主对这支精锐的信心很足啊,居然要一个都不要放过。金乌城和明霄派的仇结大了,金乌城是想全歼外堂。 果然不是一般人,光这份气度就非同寻常。 左莫紧接着十分慎重地补了一句:“他们都是肥羊啊!一个都不能放过!” 所有人集体石化,中年人满脸的赞叹陡然僵住。 洪君轩只感觉羞愧欲绝,什么时候,明霄弟子带着五千人,还被人称为“肥羊”,说“一个都不能放过”? 耻辱!这是真正的耻辱! 明霄派弟子个个涨红了脸,他们狠狠地盯着公孙差一行人。金乌城他们不敢打,但一支不到八百人的队伍,竟然也敢在他们面前如此嚣张,扬言要把他们全灭!哪怕现在他们回到门派,从此在其他师兄弟面前也抬不起头。 “不需要我说什么了吧。”洪君轩杀气森然道:“咱们明霄弟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 “师兄放心!”一位师弟满脸杀气:“一个不留!咱们要让他们尝尝,什么叫一个不留!” “没错!到时我们也要剥光他们的尸体!”另一位师弟恶狠狠道。 洪君轩沉声道:“我就不多说了,今天这场战斗,谁要后退、畏战,我亲手斩了他!我相信师尊在这,也不会怪我!” “是!”众人心中一凛,齐声应道。 容薇带着两百府卫,拼命地飞行。那支队伍速度太快了,他们拼尽全力,才勉强没有跟丢。对方显然有急事,完全没有理会跟在后面的他们。 连续飞了几天天夜,她也精疲力尽,但这支队伍的竟然丝毫不显疲态,让她觉得匪夷所思。 怎么可能?都是铁人么? 当看到远处那支神秘而强大的队伍时,她松了一口气,没跟丢。跟了这么多天,她对这支队伍,也终于有些熟悉,这是一支真正的精锐。哪怕漫山遍野的修者,她都能轻易从人群中找出他们。 不过她旋即愣住。 因为和这支队伍对峙的,是浩浩荡荡差不多五千人的大队伍! 难道……难道……他们要去挑战人数差不多六倍的敌人吗? 这……这怎么可能?他们疯了吗?连续飞了这么多天,他们怎么可能还有力气? 公孙差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这道充满无法置信的目光,他露出一个腼腆羞涩的微笑。周围人齐齐一个哆嗦,这些天小娘一直冷着脸,此时突然露出招牌式的微笑,他们只觉汗毛直竖。 “老板的意思,都听明白了么?” “明白!”众人下意识地回答。 “那就开始吧。”公孙差羞涩的微笑眸子深处,一道如刀锋般的寒芒,倏地亮起。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嗯,我们要快点离开这。”左莫断然道:“小山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什么时候走?”公孙差接着问。 “让大家收拾一下,就准备出发吧。让大家作好准备,可能过明霄派的时候,还会有场恶战。”左莫谨慎道。 “好。”公孙差立即出去张罗。 金乌城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至于那些外堂俘虏,左莫全都放了。明霄老祖被干掉,对于外堂修者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再会为明霄派卖命。 金乌城之战,轰动小山界。 如今谁都知道,小山界变天了。 没有人愿意呆在这个牢笼之中,几日功夫,金乌城外便汇集了几乎整个小山界还残存的修者。 他们敬畏地望着这座只剩下一半的小城,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承载着他们离开小山界的希望。没有人闹事,只是远远地望着。当有朱雀营巡逻而过时,许多人自发地行礼。 远远望去,金乌城外,黑压压一片修者,极是壮观。 “不会出什么事吧?”年绿有些担忧地问。 “怕个鸟!”雷鹏满不在乎:“这样的家伙,来多少咱们就能干掉多少。” “嘿,那倒是!”年绿脸上闪过一抹自豪:“以前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就算死了也值!” 雷鹏瓮声道:“俺可不想死,老板那还有那么多的好东西,说不定以后咱们也能修成金丹。” “你可真敢想……”年绿有些悠然地憧憬着。 忽然,下面传来集合的命令,两人对视一眼,要出发了! 一直关注着金乌城的小山界修者们一阵骚动。 过了一会,朱雀营最先升空,七百多的朱雀营在小山界早就是声名在外。当朱雀营全体升空之后,远远围着金乌城的修者们,不断有人发出赞叹。 “看!那就是朱雀营!小山界最强军!” “乖乖!这气势,吓死人啊!” “也不知道人家还招人不?能进这样的队伍,死了也值!” …… 七嘴八舌的议论,在人群间不断响起,人们充满艳羡、敬畏地看着这支强大的队伍。没有人敢因为这支队伍不过六七百的人数而敢有半分轻视。 朱雀营升空之后迅速散开,他们警惕而小心地警备。 紧接着是五艘庞大的运奴船缓缓升空,最前方的一艘运奴船,上面立着一千名黑甲营卫,那便一战成名的卫营。他们不擅长飞行,庞大平稳的运奴船正好适合他们。一千名营卫,立在甲板上,给人带来的压力无以伦比。 卫营的出场,再次掀起一个小**。 目睹过金乌城外那场惊心动魄大战的修者们,绘声绘色地向其他人描述着卫营的强大和恐怖。 暴烈的杀气和他们身上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古战甲,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其他四艘运奴船,则是东西两营和非战斗修者,其中一艘则装满各种材料库存。 运奴船体积庞大,五艘运奴船在小山界,绝对是支庞大的船队。再加上朱雀营和卫营,这绝对是小山界最强大的船队。 左莫看了一眼下方的金乌城,充满感慨。 虽然不过短短数日,金乌城却是面目全非,断壁残垣。也许将来的将来,这里也会成为一处废墟,或者古城遗址吧。 他抬起头,再看看天空中,黑压压望不到头的修者,不禁再次感慨。这次离开之后,小山界将变成一个死界,空无一人。 或许这里会成为像以前都天血界那样的前线,或者成为妖魔的乐土。 唔,自己实在没有什么立场感慨什么,想着识海里的蒲妖,左莫苦笑。 不过,终于可以离开这里……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阿鬼,阿鬼安静地坐着。他转过脸,对公孙差道:“出发吧!” 五艘运奴船缓缓开始向前飞行,运奴船许多人都充满留恋地看了一眼金乌城,这座给他们希望,给他们阳光的小城。这座小城,将成为他们中许多人一辈子都会回忆的地方。 浩浩荡荡的队伍,朝天水界界河方向飞去。 沿途不断有修者加入,队伍越来越庞大。每个人脸上布满兴奋和激动,他们崇拜地看着那个站在甲板上的身影。 没有灵甲的光华,不够雄伟的身躯,没有傲然的气势,这个看上去就像普通人,年轻得过份的少年,给他们带来了生的希望,带领他们脱离牢笼。 他们队伍不远处,一支妖军注视着他们离开。 “大人,不追么?” “不追了,我们太疲倦。” “可是……” “长老会命令是最快的速度扼守住小山界,不要节外生枝。” “是!” 容薇半路加入这支队伍。 她目睹这一幕,不由心生感慨。经历场场苦战,金乌城主成为名符其实的小山界之王。若是此时他一声令下,绝对有许多人愿意替他卖命。在这些残存的小山界修者之间,没有第二个人的声望,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小山界的修者都选择离开,她的使命便没有多少意义。 她不认为凭借手下这点府卫,能够在小山界调查出什么结果。此时最好的选择,便是跟着金乌城主一起离开。 她相当看好金乌城主,凭借手下这帮人,金乌城主无论去哪,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从这次的战斗来看,金乌城主手段厉害无比。 在对方最困难的时候,给予友谊,是一件一本万利的事。 “城主安好!”容薇大方地凑上去,行礼笑道:“我们可要搭一阵顺风船了!” 左莫笑了笑:“容姑娘太客气了。”说完便让下面腾出位置。 容薇也不客气,踏上运奴船。府卫们个个抬头挺胸,与有荣焉。 “不知城主今后有何打算?” 容薇歪过头问。 “走一步看一步吧。”左莫心中对于这位要调查白日星现的女修相当警惕。 “天水界是个不错的地方,城主不妨考虑一下。”容薇道。 左莫摇摇头:“太危险了。妖军随时有可能进入小山界,天水界离小山界这么近,有点危险。” 容薇一愣,细细一想,立时不说话。对方说得很有道理,她在考虑回去是不是劝候爷把乌候府搬到远一点的地方。 忽然蒲妖在左莫脑海中开口道:“问她有没有界图?” 左莫闻言,心中一动,便开口问容薇:“说到这,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哦,城主请讲。”容薇谨慎道。 “在下界图遗失,想借容小姐的界图拓印一份。”左莫面不红心不跳道。 一听是这事,容薇放下心来,很爽快道:“没问题。只是在下界图上标注有限,希望城主不要太失望。”旋即拿出一枚玉简,递给左莫。 左莫连忙道谢,取出一枚空白玉简,拓印了一份。 完成之后,把界图玉简还给对方,他告辞一声,便钻进船舱。 一进船舱,他便迫不及待地拿出界图仔细地看起来。 界图上,密密麻麻地标着各界的名称,以及相互间相连的界河。左莫顿觉得大开眼界,直到今天,他才大概知道天月界和小山界的位置。 天月界和小山界,在整张界图的最角落位置。 果然是乡下地方…… 他咂巴着嘴,摸着下巴,看得入神,浑然未注意到,蒲妖也凑到他身边,端详着这张界图。 “这么小的界图?”蒲妖有些不屑道。 “已经很多了吧。上面标了三百多个界呢!” “三百多个界算多?”蒲妖就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土包子!” 左莫没理他,他第一次看到界图,大感新奇。界图上标注得十分详细,甚至还包括每个界的特产,他看得津津有味。界图周围,还有大片大片的空白区域,这里应该都是未曾标注的区域。 不过,很快,他发现界图里并没有水云胎的信息。 “蒲,水云胎哪一界有出产啊?” “不知道。”蒲妖没好气道:“你们修者的地盘,我不熟。” “你不是天妖么?这都不知道。”左莫用上激将法。 蒲妖歪着头冷笑道:“有地方我知道啊,不过在妖界,你敢去么?” 左莫顿时哑然,看来到了天水界,要好好打听打听。 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明霄派驻地时,驻地已经空无一人,让以为还要一场苦战的左莫十分意外。 当知道明霄派弟子全都跑光之后,队伍中发出震天的欢呼。左莫毫不怀疑,若是哪位明霄弟子的身份暴露,而又遇到任何一位从小山界逃出来的修者的话,肯定会死得很惨。 小山界还活着的修者,对明霄派无不恨之入骨。 让左莫觉得可惜的是,明霄派里面所有的好东西都被席卷一空。当下他不作任何停留,沿着界河,朝天水界飞去。 飞到界河上空,许多修者的眼泪不自主地流出来。 他们终于确信,他们要离开这个如同炼狱般的牢笼了! 他们终于可以回到以前那般熟悉的生活,这令每个人都感到激动。 欢呼声、喜极而泣的哭音、发泄的狂吼…… 界河上空,热闹非凡。 左莫没有太激动,他看着安静沉默坐着的阿鬼,目光坚定。 界河的另一头,只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修真世界,小娘归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