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担心吹口气查酒驾是否卫生,没来的举手

范镇长有句口头禅: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
  每到镇里开会点名时,范镇长就用上了这句口头禅。当然,也仅限于开会用。
  范镇长为人朴实厚道,从善如流,做事光明磊落,一向廉洁自律,在干部群众中可谓有口皆碑。
  范镇长富有创新精神,不喜欢墨守成规。就拿开会来说吧。众所周知,这年头,会议多如牛毛。只要开会,总有一个惯例,就是点名。主持人一个个点,下面的一个个答到,那答到声长短不一,声调各异。几个女同志的声音听起来清脆温婉,轻灵曼妙,倒给人一种享受。而那些男同志,或懒懒散散,如蚊虫嘤嘤;或拿腔拿调,如钢琴漏风;有的交头接耳,半天才反应过来,突然一声“到”,如晴天霹雳,让人头皮发麻;更有甚者,正咳嗽着,猛地被点到名字,口里含着浓痰,那一声”到”含糊不清,直教人作呕。最让人头疼的是,一到开会,基本上就成了某些同志的“养神课”,一个个闭着眼,气定神闲。有一次,范镇长正在开会,下面呼噜声响起,范镇长大喝一声,谁在那睡觉!那位“周公”被范镇长的一声断喝惊醒,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什么,谁刚才杠开了?”惹得下面哄堂大笑。范镇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决定改变现状,来个推陈出新。
  早些时候,范镇长时常苦思冥想,却始终没有找到有效的途径。后来,他经历了两件事,终于茅塞顿开。他先是参加了镇里的教师节庆祝大会。教委主任在致辞中提到“我镇实施了愉快式教学法,把快乐引进课堂,取得了丰硕的教育成果。”范镇长听了,为之一振。这教学可以讲“愉快式教学法”,我为什么不能来个“愉快式开会法”,咱也把快乐引进会议,开创一下我镇会议工作的新篇章呢?会后,范镇长咨询教委主任,什么是“快乐教学法”。教委主任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后来,一位老师告诉了他。范镇长听罢,乐了,也愁了。这小孩子的课堂讲究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实施教学,寓教于乐,可是乡镇干部的兴趣爱好在哪里?开会毕竟是件严肃的事情,总不能说黄段子吧。范镇长的“愉快开会法”至此还是悬而未决。
  又一日,范镇长在家看闲书,一则笑话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韩复榘在山东当省主席时闹的笑话。一次集会,韩复榘发言,开场白中有这么一句话:“来的人不少了,大概有五分之八了吧,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范镇长突然来了灵感。他一拍大腿,这铁鞋踏破,如今得来全不费功夫。他随口喊道:“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哈哈哈,太搞笑了,太“愉快”了。
  范镇长的口头禅就这样诞生了。
  从此,镇里的点名程序焕然一新,不再一一点名,而是由范镇长问一句:“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各部门领导便心领神会,开始通报缺席人员名单。这样一来,节省了不少会议时间,同时也愉悦了大家的心情,打瞌睡的现象比以往少了许多。镇里各部门一把手开会时,也都喜欢效仿着范镇长来一句:“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引得单位同志哈哈大笑。大家对范镇长由衷地感谢,因为他给同志们带来了快乐。
  不过,就是这句经典的口头禅却葬送了范镇长的前程——他因为这句话被免职了。事情是这样的:
  一天,市里的大员来范镇长所在的县考察,考察任务细化到乡镇一级。范镇长这个镇不小心被抽到,据说是县里抽签抽到的。
  检查团到了,提出要听取该镇的阶段性工作总结,要求镇里所有干部参加。
  会议由范镇长主持。会议开始,范镇长显然忘记了检查团在此,他清了清嗓子,习惯性地喊道:“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
  还没等各部门领导报告。市里的大员摆手说:“行了,不必总结了,检查结束!”
  还没有开始,怎么就结束了?所有人员面面相觑,一片惘然。
  “你来!”市里的大员用手指了一下范镇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范镇长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乖乖地跟在大员屁股后边走。大家都预感到事情不妙,都悄悄地远远尾随在后面。
  走到党委大院中心,大员站住了。范镇长也站住了。
  大员表情严峻地说:“你跟我到县里去一趟!”看到范镇长迷茫的眼神,大员嘿嘿一笑:“我说范镇长,喝酒了,还怎么主持会议?”
  “喝酒?”范镇长一听,眼瞪得老大,他极力辩解,“领导同志,我没有喝酒!”
  “没有喝酒?”大员朝周围的人群扫了一眼,声音马上提高了八度,“‘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这不是醉话么,嗯?没来怎么举手?嗯?分明是酒精在作怪!”
  范镇长急了:“领导,我真的没有喝酒啊!”
  周围的人也纷纷为范镇长讲情。
  “领导,范镇长真的没有喝酒啊!”
  “领导,9点多钟喝的什么酒啊?范镇长没喝酒!”
  “领导,范镇长就是这么个口头禅,他真没喝酒!”
  大员瞪了干部们一眼,气呼呼地说:“范镇长喝没喝酒,不是你们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我们马上带范镇长去做一个鉴定就知道了!还是让科学来说话吧!”说罢,一挥手:“上车!”范镇长跟检查团的成员便陆续坐进了车里,车队长龙般驶出了大院。
  在车上,范镇长嘟嘟哝哝:“检查就检查,反正我没有喝酒!”大员没有理他,只是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不易觉察的一笑。
  半路,有交警在查车。
  范镇长叫道:“领导,不信叫交警同志查查,我真的没有喝酒!”
  “对,让交警查查!他们有酒精测试仪!”后座,大员的随从随声附和。
  大员白了随从一眼,犹豫了片刻,示意司机停车。
  随从下车跟交警交涉了一会儿,一个交警过来了:“请问,查谁?”
  大员一努嘴,对范镇长说:“你下去查查!”
  几分钟后,随从贴耳报告:“领导,交警说,范镇长各项指标正常,没有喝酒!”
  “没有喝酒?不会吧!什么破仪器!”大员皱起了眉,“这仪器天天用,哪能不坏,失灵是在所难免的,还是去县里查查吧!”
  车队又开始动起来,大员一路沉思。范镇长一路无语。眨眼间到了县城。
  “去第三医院!”路过人民医院时,大员吩咐道。
  第三医院到了。下车。大员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功夫,一个胸前挂有“主任医师”牌子的人急匆匆赶来。一见大员,马上扬起笑脸:“老领导,不知您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
  大员眯着眼笑了,接着干咳了几声,然后有些严肃地说:“我今天是为公事来的。麻烦你给这个同志查查,我认为他喝酒了!不过,他不承认。”
  主任医师有点莫名其妙,忍不住“嗯”了一声,接着把脸凑近大员:“您说喝酒了,那就肯定是喝酒了,您的判断还会有错!”
  “我的判断应该不会错!不过,我还是相信科学的,查查再说吧!”
  门诊处。大员,随从,主任医师。主任医师拿来了酒精测试仪。
  “你这测试仪好使么?”大员歪着头问。
  “好使!好使!您老来了,我用了个新的呢,看,合格证还在这呢!”
  “一定要保证质量,防止出现纰漏!”大员认真地说。他猛然问道:“你这里有酒吗?”
  “酒?”主任医师犹豫了几秒钟,然后小鸡啄米粒似的点头,“有!有!有!”说完,转身欲走,却被大员喊住:“高度的有吗!最好60度以上的!”
  “有!”,主任医师一边答应一边出去了。
  “领导,您要酒干什么?”随从疑惑不解地问。
  大员不慌不忙地说:“一会儿酒拿来了,你先喝点测测,看这测试仪灵不灵。”
  “奥!”随从若有所思。
  酒拿来了。
  “好!60度的!”大员满意地笑了,,然后朝着随从说,“来,喝!”
  随从一扬脖子,咕咕几口。
  大员对主任医师说:“你测测看,仪器好使不!”
  主任医师马上给随从测了,道了一声:“好使!”
  “嗯!”大员发出了沉重的鼻音,紧接着命令随从道,“你把酒多往测试仪里倒一些。”
  “往仪器里倒酒?”随从糊涂了。
  “笨蛋!这刚出厂的仪器不好好消消毒怎么行?我们要对范镇长负责的!”
  “奥,对对!”随从一叠声的答应,手忙脚乱的开始往测试口里灌酒。酒从测试口往外溢。随从晃了几晃,把酒倒出。
  “你去把那个姓范的叫进来吧。”大员转身命令主任医师。
  主任医师刚出去了。大员又吩咐随从,“你再消一次。”随从就又往测试口灌酒。
  主任医师引着范镇长进来了。
  大员说:“这仪器很灵,你喝没喝酒,一测就知道了。”
  范镇长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主任医师让范镇长含住测试仪,说:“使劲呼气!”
  范镇长就使劲呼气,脸都憋红了。
  主任医师看了看仪器,又看了看大员,摇了摇头。
  这时,范镇长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原来刚才他呼完了气在吸气的时候,一股酒精被吸到了嘴里,直接冲进了喉管,被呛了一下。要知道,范镇长血压不好,是从不喝酒的。
  “再测!”大员急促地命令到,“看,酒劲开始发作了不是!”
  主任医师又测。“你喝酒了!”主任医师惊呼起来,他拿着仪器兴冲冲地递给大员看,“看,他真的喝酒了!”
  大员很沉着地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的判断不会有错!你让他自己看看!”
  范镇长慌了神了,带着哭腔喊道:“我不看!领导,冤枉啊,我真的没有喝酒!我可以对天发誓的!”
  “我们相信科学,我们不会冤枉好人的。”大员淡淡说,然后对主任医师说,“你开个证明吧!”
  ……
  第二天,消息传到了镇上:范镇长由于工作期间醉酒,当天就被免职了。大家都很惊异,也很气愤,觉得不可思议……
  在回返市里的途中,随从小心翼翼地问大员:“那个范镇长真的喝酒了?”
  “哼哼!”大员发出冷笑,“小样,不知深浅的东西。我电话都打过了,我二舅的低保竟然没有批!”
  “您二舅不是村里的首富吗?”随从脱口而出。
  大员狠狠地瞪了随从一眼:“你他妈知道什么!”
  随从低下了头,唯唯诺诺,语无伦次:“对对对,您这事办得好,办得妙。这个该死的范镇长!”
  大员惬意地往靠背上一靠,悠然地吹起了口哨,随从听得清楚,大员吹的是一曲《女驸马》。
  蓦地,口哨声戛然而止。只见大员缓缓地举起了右手:“谁还没来?没来的举手!”
  顿时,车里一片笑声……

查酒驾时,一个测试仪要被几个到十几个司机对着吹气,这卫生吗?近日,一些市民对此事表示担忧。同时,也有市民表示,在担忧的背后,其实是大家对此事的好奇心。

酒驾的处罚越来越严厉,很多之前对酒后驾驶熟视无睹的人也开始慢慢转变习性,尽量做到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也有很多人为了随时能够检测自己喝的酒是否达到检测酒驾的标准而去购买酒精测试仪。

查酒驾怎么查?酒精测试仪都有几种?测试过程到底卫生不卫生?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这个交警的日常工作之一,对很多市民来说却是个值得讨论的“神秘领域”。

我们警用的酒精测试仪是由国家统一定制发放的,每一部都有一个编号,一台价值一万多元,但是普通司机一般都是从网上购买。其价格也悬殊,有几百的,也有上万的,有些甚至是打出了交警认证的广告牌。

司机测酒驾 担心不卫生

但是据了解,这些网上兜售的酒精测试仪其实很少有能够达到警用酒精测试仪标准的,它只能检验出你是否喝酒,但是根本不能侧准酒精含量,很多消费者都觉得这就是一个玩具,根本不能将它作为标准的测试酒精含量的仪器,“靠它要吃亏的”,买家无奈的说。

“刚刚被查酒驾,竟然每个司机都吹同一个检测器,真不卫生啊。”昨日,市民李先生在夜间开车回家时,被交警拦下要求其进行酒驾排查。看到测试酒驾的仪器是多人共用,李先生不免觉得有点恶心。

面对这些,交警提醒广大司机,不要偏信市场上鱼龙混杂的酒精测试仪,要避免酒后驾驶被处罚,最好的办法就是酒后不要开车。

事后,李先生跟朋友们说起此事,发现大家见过的酒精测试仪还不一样。有人见过含着吸管吹气的,也有人被测时用的是隔着段距离吹气的。

标签: 测试仪 酒精测试仪

“一些传染病会通过唾液传染,我不是很放心。”李先生说,即使是隔着一段距离的仪器,也要将嘴贴近测试口,要是赶上前一位司机有口臭等问题,就算没传染上疾病,想着也会有些不舒服。

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在腾讯微博或是一些业主论坛里,跟李先生想法一样的不止一人。一些市民质疑,一次酒驾排查,交警至少要拦下十几辆甚至几十辆机动车,这么多人在没有医疗消毒条件的情况下进行吹测,到底有没有卫生安全隐患?

被测试司机“好奇”仪器清洁度

前日晚上12点左右,海淀区清河收费站旁的辅路上,几位交警正在查酒驾。北青报记者看到,几名交警分站在道路两侧,将行驶的私家车辆拦停测试。当司机摇下车窗时,交警将手中的一个长方形的测试仪伸向司机:“来,劳驾您吹一口!”

被拦下的司机们将头伸出窗外,凑到测试仪前一吹,交警看了一眼仪器,说了句:“得嘞,谢谢您啦!”便将其放行。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市民担心吹口气查酒驾是否卫生,没来的举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