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鬼住房探险,盘古开天传

  宇宙鸿冥,混沌未分,天地乃是一体呈一卵形,并未有天地之分。在卵的核心部位有一核卵,随年代久远,卵核渐渐竟有了灵性,只是无头无脸无口无鼻无耳无目无手无足,渐渐通了灵性的卵核也许感到有些寂寞,每日里竟与卵心来回晃动,如皮球般东一下西一下的在那里四下乱撞。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渐渐在顽卵内部竟被卵核晃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
  常言说:世上的一切万物皆有生命的,草儿、花儿、树儿等,甚至是一块石头。忽一日,通了灵性的顽石心想:“我每天都这样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晃来晃去,又不自己知身在何处,也不知晃到何年何月才能晃出个所以然来,如果我能看见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事物也好。”想到这儿,顽石静下心来,渐渐开始修炼着可以看清一切的东西来。
  也不只有又过了多少个岁月,竟然真被顽石修炼出可以看见一切事物的一双眼来。待得顽石修炼出眼睛后,顽石睁开双目顿感觉到一丝的光亮。它四下看了一看,原来自己身处在一个圆形的壳子之中。而自己就随着壳子在这广漠的空间里来回飘动,终究也不知道自己是身在何方。甚至连自己是谁又该叫什么名字它也不得而知。但是能看见眼前的这一切事物,它心里就非常高兴了。因为它终于可以知道自己身在哪里,因为它已经看到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圆形一半清明一般混沌的空间里。而且还可以从自己所处空间的清明处向外可以看见外面还有漂浮着的其它一些事物。还可以看见外面有一些东西向它身边靠近的产生碰撞时候可以把它推得远远的。于是它就这样睁大了一双眼睛贪婪而又惊奇的向外面看着。希望可以在发现一些能让它高兴的东西来。
  忽然有一天,它看见了外面飘来了十只浑身通红而且燃烧着火焰的大鸟,就在打大鸟向它身边靠近时还不停的上下挥舞着它们的翅膀。当它看见这些来展翅飞舞的火鸟时,它心里实在是感觉舒畅极了。“终于可以看到会动的东西了。”它想。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于是它便想向在外面来回盘旋飞舞的大鸟打招呼,可它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可以向大鸟打招呼的声音。于是它便在自己所在的卵里极力的来回晃动,用自己的身体去碰撞卵壁,发出声响,并引起飞舞着火鸟们的注意。
  终于有一只火鸟发现了它并向它飞来过来,在它的面前停了下来。只见飞鸟左右摆动着脑袋并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它,还不时的摆动着翅膀,向它挥动着翅膀下面的爪子。
  它自己也明白,现在飞到它面前的这只火鸟在向他到招呼,可它现在既听不到火鸟们再向他说什么,也无法对面前的这只火鸟说什么。它现在心里焦急可是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我要是能像它们一样飞来飞去的该有多好呀!”它心里不停的在这样想着。可是它又怕火鸟们一会儿对它失去兴趣后飞走不再理它,于是它便不停地对外面的望着自己的这只火鸟晃动着身体并眨着眼睛。火鸟对它展示一下动作,它便给这只火鸟眨一下眼睛或晃动一下身体,用眼睛和动作给站在这面前的这只火鸟交流着。不知不觉间它忽然好像听到了火鸟们叽叽喳喳的叫声。原来在它眼睛的两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又长出了两只耳朵。
  而这只火鸟也似乎明白了它的眨眼与动作,于是火鸟转过身对着其它的那几只火鸟做了一个伸长了脖子的动作,瞬间只见那几只火鸟都一齐挥舞着翅膀向它飞了过来并且在它的身边做着各种各样优美的动作。然而火鸟们在它的身边转悠了一会儿,渐渐对它这个只会眨眼睛晃身体的东西失去了兴趣,展开翅膀欲向远处飞去了。
  看见火鸟们对它逐渐失去了兴趣并且准备飞走了,心里一急开口向火鸟们大声叫:“火鸟们别走,你们走都走了,又有谁和我玩呢?”就在它忽然听到自己发出声响的时候,连它自己也感觉到有一点奇怪,“嘿,我竟然能开口说话了。”而此时的它并不明白,它现在就好像母亲腹中的胎儿一样,浑然不觉中正在逐渐的发育成熟并且快速的成长,只是它自己不知道而已。
闹鬼住房探险,盘古开天传。  就在刚要飞走的火鸟们听到它的叫声后又一齐向它飞来过来,并惊奇的向它问道:“嘿,原来你会说话呀,我们还以为你只会眨眼睛晃身体呢。”然而当火鸟们再一次们看见它的时候,其中的一只火鸟惊奇的叫了出来:“嘿,这石块还会变化呢,与我们刚才看到的石块怎么就不一个样子了?”
  “什么?石块?我是石块吗?你们刚看到我时,我是什么样子?”
  “我们刚看见你的时候,你只不过是一块会动会眨眼的石头而已,只是你的变化也太快了,不知不觉中竟然会说话了。”火鸟们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看见你们要飞走了,心里一急就这样叫出来了。”它回答道。
  “什么?你听得到我们说话?”火鸟们惊奇的又向它问道。
  “嗯,我听得到你们说话。”
  “那我们刚才给你说话,你怎么只会眨眼睛晃身体不理我们呢?”
  “我也不知道呀,我刚才只能看见你们,还听不到你们说话,不知不觉的就听见了也可以说话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我说刚才我们给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们呢,原来是这样呀。哎,你好,我是火焰鸟,请问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火鸟向他打招呼道。
  “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呀!”
  听到它这样说,火鸟笑了笑问道:“你从哪里来的?难道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吗?你是怎么进到这里面的?”
  “我真的不知道。”它回答道:“因为从我记事的时候我就一直呆在这里面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连我自己是谁我也不知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你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找你玩吧。”火鸟说道。
  “开门?开什么门?什么是门呀?我这里有门吗?”它有些奇怪问道。
  “没门,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们进不去怎样和你玩呢?”火鸟儿们争抢他说道。
  “哦,你们叫什么名字呀?”它问道。
  “我们和你一样,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只是我们有翅膀会飞,浑身发火,可以给这一切的空间带来光亮。要不然这里完全都是黑的,你跟本啥也看不到的。”
  “哦,原来这里的光都是你们带来的呀?”
  “当然是我们带来的了,要不然这里一片黑暗,你又怎么会发现得了我们。”另一只火鸟抢着回答道。
  “你们身上为什么会带带着火呢?”
  “不知道,我们和你一样,从我们记事开始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那好,你们等等,我找找看,有门的话我就把它打开让你们进来。”
  “好,我们等着你,我们都在这儿玩了好久了,这么大的地方也就我们几个,实在寂寞的很呢。”
  “好,我这就去找门,等我找到了,就给你们开门让你们进来玩。”可是它现在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现在除了有口可以说话、有耳可以听声以外,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并且还有一个好像绳子的东西合自己连在一起,根本无法活动。
  “不行,必须挣脱这根捆绑我的东西,我才能去找门。”它心里想着。于是它又在努力的来回摆动,就想摆脱连在他身上的这根绳索。可他现在除了有口有目有耳有鼻以外,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圆圆的东西,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着力的地方,只是在里面来混滚动,根本无法挣脱栓在它身上的绳索。
  于是它又想到,我就像这样来混滚动也不是办法,如果能找来支点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有用力的地方了,时间不长,它便又努力的长出来了两只手来。
  就在它长出了手以后,仍然无法弄断自己身上的绳索,于是又经过了不知多久,又长出了两条腿来,好了,终于在它的努力下渐渐的幻化成为了人形。
  幻化成人形以后,又找了可以用力的支点,“这次应该可以扯断身上的这根绳索了吧!”刚化成人形的它心里想着。
  于是,这个刚刚幻化成人形的它用力撕扯绳索,可用力撕扯绳索的时候,它忽又感到幻化成人形的身上绳索相连在腹部的地方撕扯时也会感到撕裂般的疼痛。
  于是它伸出双手,用双手拉住和自己身子相连在一起的绳索用力的向外拉连在那一头的绳索,终于从混沌的地方把连着他身体绳索的另一头给拉了出来,只是绳索的那一头带出了一个类似斧头的东西来。它把连在那一头的绳索拉出来后,它自由了,他可以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来回的走动了。于是它就拖着身上的这根绳索在这个空间里找寻了好久,竟然没有找到火鸟们对他说的所谓的门。它感到一阵懊恼,就向还在在外面的等着他开门的火鸟问道:“我这里根本没有门呀,怎么办呢?”
  “你把它砸开我们不就进来了吗?”火鸟们说道。
  “哦。”得到了火鸟们的提示,它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顺手抓起来拖在地上的绳索准备向包围着自己的壳子摔去,可这时它又发现,一道明晃晃亮闪闪的金光从自己的眼前飘过,原来拖在自己身上绳索那头的东西,在自己来回走动时竟然被拖的明晃晃亮闪闪的。它感到奇怪,并且在这块亮闪闪的东西一边还有一个已经变硬的手柄。它把它拿在手里感觉还甚是顺手。于是拿起这块东西向包围着它的壳子砸去,只听轰的一声,只见砸向壳子的东西只把壳子砸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同时自己也重重的摔了一个跟头。它站起身来一看,原来是连在它身上的绳索缠绕在它的身上竟然把它也给拽倒了。就在这时它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一阵火鸟们的笑声。
  它心里一阵懊恼,拿起地上的东西捡锋利的地方向连着自己身体的绳索切了下去,只听得咔嚓一声,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的它竟然一下子就把连着自己身体的绳索给切掉了。“嘿,这东西还挺锋利的。”它心里心想着。随即它又想到:“既然这东西能切断连在自己身上的绳索,索性把连接在手提的东西这头也去掉吧!”于是顽石就把链接巨斧柄部的绳索也切断了,丢在了那里。然而被切掉在地的绳索好似有灵性一般在地上卷曲成一盘后停在了那里。虽然这绳索曾把自己带摔了一个跟头,但看见掉在地上后还能自己盘成一盘,就连刚刚修成人形的它都感到有些奇怪。“奇怪了,掉在地上的绳索还会自己盘成一盘吗?哎,管它呢,说不定将来还会有什么用处呢。好在自己刚才的用力一砸,把包围着自己的壳子也给砸开了一个小洞。也足够火鸟们从这个洞里钻进来了。”修成人形的它心里想着,并顺手把掉在地上的绳索捡了起来,并束在了自己的腰上。
  于是它向外面的火鸟叫道:“喂,我把这儿砸了一个缺口,你们从缺口里进来玩吧!”
  “好,我们来了。”说着火鸟们一个一个从砸开的缺口处钻了进来。
  修成人形的顽石见鸟火鸟都一个一个从缺口处钻了进来,心里高兴极了,放下了攥在手里的东西,和鸟儿门玩了起来。未过多久,又个一问题出现了,那就是和这十只鸟儿在一起玩耍,当玩得高兴的时候,十只鸟儿会一起向他扑过,也就在十只火鸟一起向他扑过来时,火鸟儿身上的燃烧的火焰实在是太热了,它都能感觉到火鸟们身上的火焰似乎要把自己烧化了一般。可和这些会动的鸟儿们在一起说话聊天太愉快了,自己实在舍不得赶他们离开,于是这个刚刚幻化人形的顽石又想了一个办法和鸟儿们商量说:“火鸟们,你们先停下,我有话对你们说。”
  “你有什么话说,你要对我们说什么?”玩耍的火鸟们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向它问道。
  “你们身上的火焰太厉害了,一只鸟儿的火焰我还感觉可以,可你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你们太热了,好像都要把我给烧化了。”
  “可我们怎么感觉不到热呢?”
  “你们天生就是这样的鸟儿,自然感觉不到热了。”
  “可我们一直都是相聚在一起的呀?如果分开了我们会感到寂寞的呀,那又该怎么办呢?”
  它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做一间房子,你们都累了在里面休息,想和我说话了你们就出来一只和我玩怎么样?”
  火鸟们就聚到了一起商量了一下,想到了这一段时间和这个顽石在一起很开心,就向石人说道:“好,那你建房子吧,等你把房子修好了,我们都到里面去,把身上的火焰遮住,我们每次只出来一个和你玩,和你聊天怎么样?”
  “好。那我就给你们建房子。”它说道。
  于是幻化成人形的的顽石用斧头把混沌的一边劈下来了几大块,很快的把房子给建好了。
  “好了,鸟儿们,我已将把房子建好了,你们进去看看怎么样?”石人说道。
  火鸟们看到石人很快建好了房子,其中的一只向它问道:“你建的房子怎么样?结实吗,别把我们砸在里面就不好了。”
  它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造的房子可结实了,没事,你们尽管进去看看怎么样再说。”说着还用脚向建好的房子踢了几脚,房子仍旧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好,那我们就进去看看。”于是,鸟儿们一个一个的都钻进了石人建造的房子里面去了。房子的外面顿时暗了下来,也凉爽了下来。
  石人在外面摸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可这时他又发现,自己原本僵硬的脸竟然变得柔软了起来,并且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自己的头上上又生出了密密麻麻毛绒绒的东西来。石人感到有些奇怪,急忙又摸了一下自己的全身,嘿!奇怪了,全身都是柔软的。“管你们呢,想长什么你们就长什么,你们想怎么长就怎么长,想变软你们就继续变软吧!”石人这样想着。

一个漆黑的屋子里,一根蜡烛无力的跳动着,昏黄的火焰映出一个人阴森森的脸,他开始幽幽的说道最开始回来的时候我只是看到屋子的窗户上有影子,没有怎么在意,以为是老鼠的影子投影到窗户上,然后那边晚上经常听到’咚咚咚’的敲壁橱门的声音,你们知道那个壁橱是木头做的,壁橱上面用木板封住了,根本来不开,我就觉得不对劲儿,老鼠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于是我鼓起胆子大喝一声你们猜怎么着他顿了一下

荆轲把东西全部收拾妥当了才半拖半拉的把半大的孩子弄上了马车,她坐在马车前驱赶着马匹,时不时将手中的马鞭高高扬起再重重的落下。

王哥,你别停啊,我们这都悬着呢旁边一个年轻人说道。

他靠在车里斜着眼窥视着透过车帘一丝缝隙流连在窗口边沿的晚霞,那双红色的眸子明明原比任何晚霞和火焰还要绚丽。车帘遮住了一片昏黄,却没能给人岁月静好,像很多很多很多年前,凤凰涅槃的烈火点燃了天边的梧桐枝,醉染了漫天云霭。

我大喝了一声后,声音就停了,然后我就听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就觉得应该是老鼠在啃什么东西,没怎么多想就睡下了。谁知到半夜就传来移桌子的声音,客厅还有人来回走动,最开始我以为是新住进来的租客,然后走出房间出门一看,根本没人,隔壁房间房门大开,里面漆黑一片,顿时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然后屋子里又传来’咚咚咚咚’的声音,我就觉得汗顺着我的头发往下滴。这就是闹鬼啊!想我当时年轻气盛正式阳气正旺的时候,根本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然后抄起拖鞋,对着那个壁橱就扔了过去’呯’的一声就听到里面老鼠吱吱吱的逃窜的声音,顿时心里燃起一阵怒火,我想,这tm的区区的老鼠是要闹那样儿,我踩着凳子上去,一拳砸开了那个封了的壁橱,你们猜怎么着!?

落霞如火焰织成的锦缎一般绚烂,残阳像凌厉的剑割碎了谁的心弦。极目远眺,目光极近之处天地共一色,分不清天边到底是红云还是火焰,天边白色的烟雾袅袅升起又被吹散,被点燃的梧桐树枝上火焰随着远方吹来的风摇曳跳跃,包裹着点点白灼金光,如流云般华美。声声清脆的凤鸟长鸣,回荡在九天之上,久久无法散去。那落霞也好似跟随者凤鸣幻化成了一只翱翔于九霄的火凤。

怎么了?一个青年咽了咽口水问道。

记忆里那么让他眷恋的白发也一同被这燃天烈火一同焚尽,他还记得那个人比任何光芒都要耀眼都要灿烂的笑,也记得那个人离去时蹒跚的背影和自己像是心被掏空的疼痛。像是唯一的光芒被迫撤离。

我看见····里面····王哥突然大叫道露出了一个人的手!!!

一晃竟过了这么多年。

哇啊啊啊啊啊啊····旁边的几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的跳了起来。

他这么想着。

王强你吓死我了一个女的一手拍着自己的胸脯,一手叉着腰埋怨道。

失去自觉的四肢无力的垂在身侧,像是一点也不好看的装饰品一样无用的挂在那里,尝试着动一动哪怕一根手指,慢慢的竟也有了些力气。听到的是鞭子扬起又落下的声音和瘦马踏破残阳余晖的声音。

是啊,你看你这突然一下的,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女士身边的一个青年也一起抱怨道。

此时天地寂寥,听得见落花纷飞飒飒的声音。

你说你这是啥鬼故事嘛,就是突然来吓人的···

他的手微微动了动,缓慢而有些勉强的将手抬起来,放到自己的心口,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长舒了一口气。

就是,一下就蹦出来了···

隔着一层染了血的脏乱布衣感受着自己一下又一下的心跳。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闹鬼住房探险,盘古开天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