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语录伴我成长,沸腾的生活

  1.
  因为她不是疯婆,但她比疯婆还缠人;因为她不是无知,她却对人生茫然无措;因为她不是理智不健全,但她却神经兮兮;因为她非常热爱她的丈夫,甚至怕他一时丟掉,但她却对任何劣等男人暧昧风骚……
  这个地球怎么了?把一个明明白白的人弄在这样的家庭里,却遇事糊涂,办事执拗蛮不讲理,甚至是地道的神经病生活着,这是为什么?可她无论任何确实是健全人,清清楚楚胡搅蛮缠。
  当初,虽然觉得她美丽可爱,但确实忽略了她的人格和一切不理想的思维方式,以及许多恶习,懒惰、轻浮、谎言、自命不凡。但这些“优点”必须趴在一个床上后许久,才逐渐被发现。
  一个人的不幸莫过于找不到合适的佳偶,甚至让你时时感到心灰意冷,在你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担心着什么莫须有的极不舒服的事要发生,甚至惶惶不可终日。
  在轻蔑一切、狂热的爱情日子里,有谁想到将来的遭遇,是如此悲忧的生存;天晓得,女人毫无优习的生活,实际在某种程度上是给她的美丽背后影像出许多罪恶的真相。
  女人谨慎的浪漫是世人无法发现里面的一种阴暗的故事,这种阴暗在不断轻狂的颠簸男人的心。
  想象中的美好生活,往往会使人们的视觉屈光不正,色彩斑斓的世界里,也许你会撞上大运,但也许你会摊上魔鬼。
  我的朋友发小张岩,经常叨咕他的魔鬼妻子。
  让我深深地感到,真是一家不知一家,和尚不知道家。往往一个家的建立,似乎会随时产生大家相似的分裂征兆;也许坚持一下会走向终点,但是那无论如何需要对耐受力的考验,当然必须是对道德和良心以及责任的考量。其实人与动物的区别就是道德,但人与动物相同之处是趋利避害;不再用良心和责任丈量生活的人,那毫无疑问是卑鄙的小人。
  无休止的感悟人生和叹息人生遭遇,这是世人的家常便饭。但是旁观者与身临其境者的感觉相差万里。
  今天张岩在酒桌上又跟我说出一番发狠的话,当然我没有丝毫惊讶,我说,哥们儿,还真的要动真格的?不是前些天和好了吗?怎么?
  屁,这个狗娘们们,我的发小也是我的挚友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大发雷霆,我他妈的比长征还艰难那啊!接着他又愤怒又是气急败坏地数落半天那个狗娘们儿。
  心说你早该把她处理掉。可是要知道,万恶的国人有句老话,叫做拧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的心里也矛盾,就由于这句话,总让我很难开口说出鼓励张岩离婚的话。但是我们俩是谁?挚友啊!但我还是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中性话,真是,这些年你怎么熬的?
  在我看来,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生活的艰难多数不在经济层面。王宝强和马蓉根本不缺钱,据说上亿资产,但是你撕我,我咬你,干得轰轰烈烈。这说明什么?当初难道都闭上眼睛了?无知的屈光眼睛,是看不清庐山真面目吗?当然不是,因为利益蒙住了你的双眼。因为没有真正的爱情。那么,一家破碎,看来还是精神层面占主导。
  但话说回来,热恋中的年轻人,有谁又看清了庐山真面目呢?特别是不能以理性思维的时代里,怎么会像中老年人有过经历的思维呢?去重新活一把?那可会气死神鬼了。
  另外,说来说去,人,真的有层次之分,摊上了,哥们儿对不起,你就得自食其果。都说女怕嫁错郎,可是男也怕娶错妻呀!
  在弥漫雾色苍茫的日子里,各游各的泳,有谁真心去关怀他人的喜忧。当然,发小挚友,这年头也许有那么一点关怀。说实话,我太了解我的发小张岩了。
  我和张岩打小一起长大,文革期间我们倆刚刚上小学不久,就停课造反,由于我们太小,只好回家待长。不过我们都是红小兵,据说于红卫兵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我和张岩还有几个红小兵,天天在一起练习红卫兵的架势,模仿他们喊口号,扛枪列队1234。
  刘丽娟也在我们队伍里混。刘丽娟就是张岩现在的妻子。
  张岩老婆也是那个时代的待长少年,也是我们同校同学。不过在我支离破碎的记忆里,刘丽娟在我们要上初中的时候离开了小岗乡,去市里上学去了,原因很简单,父亲落实政策了,落实什么政策?我们还小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回城市生活了,从此我和刘丽娟就没见过几次面。
  提起刘丽娟,小时候的印象相当不错,小女孩满好看,活泼,但学习不好,俗话说有点笨。但人家原来是城市人,本来就和农村人不是一个路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岩和她怎么还混到一起了,还结为伉俪了。
  我和张岩稀里糊涂中学毕业后干两年农活,然后都去当兵去了。说是初中毕业,其实小学都没有正经念,但是那个宏伟的时代让我们赶上了,所以我们只能认命。
  当兵在新兵连还没有两个月,我的发小张岩就私自和我说,兄弟(张岩比我大三个月),我要回家。什么啊!?回家?你有病啊?我非常愕然,这小子怎么回事?脑子出毛病了吧?我不干了,这一天到晚训练训练,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干嘛要遭这个洋罪啊?回家种我那几亩地,好歹一年够吃够喝,还能养活父母。这一个月几块钱津贴够干什么的?那你当初干什么去了?我质问张岩。回家?这意味什么知道吗?逃兵!这要是在战场上要枪毙的。再说,你逃跑部队能让你消停吗?不但把你抓回来,还要处罚你。张岩瞪着眼睛说不出话。但我看他还是没有想通。你把火降降再说,好好想想,即使回去了,乡亲们怎么看?再说乡领导能答应你吗?不扒你一层狗皮算你小子命好。就这样,张岩好歹新兵连生活结束了,分配老连队。张岩命不错,说他在家开拖拉机的。所以被分配到汽车连。我不会说谎,我说在家种地的,所以被分配到战斗连队。说是战斗连队,好家伙整年施工挖山洞,整天在山洞里,打炮眼的风抢声,整天在耳边“哒哒哒……”地轰鸣,弄得耳朵在平时说话都听不清。粉尘在五米之内看不清人的脸。而张岩命好,有两次还开车从备战山洞经过看看我。他满身干干净净,还满脸笑容可掬地跟我唠一些说话不腰痛的话,说你就是死心眼儿,当初新兵连我让你也说开拖拉机的,你就是不说,怎么样?看看现在,小鬼儿一个。然后他又呲牙咧嘴幸灾乐祸的笑。一看我满身泥浆,满脸污垢,真的是个地道的小鬼儿阎王。我狠狠击他一拳说,我入党了。
  两年后我调到师部,他来找我,说他也想来师部开车。我说师部就那么几台小车,也不缺人,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大神通啊。
  半年后我被提干后,我还真的和参谋长说有个老乡车开的好,刚好老鞠要退伍回家,就这样张岩到师部来给首长开车了。于是我们俩也就天天有见面的机会。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张岩和刘丽娟通信频频。张岩夸大他在部队的事实,说他是首长的红人,想干啥就干啥。刘丽娟还真的来部队看他。果然小车接小车送的,弄得刘丽娟直迷糊。
  张岩退伍了,和刘丽娟结婚了。
  可是不久在我探亲回家的时候,就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什么张岩找个狐狸精,特别是那年头让人特别头痛的冠名——作风问题等等一些最不靠谱的话,都一股脑灌到我的脑子里。
  这一点倒让我回想起刘丽娟去部队的一件事,她来部队没有几天,就与警卫排长弄得清不清混不混的,在机关炒得沸沸扬扬的。于是张岩觉得没有面子,就申请退伍回家了。临走,我送他去车站,张岩一再说,大家都是误会,对刘丽娟不公平。刘丽娟那么漂亮怎么会看中一个小矬子?我哑口无言。可是现在这些传言,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吧?
  听到这些信息我忍无可忍,但是我又爱莫能助,正在为难之时。可巧一天张岩约我见面。我们约在国营第一食堂见面。(那年头是头等餐馆)
  发小又是战友见面应该是无话不说的。但是,我把所有听到的消息还是暂缓停留在我的肚子里,想看看张岩有什么情况再另作定坨。
  我与张岩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可想而知,我们倆开始“大忆餐”。回忆在部队的事,回忆小时候的淘气事,边喝边聊,说实话真痛快、真的好开心。
  就在这时,我心中几次想问问刘丽娟的事,可是都被快乐的心情给冲击了。再说,张岩他没有半点不幸的感觉,看情况要比我快乐得多,特别是谈到他有两个宝宝,还一男一女,女儿都三年级儿子一年级了,刘丽娟在一个小学当老师,张岩在工厂干老本行开车。说实话真的比我幸福。我连家的影子还没有那,真的,我实实在在地羡慕张岩。
  由于我们太高兴,把什么狐狸精之类的话题忘掉了,应该说也没什么必要讨论这类问题,不过我还是几次内心想探讨一下狐狸精,可是张岩幸福的比吃蜜还甜,我干嘛去讨没趣呢?我相信张岩小子比我聪明,他脑子好使,念书他从来在前几名。可以说命运没有给他太多机会。但是现在小家庭一定是其乐融融,起码要比我强百套。不过偶尔我在他的醉眼里,好像看到有那么一丝悲伤情分在瞬间掠过。我甚至有两次话都涌到嗓子眼儿,但还是和酒一起被咽进肚里了。这些年,我生活在部队机关里,整天和首长打交道,他们给我的身教胜于言教的最根本的东西,就是祸从口出的道理。话到舌前留半句。不但给自己也给他人留出转身的机会。
  我的假期很快就到了。分手那天,张岩到车站送我,还带着胖儿子,脸蛋和张岩小时候一个摸样,我搂着胖小子,好一通惜欢,忙掏出点钱塞进胖小子的兜里,胖小子还拒绝,是张岩发话,胖小子扭扭捏捏地说一声,谢谢叔叔。
  回到部队我还时常想张岩那一掠忧伤。
  我在部队待了二十多年,终于转业回到城市生活。和老婆团聚,不久我们也收获一个女儿。
  且说张岩,他和我时常见面,有一天他终于把那一掠忧伤暴露无遗。他抱怨刘丽娟不着家,打扮花枝招展去舞厅,连家里油瓶倒都不扶,还说我那一大把舞伴拉出一个都比你个屯老二强上百倍。
  我靠,这是人说的话吗?然后我心中立刻要蹦出四个字——离婚算了。但是我的战友又是发小却说,不行啊,战友。似乎他看出我要说什么,孩子还小,他继续说,咱们从小就接受良心和男子汉担当的教育,没有刘丽娟,说实话,我得回农村顺垄沟捡豆包啊!我和你没法比,你是干部,我是他妈的大头兵啊!
  我带着浓烈的酒气回到家里,万马奔腾的心情却看到夫人安详和殷实,她微笑说,还没少喝,茶泡好了,孩子睡了。虽说这是几句简单的话,可是让我感到一股暖流在我心中抚慰。夫人的踏实安稳的心,分明是一种责任给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石,让一个男人放心在外拼搏,这是多么可贵啊!
  我看了看安睡的宝宝,然后我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有心无意地看着不甚豪华的吊灯,一种强烈的思潮一个劲的翻滚:张岩这小子应该说比我聪明,但是机会没有给他,他成了大头兵。不过这刘丽娟分明是看不起张岩,那这种婚姻就是一种可悲的结合。张岩这小子下不了这个狠心。张岩说到底是我们发小中可以说是最潇洒的一个,刘丽娟有什么资格说他是什么屯老二?他屯吗?我看说我像屯老二还差不多,还说什么,拉过来一个就比张岩强百倍?放屁,一派胡言,纯正婊子言论。不过不难看出,刘丽娟在藐视张岩,那,张岩这小子还迁就什么呢?不过按张岩说的理由,说什么孩子还小,不能分手。这小子有良心,有责任,好样的。不过总让人联想有那么一点窝囊。
  藐视,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张岩是个工人,开破车的。对,张岩前两天还张罗让我把他也调进公安局。可人所共知,难处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的发小现在有难处,我一定尽最大的能力帮他,让他有点尊严地站在狐狸精面前。另外,我不出手相助,那还是什么战友?
  我多次和局长请示,张岩按协警进来,他车开的好,足有二十多年司龄了。
  第二年,张岩终于按协警调入,给局长开车。张岩这小子太懂事,他有个别人不具备的本领,那就是到一个地方,他的人缘好倒一片。不过他这样也给我脸上增了光。
  可是好景不长。两年后张岩好不容易转了正,然而刘丽娟就来局里闹,说什么张岩作风有问题,然后她咬牙瞪眼地证明张岩的作风问题事实。说什么与秘书处张秘书(未婚)来往密切。我的老天爷!这可引起一片哗然。在我看来这就是晴天霹雳!一时弄得满城风雨。我急忙找张岩问个究竟。张岩说,你还真信那个妖精一派胡言那?哪和哪?我心说,张岩这小子刚刚立足未稳,可别出什么幺蛾子。他既然这么说,我的心还算踏实点。
  经过核实,原来在一天张岩开车拉着张秘书去湖滨,给正在开会的局长送文件,一下车刚巧遇见刘丽娟身穿艳服,从舞厅和舞伴嘻嘻哈哈出来,看到张岩和张秘书双双从轿车里出来,正向宾馆走。刘丽娟一下子满脸阶级斗争,并横刀立马地质问张岩,干什么那?这成双成对的?张岩笑笑说,给领导送文件,哎?张岩觉得不对,问,我还正要问你,上班时间你干嘛那?这你别管,把你的事给我说清楚。狐狸精总是居高临下质问张岩。
  这件事刘丽娟与张岩回家干了几天仗,张岩一口咬定是公事,你别蛮不讲理。刘丽娟一看审不出个子午卯酉,于是拿出老本事,到局里告状。

我的发小张岩在酒桌上跟我说出的一番发狠的话,我当然被吓了一跳,我说,哥们儿,还真的要动真格的?不是前些天和好了吗?怎么?屁,这个狗娘们儿……我的发小也是我的挚友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大发雷霆,我他妈的比长征还艰难那啊!接着他又愤怒又是气急败坏地数落半天那个狗娘们儿。
  心说你早该把她处理掉。可是要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拧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的心里也矛盾,就由于这句话,总让我很难开口说出让张岩离婚的话。但是我们俩是谁?挚友啊!但是我还是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中性话,真是,这些年你怎么熬的?
  在我看来,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生活的艰难多数不在经济层面。王宝强和马蓉根本不缺钱,据说上亿资产,但是你撕我,我咬你,干的轰轰烈烈。这说明什么?当初难道都闭上眼睛了?看不清庐山真面目?看来还是精神层面占主导。
  但话说回来,热恋中的年轻人,有谁又看清了庐山真面目呢?特别是不能以理性思维的时代里,怎么会像中老年人有过经历的思维呢?
  另外,说来说去,人,真的有层次之分,摊上了,哥们儿对不起,你就得自食其果。都说女怕嫁错郎,可是男也怕娶错妻呀。
  我太了解我的发小张岩了。我和张岩打小一起长大,文革期间我们俩刚刚上小学不久,就停课造反,由于我们太小,只好回家待着。不过我们都是红小兵,据说于红卫兵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我和张岩还有几个红小兵,天天在一起练习红卫兵的架势,模仿他们喊口号,扛枪列队1234……
  刘丽娟也在我们队伍里混。刘丽娟就是张岩现在的妻子。
  张岩老婆也是那个时代的待长少年,也是我们同校同学。不过在我支离破碎的记忆里,刘丽娟在我们要上初中的时候离开了小岗乡,去市里上学去了,原因很简单,父亲落实政策了,落实什么政策?我们还小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回城市生活了,从此我和刘丽娟就没见过几次面。
  提起刘丽娟,小时候的印象相当不错,小女孩满好看,活泼,但学习不好,俗话说有点笨。但人家原来是城市人,本来就和农村人不是一个路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岩和她怎么还混到一起了,还结为伉俪了。
  我和张岩稀里糊涂中学毕业后干两年农活,然后都去当兵去了。说是初中毕业,其实小学都没有正经念,但是那个宏伟的时代让我们赶上了,所以我们只能认命。
  当兵在新兵连还没有两个月,我的发小张岩就私自和我说,兄弟(张岩比我大三个月),我要回家。什么啊!回家?你有病啊?我非常愕然,这小子怎么回事?脑子出毛病了吧?我不干了,这一天到晚训练训练,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干嘛要遭这个洋罪啊?回家种我那几亩地,好歹一年够吃够喝,还能养活父母。这一个月几块钱津贴够干什么的?那你当初干什么去了?我质问张岩。回家?这意味什么知道吗?逃兵!这要是在战场上要枪毙的。再说,你逃跑部队能让你消停吗?不但把你抓回来,还要处罚你。张岩瞪着眼睛说不出话。但我看他还是没有想通。你吧,我把火降降说,好好想想,即使回去了,乡亲们怎么看?再说乡领导能答应你吗?不扒你一层皮算你小子命好。就这样,张岩好歹新兵连生活结束了,分配老连队。张岩命不错,说他在家开拖拉机的。所以被分配到汽车连。我不会说谎话,我说在家种地,所以被分配到战斗连队。说是战斗连队,好家伙整年施工挖上洞,整天在山洞里,打炮眼的风抢声,整天在耳边“哒哒哒”地轰鸣,弄得耳朵在平时说话都听不清。粉尘在五米之内看不清人的脸。而张岩命好,有两次还开车从备战山洞经过看看我。他满身干干净净,还满脸笑容可掬地跟我唠说话不腰痛的话,说你就是死心眼儿,当初新兵连我让你也说开拖拉机的,你就是不说,怎么样?看看现在,小鬼儿一个。然后他又呲呲的笑。一看我满身泥浆,满脸污垢,真的是个地道的小鬼儿阎王。我狠狠击他一拳说,我入党了。
  两年后我调到师部,他来找我,说他也想来师部开车。我说师部就那么几台小车,也不缺人,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大神通啊。
  半年后我被提干后,我还真的和参谋长说有个老乡车开的好,刚好老鞠要退伍回家,就这样张岩到师部来给首长开车了。于是我们俩也就天天有见面的机会。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张岩和刘丽娟通信频频。张岩夸大他在部队的事实,说他是首长的红人,想干啥就干啥。刘丽娟还真的来部队看他。果然小车接小车送的,弄得刘丽娟直迷糊。
  张岩退伍了,和刘丽娟结婚了。
  可是不久在我探亲回家的时候,就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什么张岩找个狐狸精,特别是那年头让人特别头痛的冠名——作风问题等等,一些最不靠谱的话都一股脑的灌到我的脑子里。
  这一点倒让我回想起刘丽娟去部队的一件事,她来部队没有几天,就与警卫排长弄得请不请混不混的,在机关炒得沸沸扬扬的。于是张岩觉得没有面子,就申请退伍回家了。临走,我送他去车站,张岩一再说,大家都是误会,对刘丽娟不公平。刘丽娟那么漂亮怎么会看中一个小挫子?我哑口无言。可是现在这些传言,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吧?
  听到这些信息我忍无可忍,但是我又爱莫能助,正在为难之时。可巧一天张岩约我见面。我们约在国营第一食堂见面(那年头是头等餐馆)。
  发小又是战友见面应该是无话不说的。但是,我把所有听到的消息还是暂缓停留在我的肚子里,想看看张岩有什么情况再另作定坨。
  我与张岩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可想而知,我们倆开始“大忆餐”。回忆在部队的事,回忆小时候的淘气事,边喝边聊,说实话真痛快、真的好开心。
  就在这时,我心中几次想问问刘丽娟的事,可是都被快乐的心情给冲击了。再说,张岩他没有半点不幸的感觉,看情况要比我快乐得多,特别是谈到他有两个宝宝,还一男一女,女儿都三年级儿子一年级了,刘丽娟在一个小学当老师,张岩在工厂干老本行开车。说实话真的比我幸福。我连家的影子还没有那,真的,我实实在在地羡慕张岩。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由于我们太高兴,把什么狐狸精之类的话题忘掉了,应该说也没什么必要讨论这类问题,不过我还是几次内心想探讨一下狐狸精,可是张岩幸福的比吃蜜还甜,我干嘛去讨没趣呢?我相信张岩小子比我聪明,他脑子好使,念书他从来在前几名。可以说命运没有给他太多机会。但是现在小家庭一定是其乐融融,起码要比我强百套。不过偶尔我在他的醉眼里,好像看到有那么一丝悲伤情分在瞬间掠过。我甚至有两次话都涌到嗓子眼儿,但还是和酒一起被咽进肚里了。
  我的假期很快就到了。分手那天,张岩到车站送我,还带着胖儿子,脸蛋和张岩小时候一个摸样,我搂着胖小子,好一通惜欢,忙掏出点钱赛进胖小子的兜里,胖小子还拒绝,是张岩发话,胖小子扭扭捏捏的说一声,谢谢叔叔。
  回到部队我还时常想张岩那一掠忧伤。
  我在部队待了二十多年,终于转业回到城市生活。和老婆团聚,不久我们也收获一个女儿。
  且说张岩,他和我时常见面,有一天他终于把那一掠忧伤暴露无遗。他抱怨刘丽娟不着家,打扮花枝招展去舞厅,连家里油瓶倒都不扶,还说我那一大把舞伴拉出一个都比你个屯老二强上百倍。
  我靠,这是人说的话吗?然后我心中立刻要蹦出四个字——离婚算了。但是我的战友又是发小确说,不行啊,战友。似乎他看出我要说什么,孩子还小,他继续说,咱们从小就接受良心教育,没有刘丽娟,说实话,我得回农村顺垄沟捡豆包啊!我和你没法比,你是干部,我是他妈的大头兵啊!
  我带着浓烈的酒气回到家里,万马奔腾的心情却看到夫人安详和殷实,她微笑说,还没少喝,茶泡好了,孩子睡了。虽说这是几句简单的话,可是让我感到一股暖流在我心中抚慰。夫人的踏实安稳的心,分明是一种责任给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石,让一个男人放心在外拼搏。这是多么可贵啊!
  我看了看安睡的宝宝,然后我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有心无意地看着不甚豪华的吊灯,一种强烈的思潮一个劲的翻滚:张岩这小子应该说比我聪明,但是机会没有给他,他成了大头兵。不过这刘丽娟分明是看不起张岩,那这种婚姻就是一种可悲的结合。张岩这小子下不了这个狠心。张岩说到底是我们发小中可以说是最潇洒的一个,刘丽娟有什么资格说他是什么屯老二?他屯吗?我看说我像屯老二还差不多,还说什么,拉过来一个就比张岩强百倍?放屁,一派胡言,纯正婊子言论。不过不难看出,刘丽娟在藐视张岩,那,张岩这小子还迁就什么呢?不过按张岩说的理由,说什么孩子还小,不能分手。这小子有良心,有责任,好样的。不过总让人联想有那么一点窝囊。
  藐视,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张岩是个工人,开破车的。对,张岩前两天还张罗着让我把他也调进公安局。可人所共知,难处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的发小现在有难处,我一定尽最大的能力帮他,否则那还是什么战友?
  我多次和局长请示,张岩按协警进来,他车开的好,足有二十多年司龄了。
  第二年,张岩终于按协警调入,给局长开车。张岩这小子太懂事,他有个别人不具备的本领,那就是到一个地方,他的人缘好倒一片。不过他这样也给我脸上增了光。
  可是好景不长。两年后张岩好不容易转了正,然而刘丽娟就来局里闹,说什么张岩作风有问题,然后她咬牙瞪眼地证明张岩的作风问题事实。说什么与秘书处张秘书(未婚)来往密切。我的老天爷!这可引起一片哗然。在我看来这就是晴天霹雳!一时弄得满城风雨。我急忙找张岩问个究竟。张岩说,你还真信那个妖精一派胡言那?哪和哪?我心说,张岩这小子刚刚立足未稳,可别出什么幺蛾子。他既然这么说,我的心还算踏实点。
  经过核实,原来在一天张岩开车拉着张秘书去湖滨,给正在开会的局长送文件,一下车刚巧遇见刘丽娟身穿艳服,从舞厅和舞伴嘻嘻哈哈出来,看到张岩和张秘书双双从轿车里出来,正向宾馆走。刘丽娟一下子满脸阶级斗争,并横刀立马地质问张岩,干什么那?这成双成对的?张岩笑笑说,给领导送文件,哎?张岩觉得不对,问,我还正要问你,上班时间你干嘛那?这你别管,把你的事给我说清楚。
  这件事刘丽娟与张岩回家干了几天仗,张岩一口咬定是公事,你别蛮不讲理。刘丽娟一看审不出个子午卯酉,于是拿出老本事,到局里告状。
  几天过去才算平息下来。结果弄得张秘书再不敢坐张岩的车了。
  张岩一下子真真假假的还成了局里名人了。
  张岩这小子还有个本事,就是毛笔大字写的漂亮,还会画画,公安局开大会,免不了的由他理所当然地写大会会标。名人嘛,有个好处,那就是未见其人可闻之其名。一天,宣传处柳处长指名要张岩,说他开车瞎了材料,到宣传部门才是人尽其用。
  不久张岩就当了宣传干事。人,看来不光是命运,你还得有点真本事。张岩到宣传处,可成了大忙人,因为宣传部门就两位男士,一位处长大人,另一位就是张岩了,其它四位都是女同胞,而且还有一位休产假,另有一位带产假,剩下两位还是门子活,(有背景)不干活不说,还经常请假。你说说,张岩该有多苦,忙里忙外不说。刘丽娟又来添乱。一看,好,你张岩还竟往女人堆里钻。张岩一回家,就遭到审问:怎么样?掉到女人国了,没嫖一个半个的?这年头——张岩苦不堪言。
  别说,还真巧,一天张岩和同处黄瑜(未婚)去买宣传材料,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冤家路笮,一头撞见刘丽娟,刘丽娟脸色铁青问:张岩,我看你不见棺材不流泪呀,好,你等着,还压上马路了,胆肥了。张岩弄得满脸尴尬,想说我们是。还没等张岩解释,刘丽娟上去一耳光。这件事,让张岩无法面对同事。
  说实话,这一回张岩可急了,回家好一顿教训刘丽娟。刘丽娟弄得五眼青,走上公安局的长长的台阶,浑身疲惫地迈进政委办公室,一通哭丧,正如诉苦大会似的喊冤叫屈,声泪俱下地说,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那,好歹我给他老张家生了两个好孩子,张岩是个屯老二呀,跑到城里是我搭救了他呀,否则他早去顺垄沟找豆包啦。看看我没有落好不说,看看这,刘丽娟用事实说话,把张岩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亮给政委看。这无论如何这是证据。政委事先知道有个张岩的老婆有些疯疯癫癫的,可是人家说话在理儿,而且还有证据。
  政委好说歹说把刘丽娟劝走。找来柳处长。柳处长说,政委,这,我看刘丽娟咎由自取,谁让她瞎说八道的?我看……
  政委站起来严肃认真地说,哎,你身为宣传部门头头,怎么还护犊子那?怎么?家暴是犯法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严重了是可以定罪的,怎么?在公安局就特殊啊?
  柳处长思前想后,回去和张岩谈话,没想到张岩不服,说,我有苦衷,我必须惩罚她,要不然,她会蹬鼻子上脸,你说这满城风雨,我怎么工作?
  这件事在局里不轻不重的发孝,说法不一,原则上黄瑜这个人本来就有点发腥,你说张岩你和这样人鬼混,那大家知道的还能够理解,不知道的,这就人嘴两扇皮了,咋说咋有理了。

13.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

3

8.从你穿上军装,你就知道,先做军人,再做女人。

11.额头刻着你的名字,左脸写着军人,右脸写着男人。

上等兵小张回忆起自己的班长,记忆里最深刻的是来到部队的第一次班级点名。当时自己对于部队的理解还十分的模糊,对战友情谊的含义也没有强烈的感觉。可是那次点名寇班长说;“今天咱们三班第一次点名,我给全班同志只说一个词:战友情。我们来到部队,所有的关系都得到了纯化,我们除了亲情、友情、爱情外,还将会收获一份战友情,每个人都有朋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战友。”这句话一直陪伴着小张的部队生活,在部队待的时间越久这种感受越深。生病的时候是战友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家里有了困难也是战友帮忙捐款解决;在日常的工作、学习、训练上出现失误,是战友帮助自己改善提高……那些无数细小的关爱和帮助让小张感受到部队就像一个大家庭,他开始爱上了部队的生活,也体验到了真正的战友情谊。小张说:“现在自己想好好干,争取明年转个士官,因为十分喜欢这个大家庭,和战友在一起自己感到温暖和安心。”

啊  Ben

每个当过兵的人,都会记得几句班长的语录,它们在我们的生活中闪闪发光,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行。

4.当兵别认怂,认怂别当兵。

中士浩浩,现在在某新训基地当班长带新兵,提起新兵连的班长,她说自己充满无限感激和敬佩。新兵连那会儿,自己是一个刚刚入伍的小女兵,在家里娇生惯养惯了,来到部队,各种矫情、哭鼻子,班长常对她说:“从你穿上军装,你就知道,先做军人,再做女人。做女兵就要做比男兵还优秀的兵。”班长也是那样做的,没有半点娇气,十足霸气“女神范”军事政工样样精通,自己深受感染。当兵七年来一直把这句话当作自己的座右铭,并教育自己所带的兵。现在浩浩所带的新兵在军事科目竞赛和内务评比中获得了好几个第一,一点都不逊色于同批男兵。

7.在部队,是虎你给我盘着,是龙你给我卧着。

1.你们现在吃的苦啊 就是你们以后享的福 。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班长语录伴我成长,沸腾的生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