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炼部落,打起黄莺儿

有一年的夏天,老天像漏了底的大黑锅一样,终日阴沉沉的下着雨,雨水把天和地连在了一起,奶奶仰望着黑沉沉的天色,时常担扰地叹息着,老天嫌咱们这地方的人烟太厚了,想收人呢。
  往日绿油油的田里,变得水茫茫的一片,只有青蛙高兴地浮在露出的庄稼叶上,呱呱地欢叫着,看到有人趟着水过来了,就“通”的一声跳到了水里,很快又从不远处钻出了水来,若没有青蛙,这大片的泽国就没有了活的气息。天气放晴后,还没等雨水完全退去,人们便急急地忙着排水或补种速生的庄稼,我们孩子们却是不用担忧秋后的吃饭问题的,就高兴地跑到水洼洼里去捉鱼。
  接着,村里又安排人挨家挨户发起了药,有一种药像小碗豆粒一样的大小,紫红的颜色,吃了让人的嘴唇变得青紫,从心里向外乏着恶心,这是预防虐疾用的,还有一种药是预防腿瘸的,长大后我才知道有种病叫小儿麻痹症,病毒潜入了脊髓会引起瘸脚。因为吃药后让人不好受,好多孩子就偷偷地把药扔掉了,二娃比我小两三岁的样子,圆溜溜的眼睛睁开后就露出了里面灵活的眼珠,二娃聪明也调皮,也是扔药孩子中的一个。
  学校里放假回了家,突然听到村西传来了吵闹声,声音平息后,父亲就回来了,“二娃偷着想上吊呢,幸亏被发现的早,现在没事了。”
  我的脑子里便浮现出二娃的模样,脸皮白白的,眼珠灵活地转着,“二娃看上去聪明着呢,年纪又轻,有什么事会让他去自杀?”
  “你在外上学不知道,有一次他生病发了烧,送到医院后才知道是小儿麻痹症,神经上的毛病不太好治,转到了许多大医院也是没有办法,后来就瘸了一条腿,时常要死要活的,家人无计可施,他爸妈都快愁死了。”
  “这么聪明的人,却落成了这样,这事放到谁身上心里也不会痛快。”记得奶奶那年曾说过,老天嫌我们这儿的人烟太厚了,结果没有收走人,却让不少孩子落下了瘸腿的毛病。
  二娃的大名叫金炼,乡村里的人习惯了叫乳名。家乡里有一所专收残疾人的学校,学校里乒乓球教得好,有几位和金炼一样的孩子曾获得过全国冠军,金炼就到了那里去学打乒乓球,家人也没想着他能拿到冠军,送到了那里,与同样不幸的人相处在一起,大家相互开导着,心情或许能变得好一些。
  到了学校里,不幸的人与不幸的人相处在一起,大家每天相互传播着各自励志的故事,金炼原先觉得自己不幸,看到那些比自己更不幸的人,很快就改变了自己的心态,过去那个爱说爱笑的金炼又回来了,由于是半路才开始学球,小时候没有基础,金炼的水平一直提升得不大。看球的人群里,常有个瘦弱的姑娘站在金炼的身后给他加油,金炼每打出了好球,那姑娘就情不住高兴地鼓掌,嘴里却发不出声来,金炼知道那是聋哑班的学生。
  对手抓住机会,突然来了个大力扣杀,球嗖地飞了过来,啪的一声碰在了桌案边,金炼也提前意识到了会这样,还是一手挪动着轮椅尽力去扑救,球落在了地下打着旋,金炼也差点摔倒,身子重又稳定下来后,刚想去捡球,黄色的球早托在一只白嫩的手掌中递到了眼前,像黄色的珍珠托在玉掌里一样美丽迷人。金炼看去,捡球的姑娘面带着笑意,迷人的眼睛像绽放的花朵一样。
  “谢谢你!”金炼感激地说道。
  姑娘却没有回声,只是红着脸匆匆地来回摆着手,接着又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像是给金炼加油一样。
  认识了那位姑娘后,金炼后来就约起了她,姑娘名叫巧灵,常常是金炼坐在椅子上滔滔不绝地说着,巧灵就静静地站在一边听着,高兴时巧灵也会在手机上打出字来回应着他,大多数时候只是点头或摇头。有时生气了,便抓住轮椅的后背像要把金炼推倒,金炼便吓得忙去求饶,看着金炼慌张的神情,巧灵就忙放开了手,脸上浮起了笑意,巧灵这是故意吓他的,心里是舍不得让他摔倒的。同学们看到窈窕的身影推着轮椅静静地行走着,也在祝福着他们,我借你嘴,你还我腿,认为他们俩是人世间最好的互补。
  很快,大家就毕业了。“记得常和我联系啊。”恋恋不舍的巧灵在手机上写道,眼神里露出的是渴望的神情,“我不会忘了你的。”金炼回道。分手时,金炼把巧灵送到了学校门外,看着巧灵的倩影钻到了一辆豪华的轿车里。此后,巧灵穿着淡雅素裙的样子就留在了金炼脑子里,久未感到的低沉和压抑,重又回到了金炼的心里。
  回到家后的金炼就常和巧灵在手机上聊着天。
  金炼:还好吗,亲爱的。
  巧灵:还好,就是见不到你了。
  金炼:可以打开视频吗!
  巧灵:呆子,不懂人家的心思。
  金炼:明白了,我有时间去看你。
  巧灵:别,不方便的。
  金炼:怕什么,我现在壮着呢,就是走路还有点费劲。
  巧灵:那,想来就来呗,告你个好消息,我现在学开车了。
  金炼:你这不是打击我吗。
  巧灵:对不起,我忘了你的腿……
  金炼:没事,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巧灵:你坏,我还以为你真生气了呢,这事也能开玩笑。
  金炼:比这难听的话我也听过,我早忘了怎么去生气。学车时有人欺负你告诉我。
  巧灵:不怕的,爸爸请了专门的教练。
  金炼:吆,没想到你家里还是土豪。
  巧灵:土豪怎么了,心里怕了可以离开我。
  金炼:怕什么,我的字典里没有怕字。
  巧灵:我就欣赏你这点。
  金炼:仅是欣赏吗?
  巧灵:还想让我怎样?
  金炼:难道你没有别的想法?
  巧灵:什么想法?
  金炼: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想逼着我说出来那个爱字吧。
  巧灵:狐狸终于露出了的尾巴,不过,我也想听你亲口说出那个爱字,鼓励你一下,我先说,我爱你,大狐狸。
  为了那句沉甸甸的我爱你,虽然出门不便,第二天金炼还是找到了巧灵学车的地方。
  “你怎么跑来了?多不方便。”巧灵笑着站在金炼面前用手机打着字,好让金炼看着方便,虽然打出的字里带着嗔怪的意思,但巧灵心里高兴着呢。
  “不放心你啊?”金炼大声地回答着,他知道巧灵不光能读懂他的唇语,相处得久了,从金炼的一个眼神上就能猜出他心里的想法,按巧灵自己的说法,人的脸就像一本书一样,上面写着字呢,金炼有时就想这老天也会嫉妒人呢,嫌这个女子太聪明了,不然怎么就不敢让巧灵讲出话来?
  巧灵是在一片果园里学车的,方园几里的一片大果园被水泥路切成了方方整整的几块,分别种着桃杏、葡萄、板栗等水果,还有块地方种着各种甜瓜,角落里是盛开着的各种花儿。“这片果园真好,像个大花园一样,赶得上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了。”金炼感叹着。
  “这是爸爸承包的,现在时兴农家乐,有客人来了,带到园里观赏着风景,客人自己动手采摘着水果,心里面高兴,就更好签约了。”巧灵飞快地打出了好多字。
  “巧灵?”金炼看着眼前的巧灵,在身后水鲜灵灵的水果映衬下,像是条仙女似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看到金炼的呼唤,巧灵疑感地看向金炼。
  “巧灵,真像你讲的那样,你家里很有钱?是土豪。”金炼还是大胆地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瞧你的样子,有钱怎么啦,看你没出息的样子,那个奋力救球的你跑哪去了?”巧灵飞快地打好字,眼神里透着不满,赌气似的把手机递给金炼看。
  “不怕,我还是那个我,一个不顾一切往前冲的我。”金炼认真地回答着,他不想惹起巧灵的丝毫不痛快。
  巧灵的脸上重又露出了笑容,示意金炼等着,转过身轻盈地向不远处的葡萄园走去。成串的紫色葡萄玛瑙似挂在藤蔓上,巧灵捡了一串颜色最紫的,用水洗净后,递给了金炼……
  “蔡叔,那小子今天又来找巧灵了。”名叫小武的年轻司机向巧灵的爸爸蔡维忠回报着,离校那天就是他接的巧灵,当时恨恨地瞪了一眼金炼,脑子里对金炼还有印象。
  “看来那个瘸小子和巧灵的关系不一般,这事你不要管。”蔡维忠吩咐着小武。
  “是,我怕那小子坏了我的事。”小武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干好你自己的事,对你承诺过的事是不会变的。”蔡维忠知道小武接下来还想说什么,就不耐烦地回道。
  听了蔡老板的话,小武这才放心地走了出去。蔡维忠望着小武离去的背影,叹道这个年轻人什么都很好,能吃苦有文化,人也老实可靠,就是心眼有些小,做事不大气。
  晚饭后,蔡维忠和老婆汤琳商量道:“汤琳,咱们的姑娘长大了,你这当妈的也该多关心关心她。”
  “巧灵?最近从学校里回家后,时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好像有什么心事啦。”汤琳回道。
  “忘了,你也是从这个岁数走过来的,姑娘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成了愁。”
  “你想兑现以前和小武的承诺?”
  “小武在咱们身边呆了几年,这孩子除了家里穷,人有点小心思,总体还是不错的,女儿交给他,我也放心。咱们的灵儿虽然很聪明,毕竟不能开口讲话,难得小武能答应娶她。”
  “都怨那时候咱俩愚昧,信什么神医的鬼话,用神医的偏方,耽误了给灵儿治病,害了女儿一辈子。”
  “扯那么远干什么,我在想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这事没给灵儿讲过,我怕孩子一时不好接受,容我找机会和她谈谈,让她心里有个准备,孩子的婚姻大事咱总不能硬来吧?我可不想让灵儿再受到委屈。”
  “那好吧,也别拖得太久,我怕会有什么麻烦。”
  一天,巧灵突然在手机上问金炼买好残疾车没有,金炼高兴地回道,残疾车真是我的好帮手,现在已能熟练地开车了。巧灵接着让金炼快来她家里提亲。
  我还想学门汽车维修装饰的手艺,有了自己的事业,上门去提亲心里也硬气。
  顾不上那么多了,巧灵急切地回道,还记得我们家里的司机小武吗?爸妈早把我许给了他。
  小武,那个看上去很老实的小武吗,这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还能怎么打算,爸妈要是硬逼着我,我就跟你私奔去。
  葡萄园里,小武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向巧灵扑来,巧灵对他的拒绝,让他的心里很受伤,自己一个四肢健全的人难道还争不过一个瘸小子,这几年,之所以能甘心地低着头给蔡家卖力卖命,不就是为了巧灵和那份家产吗?
  巧灵不断地躲闪着,最后还是被气壮如牛的小武扑倒在地上,无法呼救的巧灵,只好静静地躺在了地上,像待宰的羔羊一样,闭上眼等着狂风暴雨的来临,晶莹的泪水也不断地从眼角里向下滑落着。
  “放开她。”正当巧灵心里要绝望时,突然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影子,虽然人坐在残疾车上,看上去却是那么高大。
  “来得好,正想教训你这个坏我好事的瘸子。”小武放开了巧灵,又向金炼扑过去。
  “小武,闹得还不够吗?对一个不会喊叫的聋哑人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太让我感到失望了。”听到动静的蔡维忠夫妇也赶了过来,蔡维忠气愤地指责着小武。
  “蔡叔,我一时糊涂,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小武不甘地求着。
  “行了,你已经输了,输在了气量上,这张卡可以支出两百万,拿回去好好做个生意,也够你过上好日子了。”
  “蔡叔,我不想离开你。”小武的声音在大家的身后回响着,却再也没有人愿意去理他……

              春怨

随着声音的消散,山谷里一片寂静。秦小天心里感到十分奇怪,难道这里是被人遗忘的地方?他再次发出一声大喝,只见一点红芒闪烁,一个人影划过天空,快速坠落下来。秦小天开心不已,终于见到人影了。那点红芒落在地上,迅速显出人形。那是一个矮胖的汉子,大大的脑袋上的乱发犹如鸡窝一般,乱七八糟的胡须纠缠在一起,将嘴巴完全遮住,一双眼睛精芒闪烁,皮肤黝黑,身上的穿着更是混乱,一块花斑豹皮斜披在身上,腰上扎着一根紫色藤条,赤裸着的两条粗腿上长满了粗黑的汗毛,手上提着一把古怪的兵刃,既不像刀也不像剑,倒像是一根鹿角,落地后就目瞪口呆地看着秦小天。那人大概是从来没见过秦小天这般清爽的人物,挺拔修长的身材,一头长发在顶心上扎了个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玉色的发簪,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身上穿着一件淡青色的长袍,腰上扎着一条玉带,面带着微笑,两只眸子犹如星辰般闪烁着光彩。那人感觉到秦小天深不可测的实力,心里不由得一颤。秦小天笑道:“这位朋友,你是此地的主人吗?”那人哇啦哇啦地说了几句话,秦小天心里一惊,心道:“妈呀,这是古仙语!”所谓的古仙语,也就是古话,在古玉瞳简里有记载,是古咒和古禁制所用的语言,虽然和记载中的有点差别,但是那人说的话他还是能听明白。秦小天用古语说道:“你好,你是这里的主人吗?我是远方来的修行者,叫秦小天。”那人说道:“啊哦……远方来的客人啊,我叫庾泽。”他长着满脸的大胡子,因此秦小天看不清他的表情。秦小天指着山坡问道:“你是这里的主人吗?”庾泽点头道:“是啊,我是这一带最强的人,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他毫不谦虚地说道,羡慕地看着秦小天身上的衣服,又道:“到了这里……就是我庾泽的客人,请!”说完就化作一点红芒急速升空。秦小天微微一笑,转瞬间就消失在原地。庾泽有心要试探秦小天的实力,故意用最快的遁法赶路,他用的古老的火仙遁,一点红芒犹如流星般划过天空。“呵呵,呵呵……嘎……呃呀……”庾泽刚得意地笑了半截,却发现秦小天已经站在不远处,正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不知道秦小天是瞬移过来,只觉得秦小天似乎早就到了,无声无息,没有任何踪迹可循,心里不由得感到惊骇不已。此地距离那座山谷约有一百多公里,是一处丘陵地带,树木茂盛,一条溪流顺着山丘蜿蜒而下,沿着溪流有不少原木搭建的尖顶木屋,非常简陋,无论六根粗大的原木交叉架起,形成一个尖顶,然后用树枝、茅草挂在上面,还有一个很小的防御阵,也非常简陋,只是为了防止雨水的侵袭,地面上还有火塘。这样的建筑不多,稀稀落落的大约有十来个。秦小天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人个个不凡,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修行者,身体素质好到令人难以置信,无论大人小孩,个个都有适合修行的好身体。一路上不时有人和庾泽打着招呼,同时好奇地看着秦小天。庾泽的家也是一座简陋的尖顶木屋,有一个很大的院落,里面住着十几个人,都是他的弟子和追随者,身上穿的都很简单,仅用一条兽皮围住下体,男人和女人全部赤裸着上身,给人感觉就像是一群野人。尖顶木屋看上去很小,进去后却发现很宽大,足有百十平方米,中间的火塘燃着熊熊大火,一口扁形浅肚的铜鼎架在火塘上,直径足有两米,仔细查看就会发现铜鼎加上了简单的符咒。秦小天知道这是一个简单的丹鼎,同时还兼任着食鼎的作用,里面煮着大块的兽肉,有两个少年提着一篮子灵果,不时地丢进食鼎中。秦小天稍加辨识,其中不少是黄精、首乌之类的灵草,而且都是生长了很久的灵草,灵力波动很强烈,心里不禁暗叹:“如此灵草竟然只是这样简单地煮食,浪费啊!”接着他就发现,两个少年使用了几手简单的禁制,让食鼎中的食物快速旋转,心里更是惊讶,那是炼丹的初步禁制。庾泽对秦小天笑道:“幸亏我今天去草坡采收果菜,不然还遇不上你。”说着就盘腿坐下。一个少年说道:“大爹,可以开饭了。”庾泽说道:“影,你去叫大家来吃,秦……秦……”一时间不知道该叫秦小天什么才好,三个字的名字在这里很少见,因此他迟疑了一下。秦小天笑道:“叫我为小天好了。”庾泽点头道:“小天,远方的客人,请留下一起吃吧。”彬彬有礼的样子,和他的外貌形成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每人一个扁平的木碟,盛上一勺犹如杂烩般的食物。秦小天吃了一口,一股灵气直行上头,只是滋味极差,说不出是酸还是甜,有点苦涩,有点辛辣,味道怪异之极。这哪里是吃饭,简直就是再吃碾碎的丹药。他寻思,若是普通人吃这样的饭菜,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灵力折磨而死,心里不禁奇怪,这里的人怎么能接受如此可怕的食物。庾泽的食量令人感到恐怖,吃了一碟又一碟,不过每吃完两碟就要稍稍静坐几分钟,以便吸收食物中的灵气。秦小天发现,修为比较深厚的人吃得多,修为浅的吃得少,有两个少年仅吃了半碟,只相当于四到六勺的量,就停下不吃,到一边修炼去了。秦小天发现,修为比较深厚的吃得多,修为浅的吃得少,有两个少年仆仆吃了半碟,只相当于四到六勺的量,就停下不吃,到一边修炼去了。“小天,吃啊,怎么不吃……你的修为很好,应该可以吃很多,呵呵,别不好意思,我这里别的东西没有,就数食物最好,经常有朋友专程到我这里来吃。”庾泽的口气很是自豪,旁边一个壮头的汉子说道:“是啊,广泽大师是这里最有名的食炼大师,他配制的菜食非常有名,一般人想吃到可不容易,我们这些人都是依附大师的人,也跟着大师学习。”秦小天心里一团混乱,暗自琢磨:“食炼大师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还有这种古怪的职业?哎,依附?这是啥意思,我怎么听不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心里的问号越来越多,他疑惑道:“食炼?呵呵,能解释一下吗?”他见众人露出古怪的精神,急忙道:“我是从远方来,呵呵,第一次见到如此美妙的修炼方式,想……这个,那个……了解一下,呵呵。”庾泽被秦小天夸奖了一句,开心不已,说道:“食炼是一门很高深的修炼法门,你看这些食物,都是精心准备的,每一种的调配都有讲究,不能随便乱来。“我们所处的泽曼山,有无数可以食用的果实和根茎,其中有很多不能单独食用,必须经过处理调配,才能煮食。长期食用,我们就可以飞天遁地,长生不老。”秦小天赞道:了不起,广泽,你很厉害,不愧是食炼大师啊,呵呵。”心想:“这难度就是古炼丹的起源?”庾泽哈哈大笑,心里非常高兴,很少听到有人这样赞美自己,大声道:“好,好~!过些时日我亲自制作一鼎麻灼羹,欢迎我们远来的客人。”众人欣然叫好,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精神,似乎这个麻灼羹是很难求得的美味。秦小天却觉得头发发麻,尝过一次食炼形成的食物,实在不想吃第二口,拿药当饭吃他可不愿意。“我能看看你们收集的食炼材料吗?”他只好岔开话题。庾泽的心情很好,欣然说道:“牙卓,你带小天去看看。”一个人应声道:“好。”就是刚才插话的那个壮头大汉,他站起身来,示意秦小天跟他走。旁边一个小院子,搭着一座不大的木质平台,上面修建了数层简陋的木架,有简单的防护阵庶风避雨。平台上的灵力波动比较混乱,各种各样的灵果,灵草摆在架子上,秦小天惊讶地张大嘴巴。牙卓自豪地说道:“这是最近采摘回来的食材,可惜不能摆放太久,这段时间就要用掉,不然就只能扔掉了。”秦小天心里忍不住吼道:“浪费啊……”这种粗糙地摆放灵草、灵果的方式,令他完全无法接受,收集灵草地和灵果要有完整的手法,还要有特定的储存器具,才能保证其蕴含的灵气能长期留存,修这样堆积在木板上,在太阳的爆晒下,什么灵药都糟蹋了,这比猪八戒吃人参果还要浪费。他实在忍不住,说道:“唉,可惜了。”牙卓奇道:“可惜?什么意思?”秦小天明白,如果说出自己心里的感受,就会得罪这里的人。于是说道:“没什么,呵呵,没什么可惜,这些食材都是从后山采摘来的吗?”牙卓也没再追问,开言答道:“不是,是广泽大师移植培育的,他有一片很大的坡地。种了无数的食材。”他压低声音道:“那个地方很隐秘,没什么人知道,我告诉你……那可是专门请了咒师封闭起来的地方,任何野兽都别想进去,呵呵。”秦小天不由得笑了,说道:“哦,那可是好地方。”牙卓说道:“我们回去吧,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看,有机会去庾泽大师的食材园,那里的食材才值得看。”他心里还是惦记着食鼎里的食物,不住地催促秦小天回去。秦小天感到有点遗憾,他捡拾了十种灵草和灵果,说道:“我也来试试煮食。”牙卓惊讶道:“你也会食炼?”秦小天不答,转身往回走。牙卓嘀咕道:“食炼可不是随便就……搞不好会毒死人的!”庾泽笑道:“快来吃吧,我们已经吃完了,就等你们两个,呵呵。”牙卓一进屋就大声说道:“小天也会食炼,哈哈,他说要试试煮食!”庾泽露出惊喜交集的神情,叫道:“哇!。哇!哇!小天,你也会食炼?太好了,来!我们相互交流!”秦小天笑嘻嘻地说道:“好啊,我来试试!”庾泽问道:“你有没有食炼鼎?没有的话就用这个,下次我找金炼大师,帮你炼制一个食炼鼎。”“金炼大师?”秦小天又是不解。牙卓说道:“金炼大师会炼制各种器物,呵呵,庾泽大师的食炼鼎,是找最好的金炼大师炼制的,是一等一的好器物。”庾泽问道:“你没有听说过金炼大师?”秦小天摇头,说道:“呃,除了食炼、金炼、还有什么炼庾泽心里暗暗奇怪,这个人怎么什么也不知道。他解释道:“有很多啊,近炼、食炼、火炼、水炼、木炼、土炼、雷炼、雾炼、兽炼……哎,我也算不清有多少,对了,还有魂炼、毒炼等等,嗯,最厉害的是混合炼……金炼大师一般比较擅长火炼,食炼大师一般擅长毒炼和土炼。”“啊?有这么多的炼……”秦小天不由得张口结舌,又问道:“这个……有没有仙炼和神炼啊?”庾泽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有神炼?那可是最顶级的修炼方式,不是一般人能修炼的……不过,仙炼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是怎么回事?”秦小天只是随口胡说,没想到真的有神炼,至于仙炼的意思,他也不可能知道,“呃,神炼是最顶级的修炼方式?那么神炼大师很厉害吗?”庾泽的目光就像在看白痴,说道:“神炼大师都不会留在这里,他们有更好的去处,这里都是像我们这样修行的人。”牙卓问道:“小天,你用什么煮食?”秦小天微微一笑,心里渐渐明白过来,这里的人似乎还处于自发的修炼状态,凭街天才地宝,逐渐开发自己的潜力,应该算是原始修炼社会。这里的人非常淳朴,让他有一种很放松的感觉。秦小天不想用禁制炉,在没有完全搞清楚这里的状况前,要适当地隐瞒自己的实力。不过炼丹炉他倒是有一个,是按照禁制炉的样式打造的,那还是在青城山的时候,受到钱串儿的启发,在空闲时间里炼制的,可以炼制一些简单的灵丹,这时候用正合适。这只丹鼎的形状由秦小天亲自设计,参考了禁止炉的形状,然后根据自己的经验,设计成一个很有特色的双层丹鼎炉,第一层为投药口,第二层封闭在内,是所谓的丹室。这是比较简陋的丹炉,却是按照仙器的思路炼制而成。修真界流行的丹鼎,一般只有一层,只有极少数顶级丹鼎,才可能分为两层,至少要有分神期以上的修为才能操控。庾泽等人个个瞪大眼睛,秦小天拿出来的丹鼎很小,小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只有**的拳头大,颜色乌黑,猛一眼看上去,很容易误认成一块石头。牙卓奇道:“这……这是……这是你的……你的食鼎?”秦小天顺口道:“这是我的丹鼎。”庾泽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似乎察觉到这个小小丹鼎的不凡,摆手止住牙卓的追问静静的等待着。等拳头大小的丹鼎在脱离秦小天的手掌后,立即变化,悬在空中大约一米的地方,滴溜溜直转。秦小天张口喷出一道仙灵之气,一丝丝红芒从丹鼎内逐渐泛起,眨眼间,丹鼎膨胀开来,增大到两尺。接着他又喷出一口仙灵之气,丹鼎发出啪啪的声响,几道青色的闪电围绕着丹鼎旋转,一串传情白色的雷火花四散飞射,丹鼎快速增大,同时落在地上。一口无焰制火喷出,丹鼎开始启动。“喔!”、“哇!”、“呀!”惊叹声响成一片。庾泽骇然道:“这……这是……这是什么?这是你炼制的吗?难道你是金炼大师?”秦小天微微一笑,说道:“这里的灵药、灵草太多,呵呵,我选择这几样来搭配。”他取出从后院拿出来的食材,分别进行处理。一本小儿胳膊粗的黄精,经过丹鼎的精炼,收缩成一根手指粗细的精炼药材,大约花费了十分钟。庾泽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他拼命抑制住狂喊的念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丹鼎,从来没想到食材可以这样处理。秦小天不紧不慢的炼制着,大约过了半天时间,处理完所有的食材,这才说道:“下一步开始正式炼制,呵呵,庾泽大师,也需我的修炼方式和拟不一样,大家算是交流……如何?”庾泽大脑袋乱晃,一头乱鸡毛般的头发颤动不已,连声道:“你才是大师,我不是……”仅仅是精炼食材就令他完全折服。秦小天很喜欢这里的气氛,既平和又友好。他也不多说,一手接着一手灵诀打出,丹鼎发出隆隆的声响,红光直入云霄,即使有屋顶也无法阻隔。越来越多的人赶了过来,为了不打扰秦小天,庾泽让几个少年维持秩序。食材全部被灵诀发出的力量粉碎,沉入下一层的丹室里,秦小天刻意加快李速度,即使这样,也花费了三天时间,庾泽等人也陪着站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的清晨,丹鼎的火逐渐熄灭,开始进行最后一步孕丹。秦小天估计这一炉应该有十八颗,但是出丹时竟然出了三十六颗,他稍稍思索了明白,这里的灵药实太好了,蕴含的灵力非同一般,原本能孕成一颗丹,由于灵力泛滥,自动孕成了两颗丹,心里砂由得感叹:“这里真是修炼的天堂。”三十六颗灵丹喷涌而出,秦小天大喝道:“谁收到就是谁的!”顿时一片大乱。庾泽第一个伸手收丹,眨眼工夫,所有的丹药被一扫而空。庾泽抢到两颗,仔细查看,那是两颗雀卵大小的东西,泛着阵阵清香,放在鼻子下,一股灵力直冲到脑门,完全不是他想像中的食物,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秦小天淡淡一笑道:“小丸子。”其实这玩意儿原本有名字,叫羽呈丹,是最低级的仙丹,但他估计在这个时代大约还没有丹的概念,因此便以小丸子称之。“小丸子?好奇怪的东西,怎么这么小?花费了那么多时间,才得到这么一点小丸子,恐怕吃不饱吧。”秦小天到此有止得意,闻言差点没有跌倒,心里暗骂:“*,这可是仙丹,想当饭吃啊!”他彻底无语了。庾泽研究了半天,所有拿着羽呈丹的人都看着他。大家都有点基本常识,即使是庾溉煮食的饭菜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随便乱吃肯定会死人,他们见识过很多次,所以不敢自己先吃,都在等待庾泽的试吃和评价。羽呈丹是用来快速疗伤的仙丹,药性霸道,灵力十足,味道香甜庾泽小心翼翼地拿丐一颗,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刹那间,羽呈丹化作一团淡绿色的雾流,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体内。仙丹下肚,庾泽才知道自己小看了秦小天。就像一颗炸弹在肚腹内炸开,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即使有仙人的体质,也受不了如此庞大的灵力,仰头大喝道:“厉害……噗!”一口灵气喷了出去,这颗羽呈丹的灵力被他浪费了三分之一。庚泽缓缓地坐到地上,双臂不停地挥舞,竭力消化入体灵力。秦小天心里暗笑,心道:“这家伙还满厉害的,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化解仙丹的灵力,咦,不对……”他察觉到赓泽舞动的双臂有特别之处,尤其是十指的波动,怎么看都是在掐动灵诀,仔细揣摩,那是一种很古朴的律动,通过律动来化解体内的灵力。其实这种修炼方式,是从解毒方式转化而来的,庾泽之所以补称为食炼大师,就是因为他敢于尝试吃任何东西,冯着这种这种功法,他成功地化解了无数灵药的药性。直到第二天中午,庚泽才站起来,一言不发地走到秦小天身前,恭敬地跪在地上,然后匍匐下支,这是他所知道的最高的礼节,诚恳地说道:“小天,请准许我依附你。”这下秦小天的脸色也变了,这家伙身上一股怪味,直冲鼻腔,还紧紧抱住自己的大腿。哗啦!周围的人全都五体投地,大声道:“请准许依附!”秦小天心里大喊道:“*!这是干嘛?”他没胡听懂依附这两个字的意思,对古语中有特别含意的字,他还不能正确理解。庾泽见秦小天没有反应,竟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开了,一边哭一边还把鼻涕、眼泪擦在秦小天的裤子上。秦小天傻了眼。

          (唐)金昌绪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这是一座小小的山村。若娘是村里最美丽的姑娘,小武是村里最棒的小伙。

今天,听那唢呐声声吹得欢快,看那大人孩子个个笑逐颜开,因为村里最美的姑娘若娘和村里最棒的小伙小武喜结连理啦!

花轿颤悠悠地到了家门,一身大红吉服的小武脸上喜盈盈的,但是微微发抖的双手告诉人们,他紧张着呢!毕竟能把村里最美丽的姑娘娶回家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新娘子终于下轿啦!那红红的盖头亮堂堂地映着小武英俊的脸,他牵着同心绳那头的若娘一步步地走向喜堂。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食炼部落,打起黄莺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