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身陷重围

第四十五章,身陷重围。大家一口气跑了二十几里地,眼看离自己的基地越来越近,远处的山顶突然出现了两架飞机。 “敌人飞机,大家就地隐蔽。”牧良逢叫道。 “排长,好象是咱们的飞机喔!”一个老兵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嘿,细看还真是自己的飞机。 “会不会是来找咱们的?”猛子像是喃喃自语。 一群人看到自己的飞机,都兴奋起来,从树林里跑了出来,向空中招手欢呼致意。两架飞机一前一后擦着他们的头皮飞了过去,在他们头上盘旋一圈后又原路飞回去了。 牧良逢笑了笑:“我们哪有这么好的待遇,飞机怎么可能会来专程找我们呢?大家快点赶路,到家还有六十多里地,我们争取追上前面的兄弟。” 牧良逢他们哪里知道,这两架中国空军的飞机就是专程为他们而来的。 他们的第一个求援信号发出后,师部和军部都炸开了锅,从重庆军事委员会发出的数枚云麾勋章与一封嘉奖令送到了特务团,可是军部两个负责颁发勋章的参谋却找不到受奖人。 特务团刘团长被逼得没办法,道出实情。 牧良逢的求援电和师长的电话一前一后到了,听到这个十万火急的汇报,师长粗着嗓子在电话里吼出第一条命令:“尽最大可能,驰援他们排,接应被俘官兵。”电话挂了没一分钟,师部又下达了第二条命令:“驻扎在县城的另外两个团也迅速向敌人控制区域开进,一定要赶在牧良逢部及战俘被敌人消灭之前与他们会合。” 三个小时后,军部的一个电话打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怀化,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的两架中国战机从芷江机场起飞…… 特务团第一时间接应到小伍他们护送的战俘,并与追击上来的两个鬼子中队遭遇,展开激战。特务团是一个装备精良的满编团,又是全团倾巢而出,共有2000多人马,两个鬼子中队区区400多人,交火没多久就被特务团包围在南塘镇附近的一个山头。鬼子慌了,连忙向联队请求救援,一时间,附近几个县城的鬼子派出重兵增援南塘被围的两个中队。中国军队这边,204团与另外一个团也随后赶上来,一场营救任务竟然演变成区域性的大战。 204团负责接应牧良逢部,并阻击增援的各路鬼子,另一个团也抽出两个营担阻击任务,其余部队配合特务团,要将这两个被包围的鬼子中队,以最快速度彻底消灭掉。 大家顺着半山腰的小路往前跑,突然,一个眼尖的兄弟喊牧良逢:“排长,快看,有鬼子!” 牧良逢忙顺着他的手指往山下望去,只见山下的公路上,几十辆鬼子的汽车和装甲车远远地出现了,后面还跟着大队跑步前进的鬼子步兵。 “鬼子这是要去那里?”牧良逢被搞糊涂了。 “排长,看这人数少说也有一个大队,该不会是去打我们的县城吧?” 牧良逢摇摇头:“不是!”他知道,县城重兵把守,各地的中国部队正在结集待命,准备反攻昆仑关,收复桂南一带失地。目前鬼子处于防御位置,根本无力大规模进攻。 “那他们想干吗?” 猛子深思了一下,突然跳了起来:“该不会是去追击前面的兄弟们吧?” 牧良逢冷不防听到这话也吓了一跳,但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鬼子不可能出动这么多部队对付三百个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根本犯不上。”他突然想到,一定是前面的鬼子与自己人遭遇,这些鬼子是从各县城赶去增援的。 “阻击他们!”牧良逢冲动起来,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良逢,你是不是疯了?”猛子和一个排的兄弟都被他的这句话惊呆了。就他们这点人马,去阻击人家一个大队的鬼子,无疑是螳臂挡车,自寻死路。 牧良逢也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他真的一声令下,连同自己和这几十号兄弟没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开。 “走吧!如果我们团在这里就好了。”牧良逢叹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让兄弟们这样毫无意义地去自杀。他挥挥手,示意兄弟们继续赶路,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对面的树林中突然冲出一帮手持长枪的军人。 “准备战斗!”牧良逢大吼一声:“这些鬼子真他妈的阴魂不散!” “不要开枪!”对面带队的人大喊:“我是李天佑。” 原来是虚惊一场,走近一看,还真是李天佑和王保山,他们身后跟着两个连。两个家伙看到牧良逢和猛子他们活得好好的,嘴巴都笑咧了:“你们真是命好,怎么都打不死。” “我们这些天被鬼子追疯了,看到拿枪的人就紧张,要不是你喊得及时,差点开火伤了你们。”猛子松了一口气。 王保山现在越来越像军人了,看到牧良逢好好的站在自己前面,才放下心来:“牧老弟,我们接应你来了。” 牧良逢长吁一口气:“谢天谢地,看到娘家人了。” “你是咱们204团出来的人,204团怎么会不管你呢?团长一接到师部电话,马上命令全团出动,连各炊事班的伙夫都拿枪上阵了。大家拼着命往这边穿插接应你们。” 牧良逢现在没时间和兄弟们述叙旧:“下面那伙鬼子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不过你放心,我们有一个团和加两个营在前面等着他们呢!” “他们是去增援的吧?” “是啊!” 牧良逢说:“正好,咱们追到鬼子后面敲他一家伙,” 李天佑和王保山商量了一下,决定听牧良逢的意见,从后面追上鬼子,和前面的国军夹击这个鬼子大队援兵。两个队伍一会合,实力大增,大家马不停蹄沿着山间公路向前追击。 “轰——” 几架日军的飞机呼啸着从他们的上空飞过去。 “这战是越打越热闹了,鬼子的飞机都出动了!” “他们有两个中队被特务团包围在南塘镇,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了,鬼子能不急吗?”李天佑打个哈哈,从背包里拿出一些干粮递给牧良逢部。 牧良逢这才恍然大悟:“怪难秀田撤兵了!原来也是去增援被围困的两个中队去了。” 中国军队那里知道,这伙被围困的鬼子中,有一个中队长是日本陆军第二十一军军司令官古庄干郎中将的亲弟弟,联队长乃至旅团长都深知其中厉害关系,所以不惜调动重兵,不计任何代价展开援救,一时间,附近几个县城的数千兵力倾巢而出,连驻扎在钦州湾的海军航空兵也出动了。 前面就是南塘镇了,牧良逢他们听到了枪炮声一片轰鸣,就知道前面的204团已经和驰援的鬼子大队交上火了。 牧良逢和另外两个连从后面悄悄地包抄上去。牧良逢拿出了他的狙击步枪,在瞄准镜里,他看到成堆的鬼子疯了一样,在装甲车的配合下向204团的阻击阵地发起了进攻,中国军人是寸步不让,鬼子是势在必行,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鬼子一共是五辆装甲车,冲锋陷阵的有四辆,剩下一辆留在部队的后面原地不动。牧良逢有些纳闷儿:这车是干吗的?就在这时,装甲车的车门开了,从里面走出几个配着指挥刀的军官,为首的是一个中佐,八成就是大队长。 几个指挥官下了车,装甲车这才慢慢开入战场。 牧良逢心里一喜,将子弹顶上膛,瞄准了这中佐的脑袋。那鬼子中佐带着几个军官借助地形的掩护围着一张地图看,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身后会突然射出一颗致命的子弹。 战斗还在如火如荼,牧良逢看到那中佐立起身子,失去了挡在他前面一个军官的身体掩护,他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开枪了,那中佐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脑袋瓜子就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倒在地上。 剩下的几个鬼子军官看到大队长被狙杀,片刻的慌乱后,表现出极高的军事素养,他们看到了身后出现的中国军人,立即组织部分兵力反补过来。鬼子们见自己的长官被中国军人杀死,也打红了眼,一顿炮击后,向牧良逢他们的方向发起猛烈攻击。因为没有重武器和火炮支援,在鬼子的炮击下,牧良逢这边一时出现极大伤亡,大家只能等敌人靠近时再开火。 鬼子一旦靠近,火力上的优势就丧失殆尽,美式轻武器再次显示出它不凡的近战优势,中国军人的冲锋枪和DP28轻机枪、ZB26轻机枪怒吼着,一道道火舌将鬼子活生生地压了下去。 鬼子第一轮被击退了,不再理会后面的牧良逢他们,而是继续进攻204团的主阵地。这时,牧良逢看到惊骇人心的一幕:鬼子开始戴起了防毒面具,向204团的阵地施放毒气…… 这种东西牧良逢以前没有见过,他只在军统特训班的时候听教官讲过,没想到,穷凶极恶的鬼子居然真的使用了这种灭绝人性的武器。主阵地没料到鬼子会来一这手,加之部队没有配备防毒装备,阵地上一时伤亡惨重。由赵老虎连把守的西侧阵地更是全线溃败,这帮由土匪改编过来的兵痞们第一次看到钢铁做的装甲车和这令人窒息的毒气,惊慌失措之下,不顾上级营长的再三警告,全连士兵跟着赵老虎临阵脱逃,将主阵地的侧翼安全拱手让给鬼子,204团一时陷入鬼子大队的反包围之中。

天黑路滑,牧良逢只好命令部队点起了火把加快行军速度,关一民在关键时刻又发挥了作用,他是本地人,对地形熟,在他的带领下,大家没有迷路,进入了原定的撤退路线。但是他们才刚刚退到山上,秀田中队就追上来了。 这次营救任务,除两位兄弟轻伤,大获全胜,但牧良逢现在还不敢太乐观,大敌穷追不舍,他的排又只有70多支轻武器,被救出来的兄弟人数虽多,但都没有武器,只有从战俘营里抢来的30多条枪,以他们的战斗素质与武器装备,与一个200来人的鬼子中队较量倒不是全无胜算,牧良逢担心的是一旦被鬼子缠住,就有可能被鬼子的援军合围,全军覆没。 “关保长,你给救出来的兄弟带路,由猛子带一个班护送你们返回驻地,我们在这时阻击追兵。掩护你们撤退。”牧良逢果断做出决定。 猛子一听急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行,你带战俘们先撤,我来掩护。” “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你们听我的。” 猛子态度坚决:“不行。” 牧良逢火了:“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带人撤退。” “放屁!”猛子火了:“你个新兵蛋子还是老子带出来的,现在敢命令我了。” “俩位老大不要争了,由我护送战俘们回去行不行?”小伍站了出来。 牧良逢见一时也说法不了猛子这头蛮牛,只好答应了。小伍带一个班跟着关一民和战俘们撤退了,牧良逢想了想喊住他:“小伍,这次任务艰巨,就算全班战死,也要护送兄弟们回家。” “放心吧排长。”小伍严肃地应了一声,背起枪掉头走了。 士兵们已经与鬼子交上火了,因为天黑,加上地理优势,秀田中队被压在山脚下寸步难行。 “兄弟们,我们边打边撤,否则被鬼子拖住就麻烦了。”牧良逢说着朝山下开了一枪,一个打着火把的日本兵立马倒下了。鬼子意识到火光对自己的不利,把手电筒和火把全部熄掉,整个战场一下子陷入到夜色之中。 “撤!”牧良逢轻声喊了一句,带着部队迅速撤出阵地。 秀田中队听到上面的枪声一停,又开始追击上来。 “他妈的,真是阴魂不散。”牧良逢命令通讯班:“给我呼叫团部,请求增援。” “排长,我们这离团部少说也有一百多里,团部增援我们的可能性不大,就算增援我们,必然会引来更多的鬼子。”通讯班长小心翼翼地说。 “我知道增援的可能性不大,但总得试一试。就算他们不能提供兵力支援,也要让他们接应战俘。”其实牧良逢心里最担心的还是这个,如果鬼子发现了战俘的去向,必然会派重兵围追阻击,那样的话,凭小伍的那十来条枪,根本无法为战俘们提供保护。想到这个,一股寒意从他心里涌起。 “这样不是办法,我们撤退肯定跑不过鬼子,他们有手电火把,我们两眼抹黑,如果打着火把,无疑是告诉鬼子战俘的方向。”猛子凑了上来:“得赶紧想个办法。” 牧良逢急中生智:“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地雷。” “你在说梦话吧?”猛子说:“我们那来的地雷?” 牧良逢没有理他,而是冲着他的手下喊:“大家都把手雷拿出来。”大家不解地看着他的排长:“排长,要手雷干吗?” “做地雷啊!”牧良逢让大家点起火把,将手雷固定在一棵树下面,然后用找来一根绳子绑在手雷的弦上,另一端绑在旁边的树上。 “看到没有,大家就这么做,每隔一二十米放一颗手雷,鬼子的追击速度必然会放慢,我们才有更多的撤退时间。” “这个办法可行。”排里的兄弟纷纷学着牧良逢的动作在周围拉起一张雷网,然后迅速撤退。不一会儿,鬼子就追上来了,牧良逢他们还没跑出两百米,后面的手雷就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鬼子被这种“地雷”炸了几次,再不敢肆无忌惮地追击了,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 牧良逢带着兄弟们一路狂奔了五六里地,将秀田中队远远抛在了身后。“排长,你这招还真灵,我们再跑个把小时估计能追上前面的兄弟了。” 牧良逢也乐呵呵的,以为终于把鬼子甩掉了。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对面山坡上传来一声草木被踩的声响。“趴下!丢了火把!”他大喊一声,对面黑暗的树林中,一排子弹已经打了过来,走在前面的两个兄弟来不及卧倒,立即中弹倒下。幸好牧良逢发现情况有变,否则这群打着火把的兄弟无疑成了人家的活靶子。 原来,埋伏在对面的正是刚刚从县城赶来驰援的一个鬼子中队,他们在当地汉奸的带领下,抄近路赶到了牧良逢他们的前面。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更严重的是,鬼子们埋伏在黑暗里,这是牧良逢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轰”地一声巨响,汽车连同那些印刷器械被炸上了天…… 牧良逢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命令部队立即按计划往山里撤退,阿贵负责看管那名女俘虏,因为考虑到她是非战斗人员,所以并没有给她上绑,日本女军医很不情意地走在阿贵的前面,她不时回头看看牧良逢,脸上的惊恐此刻已经变成了仇恨和愤怒,她亲眼目睹了几十个同胞被牧良逢的部队消灭,血淋淋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旋着……她刚刚从东京的一家医学院毕业,响应“国家号召”被军方征到中国战场,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短短的几十钟内,几十条朝活的生命就没有了,她恨这些中国人,特别是这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 牧良逢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他带着部队撤进山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次任务完成得比较顺利,他让通讯班通知团部,没一会儿,团部回电,让他们返回驻地。大家跟着胖警察在深山里转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原路上。 “连长,这次回去就要请我们喝酒了,数数身上的钱够不够?”一个士兵笑嘻嘻地问,大家一听到酒就来了精神,跟着起哄:“兄弟们快点走,回去连长请客咯!” “哈哈,我们连长啥时说话不算数了?”小伍笑了起来:“听说县城的‘云来酒家’不错,酒也好,菜也地道,不如就去那里吧!” “咱们人多,估计要包了整个酒楼!” 牧良逢嘿嘿笑了笑:“我说话算数,大家绝对有酒喝。” 一群中国士兵哈哈笑起来,豪迈的笑声在山间回荡。连日来的艰苦奋战,都在笑声中淡化掉了。 就在这时,前面隐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枪声。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牧良逢的心头:“全连跑步前进。搞不好是土匪生变,与陈大谷交上火了。” 大家一口气跑过一个山头,枪声却停了。 “连长!”几个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个士兵高声喊叫起来:“连长快来看!” 牧良逢立即跑上前去,天啊!前面的道路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有土匪的,也有押送土匪的兄弟。 “陈大谷!”牧良逢喊了一声,战场上却一片死寂。 “大家找找,看有没有活着的兄弟!” 地上一共躺着40多具土匪的尸体,还有15个押送土匪的兄弟。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陈大谷的影子。15个兄除一个重伤外,其余的都阵亡了。那伤兵肚子被刺刀捅穿了,看到连长来了,他挣扎对牧良逢说:“连……连长,有鬼子。” “你们排长和另外几个兄弟呢?” “排……排长他……他们被鬼子抓走了。”重伤员说着指了指前面的树林,晕了过去。 “警卫班抬上伤员,其他的人跟我来。”牧良逢根据刚才的枪声判断,鬼子并未走远,如果陈大谷他们真的落入到鬼子的手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牧良逢一想到这儿,心急如焚。 全连一口气追出七八里地,终于在前面一个路口追上了鬼子,鬼子大约有200多人,大部分都是步兵,还有少量骑兵,正押着陈大谷他们和数十个土匪大摇大摆在山路上行走。 “这伙鬼子是从那里冒出来的?真他妈的邪门。”猛子骂了一句。 “这伙鬼子人数不少啊!基本和我们是一对一,想彻底消灭他们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伍知道深浅,这些年与鬼子没少打“交道”,鬼子的军事素养还真不是吹出来的。牧良逢的连好在是美式装备连,如果换成二类的杂牌部队至少要两个营甚至是一个团的兵力才可以与他们正面作战。 牧良逢也有些糊涂,这明显不是昨天晚上在吴家寨遇到的鬼子,因为昨晚夜袭的鬼子里没有骑兵。 “你们俩个每人带一个排到他们侧翼,我从正面进攻。”牧良逢看看猛子和小伍说。 猛子的小伍早就按捺不住了,一接到命令立即带着各自的排从左右两侧围了上去,鬼子丝毫没有查觉到自己正在慢慢被合围。 这伙鬼子还真不是昨晚那伙,他们是从另外一个县奉命向南宁方向调动的,根据情报,中国军队近段时间会有反攻桂南的大动作,为了增援南宁的鬼子,其他的地方的部队陆续向南宁运动。这支混编的步骑兵中队在路上无意中遇到了陈大谷他们,于是就地打了一个伏击。 牧良逢看到猛子和小伍的两个排已经运动到了鬼子的前方两侧,这才下令开火。一时间,各类枪支一起开火,打了鬼子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借着这个机会,陈大谷和几个被抓的兄弟一脚踢翻看押他们的鬼子,跳到旁边的草丛里,迅速跑向牧良逢这边。一个土匪带头喊了一声:“兄弟们,死在鬼子手里不还如跟他们拼了,总比背着逃兵的名声要强吧!”几十个还有点血性的土匪见有人带头,立即不顾一切地冲向鬼子堆里,因为他们手被绑着,只能用脚踢,用牙咬…… 赵老虎乘着混乱,带着几个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的手下一头钻进了草木里,玩命似地跑进密林里,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临死前能有这份觉悟,牧良逢不禁对这些拼死与鬼子肉搏的土匪产生了一丝敬佩之情。看到土匪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中国军人们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们和土匪之间所有的矛盾现都微不足道了,这是他们中国人的内部矛盾,而现在,他们共同的敌人是日本侵略者。 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他们的枪打得更狠了,为殉难的中国人报仇——尽管他们中间有部分是犯下过罪行的土匪。但是在这紧要关头,他们还是表现出了最后的民族大义。 这伙鬼子的指挥官显然是个打山地战的高手,没一会儿就稳住了阵脚,集中实力向较弱的右侧山上猛攻,那边是小伍的排,因为他的排伤亡最重,实力相对也弱一些。在鬼子掷弹筒和迫击炮的集中打击下,阵地眼看就顶不住了,猛子和牧良逢迅速从后面压了上来,试图分散鬼子的进攻重心,为小伍他们排缓解压力,可鬼子不管不顾,只疯了一样直扑小伍的阵地。 小伍的排利用地理优势拼死阻击,几挺机枪的机管都打红了,一个士兵不停地上面浇水。没一会儿,鬼子已经压了上来,小伍只好命令全排继续往山顶撤,一时间战场变得很是有些意思:鬼子不管不顾地追着小伍打,而牧良逢和猛子又追在鬼子的后面,四支人马在山中激战起来。 鬼子终于占领了山顶,而这时,本来不利于鬼子的战场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是三面夹击,现在却变成了三面强攻。 牧良逢看看这个态势,再强攻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只会造成更多不必要的伤亡。想想自己确实大意,这仗打得有点窝囊, “吹号,命令全连撤退。” 号兵接到命令,立即吹响了撤退号。 山顶的鬼子指挥官一看中国军队想撤,开始向牧良逢的连发起反攻,鬼子们哇哇大叫着从山上追击下来,更令人纠心的是,另外两个中队的鬼子也在山口出现了,这伙鬼子本来是出来接应印钞设备的,可是等他们赶到现场,才发现中国军队已经得手离开,正在恼怒之下,与牧良逢他们正在激战的鬼子来电求援,于是这两个中队的鬼子火速赶来驰援。一时间,三个中队的鬼子将牧良逢的连队团团包围。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十五章,身陷重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