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诡异山村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松村一郎彻底气疯了,虽说战场上友军误伤的事时有发生,但是在他的行伍生涯却是第一次,更让他恼火的是,对方竟然和自己这样一个熟通中国兵法的中国通玩起了这样精彩的“金蝉脱壳”,他从来没有在战场受过这样的愚弄,简直就是大日本皇军的耻辱。盛怒之下,他将全部的怒气都撒在秀田身上:“秀田君,你这个蠢货,你不配做大日本皇军的中队长,而应该去为普通士兵擦鞋。” 秀田的脸一片铁青,反唇相讥:“松村,你这个中国通也是个冒牌货,我的部队一再提醒你我们就在对面,你还命令部队向我们开火,我要向大队长和旅团长控告你。” 松村一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态度缓和了一些:“秀田君,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你我必须尽快追上这伙中国人,否则大家一起完蛋。” 带路的汉奸从战场跑过来,手上拿着两块从牺牲的中国军人身上扯下的胸章,点头哈腰地大献殷勤:“皇军,这伙中国军队是98师的,他们目前驻扎在东南方向的几个县城里,所以这伙中国军队也应该是往那个方向撤退的。” “你确定他们走的是东南方向?”秀田急切地问。 “绝对没错,他们的部队现在就驻扎在那边的几个县城里。”汉奸信誓旦旦地说:“我还知道有一条近路,如果他们不知道的话,我们可以抄到他们的前头。” 两个中队长一听喜出望外:“很好,如果这次皇军能够消灭这群支外军人,皇军一定重重有赏。你在前面开路。” 两个中队在汉奸的带领下,沿着东南方向抄近路追击。 牧良逢对这一带不熟,当然不知道有这条近路,他们马不停蹄撤退,丝毫没有查觉到鬼子正在抄到了他们前面。 天色渐渐发亮了,一架日军侦察机在这一带的上空盘旋着,没多久,因为隐蔽不及时,这架飞机很快发现了一大队中国战俘的踪迹,他们离牧良逢部大约有30里地。接到情报,从县城增援的另外两个日军中队立即乘坐汽车沿山间公路追击,秀田和松村一郎的两个中队也跟着从山路上猛扑过来。 牧良逢看到天色亮了,让猛子拿出地图看了看,现在还在敌人控制区域,于是命令大家加快行军速度。 “兄弟们,快点赶路啊!回去我请大家喝酒。” 兄弟们哈哈大笑,说:“回去能睡上一觉,再喝上排长一顿酒,比神仙都美。” 牧良逢也笑了笑:“回去保管你们喝个够。我说话算数。” 二班长说:“光喝酒不过隐,得来点什么下酒菜吧!”一说得酒菜,兄弟们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大家苦战一夜,又是长途跋涉,早就饥肠辘辘了。 “放心!好酒好菜,一顿酒还难不到你们排长。”牧良逢搞点小恩小惠,给兄弟鼓劲。然后他又问通讯班:“团部回电没有?” 通讯班回话:“还没有。” 牧良逢脸上平静,内心却心急如焚。只能乞求上天别让前面的三百多号人碰到什么意外。 翻过一坐小山,前面就是一个村庄。这个村庄不大,大概百来户人家,村子依山而建,是通往总部的必经之路。 “排长,要不我们去村子里找乡亲们讨饭稀饭喝?估计鬼子也追不上我们了。”排里的兄弟是真饿了,纷纷请示排长。 “现在不行!我们还在敌人的活动区域,大家真饿了就吃点干粮。”牧良逢说着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的村子,突然发现一个奇异的现象,现在天色大亮,按理应该是各家各户忙着做早餐的时候了,可这会儿村子里却连一丝炊烟都没有,非但如此,村子里里外外连个人影子也看不见。 村庄显得无比诡异。一种隐隐不祥的感觉涌上牧良逢的心头。他招手示意了一下,一个排的兄弟立即会神全体就地卧倒。 “排长,你发现什么不情况了?” “你们自己观察一下,看有没有不对的情况?” 排里的兄弟们观察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的情况。牧良逢就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对啊!怎么村子里看不到一个人呢?连庄稼地里都没人干活。” “大家不要动,我带几个人进去看下情况。”牧良逢扬了一下手,带着几个身手好的兄弟悄悄地靠近村子。 “你们快跑,有鬼子!”一个满身是血的老乡从一间草房里跑出来,冲着牧良逢他们大喊一声。紧接着,他的身后追出几个鬼子,对着那个老乡头上就是一枪。 牧良逢没想到鬼子居然追到自己前面来了,看到冒死给自己报信的老乡被杀,他悲愤交集,提起枪就将那个击杀老乡的鬼子兵暴头,给老乡报了仇。与此同时,村庄的房子里冲出一群鬼子兵,向牧良逢他们压了过来。 村外的弟兄一看排长被围,不管不顾地往村里攻击,短兵相接,牧良逢他们排的优势显露出来,他们手上是清一色的美式冲锋枪,再加上几挺机枪的火力支援,鬼子手上的三八大盖明显落入下风,一下子被这么猛烈的火力给打傻了。 借着这个当口,牧良逢带着一个排的兄弟直接冲入鬼子群里,杀出一条血路向村后撤退。事发突然,鬼子没料到牧良逢会来这一手,敌我双方纠结在一起,炮火优势也没了,步枪、机枪也怕误杀自己人,只好冲上来和中国人玩刺刀。 牧良逢他们手上可是美式的冲锋枪,与鬼子只有短短几米的距离,他们根本就不想陪鬼子玩刀,端起冲锋枪一顿猛扫,鬼子瞬间就倒了一片。牧良逢带着兄弟们硬是从鬼子中间杀出一条血路,撤到村后面的山上。 “兄弟们,跑是跑不掉了,我们就在这里与鬼子决一死战。”牧良逢怒吼,下令就地抗击日军。 秀田和松村一郎眼睁睁地看着这群中国人从自己的眼皮底下再次逃脱,彻底恼怒了,命令士兵疯狂地往山上追击。堂堂两个皇军中队,居然让区区百十号的中国军人一次又一次地逃脱,此事传出去,旅团长非得让他们剖腹谢罪不可。 盛怒之下,秀田再不顾自己指挥官的身份,拔出了闪闪发光的战刀,亲自带队攻击山头上的牧良逢部。但是他们不知道,对面的山头上有两个地地道道的枪王。牧良逢抓住这一绝佳时机,拿起自己的狙击步枪,一颗子弹穿透空气,带着沉闷的杀气钻进了他的心脏。 秀田觉得胸口嗖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只看到自己的胸口已经被撕开了一道血红的口子,没来得感觉疼痛,就重重地倒在血泊之中。这位侵略者耻辱地打死在异国他乡,再也没有机会回到他的国家,去目睹那漫山遍野的樱花了。 秀田中队见自己的指挥官阵亡,立即一片混乱。 “八格亚路,秀田君能够为天皇捐躯,是他的荣耀。你们从现在起,都听从我的指挥。”松村一郎连忙稳住军心。 牧良逢趴在山坡上,他和猛子每人握着一把狙击步枪,利用地理位置的优势,沉着冷静地开枪狙杀往山上冲的鬼子,一枪一个,弹无虚发。 “兄弟们,远点就给我慢慢点射,近了就用手雷招呼,今天我们也要让鬼子吃点苦头,临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猛子给兄弟们打气。 阵地上只听见冰冷的枪声,空气中到处流动着军人的悲壮情怀,大家抱着必死之心准备与鬼子作最后一战。他们知道用不了多久,数倍于自己的鬼子就会攻下这个山头。做为中国军人,这也许是他们最后的谢幕表演,他们要让日本人看看,中国军人不是孬种,是敢为国家,敢为民族慷慨赴死的血性汉子。 “弟兄们,山下的老百姓可都在看着咱们呢!我们不能给他们丢脸啊!”牧良逢吼了一声。 阿贵提着他的长刀从后面爬了过来:“排长,给我把枪!” 牧良逢把自己的手枪解下来递给这个第一次参战的新兵:“会用吗?” 阿贵接过枪,憨憨地笑了一下:“那天排副教我玩了一下手枪,我试试。” 牧良逢有些后悔带阿贵来执行这次任务,一个刚刚从苦海中逃出来的人,没几天又要陪自己葬身在这个不知名的山上。 “你怕不怕?”他问阿贵:“怕也没关系,你第一次参加战斗,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难得了。” 阿贵摇摇头,很坚定地回答他的排长:“不怕,反正我这条命也是排长救的,多活了几天都是赚的了。”说着眼睛却红了。 牧良逢知道他心里放不下自己的妹妹。 “放心吧!有排长在,你死不了。”牧良逢强装笑颜安慰他说。 阿贵对他的排长有信心,拿着手枪趴到一边打鬼子去了。 鬼子开始使用迫击炮和*式重掷弹筒攻击阵地。强劲的火力一时压得牧良逢他们抬不起头来。“佬佬的,要是那个四川佬在就好了。”牧良逢想起了那个性格火爆的炮团团长。 手下的兄弟呵呵笑了起来:“排长,就你会想些美事。” “排长排长,团部回电了。”通讯班长欣喜若狂地大喊:“团部回电说援军已经出发三个小时了,团部让我们保存好实力,不要与鬼子纠缠。” “团部真这么说的?” “真真的,军中无戏言。” 牧良逢松了一口气:“兄弟们,给我顶上几个小时,我们的援军随后就到了。”

比起秀田中队来,对面黑暗中的鬼子显得更难对付,他们是日军第21旅团下属的松村一郎中队,这群鬼子都是身经百战的侵华老兵,中队长松村一朗更是个中国通,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对中国历史以及琴棋书画和兵法都频有一些研究,于是这个小鬼子便恬不知耻地自诩为汉学家。 两个小时前,他接到大队长下达的紧急任务,简直不敢自己的耳朵,一小股中国军队竟然在一个皇军中队和一个警备队的眼皮底下,从森严壁垒般的战俘营中救走了三百多个中国战俘,先是使出“声东击西”和“调虎离山”将愚蠢的秀田中队引开,然后又用“借刀杀人”之计,让皇军消灭了警备队。另外,这伙军人的战斗素质也让他大开眼界,刚才的一点异常,他们就迅速熄灭了火把,散开卧倒,连半点慌乱也没有。这让他暗暗佩服,他迫切地想会会这个中国军队。 他们埋伏在树林里,中国军人的火把一熄灭,他们的枪声立马就停止了,在他们看来,这群中国军人已经是阵亡名单上的人了,做为同行,松村一郎多少有些替他们惋惜。 “排长,这下怎么办?”二班长在黑暗里问。 牧良逢脑袋瓜子转得飞快,他要想一个突围的办法,否则后面的秀田中队一逼上来,就危险了。现在月黑风高,他不担心晚上鬼子会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但是天一亮,他们唯一的掩护也没有了,完全暴露在鬼子的枪口底下。 秀田中队越追越近,成排的火把和手电筒排成了一条长蛇,从后面包抄过来。牧良逢的眼睛在黑暗中扫视着,他隐隐地看到,自己周围三面环山,估计鬼子已经将这三个方向完全控制住了,唯一无人看管的左边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绝壁,下面是哗哗的水声,估计是一条河。 牧良逢灵机一动,他决定再次利用一下后面这个有勇无谋的秀田中队。 “排里有没有会说日语的?给我大声骂鬼子。” 排里正儿八经会说日语的没有,但骂人的日本话大家都会几句,什么混蛋啊!蠢货啊!并且骂得有眼有板,以假乱真。弟兄们听到排长下命令骂鬼子,以为排长准备做最后一拼了,索性死前骂个痛快,一起朝埋伏在前面的鬼子大骂。牧良逢还特意让两个日语稍好一点的兄弟用日语喊了几声:“我们是自己人,秀田中队的。” 树林里的松村一朗被这突如其来的“日本话”给搞糊涂了,他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中国军人的阴谋诡计,想玩这手金蝉脱壳。他冷笑了一下。 “长官,对面会不会真的是秀田长官的人?”一个手下的小队长也搞糊涂了。 “不不不!他们绝对不是秀田的人,这只是中国人的一点小伎俩,我们不要上当。”松村一朗自以为是地奸笑一声:“我不是秀田那个蠢货,没那么容易上当。” 牧良逢看着兄弟们骂了一番,对面一点反应也没有,居然嘿嘿笑了起来。 猛子的手下的兄弟们都被牧良逢搞糊涂了:“这有什么用啊!日本人不会上当的。” 牧良逢没理会他们,他下命令所有人一起开火,一时间,子弹像雨一样地朝对面的树林飞去,树林里的松村一朗看到中国军人开火,以为这些中国同行们按奈不住了,准备做困兽之斗,于是也下令还击。 后面的秀田中队已经越来越近了,牧良逢又命令士兵掉转枪口,专打开手电和打火把的秀田中队,一个排枪后,秀田中队几个打着火把和手电筒的鬼子倒下去了。其他的人赶紧熄灭了火光的手电筒。 牧良逢这才说出他的真实意图:“留下一个班开火吸引两边的火力,其他的人跟我向秀田中队的方向撤退。除了留下的一个班外,其他的人不准开一枪,跟我悄悄地摸上去。” 猛子说:“这次我来带队吧!” “你不够机灵,不行。”牧良逢呛了他一句:“二班长,你带几个人留下来开火,你的任务是吸引两边的鬼子交上火,然后马上找秀田中队的空档撤出来,我们在外围等你们。” 二班长机灵,立即明白了排长的意图,又是借刀杀人,想乘在黑暗掩护,战场混乱让两伙鬼子狗咬狗。他答应一声。 “我给你十钟,十分钟后我们在秀田中队的外围会合。” “是!” 因为后面的秀田中队刚刚追到,加之人数有限不可能迅速形成合围,牧良逢借着边上的空档,带着手下的兄弟摸到他的侧面,秀田看到前面火力超猛,丝毫没有意识到中国军队的主力已经移动到了他的侧翼,另外,由于事发突然,他不知道松村一朗中队已经赶到他前面埋伏了。看到前面这伙中国军人,恨得牙齿痒痒,这次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救走战俘,让自己颜面无存事小,搞不好还得撤职查办。 所以一“追”上这群中国军人,他就迫不及待下命令开火,但是天太黑又不敢盲目进攻,只好先用火力压制,他调来迫击炮,对前面的树林火力最集中的地方一顿炮击,直把对面他的日本老乡松村一朗炸傻了,他万万没有料到,对面的这群“中国军人”居然还有这么强悍的炮火,松村一朗中队在经受炮火的重创后,也火了,各类轻重武器也一齐往秀田身上招呼。 二班长乐了,看到两伙鬼子交上了火,立即找了个空档,带着几个兄弟偷偷地遛出了包围圈。没多远,牧良逢果然在等着他们。 “排长,你真是神了,将来一定可以当将军。”一个排的兄弟没有不服气的,就连蛮牛猛子也彻底服气了,这个背起枪杆子没多久的新兵好象天生就是块打仗的材料,临危不惧,深着冷静,关键时刻还能玩出不少鬼点子来。 “哈哈,他们真打起来了?”牧良逢问二班长。 “打起来了,连迫击炮都抬出来了。” “哈哈,兄弟们,我们换条路撤了,让他们狗咬狗。” 再说秀田这边,越打感觉越不对劲儿,这家伙虽说是个大老粗,可冷静下来仍然发现了问题,对面的枪炮声怎么都是日本货?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97式81毫米迫击炮、*式重掷弹筒,就连手雷都是正宗的日本香瓜。 秀田命令停火,让通讯兵联系县城的大队。 而对面的“中国通”松村一朗可不这么认为,他的理解是这群中国军队之所以有这么强的火力,肯定要在偷袭了战俘营后,劫获了皇军的武器装备,才有这么神勇。刚才与他们交火的有可能是中国军队的主力,后面来的火把和手电筒是被救出来的战俘。 加之一番交火,手下伤亡极大,所以他铁了心要消灭这伙“中国军人”,只要拖到天亮,另外两个中队的援军赶到,这伙中国军人就上天也无门了。 秀田的通讯兵联系上了县城的大队,猜到对面的部队极有可能是自己的友军——松村一朗中队,立即派人喊话:“我们是秀田中队,对面是不是松村一朗的部队?” 松村一朗冷笑一声:“八格,还想跟我玩这一手?”命令手下往死里打。 又打了好一阵子,秀田越发觉得不对,让手下人点起了火把,一时树林里亮了起来,两伙鬼子这才发现,原来打得头破血流的都是自己人,中国军人早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轰”地一声巨响,汽车连同那些印刷器械被炸上了天…… 牧良逢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命令部队立即按计划往山里撤退,阿贵负责看管那名女俘虏,因为考虑到她是非战斗人员,所以并没有给她上绑,日本女军医很不情意地走在阿贵的前面,她不时回头看看牧良逢,脸上的惊恐此刻已经变成了仇恨和愤怒,她亲眼目睹了几十个同胞被牧良逢的部队消灭,血淋淋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旋着……她刚刚从东京的一家医学院毕业,响应“国家号召”被军方征到中国战场,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短短的几十钟内,几十条朝活的生命就没有了,她恨这些中国人,特别是这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 牧良逢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他带着部队撤进山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次任务完成得比较顺利,他让通讯班通知团部,没一会儿,团部回电,让他们返回驻地。大家跟着胖警察在深山里转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原路上。 “连长,这次回去就要请我们喝酒了,数数身上的钱够不够?”一个士兵笑嘻嘻地问,大家一听到酒就来了精神,跟着起哄:“兄弟们快点走,回去连长请客咯!” “哈哈,我们连长啥时说话不算数了?”小伍笑了起来:“听说县城的‘云来酒家’不错,酒也好,菜也地道,不如就去那里吧!” “咱们人多,估计要包了整个酒楼!” 牧良逢嘿嘿笑了笑:“我说话算数,大家绝对有酒喝。” 一群中国士兵哈哈笑起来,豪迈的笑声在山间回荡。连日来的艰苦奋战,都在笑声中淡化掉了。 就在这时,前面隐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枪声。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牧良逢的心头:“全连跑步前进。搞不好是土匪生变,与陈大谷交上火了。” 大家一口气跑过一个山头,枪声却停了。 “连长!”几个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个士兵高声喊叫起来:“连长快来看!” 牧良逢立即跑上前去,天啊!前面的道路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有土匪的,也有押送土匪的兄弟。 “陈大谷!”牧良逢喊了一声,战场上却一片死寂。 “大家找找,看有没有活着的兄弟!” 地上一共躺着40多具土匪的尸体,还有15个押送土匪的兄弟。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陈大谷的影子。15个兄除一个重伤外,其余的都阵亡了。那伤兵肚子被刺刀捅穿了,看到连长来了,他挣扎对牧良逢说:“连……连长,有鬼子。” “你们排长和另外几个兄弟呢?” “排……排长他……他们被鬼子抓走了。”重伤员说着指了指前面的树林,晕了过去。 “警卫班抬上伤员,其他的人跟我来。”牧良逢根据刚才的枪声判断,鬼子并未走远,如果陈大谷他们真的落入到鬼子的手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牧良逢一想到这儿,心急如焚。 全连一口气追出七八里地,终于在前面一个路口追上了鬼子,鬼子大约有200多人,大部分都是步兵,还有少量骑兵,正押着陈大谷他们和数十个土匪大摇大摆在山路上行走。 “这伙鬼子是从那里冒出来的?真他妈的邪门。”猛子骂了一句。 “这伙鬼子人数不少啊!基本和我们是一对一,想彻底消灭他们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伍知道深浅,这些年与鬼子没少打“交道”,鬼子的军事素养还真不是吹出来的。牧良逢的连好在是美式装备连,如果换成二类的杂牌部队至少要两个营甚至是一个团的兵力才可以与他们正面作战。 牧良逢也有些糊涂,这明显不是昨天晚上在吴家寨遇到的鬼子,因为昨晚夜袭的鬼子里没有骑兵。 “你们俩个每人带一个排到他们侧翼,我从正面进攻。”牧良逢看看猛子和小伍说。 猛子的小伍早就按捺不住了,一接到命令立即带着各自的排从左右两侧围了上去,鬼子丝毫没有查觉到自己正在慢慢被合围。 这伙鬼子还真不是昨晚那伙,他们是从另外一个县奉命向南宁方向调动的,根据情报,中国军队近段时间会有反攻桂南的大动作,为了增援南宁的鬼子,其他的地方的部队陆续向南宁运动。这支混编的步骑兵中队在路上无意中遇到了陈大谷他们,于是就地打了一个伏击。 牧良逢看到猛子和小伍的两个排已经运动到了鬼子的前方两侧,这才下令开火。一时间,各类枪支一起开火,打了鬼子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借着这个机会,陈大谷和几个被抓的兄弟一脚踢翻看押他们的鬼子,跳到旁边的草丛里,迅速跑向牧良逢这边。一个土匪带头喊了一声:“兄弟们,死在鬼子手里不还如跟他们拼了,总比背着逃兵的名声要强吧!”几十个还有点血性的土匪见有人带头,立即不顾一切地冲向鬼子堆里,因为他们手被绑着,只能用脚踢,用牙咬…… 赵老虎乘着混乱,带着几个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的手下一头钻进了草木里,玩命似地跑进密林里,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临死前能有这份觉悟,牧良逢不禁对这些拼死与鬼子肉搏的土匪产生了一丝敬佩之情。看到土匪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中国军人们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们和土匪之间所有的矛盾现都微不足道了,这是他们中国人的内部矛盾,而现在,他们共同的敌人是日本侵略者。 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他们的枪打得更狠了,为殉难的中国人报仇——尽管他们中间有部分是犯下过罪行的土匪。但是在这紧要关头,他们还是表现出了最后的民族大义。 这伙鬼子的指挥官显然是个打山地战的高手,没一会儿就稳住了阵脚,集中实力向较弱的右侧山上猛攻,那边是小伍的排,因为他的排伤亡最重,实力相对也弱一些。在鬼子掷弹筒和迫击炮的集中打击下,阵地眼看就顶不住了,猛子和牧良逢迅速从后面压了上来,试图分散鬼子的进攻重心,为小伍他们排缓解压力,可鬼子不管不顾,只疯了一样直扑小伍的阵地。 小伍的排利用地理优势拼死阻击,几挺机枪的机管都打红了,一个士兵不停地上面浇水。没一会儿,鬼子已经压了上来,小伍只好命令全排继续往山顶撤,一时间战场变得很是有些意思:鬼子不管不顾地追着小伍打,而牧良逢和猛子又追在鬼子的后面,四支人马在山中激战起来。 鬼子终于占领了山顶,而这时,本来不利于鬼子的战场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是三面夹击,现在却变成了三面强攻。 牧良逢看看这个态势,再强攻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只会造成更多不必要的伤亡。想想自己确实大意,这仗打得有点窝囊, “吹号,命令全连撤退。” 号兵接到命令,立即吹响了撤退号。 山顶的鬼子指挥官一看中国军队想撤,开始向牧良逢的连发起反攻,鬼子们哇哇大叫着从山上追击下来,更令人纠心的是,另外两个中队的鬼子也在山口出现了,这伙鬼子本来是出来接应印钞设备的,可是等他们赶到现场,才发现中国军队已经得手离开,正在恼怒之下,与牧良逢他们正在激战的鬼子来电求援,于是这两个中队的鬼子火速赶来驰援。一时间,三个中队的鬼子将牧良逢的连队团团包围。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二章,诡异山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