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老林得的是急性肺炎,高烧连着几天不退。韩丁心里怅怅然没有着落。不知自己真的悲天悯人,还是害了单相思病。晚上独自在街上吃了点饭,回宾馆后百无聊赖,也没兴趣看电视,洗了澡就想睡觉,刚上了床还没关灯,电话铃就响了。来电话的是制药公司的王主任。王主任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鬼鬼祟祟,他先问:“你是韩丁吗?”韩丁说:“是啊。”王主任说:“你到元府大桥这边来,桥头路东有个滨河茶舍。你要个出租车,说去元府大桥司机都知道。”韩丁觉得王主任的口气有点反常,加上自己刚刚洗完了澡懒得动窝,于是便说:“不好意思我已经睡了,要不是什么急事明天再说行吗?我明天下午才走呢。”王主任在电话里的声音既客气又执著:“真对不起了韩律师,我找你还真是有个重要的事。林律师病了,我现在只有找你了。”他按照王主任的指点,在宾馆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开到元府大桥去。韩丁推门进去,昏暗的烛光中,只有两桌客人守着角落,一桌在交头接耳,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另一桌在赌着纸牌,只出牌不出声。韩丁站在门口四下寻找,不见王主任的踪影。一个穿中式大褂的茶僮走过来躬身询问。他跟在茶僮身后,沿着这条又窄又陡的木板楼梯上了二楼,进了一个日本榻榻米式的包间。等茶僮上了茶和几样小吃,关门退下,韩丁才环顾四壁,半笑着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啊,还至于到这么个神神秘秘的地方见面?跟特务接头似的。”王主任没笑,低头思忖少时,抬头开口:“韩律师,不是我要找你,是另一个人要找你,我是代替这个人来和你见面的。”韩丁收了笑:“谁呀?谁要见我?”王主任说:“我们罗董事长的女儿,罗晶晶。”王主任先是深深叹气,然后慢慢开口:“唉,这几天,我们公司真是乱套了,几个头头谁也没有心思抓生产抓销售,都忙着争权夺利了,再闹下去真要把工厂拆了分产到户了。”韩丁诧异地问:“怎么会呢,我不是已经宣读了罗老板的临终遗言了吗?这个厂已经归他女儿罗晶晶了。罗晶晶是他惟一的亲人,本来就是法定继承人,现在又是遗产继承人,她的继承权无可争议!”王主任摇头道:“她一个还没长大的女孩子,本来就不清楚公司里的事情,现在突然经历丧父之痛,哪还有心情管公司的事。今天我听她家保姆说,前些天她男朋友又不辞而别,把她给蹬了。她都快崩溃了,哪还能再管公司里的事啊。”王主任的声音倒是很镇定:“我们公司的情况也确实比较复杂,财务上这几年一直比较紧张,搞扩建工程又借了银行不少钱。公司虽说是罗保春的,实际上像厂长、总会计师这些人,罗总过去都答应过给他们干股的,听说罗总和他们之间有过口头协议的。这几天外边也都知道罗总不在了,银行、供货商都来人逼债。昨天是厂里发工资的日子,工资不知为什么没发,工人们今天都不干活了,从厂部到车间,谣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甚至说罗晶晶不想办这个厂了,想卷了钱一走了之。韩丁听着,愣了半天,问:“那她找我干什么?”王主任慢慢开口:“她要我找你,是希望通过你,请你们的律师事务所接受她的委托,作为她的代理人,接管保春制药有限公司!”王主任说完,透过油灯的火苗看韩丁,等着他表态。韩丁说:“那这样吧,我回去把你们的想法向我们所里报告一下。我们可以作为业主的代理人来组织这项工作,代表你们委托会计师事务所查账封账,委托资产管理公司把企业的财产和日常的经营运作管起来。管理的期限可以根据情况由业主来决定。也就是说,由罗晶晶来决定。”韩丁的这一席话,都是以前在学校里听课听来的,但如此一说,让王主任的面孔立刻开朗起来,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天,韩丁如昨晚之约准时去了位于平岭南郊的华严寺。华严寺里空气清幽,古木参天,游人寥落。寺的后院,有一座大殿倚山壁而建,殿内供奉着一座石佛。从殿前碑刻的简介上看,这座石佛身世古老,史迹宛然,还有几段民间的传说作为正史的点缀,因而成为整座华严宝刹的主题所在。他看到了从大殿门口的山雾中姗姗而来的王主任,以及他身边亭亭玉立的罗晶晶。他们互相打了招呼,顺着林中无人的小径蜿蜒漫步,也不知该由谁先说点什么。和罗晶晶并肩而行让韩丁估出了她的身高,大约在1.70米到1.75米之间,是韩丁最喜欢的女孩的身高。韩丁自己1.82米,他一向觉得男女相差10厘米最为般配。时间不多,还是由王主任打破沉默先开了口:“晶晶,韩律师今天下午就要回北京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罗晶晶站下了,瞥了一眼韩丁,低了头。她脸上的妆化得恰到好处,把女孩的娇嫩和艳丽都表现出来了,也比较自然。但那匆匆一瞥,还是能让韩丁从眼神中看出她这些天的憔悴来。罗晶晶带着明显的拘谨,哑声说道:“韩律师,请你帮忙。”王主任笑笑,说:“这孩子,见生,不会说话。”韩丁其实很喜欢罗晶晶这样,女孩就是女孩,就应该有女孩特有的软弱和羞涩。他用欣赏的目光微笑着,本想用片刻的沉默留住这种好感,但因为时间所迫他不得不尽快开始今天的提问。“罗小姐,你能告诉我你需要我们为你做什么吗,你在哪些方面希望委托我们帮忙?”罗晶晶抬头,还是把依赖的目光投向王主任。王主任刚要替她回答,被韩丁打断:“罗小姐,你是不是希望我们做你的代理人,由我们代表你聘请国家注册会计师和资产经营公司对应当由你继承的保春制药有限公司进行资产清理和经营管理,你是这个意思吗?”罗晶晶又看王主任,王主任鼓励地说:“晶晶,只有你才是真正合法的委托人,所以韩律师必须当面问问你。你如果希望委托他们你就答是,不希望你就答不是。”罗晶晶把脸转向韩丁,点头答:“是。”韩丁也点了点头,说:“好。”他又转脸对王主任说,“如果我们事务所接受委托,下次会再派人到平岭来,和你们签订正式的委托协议。”王主任先是笑了一下,继而脸色凝重,说:“麻烦你了小韩,希望你们尽快过来。”他们三人沿竹林小径,不知不觉走到了华严寺的大门口。韩丁知道到了该分手的时候了,他先和王主任握手告别,然后转向罗晶晶,说了安慰和劝她节哀的话,说完便以一种很男人的果断,扭头跨出庙门。可这时,他没想到,罗晶晶突然开口叫住了他。韩丁站住了,他站在寺庙门口的阳光下,回头与罗晶晶目光相接,罗晶晶问道:“下次你会来吗?”韩丁冲她笑了一笑,反问道:“你希望我来吗?”罗晶晶说:“希望。”韩丁说:“那我争取来。”

救护车来了,医生赶到会议室里,去医院的路上,王主任用手提电话想把情况通知罗保春惟一的亲属,也就是他的女儿罗晶晶,但电话打不通。观察室里有三张床,两张空着,最外面的一张床上,就躺着刚刚经过抢救的罗保春。罗保春的脸色依然难看,呼吸虚弱,但生命的迹象比送进来的时候明显多了。医生行至床前,附耳在罗保春的身边轻轻说道:“你要找的人来了,你要说话吗?”韩丁连忙趋至床前,探身去看罗保春。罗保春艰难地睁开双眼,韩丁马上开口:“罗总,我是韩丁,北京中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您还认得我吗?”其实韩丁刚刚大学毕业,他只是个实习律师,但他没说实习二字。罗保春的目光混浊,眉心发暗,睁眼无神地看着韩丁。韩丁以为他认不出他了,可没想到罗保春突然抖抖地抬起一只手,像是要比画什么意思,又像是要拉他靠近一点,韩丁俯下身去,他的脸和那混浊的目光咫尺之遥。他把声音抬高了一些,再问:“您要说什么话吗?”罗保春的嘴角动了动,抖抖地说了句:“厂……”韩丁竭力靠近他,竭力想听懂他的意思:“您说什么,厂?”罗保春用抬起的那只手在韩丁眼前画了个哆哆嗦嗦的圆圈,用同样哆嗦得难以为继的气力,又挤出几个字来:“厂……还有……都给晶晶……”韩丁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区区几个字几乎像是罗保春在交待遗言。意识到遗言韩丁马上联想到了死亡,联想到死亡他马上下意识地说了安慰的话:“您没事的罗总,您好好养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您放心……”医生观察着罗保春的脸色,及时制止了他还想开口的表示:“好了,你好好休息吧,睡一会儿,睡一会儿再说。”然后用眼神示意韩丁退下,韩丁就退下来了。韩丁出了观察室,低头想一想,想自己毕竟是个律师,如果万一罗保春真的不治,刚才那几个字,岂不真的成了临终嘱托?他猛省于自己的身份职责,对罗保春刚才嘴里那断断续续的几个字是不能听完算完的,于是他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里,取出了纸笔,写下这么一行字来:“我决定平岭市保春制药有限公司全部财产及我的其他财产由我的女儿罗晶晶继承。”罗保春的眼睛慢慢开了一条缝。韩丁连忙把他写好那句话的白纸在他眼前展开,说:“罗总,您刚才跟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罗保春的眼球真的动了一下,盯住了那张纸,看了一会儿,他用眼神微微点头。韩丁和那位男医生都感觉到了———罗保春在点头。罗保春依然用眼神点头,韩丁顺手拿过男医生腋下的一只病历夹,把纸垫在上面,放在罗保春的手边,然后把自己的笔从罗保春食指和拇指的缝中穿进去。罗保春虚虚地拿着那支笔,停了少顷,居然颤巍巍地,在那张只写了那一句话的白纸上,歪歪扭扭,颤颤抖抖,游龙走凤,像写天书似的,写下了“罗保春”三个难认的大字。韩丁如释重负。晚上,老林那位在平岭公安局当刑警的老同学开车来到宾馆,非要拉着老林和韩丁出去吃饭不可。老林白天在法院着了点凉,身上发冷,所以他那位老同学便拉他们上附近的一家川菜馆里吃火锅,让老林发发汗。饭没吃完,姚大维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韩丁听出来是什么案子出现了紧急情况要马上处理。残汤剩菜前只有他和老林二人,他便把罗保春签了字的遗嘱拿出来给老林过目。话音未落,老林的手机就响了,是王主任打来的。老林接了电话,用伤风上火的鼻子“唔唔,喔喔”地应和着王主任在电话里的一大通话,最后说了句:好,明天见,便挂上了电话。他低头喝了一口热汤,然后才慢慢抬头,对韩丁说了句:“罗保春去世了。”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TAG标签: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