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墓之秘,风云续集

龙墓之秘,风云续集。火狼与天皇并立于船中,见四面己全是火海,烈焰冲天,不禁安慰道: “陛下,如今无神绝宫己是一片火海,纵使绝心等人无法把中原余孽擒杀,他们亦插翅难飞,必死无疑,请陛下放心。” 天皇闻言不语,凝视着浓浓火海,但见一团熊熊烈火滚滚而来,转眼间己然致了船外两丈远处,面色不禁变得十分沉重。 此时船上的武士己然发觉不妙,赫然见烈火中裹着一个人,不禁惊呼出口: “啊!有人从火海中扑了出来!” 火狼闻言猛醒,急喝道: “放箭!” 话方出口,嗤嗤暴响,数千利箭飞蝗骤雨般的呼啸着直射向火海中人。 箭密如雨,但火人运劲急转,所有利箭尽被其震得浑不成军,四处横飞乱散。 火人却冲势不滞,凌厉无匹;”碰膨”两声暴响,赫然把前面两条船当场冲破,直扑向天皇小 摹地,火人暴吼一声: “他娘的,原来一切都是天皇你这老家伙在暗中作梗,今日就待老子将你亲手解决。” 说话声中,飞扑出手。 众人赫然见这火人正是怒目狂睁的拳道神!他身上不多部位虽己烧焦、然而较诸他在拳坟中所受的煎熬根本微不足道! 火狼见拳道神从火海中扑出,大喝一声: “找死!” 不待他靠近华船,双臂一抖,一式“烈火沉雷”陡施而出,嗤。嗤、嗤!一阵暴响数团火焰己然疾射他的全身要害。 叶!叶!两声脆鸣,火团在拳道神四周炸开,浓火飞溅,他不禁身形为之一滞,火狼见状神色微变,疾转身道: “陛下,由属下挡着,请陛下先走!”火狼话方出口,拳道神己然震散火团,大喝一声: “休想走!” 狂扑而来。 碰!一声巨响,船头赫然被拳道神一拳轰碎,火狼阻拦不及,顿被震得倒飞而出,天皇却陡拔而起。 拳道神一拳击碎船头,厉喝一声: “老匹夫!你以为可以把一切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你这样做绝无好下场!老子誓要与你同归于尽。” 身形疾掠上船,直扑天皇,船上众侍卫见状纷纷阻拦。 天皇见拳道神扑向自己,毫无惧色,“嘿嘿”冷笑道: “就凭你?大言不惭!” 拳道神见众人相阻,厉啸一声,双拳暴抖而出;攻势有如排山倒海,连绵不断,但天皇却背负双手,居然仍能从容自若,船上侍卫却被他纷纷击退。 拳道神如虎入羊群,击散众侍卫,直扑天皇,全力猛攻。 就在此时,天皇倏地出手,一掌从意想不到的角度拍向拳道神的前胸,快绝无匹,霸道绝伦。 膨!一声轰天巨响,华船顿被二人强硕无匹的内力震碎,碎木四散飞射,一人被震得倒飞而出。 火狼闻声大呼: “不妙,天皇他……” 飞身而上,细看之下,不禁惊得瞪大了双眼,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被震飞并不是天皇,而是拳道神。 不错!最出人意外的竟是拳道神被反震而出,更直飞华舟旁的另一条船上,足见震飞他的力量何等巨大。 船上之人见之顿时大惊,纷纷涌上,火狼猛醒,疾飞过去相助。 拳道神飘落传上,身形尚未站稳。身躯内摹地传出一阵吻嘲的爆骨碎响,接着全身如同骤失支架,肌肉逐渐凹陷颓软,刹时暗已如一滩无骨的烂泥,狂喷着鲜血倒下,死状骇人至极。 船上众武士见之不禁惊得瞪大了双眼,身形跟跄的后退了几步。火狼掠到船边,乍见之下,惊呼出口: “啊!这……这不正是,我们东瀛传说中才会有的无上武学——碎天绝手?” 良久始回过神来,暗自思忖: “想不到天皇招揽不少能人护于其侧,原来只为掩饰其真正实力。他根本不需要高手保护,他自己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一时思绪疾转,缄默无语。 此刻,天皇己然气定神闲的坐在另一艘船上浅酌,看来刚才歼杀拳道神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终于,他缓缓放下酒杯,凝视着桌上一片物体,脸上露出了一抹罕见的得意之色。 这一片,正是他适才出手之时,在拳道神身上挖取的一片碎骨。 良久,他收回了目光,凝视着远方暗忖: “嘿,今次所碎的骨比上回更要细小,看来老夫的功力又精时了不少。” 意念至此,缓缓垂下头暗自凝思: “内忧已除,一切时机已经成熟,朕的儿子们,你们己该开始有所行动了。啊……” 想到此处,天皇的脸上不禁露出了诡秘的微笑。 断浪凝思良久,缓缓点头道: “好!本少爷就和你赌一铺。” 不男不女的人闻言拍手道: “好哇!” 旋即轻抖着丝绢包视着身旁瘦小的男人。 不男不女的人手中丝绢一抖,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断浪道: “你跟定了我,我身边这个骨瘦如柴的家伙还要来干啥。” 瘦小男人乍见之不禁惊然动容,浑身暴颤,汗如雨下,诚惶诚恐道: “主人,不……要,我服待你这么……多年,即使……无功,也有……劳呀……” 说话间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断浪不禁听得心中大愕。 怪人闻言冷叱一声: “蠢材,你以我会为你放弃眼前这个秀色可餐的小于吗,别忘记以前我曾为你杀掉身边的人。” 话方出口,手中丝绢嘻的弹出,直射向瘦小男人。 瘦男人见状骇极反怒一大喝道: “你这个怪物……” 话方出口,卡的一声响,头颅己然被丝绢击碎,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己然倒地身亡。断浪见之,不禁暗自骇然。 不男不女的怪人轻易杀掉身边的瘦男人,头也不回的注视着断浪轻笑道: “好了,我的好哥哥,你快猜吧。” 断浪闻言一震,心中暗懔: “这厮能运绢成功,杀人于谈笑之间,手法残忍,且功力奇高……他随意便击杀跟随他的男人,他认定我会猜错才会这样做,显见信心十足。” 灵智一闪,意念急转,沉思道: “按理而言,这个问题非常简单,无论我猜的是男是女,答中的机会是一半,腾出的机会亦是一半……同样,他亦有一半赢的机会,可是并不排除他有输的可能……” “但,他为何如此信心十足?除非……”断浪思忖问己见不男不女的怪人一连自怀中掏出三条丝绢,灵智一震,暗笑: “呵呵,我明白了……” 不男不女的怪人见断浪沉思不语,双手一“荣手中丝绢指着他笑道: “哎呀!我的好哥哥!别再折磨奴家了,你快猜吧,奴家已经等得心慌啊。” “好!我猜!”断浪闻言点头凝着他道: “你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不男不女!” 断浪此言一出,其余之人不禁“啊!”的一声,惊呼出口,一叫寸瞪得睁大了双眼,惊然动容,惊恐惶然的注视着他。 不男不女的怪人闻言身形微微一震,旋即笑道: “嘻嘻!奴家也不知你在说些什么!什么不男不女,这怎么可能。” 断浪闻言冷哼道: “这个世上有一种阴阳人,也不知他们的祖宗十八代干了什么冤孽,报在孩子的身上,才生出这样不男不女的畸种!” 顿了顿道: “你若认为本少爷猜错的话,何不脱光衣服引证?” “哦?”不男不女的怪人闻言神色一变,双目寒芒陡盛,利刀般的逼神着断浪,沉默不语。 “哼!你这个臭小子竟敢对我们的主子无礼?”众人见状齐喝出口。 断浪冷哼一声,迈步欲行。 阴阳人闻言手中丝绢一抖,冷喝道: “住口!所谓愿赌服输,今日我输了,就放这小子一条生路。” 语音一顿道: “但你还是不能走。” 断浪闻言暗惊,冷冷的凝视着阴阳人道: “你似乎在食言反悔。” 阴阳人闻言摇头道: “怎么会?我只说过,若你胜了便给你一条生路,并没有说不把你生擒呀?” 阴阳人此言一出,身旁众人立即会意,大喝一声: “小子,乖乖认命吧。” 突然四面齐攻而上。 断浪早料有此一着,不待众人扑到,大喝一声: “娘的,言而无信,你们是找死。” 右手一抖,骼的一声暴响,手中火麟剑己然出鞘,一式火腆蚀虫,疾抖而出,挥下一一片剑网,将众人纷纷阻住。 阴阳人见状冷叱一声: “臭小子,你敢拒擒。” 众人己然从四周硬攻进其剑网之内。 断浪见状暗惊: “好利害!这班人各个独特身法,竟可冲破我的剑网,还是避免与其交锋,先退为妙。”思忖间,手中不敢怠慢,刷刷连挥出三剑,击退几人,身形疾退。 众人见状大喝一声: “小子,哪里走!” 掠身疾追。 断浪见众人紧追而至,大惊,冷喝一声: “好!今日正好以你们这班奴才来祭我的火麟剑新练的断脉剑气。” 话方出口,陡提全身功力,火麟剑疾刺而出,内力一吐,一股融合断脉剑气与火麟剑的剑势突如一束雷火暴射而出,快劲无匹,比之剑魔的断脉剑气犹有过之! 追赶之人防不胜防,两声冷哼响起,己有两人被剑气所伤,震飞而出。 断浪一剑逼退众人,身形陡掠而起,掠向屋后,直朝后山的山壁飞逸。 众人见状猛醒,大喝一声: “小子,想溜?” 纷纷掠身疾追。 断浪见众人随后追来,心中大急,知道不能以寡敌众,灵智一闪,思绪疾转,身形陡拔而起,右臂疾抖,一剑直刺向冰壁。 剑影闪烁,剑锋势气己然将壁上冰雪消融,冰块疾坠而下。 随后追来之人正待追入冰山,旋见洞口冰霍地崩塌,疾滚而下,身形疾退。断浪地闪电般的掠入洞中。 就在此,隆的一声巨响,冰山爆炸,冰块四飞而下。追赶之人闪电般的疾退,丈外,凝视着封死的洞口,其中一人道: “哼!这小子虽然逃脱,但他被困冰山之内,也是九死一生。” 另一人接着道: “未必,他剑法邪异古怪,而且不要忘了他手上还有火麟剑。” 众人一时议论不休,却无法追入山洞内,悻悻离开。 断浪逃人冰洞之内,暗松了一口气,把剑插在冰中,盘膝坐在地上,欲运气调息,忽然瞥见前不远处有一团黑暗,不禁暗惊: “难道这洞中还会有人?” 倏的起身,提剑直掠过去。 乍见之下,不禁暗差点惊呼出日: “咦?为何冰山之内竟会有人?” 意念至此,以火麟剑避开一条路疾走过去,走近一看,赫然发现此人正被封在冰中,五宫清秀,面上仍凝留着一丝表情。 断浪乍见之下不禁为之一震,凝思良久,倏的挥剑,刷刷劈开四周的冰块,崩的一声,冰中之人已然扑了出来。 断浪忙伸手扶住,把他弄到平稳之处,伸手一探他的胸前,赫然能感觉到他仍有心跳,心中不禁暗禀: “咦?他好象仍有心跳,这……怎么可能?” 思忖之际,继续探试,不禁越试越惊,心中暗忖: “啊……此人每次心跳虽慢,但沉而有力,这……是种极为上乘的龟息大法,此是超级高手,竟然能在冰山中……” 意念到此。暮地,断浪骤觉自身之息竟遭怪的心跳牵引,逐渐缓慢,胸口一阵沉闷不适,内心大骇,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口: “他……他还没死?” 惊恐惶然的注视着冰人,身形蹬蹬后退了几步,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一个微弱而清晰的声音响起。 “小兄弟,看你装束,你似是江湖中人,你手中的可是火麟剑?” “谁?”断浪闻言一惊,慌忙四顾,并没有见任何人,不禁震道: “到底是谁说话。”但却没见任何人现身,心中暗骇。 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己响起: “你双目藏神,练武资质极佳,你想不想成为绝世高手。” 语音低沉入耳清晰。 断浪闻言镇定心神,不禁暗忖: “这个冰山与世隔绝,怎么会传来人声?难道是……” 意念至此,转身朝那个冰人走去。 方走出几步,赫然听到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帮我!’我会助你达成任何心愿。” 话赫然是从那个冰人口中传出。 夜静月圆,大地一片朦胧,夜鸟飞翔,万里一片清幽。 中华阁还在营业,不时有客人进进出出,显得十分热闹。 自从绝无神一役之后,众老重修客栈,复再开业,静候着无名与步惊云等人回归。 今夜生意显得特别的兴隆。来了比平素多出许多的陌生客人。店中之人显得十分忙碌。 真有些应不暇接,招呼不过来。 乾坤不精抱着一坛尚未启封的酒走到一个身着女妆打扮的客人桌旁笑道: “晦!客官,!你指定的最好的上等女儿红来了。” 这个客人并非普通之人,乃是东瀛天皇的二子阴阳人姣罗刹,闻言诡秘的注视着乾坤不精道: “哦?这真的是最好的女儿红。” 乾坤不精闻言点头笑道: “哈哈,我们中华阁向来重史无欺,这是最好的女儿红。” “真的吗?”姣罗刹闻言诡笑道: “那可真要试一试了。” 姣罗刹说着提气一吐,随即运绢成刀,赫然直捣乾坤不精的心坎。 乾坤不精始料不及,膨的一声响,酒坛破裂,被其强劲内力击中,酒柱四射,“啊”的惊呼一声,身形踉跄后退。 姣罗刹见状冷叱一声: “我的狗奴才,快替奴家尝尝这醒酒是否货真价实。” 说话声中,不给乾坤不精任何喘息之机,闪电般的出手,一拳击中他的面门。 乾坤不精粹糟偷袭,闪避不及。惊呼一声,倒地身亡。店中数人闻言哈哈笑道: “遵命。” 飞身而出,张口接住飞散的酒洒柱,咽入喉下,点头笑道: “哇哈,果然是好酒,绝无花缎啊!” 就在此时,阁中众老己被惊动,齐喝一声: “什么人?竟敢来中华阁撒野,” 纷纷扑向客厅之中。 赫然见乾坤不精吐血倒地身亡,掌柜不禁惊然动容,惊呼出口: “乾坤不精,” 疾扑过去。 客栈中众人突然大喝一声,碎然发难,分袭掌柜与众老。中华阁众人始料不及,方反应过来,己然命归黄泉。 就在中华阁遭袭的同时,一个人已然奇迹般的出现在无双城。现知二话不说,突然发难,将门外守卫尽皆击杀。 顿时全城轰动。独孤鸣率众疾扑而出。赫然见门外大院一张奇长的铁梯直立当中,梯上坐着一个面容瘦削,目炼邪光,环抱双手。身着化服的人,梯下赫然放着一个人头。 众人乍见之下不禁为之一愕,来人却阴阴的注视着众人道: “各位好!让我先行自我介绍。我是大东瀛国天皇长子,外号——铁梯神煞!” 顿了顿道: “我最擅长的武器就是这张铁梯,今次本神煞所来中原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 语音一顿,凝视着独孤鸣道: “请问独孤鸣,还有什么人值得我杀。” 语音阴阳怪气,狂傲至极,令人闻之心震神惊。 自众雄霸死后,独孤呜有感于这正是重振无双城的时候,遂回城养精蓄锐,静候时间,料不到祸从大降。 而独孤梦也因早前夫意于聂风,黯然返回城中协助其兄复辟,势欲东山再起,岂料无双城未复,今日己杀戮连场,…… 二人间言冷哼道: “老匹夫,有种下来一较高下,少大话唬人。” “哈哈……哈哈……哈……”铁梯神煞闻言一阵狂笑,身形倏闪,双手势住铁梯横扫而出。众人见状大喝一声,挥舞着兵器四周围攻而上。 铁梯神煞见众人围上,长啸一声,神威大发,铁梯舞动如飞,叶叶一声暴响,紧接着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呼声,围攻之人被扫得狂喷着鲜血,四散飞出非死即伤。 摹的双臂一抖,己然将十数人压在梯下,内力一吐,尽皆惨呼吐血身亡,余人见状,大呼一声,纷纷后退。 铁梯神煞冷哼一声: “退,大迟了。” 双臂一抖,手中铁梯横而出。顿时响起了一阵“啊……啊!”哀呼惨嚎声,后退之人立即被扫得头颅满天翻飞,血雾弥漫,干净利落至极。 铁梯神熬杀一招击杀后退之人,把铁梯横扛在房上凝视着独孤鸣冷人阴森笑道: “呵呵!还有谁想上来送死?” 独孤鸣面色显得十分的凝重,目睹铁梯神煞凶残绝伦的武功,额上不禁烊洋浸出了冷汗,闻言轻声对身后的独狐梦道: “妹子,你快走。” 独孤梦闻言一惊道: “大哥,为何要……” 独孤鸣闻言不待其妹话说完道: “此人武功诡异高绝,我必须孤注一掷,以“杀龙求道”对付他,但此招方成,不想因顾虑你而分心。” 旁边一人点头道: “不错!二小姐,你还是携同其余妇孺从后山走吧。” 独孤梦闻言权衡轻重,亦知此言有理,点了点头道: “大哥,你们当心。” 旋即朝后山而去。 铁梯神煞也不追赶,得意洋洋的注视着独孤鸣道: “杀龙求道?传说此招乃是降龙神腿最强一式,至刚至阴,今日本王于倒真要开开眼界!” 独孤鸣见妹于退去,闻言大喝一声: “好!那便要你好好尝尝本少爷这一招杀龙求道。” 话方出口,身形一掠而出,大喝一声,双脚连环扫出,腿劲暴发,伊如一条凶猛神龙擦地而过,穷凶恶极向铁梯神煞急攫。 铁梯神煞见来势凶猛,也不闪避,缓缓点头道: “嘿嘿,倒真似模似样……可惜,杀龙的不是你,而是——我。” 话方出口,觑准来势,劲力急沉,铁梯疾迎而上,运招之巧,竟刚好将整条神龙套个正着。 甫困神龙,铁梯神煞旋即马步一前,铁梯一收,神龙当场碎断。独孤鸣的后腿己然碎骨滴血,惨呼一声,身形踉跄后退。 铁梯神煞亦不趁势追杀,双目邪光一闪,阴声笑道: “哈哈,还说什么杀龙求道?名大于实,真令老子好生失望啊!” 眼前人武功匪夷所思,独孤鸣心知众人留下亦只有枉然送死,重伤之余,仍不忘招呼门下撤走,大声喝道: “大家快走!” “走!”铁梯神煞闻言冷笑道: “嘿!今日无双城下至一鸡一犬,也不能走!” 话出日,碎然出手,铁梯利箭般直射向独孤鸣。 独孤鸣重伤在身,闪避不及,但闻卡的一声脆响,被神煞的铁梯插入腹中,“啊”的惨呼一声,快喷着鲜血,倒地身亡,众门下见状,纷纷暴撤。 铁梯神煞大吼一声: “哪里走!” 身形疾闪,挥动铁梯,直扫逃散之人,一阵惨呼声响击,众人被击得头颅飞天,鲜血飞溅,尸体倒地,流血成河。 铁梯神煞一口气击杀众人,冷冷扫了一眼地上如山的尸首,冷哼一声,扛着铁梯大摇大摆的迈步离开了无双城。 夜静如水,无双城血腥弥漫四溢,飘传千里外。 天明,日起,小镇一片沸腾,中华阁大门紧闭,显得十分清静。 前来进食的客人不禁聚在大门外议论纷纷。 “奇怪!日上三竿了!怎么中华阁仍没有开铺?” “昨夜中华阁突然来了许多陌生的客人,是不是出事了。” “说来极有可能,前不久中华阁才发生了一场意外的事故。”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大门吱咯一声响,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出来: “嘻嘻,令大家久候多时了,真是抱歉!” 随着话音响起,姣罗刹己然围着花围布出现在门口,笑盈盈的招呼众人道: “请进!大家请进。” 众人见开门的是一个女人模样的人,全不认识,不禁惊异的注视着他道: “咦?何以开门的不是掌柜?究竟何时雇了这名小二?” 说话声中,众人直朝店内走去。 姣罗刹见状沉思道: “客官们有所不知,掌柜他们已经老矣,遂告老还乡,此后中华阁便由奴家打理。” 进店众人闻尽皆神色修变,惊得睁大了眼睛,愕然注视着姣罗刹,惶然无言,此步不前。 姣罗刹见状装出一副哀惋之态道: “为了庆祝奴家今日新铺开张,茶费一律全免,众客官们尽量饮用。” 众人闻言猛醒,呼啦一声,纷纷退出了客栈。 姣罗刹见众人退出不进暗异道: “哎!给他们免彻茶,干吗还跑得如此快?” 就在此时,一人匆匆的跑了进来。 凝视着姣罗刹恭声道: “主人,剑晨遍寻不获,怎么办?” 室内的悬梁上一字儿挂着中华阁众老的人头。姣罗刹凝视良久道: “毋庸着急!我们且再多等两大,他早晚会来的。” “是。”来人点头退了出去。 剑晨此时还在步家村,对中华阁所发生的变化毫无所知。 步惊云远赴东流之前,曾暗示剑晨照顾楚楚,故他时往来步家村。但见楚楚腹大便便,想到自己中了舍心印后的所作所为,剑晨更是惭愧难当。自感无颜面对楚楚,于是在。附近租了一小居,暗中守护,冥冥之中躲过了姣罗刹等人的毒手。 姣罗刹不知其中关键,空在中华阁枉候—— 文学殿堂扫校

南山巅上火麟烈,北海潜深雪饮寒。 南麟北饮,分别是断浪与聂风生父。亦是盖世的剑客与刀客,二人十年前豪情一战,未分胜负,却在凌云窟不知所踪。江湖上再没有见二人现身。 谁也料想不到二人竟然隐居于凌云窟内。为保护秘密而自甘受苦,就是适才在暗中观战议论的老刀狂与老剑狂。 天皇等人与皇帝一众狭路相逢,天皇亲自格挡步惊云。姣罗刹却乘势率人入洞。 一行人悄悄向前疾行,山势越深,龙身更愈向下延伸。更难行走。 姣罗刹心中不禁暗忖: “爹不惜亲领我们来此,究竟是为了什么东西?真是令人兴奋与莫名。” 思忖之间,蚊罗刹等众己直抵龙路尽头,眼前奇景顿时令人哗然! 但见前路一片豁然开朗,呈现看一幕巨龙争珠的异景。在那巨型石球之上,更有一道碧水如瀑布泻下,一片烟水弥漫,气势雄伟无匹。 凌云窟深处居然有如其巧夺天工的石雕,蚊罗刹咋舌之余,亦不免疑窦丛生。 心中暗想: “水由上而下,山势亦一直向下,这里必是有一个无底深渊……”一时不禁静立龙头之上,默思不语。 就在蚊罗刹在洞内凝思之时,洞外己惨烈无比,当当的兵器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偶尔夹杂着一两声惨呼与冷哼。 连番大战,中原等众人依旧死守以防东瀛精英进一步涌进洞内。龙王、凤舞,与所有侍卫拼命死挡。 而双方胜负的主要关键,便落在天星与步惊云一战上。 二人要是打得惨烈无匹,天皇身形化虚,陡施碎天绝手,从四面八方将步惊云裹在核心,出手之绝,身法之快,简直令人不可思议,骇人之极。 步惊云有如神龙游波,挥剑左闪右挡,毫无半战慌乱不支的迹象,大有越战越勇之势,威不可挡。 二人短兵相接,近身拼搏,硬拼十数招,天皇竟可能以赤手空拳硬接步惊云的绝世好剑,步惊云虽是越战越勇,心中亦不禁惊然,放眼当今天下,怕无名都难以赤手接他的剑。 步惊云虽震惊,但天皇心中的惊震却远胜于他,不禁暗惊: “拳道神那厮拳霸天下,也仅可接老夫几手,这小子士别数月,内力进境去如斯神速……” 思绪疾转暗懔: “好!老夫的碎天绝手己毕世难寻敌手,今日有幸遇上,真是大展拳脚的好机会!” 主意一定,将功力提至极限,双臂连抖,狂风暴雨般加紧攻势。 步惊云与天皇正面激拼,碎天绝手余劲仍在剑上震荡不绝。震得其虎日亦隐隐发痛!乍见发起猛烈攻势,冷哼一声,“唰唰”攻出几剑,将其逼退,身形旋风般的卷出,“挣”的一声,将剑直插地上,亦消对方气劲。 内心暗自惊付不己: “想不到这老匹夫功力如此超凡……难怪师父再三叮嘱,必要时须用动诀对付他的手,天皇在心思及内功上均己毫无破绽,相信他己是我出道以来,碰上的最强最可怕的对手。” 步惊云思忖之际,天皇却没有再次发动猛烈的攻势,一击无功,飘落两丈外,心中苦苦思忖击败对手之策。 就在二人暂告一段落之时,一个侍卫突然暴喝一声: “东瀛狗种,给我死。” 从后挥刀直劈火狼的头部。 眼见火狼闪避不及,命丧刀下之时,一旁的龙王忽然大喝一声: “住手,此人绝不能杀。” 闪电般的倏手扣住侍卫的右腕。 待卫急被龙王扣住右腕,神色骤变,内心欠骇,惊愕的注视着他道: “哦?为什么不能杀?” 侍卫此言一出,龙王尚未来得及回答,洞内忽尔闪过一道光。 电光闪过的目光赫然是火狼——正是天皇的如电目光。 火狼乍见之下,浑身颤栗汗如雨下,叶的,一声跪在了地下:龙王与侍卫见状,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心中愕然至极。 天皇头己不回的背负着双手冷冷道: “朕早该想到,步惊云等人能全部从那场火海里逃生,我们当中一定有内奸……” 语音至此,霍然侧首,利刀般的逼视着火狼道: “但朕万料不到,这个出卖朕的人竟然是——你!” 火武门众武士闻言卡的一声,全部跪下,火狼一脸愧然,颤颤的抬头注视着天皇道: “陛下。火狼心知此举实为叛国,惟深感无名与步惊云等人乃忠肝义胆之士,一念之仁,至会暗中遣门下助他们回中土……” “属下知今日死罪难免,但火武门众仅是依我旨意办事,一切罪名就由火狼一人担当好了……” 火狼话未说完,火武门下齐声道: “不!门主,即使死,我们也甘愿与你一起领罪。” 天皇闻言不禁浑身为之一震,沉思良久,缓缓转身注视着火狼道: “好吧!朕念在你们火武门曾忠心多年,姑且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还不给朕快上。” “多谢陛下!我们火武门众今日要戴罪立功,万死不辞。”火武门众闻言心头大喜,齐声说毕,身形一弹而起,大喝一声“上!”挥刀直扑向龙王等人。 龙王等人大喝一声,“找死。”掠身相迎。 火狼却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低头不语,心中思绪万千,暗自思忖: “眼前若要忠心为国,便要助天皇入侵别人领土,祸及无数无辜苍生,如此混灭天良,实非我心中所愿……” “我,应该忠于自己的国家,也或是忠于自己的良知?”一时不禁茫然不知所措。 天皇见火武门众与龙王等人激战在一起,也不理会火狼,倏的转身凝视着步惊云,暗运全身功力,全身骨格顿时“喀嘲”暴响,欲将功力提至极限,欲攻出惊天一击。 虽然手下有异,他仍处之泰然,但见他随着功力一层层的增加,十指暴长两寸,双爪顿时泛起一股慑人的幽绿,使人乍见之下心惊神栗。 步惊云见天皇将功力提至极限,更不敢怠慢,心念一动,真气疾走全身。 就在真气推以到巅峰之时,在他紧握剑的双手中,居然有一股云霞冒出,四散弥漫,灿烂眩目。 就在此时,几个中原侍卫己然冲破东瀛武士的阻拦,挥刀疾劈向天皇。天皇冷哼一声,双臂一抖,双手疾折而出。但见他人影一闪,立即响起了一声当当的暴响之声。 围攻之人的兵刃虽快,天皇的双手比他们更快!更狠!更辣!举世无匹的真气顿时把几人手中的兵器震断,双手如毒蛇般的拍向围攻之人的手腕。 嘲!碰——膨!但见他双手一抱,己然扣断二人的手腕,旋即双掌一翻,疾拍而出,直震得二人直飞出去。他去身形如风一卷倏的舒手扣出了另一个人的面门,顿时响“呀……” 的一声惨呼!受制之人已然是头碎血流。双掌一圈将四人的骨格尽皆震碎,摔成了一团。 顷刻间更化为一个骨肉模糊的血球残忍至极,惨不忍睹。大喝一声: “步惊云,朕给你一个见面礼。” 双臂一舒,血球“蓬”的一声响,猛的直冲步惊云,却突然撞着身前三尺的云霞,劲力顿卸于无形。 巨大的血球被云霞承托,血,更将云霞形状勾勒而出。步惊云却稳如泰山,巍立不动,毫无一丝惊异之色。 二人互使奇招,在场所有的人无彼此决战扣紧心弦,不知不觉的停止了交手,静观不语。 终于步惊云缓缓的开口道: “贵为一国之首,居然会使如止歹毒武功,真是有失国君风范。” 话方出口,肉团倏的分开飞向两旁。 天皇却冷笑不语,再次运气提功,欲作最后的一击。 步惊云却隐入了深深的沉思,思索着无名之话: “化气为形,七气汇一之后,竟能自悟一股有形而实质在的剑气……” “这种修为,实是剑道之巅以外,一种与无形剑气完全相对立的最新境界。这个境界,似有却无,在有有无无虚幻之间……” “为师求剑一生,记忆之中,也只有一个人与你同样达至剑道以外的境界,那就是剑圣的剑甘三!可惜……” “他达到那个境界,己濒临死亡,在我眼中,可以说是失败。” “但万料不到,你还这样年轻,经过多番转折却能悟出剑甘三不相伯仲的剑道,好!真是后生可畏!” “师父,弟子所悟的全新剑道拜你所教导师所赐,希望师父为其命名。” “即然你的剑道并不属于世上应有的剑道,当今之世,恐怕没有一个字能够配它,也许唯有这个 步惊云意至此,不禁大喝一声: “天皇!为了今日之战,我己苦练三月,接我一招吧!” 话方出口,浑吸一气,陡提全身功力,全身云霞更盛,化为剑形。直卷向天皇。 天皇闻言暗禀: “嘿,小子以身上所发的云气作为护盾,想乘老夫视线不清而攻?可惜你瞒得了老夫的双目,也瞒不过老夫的双耳。” 天皇意念至此,步惊云已然狂攻而至,不禁冷哼一声,闭上双眼,双手疾迎而出,碎天绝手闪电般硬挡云霞中击出来的绝世好剑。 步惊云乍见之下心中不禁暗惊: “啊!他双目不视物,以耳代目竟亦能辨清我的剑路。” 利剑一抖,从侧攻下。 天皇始终闭着双眼,不待步惊云的剑攻至,双手已然闪电般的迎出。连攻数招,不能得手,步惊云随即变招! 只见有形剑气一抖,划破虚空,正是其新练成剑势足可在虚空留痕的动诀第一式——剑留痕。 天皇忽觉强硕无匹的剑气触体,并没有听任何风声,不禁心中一惊,暗忖: “哦?好强大雄猛的压迫力!但为何全无声无息?” 灵智一闪,不禁暗禀: “好小子!居然能练成一手强横而不推动四周气流的无声剑!好!好剑法!” 陡提全身功力护体。 原来,步惊云的动诀曾有一个来历。 步‘凉云创出新招后请无名命名;无名深思良久,骄指成剑,在地上写下了一个“动” 字道: “惊云,你的剑道,以后便以这个字为名吧。” 步惊云凝视良久,却认不出来,不禁问道: “师父,世上奇字千万,弟子不才,好象……从没见过这个字。” 无名点头道: “这也难怪,因为这个字并非世上原有的字,而是为师因就你所悟的剑道而创的字。” 顿了顿道: “似云非云,似剑非剑,正是这名的喻意,你大可把它读作——‘霸’!” “霸?”步惊云当日把“动”字记在心头,亦把自己所悟听新招命名为动诀。 “动”诀的第一式“剑留痕”一经使出,洞内顷刻地动山摇,那条巨大的龙亦恍如遭雷霆一劈,“膨”的一声巨响,乱石飞溅,天皇顿被震得倒弹而出,堪堪避过了至命一击。 剑气澎湃无匹,天皇闪避之后,飘落地上,不敢硬抨其锋,冒险出手,暗自思应付之策。步惊云大喝一声,身形一闪,第二剑随势刺出如雾如云,席卷而至,直取他的双眼。 天皇思忖之际己觉凌厉无匹的气罡触体,内心大骇,不敢怠慢身形疾闪而出。但他身后的东瀛武士闪避不及,尽皆被剑气所伤,啊的惨呼一声,鲜血飞溅,倒地身亡。 步惊云却招式不变,转刺向天持的前胸,快如电花石火。 天皇见状心中大惊: “什么?他的剑竟能暴长,这暴长的剑并非幻觉,而是实质存在的?” 思忖之际,掠身疾闪。 步惊云一招得手,毫不给天皇任何喘息之机,长啸一声,右手疾抖,绝世好剑发出叶……叶……叶……的一阵脆响,暴长一丈,疾风过岭般的疾卷向天皇全向要害。 天皇闪壁不及,只得猛提全身功力,陡施出碎大绝手,双手硬挡,二人电花石般的缠战在一起,一时“啪。啪”之声不绝于耳,二人皆绝世高手,转眼间己然过了十多招。 一时便见人影翻飞,剑光闪烁,爪影不断;强硕无匹的内劲四散横涌,震得整个洞嚏嚏脆响,卷起地上的沙石狂飞乱舞。 转眼又时几招过去。步惊云忽然招式一变,剑如转鞭,化成一道道不断的圆弧,灵龙般的缠向大皇的双手。 天皇乍见之下不禁大震,惊忖一声: “不可能,这小子的剑怎能变成鞭。” 身形疾退,不敢硬接。 一旁观战的铁梯神煞见状,忽然大声道: “父皇如今挡着步惊云,我们快乘机进洞。” 扛着铁梯,掠身而起,带着众武士从龙路断口处直掠而起。 步惊云闻言大惊,厉喝一声: “妄想!” 招式一变,手中绝世好剑横扫而出,剑风矫如流水行云,呼呼暴响,闪电般的亘射向进洞之人。竟有如一道黑光闪过,快如飞虹,力大无匹。 原来赫然是有形剑气延长所至,正是步惊云为弥补刚劲的绝世好剑在灵动上的不足,而自创的动诀第二式一一剑流云。 剑流一出,天皇心知步惊云再不能小觑,即时变招,身形倏闪,化千万人影,万千双影爪自四面八疾罩向他的全身要害。 步惊云骤觉抓风触体生痛,内心大惊,顾不得阻铁梯神煞等人,手腕一翻,手中绝世好剑立如水如卷迎而上。 天皇冷哼一声,身法倏变,化虚为实,疾抓向绝世好剑。 铁梯神煞见状冷哼一声: “呵呵!要胜我父皇的碎天绝手,真是妄想!” 扛着铁梯,电花石火般的朝洞中掠去。 步惊云始料不及,被天皇抓住绝世好剑,内心大惊,运劲疾抖。谁料天皇此招乃是虚招,身形一旋,闪电般的一腿踢在他的左臂之上。 叶!一声脆响,步惊云不禁冷哼一声,身形跟跄后退,并未倒地。 天皇见之不禁暗禀: “好小子!骨骼精奇,内力深厚,老夫这一记竟然亦不能令其骨骼脱位。” 意念至此,不待步惊云身形站稳,身形疾扑过去,闪电般的抓住他的剑;步惊云见状大震,只得疾提真气,与天皇近身硬拼。 可惜他身形未稳,大皇倏的右臂一抖,赫然将步惊云的剑猛的松手,直把他甩向洞外。 天皇一招得手,并不乘胜追击,身形一旋,翻身直扑向洞内。守在洞内的凤舞风状,冷叱一声,凤舞箭闪电般的疾掷而出。 天皇甫闻嗤嗤声暴响,己见数支利箭疾射而至,冷哼一声,身形一旋,双爪疾扫而出,啪啪几声脆响,已然将飞来的利箭悉数扫落,身形不禁为之一滞。 就在此时,步惊云己然大喝一声: “天皇休走!” 身形自洞外疾掠而进,人未至,招己发,右臂一抖,“剑流云”疾施而出。 “剑流云”行招远阔狠劲,天皇亦顾忌三分,身形疾退,心中暗忖: “嘿!小子愈战愈勇,既然两个儿子已经进洞,老夫就在此把守,拖延时间!” 主意一定,提气反扑而上。 铁梯神煞赶到洞内,见蚊罗刹还在沉思不语,不禁问道: “二弟,情况如何?找到秘密没有。” 姣罗刹闻言注视着铁梯神煞道: “大哥,依地图所示,我们所找的秘密地就在水柱下那个巨球之内,但有一个难题。” 顿了顿道: “适才我己遣人接近巨球。可是巨球甚滑,加上愈近巨球,水势愈急。我所遣的人下盘功夫己相当不错。但是全都无法在巨球上站稳,更逞论要接近球中央,而且若从巨球滑下,势必堕进球下的无底深渊,必死无疑。” 铁梯神煞闻言“嘿嘿”笑道。 “嘿!老二,区区小事只可难倒你,又岂可难得倒你大哥。” 说话声中,双手抓住铁梯疾送而出。 叶的一声铁梯己然搭在巨球之上,有如一桥;铁梯神煞呼的一声掠到铁梯上,得意道: “老子的铁梯今回可大有用场了。”迈步直朝巨球走去。 就在此时一个冷喝声突然响起: “大胆,中原秘地,怎容你们外人来犯!还不给老夭乖乖的滚回去。” 随着话音响起,一个人己然奇迹般掠到铁梯,截住了铁梯神煞的进路。 铁梯神煞与蚊罗刹见状不禁大惊,神色为之一变。 尚未回过神来,姣罗刹忽然听到背后响起一个冷厉声: “识趣的,速离此地!否则休怪老夭大开杀戒。” 一人己然无声无息的欺到了他的身上。 姣罗刹闻言心中暴震,暗自禁骇然,差点惊呼出口: “啊!来人无声无息,接近,到底是何方神圣。” 强作镇定,缓缓转身。 天皇与步惊云二人全力酣战,打得难分难解,一时不分轩轻。 一时但见人影幢幢,身影飘忽,剑风如虹,二人强硕无匹的内劲直震得洞内的石壁嚏嗓破裂,矾石四处乱飞。 旁观之人不禁为之心醉神驰,暗自喝彩不己。 “呀……”忽然一个惊呼自洞内传出。 天皇乍闻之下大惊,暗呼: “不好!这不正是铁梯他们的叫声?糟!他们出事了。” 意念至此,闪电般的虚晃两招,身形掠虹般的弹出战圈之外道: “步惊云!老夫给你另找一个对手。” 说着望着一旁的聂风道: “聂风,步惊云交给你了。” 话一出口,身形直朝洞内掠去。 步惊云正欲追去,闻言不禁大惊,旋闻霍的一声响,遁声望去,赫然见一破斗笠闪电般的疾飞而至,神色微微一变,倏的一剑劈碎斗笠,转身一望,只见在洞站着一个长发飘飞的人,脸上散发着浓浓的魔气,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乍见之下,不禁惊呼出口: “风,看见你没事便好了。” 皇帝与龙王骤见聂风现身,不禁浑身为之一震,心中暗禀: “咦?聂风为何会与天皇一伙。” 脑海中不禁满头疑云。 聂风威然而立,一脸鬼异,闻言不语。 步惊云知他入魔后人己反常,并不为怪,微笑着道: “风,自从无神绝宫一役,我一直替你保管雪饮,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聂风一见雪饮,身呼的掠起,疾抓向步惊云背后的刀柄。 步惊云神色微微一变道: “刀,始终会还你,何须着急。” 啪!步惊云话方出口,己然被聂风踢了一脚。内心大惊。 聂风一击得手,风神腿连环揣出,碰。膨两声巨响,冷不及防,步惊云连吃数记重腿,大声急喝道: “风!你干什么?” 聂风却忽然飞身掠到一石上,心中暗禀: “每……腿……均有…强横……反震,内力……深……厚……” “用……魔眼……看看…他……有多少……斤两……” 意念至此倏的用发遮住右眼,用魔眼注视着步惊云。 步惊云加过神来,真是心苦异常,注视着聂风苦笑道: “风,你可记得我……我是云师兄……” 话未说完,忽然发觉他以魔眼注视着自己,不禁大喝道: “你为何要反过来助天皇?” 聂风并没有回答,只是喃喃自语: “他……浑身……罩着……一股……云气,走遍……奇怪百脉……身上……所有气门……亦全部……打通……人剑……己连……为……一体……” 顿了顿低头道: “剑和……手……聚气……最强……人……剑……无我……好!”自言自语的点了点头。 皇帝见状,忙走到步惊云身边道: “步惊云,聂风看来己完全不认得你了。”顿了顿面色凝重道: “事到如今,回已前之秘,绝不让天皇得手!” 步惊云闻言一震道: “大局为重!即使聂风挡路,亦只有先除掉他了。” 话音甫落并不犹豫,方欲持剑直闯,聂风已然一声怪啸,挥刀直扑而下。 如风如猛如狂,毫不留情,抢先以狠辣无匹的刀向步惊云迎头狂劈,快逾电花石火,犹胜惊虹飞渡。 步惊云大喝一声: “聂风,住手。” 挥剑疾迎而上。 龙王与凤舞见状,心中满头迷雾,真弄不清,聂风何以会帮助天皇? 风云刀剑相拼,这一战该如何了断?难道步惊云真的会为了大事,剑不留人?一时思绪如潮,默默的注视着场中。 天皇掠入洞中,赫然见断帅制住了姣罗刹,聂人王制住了铁梯神煞,不禁神色一变,双目精光陡盛道: “你俩居然敢管朕的事,你们到底是谁?” 说着疾走过去。 断帅闻言冷笑道: “中原地方,你们却不问擅闯,只要是中原任何人皆可管。” 说着扣住蚊罗刹的头道:“若想你两个儿子继续活命,立即率众原路归去。” 天皇闻言踌躇不语,但脚步未停。 姣罗刹被断帅制住头部要害,汗下如雨,痛苦不堪,见天皇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不禁惊呼出口: “爹!” 天皇倏的进前几步,嘎然住身,面色沉重的道: “大业在即,今日绝不能攻败垂成,朕的儿子们,你们该知道怎么办吧?” “是!爹!”姣罗刹闻言不禁惊大了双眼,“爹”字甫出,倏的以双手紧抓断帅,纵身跃下深渊…… 在场的除了断帅还有聂人王,眼见姣罗刹欲与断帅同归于尽,不禁震惊当场。 二人扭着一团,身形不断下坠—— 文学殿堂扫校

十数年前,聂人王与断帅死诀未果,反而一同失踪于凌云窟内。二人侥幸不死,却无意中发现了洞中深处的一个惊人之秘。这个秘密荣连之深远严重,实出手二人的想象。 震惊之余,为了守秘,更为了守护此地,二人遂协议,双方留守于此,以防秘密外泄。 然而这个秘密不单令二人放弃家庭、儿子,现天皇觊觎,又身率众来夺。随天皇前来的竟然还有聂人主之子一一聂风! 而洞内发生连激斗后,聂人工与断帅为阻天皇等众得手,也近于现身相阻。聂人王与聂风这对不见十多年的父于,看来即将碰头…… 断师亦擒下姣罗刹以胁天皇撒退,谁料他也成全其父而不惜同归于尽。 眼见断帅命悬毫发,聂人王立即设法营救,扣住铁梯神煞的后腕,倏的一脚将铁梯蹬飞而出。 碰的一声响,铁梯横空飞出,直插入对面的石壁之中,断帅身形落在铁梯之上,剑指察的直取姣罗刹的要穴,身形闪电般拔起。 姣罗刹身在半空闪避不急要被击中,、呀的惨呼一声,狂喷着鲜血,聂人王见状不禁大笑道: “老剑狂!你剑不出多时,想不到一出这样重啊。” 断帅闻言身形坠下道: “要他们知难而退,绝不容情。” 聂人王闪电般的舒手托住断帅道: “对!” 话一出口,二人身形闪电般的弹向水中的巨球之上。动作惊险绝伦。 铁梯神煞飞身接住斜飞而出的姣罗煞道: “二弟!你怎么了。” 掠到石壁上,一看之下,不禁“啊”的惊呼出口: “爹!二弟死了。” 天皇闻言双目寒芒一闪,旋即仰头厉笑道: “嘿嘿,联的儿子即使与敌同归于尽,也绝不能死于敌手!孩子,爹一定要杀他们的。 人死无全尸。” 话方出口,陡提全身功力,十指箕张暴长,猛扑而出。 聂人王与断帅二人早已在巨球上站稳闻言大喝—声: “呸!你们这班东瀛走狗,若不想再行死伤的话,立即离开。” 大喝声中,二人亮招提气。聂人王双掌一翻疾迎而上。 甫觉将强硕无匹的劲气有如排山倒海般的涌过来,断帅神色一变,急喝道: “老刀狂,这老狗厉害,我俩真气合与他一拼。” 剑指抵在聂人王的大椎穴。 天皇闻言冷哼一声,碎天绝手一送顿时把二人集而为一的无匹真气轰碎。 聂人王乍见之下暗惊,临然不乱,倏的变招,掌成刀,刀影急晃,新创绝着“刀首轮回”疾施而出旋转向天皇的右手。 天皇乍见之下暗惊道: “啊!这家伙刀法己然出神入化,何以二人在朕的中原高手册上不见经传?” 话方出口,“膨”的一声响!聂人王身随刀转,己然攻破天皇的防线。 天皇冷哼一声,以攻为守,右手疾扑而出,只要劲力一吐,聂人王势必脑浆涂地,就在此时,断帅大喝一声: “看招!” 骄指成剑,嗤的一声,疾刺向他的曲池大穴。 天皇闪避不及,中了一指,毫发之间,聂人王己一掌直压向他的前胸,二人鼓足劲气合使“千斤坠”向他重压而下。 隆的一声响,碎石纷飞,天皇双脚已然没入石中。 壁上观战的铁梯见状,不禁面色如土,汗下如雨,惊呼出口: “啊!他俩与爹同归于尽……” 话方出口,沙沙一阵脆响,己然见三人=起下坠,方欲放下姣罗刹掠身相助,随即又是碰的一声脆响,三人己然停止了下坠。 原来,龙头下仍架着那道铁梯,正好让三人立足,三大高手顿在铁梯上互展浑身解数交锋,不禁打得地暗天昏地,惨烈无比。一时人影闪烁,直看得人眼花镣乱,分不清谁是谁。 摹地,天皇大喝一声,一掌疾拍向断帅,聂人工见状大吼一声,运掌成刀,疾斩而下。 天皇却倏的收招,膨的一脚蹬在石壁上,碎天绝手,坠旋而出,二人被他强硕无匹,霸道绝伦的劲力震得倒弹而出,闪电般的向巨球上退去。 天皇冷哼一声,忽然一腿,将铁梯蹬飞向断帅,断帅身在空中,无法闪避,眼见就要丧命于瞬息之间,心中大骇。 就在于钧一发之际,聂人王大喝一声: “别怕,有我!” 运掌成刀,闪电般的劈在铁梯上,膨的一声巨响,铁梯顿碎,坠下深渊,救了断帅一命。二人在急流中站住身子。溅起无数火花。显见二人功力奇离。 断帅捡回一条命,不禁苦笑道: “老刀狂,我又多欠你一刀了。” 聂人王闻言摇头道: “毋庸多说,先联手对付这厮再说。” 话音出口,二人凝视着天皇道: “多年来未有一展身手,看来眼下是我们最严峻的考验。” 细看之下,也不禁心中惊然。 原来大皇背负着双手,并非立于巨球之上,而是浮于水气之上,好匪夷所思的功力、二人乍见之下,又岂不震惊。 断师不禁面色凝重道: “老刀狂!这家伙一手踏水悬空修为,显见功力远在我俩之上。” 聂人王点头道: “对!今日一战我们二人必须刀剑合攻,全力一击,方有胜望!否则,我们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断帅闻言点头不语,暗自运气,准备着发剑合壁一击! 就在洞内发动全力一击之际,洞外亦有一幕慑人心魄的情景!只见在双方混战的人马,目立眼问已后退至龙爪范围之外。部份走避不及的人,更早惨当场。不但死伤,就连洞中的每一物也划满刀痕剑痕! 每一刀,每一剑,均非常深刻,显见刀剑的主人在拼斗之时是如何尽力。 洞中更弥漫着浓浓的飞沙霞气,还有喘息不过的死亡阴影笼罩着,但迷蒙中仍有两条身影做然而立。 激拼百招,步惊云竞有一道伤痕。 难道,他悟得动诀,依然不及聂风的魔刀。 不!因为在二人决战之间还跪着一个人——火狼! 火狼!此时正为国为义而踌躇不已,甚至亦罔顾了自己的生死与安危! 但他对步惊云有恩,惟恐刀剑无眼,在顾虑火狼之余,一刀之差,步惊云便吃了聂风无情一刀。 血己干,刀口,凝着冰!使人见之骇然。 绝心见二人静立不动,心中不禁暗自思索: “聂风在魔性驱策下,刀法大进,理所当然,想不到步惊云进境亦如斯!” “眼前能否找得秘密实为未知数,加上这辣手的步惊云与及将掩至的中土大军,为今之计,这是另谋出路为上。” 意今至此,绝心趁众人疏神之际,悄然离开! 一侍卫见二人对峙不动,不禁走到皇帝身后道: “陛下,如今聂风守在洞口,怎么办?步惊云与他是师兄弟,会否手下留情?” 皇帝闻言沉吟不语,龙王忍不住大喝道。 “步惊云,快速战速决,再耽误下去,只会让天皇得逞。” 凤舞闻言不禁面色凝的拉着龙王的手道: “别再说了,如步惊云此刻有丝毫分心,只怕他自己亦性命难保!” 皇帝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心急如焚,汗下如雨,天皇己带着两个儿子进洞,聂风一夭当关,难逾雷池半步,如再拖延下去,后果真不堪设想,见二人对峙不动,情不自大禁的枪然叹道: “唉……难道神州苍生,今日就这样误在聂风手上?步惊云,一切须看你了。” 步惊云恍若未闻,静立如山,此时此刻,他也丝毫不敢分心,否则就会给聂风瞧破绽,魔刀,魔眼,不容小觑与轻视,不禁隐于了深深的回忆之中。对天皇的深谋远虑以及残毒心机,也是心惊神悸。 无神绝宫一战,绝心擒获聂风后直赶皇宫,朝见天皇道: “禀天皇!这个就是聂风!他曾在东瀛杀掉我们不少高手,属下今次将其擒获,请陛下发落!” 天皇静坐在龙椅上,微闭着双目,闻言身形也不禁为之微微一震,双手紧握住扶手,缓缓道: “哦?聂风?他不正是步惊云的师弟?” “不错!”绝心点头道: “他俩感情甚笃,二人刀剑合壁的威力,甚至连其师雄霸亦被杀败!” “咦?”天皇闻言微睁双目道: “他,后来练成了魔刀?” “嗯!”绝心沉思着道: “他为败绝无神,不惜以身入魔心性自此大变,与人隔绝!” “好!”天皇闻言缓缓点头道: “来人,给朕送上九转心丹。” “什么?”绝心闻言大惊,心中暗忖: “九转心丹是天皇秘药,能令人迷失本性,唯是从此成为死活人……” 意至此,己见一个武士送上了九转心丹,不禁心悸神惊,汗下如雨,心急道: “陛下,绝心早已效忠于你,何解还要赐我九转心丹?” 天皇闻言摇了摇头道: “放心。你要替朕掌管无神绝宫,朕怎会给你服九转心丹。” 绝心闻言暗松了一口气道: “即是如此,九转心丹是给聂风的,” “不错”天皇点头道: “九转心丹共有九颗,每月一颗,须分九次服下。” 朝进来的武士挥了挥手,指着背厥不醒的聂风道: “给他服下。” “遵命!”武士闻言点头,放下丹丸,扶起聂风,敲开他的口,将九转心丹贯气渡入他的喉下。 天皇凝视着聂风缓缓点头道: “每服一次,心性便会一转,直至九颗尽服,一颗心便变得再难回头,只懂听命于朕,任朕差使。” 说到此,脸上不禁露出了阴森的笑容,继续道: “再者,心性大变,亦是魔性最烈之时,他的魔刀将更大进,实力更为可怕。届时候,朕要利用这小子与中原群雄——互相残杀。” 意念至此,绝心不禁浑身为之一震,缓缓回过神来。 经过百招交手一战,聂风己非昔日的他。 在这三月期间,聂风己服下四颗九转心丹,就连他仅有的本性亦早已给逼至几乎零。 此时此刻的他,只会听命于天皇,为其扫除一切障碍! 步惊云的内力己渐渐催上了巅峰,浑身霞气如云极浓极异,变化莫测,凝视着聂风暗忖: “他刀势旨在把我拖延,日下当务之急……” 意念至此,手中绝世好剑一抖,浓浓的云气排山倒海般直卷向聂风。 然而,步惊云逼过去的云气未到聂风方周两尺之内,己被其一身阴寒凝结成冰,他的人,就犹如在一个晶莹的水柜之中。 就在此时步惊云猛提全身真气,身形无声无息的直冲向洞内。快得看不见一丝身影,只见一团云气拂过。 聂风乍见之下,不禁为之一震,目中寒光一闪;暴吼一声,挺刀疾扑而上。 众人间声猛的惊醒,急视下,哪有步惊云的影子,不禁惊呼出口: “啊!步惊云不见?” 南麟北饮躲在洞中十多年,闲来只有专心练功,到底二人功力己达到何种境界,只见二人配合出击,断帅粹使蚀日剑法一招‘火磷蚀日’,把天皇上路封得密不透风,水花四溅疾卷过去。 与此同时,聂人王大喝一声,猛施出做寒六诀三“红杏出墙”,化万缕刀罡,封死天皇左右两条退路。 天皇乍见二人猛攻而至,心中也自震惊,暗禀: “一冷一热,二人虽是极端,若合二为一可言岂更具威力,晤!必须先破其一!” 心念一决,天皇大喝一声: “来得好!” 碎施出碎天绝手七成功力,双臂一抖,手起瓜落,竟把聂人工劈至的冰刀彻底握碎,嚏嚏脆响,不绝于耳。同时身形急转,碎天绝手直取聂人王的双臂。 聂人工乍见冰刀一碎,急催功力,欲硬攻而上,旋见眼前一花,已觉一股猛厉旋风冲破严密刀,擦身而过,闪避不及,内心大惊,卡的一声,双臂己然掉了一块皮,鲜血狂喷而出,不禁惊呼出口。 断帅见状大急,急喝一声,数道剑气由上而下,急攻天皇头部及两肩要害大穴。 天皇冷哼一声,不慌不忙,双臂一旋,内力疾吐,赫然以手把身畔水柱牵引,伊如匹练,闪电般把断帅裹在核心。 水中蕴含天皇强劲无匹的功力,断帅顿觉浑身骨骼,恍如尽碎,衣衫亦悉数碎裂,魂不附体的疾跌而出。 天皇见状亦不追赶,心中暗忖: “一人己不足为患,还是先找秘密要紧。依地图所示水中央就是秘密所在……” 意念至此,身形怒鹰暴隼般的掠到水柱中间,赫然见一个大洞,水流急漩而下,不禁大笑道: “哈!果然在此!” “爹……”天皇话方出口,忽闻一声惨呼声响起,内心大惊,遁声望去,赫然见铁梯狂喷着鲜血,身形摇摇欲坠,不禁心胆皆怒,厉声喝道: “什么人?斗胆敢袭击老夭的儿子。” “我,步惊云!”天皇话音甫落,一个冷喝声响起,步惊云己然挥剑疾攻而至。 天皇见状大惊,闪避不及。只得猛提全身攻力,施出碎天绝手,舒臂疾迎而上,当的一声脆响,硬接了一剑。 步惊云一剑无功,一声清啸,剑招倏变,卷攻而下。 天皇深知步惊云的厉害,不敢怠慢,身形疾旋,出手拆招,两大绝世高手,闪电般的激战在一起。 暮地,隆的一声巨响,巨球被两大绝世高手强硕无匹,霸道绝内力反震,突然破碎,水石纷飞四溅。 天皇挡不住步惊云排山倒海的攻势,始料不及石球炸,下盘一虚,己坠进巨球之内,提气坠地,游目四顾,赫见洞内别有洞大。 洞中赫然修有一个奇大状观的坟墓,墓碑上赫然写着“黄帝之墓”四个大字,碑下插着一柄宝剑。四周陪葬之物应有尽有。 最令人惊震的刚是剑前的凳上坐着一个骷髅,百骨龙形,肌肤早无,背脊处赫然是一条龙尾,直垂在地。 天皇乍见之下不禁暗暗喜思: “呵呵!这里果然有老夫想要的东西。” 旋即注视着黄帝的陵墓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黄帝,本是中国上古圣王,原姓公孙,由于生于轩辕之丘,故又名轩辕黄帝。” 黄帝对中国后世的建权非常深远,他在位百年,所有文字,衣服、宫室、货币、度量衡、医药均始于此时。 然而,他为后世称颂的更不止如此,还有他生一股神奇霸道力量。力量,令黄帝战无不胜;而其时他更有一个顽强不挠的宿敌——蚩尤! 蚩尤虽强,能经过多场激战,始终不敌黄帝而败北,中国才得以复太平。 黄帝就象是传说中真正的龙,龙的责任,便是守护神州不被外敌所侵…… 可是,生老病死是生命必经创缎,尽管强悍无敌如黄帝,亦无法避免重重老死的一天…… 就在黄帝逐渐重老之时,他的身体竟尔骤生一惊人变化…… 这个变化更令黄帝深信自己生负守护神州之责,遂于其在位的最后十年,不借踏遍神州,寻找一个最佳灵气之地。 终于,他找着了凌云窟深处的一道命脉,他便命后人在其死后,把他的遗骸葬于此地。 传说,只要黄帝的遗骸永远安藏于此,中国便不会被外敌所侵,永享太平! 就在天皇沉思之际,步惊云己然掠入洞,远见之下,不禁暗忖: “哦?原来巨球内的秘密是——黄帝之墓。” 意念至此,灵智突的一震,外面之水不断涌入,暗禀道: “如今外面的水不断涌入球内,不消半盏茶时间定必淹没这里,绝不能让他夺得这个秘密。” 心念一决,猛提全身功力大喝道: “天皇!休想得逞!” 话方出口,右臂一抖,一式剑流云疾攻向天皇,剑气如行云流水,暴卷而出。 天皇闻言猛醒,身形一闪,疾喝道: “聂风,快替朕取下那条脊骨!” 话方出口,唆的一声,聂风己然狂风般的卷入。 聂风闻言二话不说,身形如风一卷而过,倏的抓住龙骨,噗的一声取在手中。 步惊云乍见之下不禁惊呼出口: “相传黄帝是龙的化身,人首龙身,今日一见,果真所传非虚。” 天皇闪过步惊云一招,闻言阴森笑道: “嘿嘿!这根龙的脊骨正是守护中土命脉的最大关键,只要龙脉得手,神州,便再无神龙守护,届时倾覆在望!” 步惊云闻言猛醒,赫然见聂风握着龙脊,疾喝一声: “风,快停手!” 身形疾扑过去。 聂风恍若未闻,不待步惊云扑到,倏的转身,手中龙脊唯的疾扫而出,波的闪出一道奇光。步惊云见状大惊,不敢硬挡,身形疾闪。 聂风并不与步惊云交手,一招将他逼退,身形疾掠而出,旋风般的疾卷而起,直冲出洞外。 洞外的断帅与聂人工乍见一人手执龙脉疾掠而出,不禁神色大变,浑身暴震,聂人工大喝一声: “龙脉!老剑狂,追!” ‘追’字出口,二人身形陡掠而出,疾追聂风。 聂风身形如风,一连几闪,己然掠出洞外。 洞外守护着待卫突见一人疾掠而出,不禁齐喝—声: “谁人?” 挥舞着兵器,掠身相阻。但一看情来人,不禁惊呼出口: “是聂风?” 聂风一言不发,身形呼的从众侍卫的头上掠过去,手中龙脉一伸,闪过一道强光,众人身形纷纷被震开,惨呼声顿起,乱石纷飞。 原来,龙脉不仅能在灵地上守护神州,更是开天劈地之力,聂风轻轻一扫,己当场死伤枕藉,破出一条血路,如风而出, 皇帝乍见之下,不禁惊呼出口: “什么,龙脉竟然给聂风夺走。” 率众疾追。 聂风掠出洞外,身形一缓,回想着天皇一句话: “聂,记着!得手后先到落阳坡与朕会合… 意念至此,身形再度掠起。 凌云窟外,原来大军早已掩至,且己将东瀛来人全部制服,忽见一人掠出,潮水般的疾围而上。 聂风魔性大发,手中龙脉一连几扫,轰隆巨响,惨呼不断,血肉横习,死伤无数,众兵见状,大吼一声,死缠不放。 幸好此时,聂人王、断帅。皇帝、龙王、凤舞等人已然纷纷追出,直扑向聂风。欲夺龙脉。 聂风见众高手追出,更是大开杀戒,手中龙脉疾扫,破形一条血路向前疾掠而出,一时隆隆的巨响之声不断,惨呼声伴着血肉横飞。 聂风手握龙骨,疯狂冲出凌云窟外,无人能挡,南麟北饮。皇帝、龙王。凤舞等人仍鼓尽毕生功力。穷追,誓要夺回龙脉! 落阳坡,一片衰草,冷清幽静。古塔镇守大南。 天皇早已摆落众人,独自徘徊在塔前的路碑,心中不停暗想: “咦?聂风轻功超卓,理应能像朕一般把他们摆脱,为何退退未至?莫非……他出事了?” 原来天皇早与聂风约定,在落阳坡会合。久候不见他至,面然不禁逐渐变得凝重,远眺着凌云窟的方向,思索不语。 卡!忽然一声破空响,大皇乍闻不禁为之一震,遁声望去,赫然见步惊云执剑疾掠而来,不禁神色为之微微一变。 步惊云呼的一声,飘落在天皇身前,冷冷的注视着他道: “天皇,如今只余下你一个了,就让我把你逐出神州!” 天皇闻言双目寒芒一闪,利刀般的逼视着步惊云冷哼道: “哼!小子死缠不休,横竖朕预计在龙脉到手后再对付你,好!今日就提前将而解决!” 话方出口,陡提全身功力,双臂一抖,十指箕张,碎天绝手陡施而出—— 文学殿堂扫校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龙墓之秘,风云续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