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今年应该去哪里陪她看流星雨吗_佳能,岛

“太阳系每小时以百万公里的惊人速度,不断地向宇宙前进。”在F市的千滨海滩上,真锅先生对我这么说。当时的千滨海滩附近既没有装饰街灯,也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所以一到晚上,海滨就一片漆黑,只看得到冲到沙滩上的破碎白色浪花,和听到海浪的声音。“它朝着天琴座织女星的方向前进,速度是地球绕行大阳时的十倍。因此我们可以说:我们现在正坐在一个快速飞行的大星球上。”真锅先生的脸本来是对着夜空的,但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却是看着我的。即使在黑暗之中,我还是知道他把头转过来看着我了。“嗯。”我的眼睛看着前面的黑色海面,轻轻地回应了一声。然后稍微思考了一下,才说,“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太阳从东边升起,从西边的地平线落下。”“对。”真锅先生说,“这正是地球自转的关系。载着我们的地球,像陀螺一样地转着。你知道公转和自转的不同吗?”“嗯。”我点头说着。若是平常的话,应该可以不出声,点头回答就可以,但是现在四周太暗了,万一真锅先生没有看到我点头,不是不太好吗?所以我还是出声回答了。“不只太阳,月亮和许多星星也一样,都是从东边升起,然后慢慢地往西移动,最后从地平线上消失。它们的速度和太阳一样。”“是吗?”“是的,太阳。其实白天的时候,天空里也是有星星的。太阳的周围有很多星星,只是太阳出来时,放射的光芒太强烈,所以我们才看不见那些星星。在我们的眼中,行星和太阳以相同的速度和方向在移动,它们之间的位置是不会改变的。星星们绝对不会超过太阳,他们和太阳保持一定的距离,和太阳一起行动。这也可以解释成:其实天空并没有在动,而是我们在动。天上的星星或太阳,像画在黑纸上面的图画,是不会懂得。我们虽然静静地坐在地球上,却被地球载着转动。可是地球太大了,所以我们感觉不到它在动。”我对真锅先生的话感到很讶异,因为我无法想象出他说的情形。“我们有在动吗……可是,为什么听不到任何动的声音呢?”真锅先生听我这么说,笑了。“的确,我们确实听不到地球载着我们移动的声音。”“东西动的时候,不是都会发出声音吗?例如:门啊、轨道车啊、水啊等等,它们动的时候,都会发出声音。”我指着眼前黑暗中的海水波浪说着。一波又一波不断靠近的沙滩的海浪,在发出啪沙的声音后,“刷——”地化为泡沫,消失在细沙之间。“那是因为有摩擦的关系。不过,不管是对人类的生活还是对科学上的研究,‘是我们在动’这一点,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发现:人类可是经历了几千年的研究,才发现到这一点。以前的人,总以为是天空在动,认为人类生活在一个平面的大地上,围绕这个地面的天空,在不停地在转动。”“这就是天动说吗?”“是的,这就是天动说。与天动说相反的,则是曾经遭受迫害的地动说。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对任何事物都一样,只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就会看到不同的面相。当人们认为那边不对时,就会以为另外一边是正确的。不一样的想法会让相同的事物产生不同的面貌。”真锅先生说,虽然在黑暗中,但我仍然知道他是看着我说的,因为知道他在看我,我竟然觉得难为情,而不敢看他,所以便低着头。真锅先生继续说。“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每个人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从不同的方向去思考事情。绝对不要只从一个角度去了解任何事,这点非常重要,你一定要记住。”我慢慢地点点头,然后“嗯”了一声。那个晚上是一九七七年的夏夜,我才九岁。当时的我经常和真锅先生在一起,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都黏着他。如果有空,他会教我一些我可以帮忙的事情;如果他很忙,我就静静地坐在一旁看他工作,等他忙完。真锅先生己经是大人了,只要能够帮他工作,我就觉得很高兴,就算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无所谓。※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我会等真锅先生下班,然后和他一起去吃饭,一起去散步,有时甚至已经夜深了,我也还和他在一起。不过,那个晚上和平常不大一样,因为那一夜是真锅先生约我半夜出去的。一个小孩子半夜出去,好像是一个紧张的大冒险,但对我而言却没有什么。因为我家里只有妈妈和我,妈妈又经常工作到半夜,通常是半夜两点以后,她才会回来。妈妈工作的地点,在隔了一个火车站外的市街酒吧。所以午夜两点以前,我是自由的,爱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没有人会管我,况且当时还是暑假期间。不过,我也是那天晚上,才发现我有那样的自由。妈妈好像总是坐计程车回家的。我说“好像”,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妈妈回家时的情形:因为她回家的时间是半夜,还是小孩子的我,当然己经睡了。八月十二日那天晚上,虽然我半夜从家里溜出去,妈妈也没有因此而担心;真锅先生似乎也不觉得妈妈会因为我半夜出门而担心。为什么我们会在接近午夜的时间去千滨呢?因为白天的时候真锅先生对我说:今天晚上可以看到很多流星。兴奋的情绪让我到了原本很想睡觉的时间,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深夜十二点……马上就是十二点了。”真锅先生将手表对着星光,努力地看着表面上的长短针。“半夜的时候,对着这里南边的话,太阳就在这一边。”坐在沙滩上的真锅先生慢慢挪动身体。他本来是面对着市街的,现在慢慢挪动上半身,己经变成朝着海的方向了。“现在太阳在那边,在地球的正后方。从北半球看太阳时,因为地球的公转轨道是由西向东,所以太阳看起来总是在我们的左边。地球自转时,也是以这样的方向绕行。因为不管是公转还是自转,绕行的方向都是朝东,所以可以说东方的天空,就是地球前进的方向。此时此刻地球也朝着那个方向前进,朝着那颗星星前进。”“哦?那是公转吗?”我问。“对,那是公转的活动。”真锅先生点着头说。“如果把太阳的活动也考虑进去的话,地球就像这样——像在画一个有铁丝回旋的弹簧,在宇宙空间中前进。”真锅先生转动着自己的右手,一边画着大圈圈,一边往上举起。“噢!”“除了地球这样的行星会绕行太阳外,彗星也会绕着太阳转。有一颗彗星叫做史威福·塔托(SwiftTuttle),它的运行轨道,与地球的公转轨道交错。彗星前进的时候,会在沿途留下许多星屑般的尘埃粒子。”“那些是彗星的碎片吗?”“嗯。那些碎片像雾一样,是由气体与岩石组合而成的。今天,也就是八月十二日的晚上,是地球经过和这颗彗星轨道的交叉点的时间。”“交叉点?”我问。“对。象十字路口一样,两条道路的交叉点。”“没有危险吗?”“没有。现在地球就要进入那些星屑,通过彗星经过时留下来的尘埃粒子了。从现在开始,你要仔细看着。方向应该在守望塔左边一点点的地方,位置大概是水平线以上三个手掌的高度。你看吧,会有很多流星掉下来的。”我盯着守望塔看。那个守望塔是真锅先生结合F市工商会议所与印刷厂里的朋友,在去年夏天兴建完成的。我和真锅先生都很喜欢这里,因为平常这里是很安静的地方。可是一到夏天,这里就成为海水浴场,人多得不得了。有这么多人来这里玩水游泳,却没有可以观察沙滩动态的高点,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很不容易发现。所以真锅先生向市政府提出请求,想要自己建造一座守望塔。于是市政府出木板、木条等材料,真锅先生和朋友们出力,合作完成了这座守望塔。真锅先生很会做木工,那时我也每天来帮忙。守望塔旁边的天空里,有很多星星。现在的社会因为高度都市化的关系,每家每户的电灯、商家的霓虹灯,和密布的街灯,大大提高了夜晚的亮度,于是可以看得见的星星,就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一九七七年时,夜晚的街道没有现在这么亮,空气也比现在清新,晚上到海边时可以看到很多星星。“看!出现了。”真锅先生说。“哇!真的耶!”我说。刚刚那一瞬间看到的,是拖着白色尾巴的彗星。后来又看到几颗流星划过天空。这些流星前进的方向并不相同,四面八方各个角度都有。真锅先生把脸靠过来,在我的耳边说:“明白了吗?现在地球正往那些流星的中心前进。那些流星其实就是彗星的碎片,也就是星屑;而地球正以时速十万公里的速度,冲向碎片中。想象汽车在雪中前进的样子吧!星屑就像雪一样,飞向我们的地球。然而事实上并不是像雪一样的星屑飞向我们,而是我们飞向像雪一样的星屑。”听真锅先生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我整个人好像被电到一样地发麻。我认为真锅先生一定是从反方向来看这件事,才会有这样的结论。“还有,彗星的碎片飞入地球的大气层时,因为和空气摩擦,会产生燃烧的现象。”“碎片在燃烧吗?”“对,碎片会燃烧,然后消失。”“那就是流星吗?”“对。”这个晚上让我印象深刻的原因,除了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晚了还流连在外,也是我第一次在那么黑暗的空间里,和真锅先生单独谈话,更是第一次感受到地球像一艘快速前进的太空船。真锅先生是个知识渊博的人,他真的好像什么事都知道。至少以当时我的知识水平来说,他确实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大人。当我听说地球公转的轨道,与彗星运行的轨道有交叉点时,我立刻联想到车祸的状况。外太空没有红绿灯吧?于是我问:“那样地球不会和那颗彗星相撞吗?”真锅先生回答我:“我们活着的时候,大概不会发生相撞的情形。但是,或许有一天会相撞吧!”我再问:“那时世界就结束了吗?”他抬头看着天空,稍微想了想袋才说:“嗯!那时世界一定会结束,所有的文明也会随之结束。”那时的我,每天都过着寻寻觅觅的生活;夸张一点说,我每天都在找寻目己生活的方式。我觉得大家对我的态度很冷漠,这个世界也不适合我居住。我觉得是认识真锅先生之后,才理解到生活的理由。我很喜欢真锅先生,他有强健的体魄、令人迷惑的眼神、有点长的黑发和洗发剂的香味……我喜欢他所有的一切。其实这样的说法是有点奇怪的,因为真锅先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或者我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我根本不曾想过我是否喜欢真锅先生这件事;就像人们不会思考喜不喜欢自己的手或脚一样。真锅先生的身材不高,甚至还可以说他个子矮小;不过,我是在认识他好几年以后,才意识到这点的。刚认识的时候,我是比他个子矮小许多的小孩,所以没有注意到他的身高,后来发现他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时,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因为我讨厌个子矮小的人,而是因为真锅先生在我心中一直是完美、没有人可以超越的人。那个年纪的我,人生的经验贫乏,当然找不到什么有意义的事,学校生活一点也不好玩,老师只会要求我们守秩序、强迫我们读书,所以每天的生活都很无聊。我没有朋友,妈妈又经常不在家,在家的时候通常也都臭着一张脸,爸爸更在我懂事以前就离开我们了,所以我的整个生活都受到真锅先生的影响。虽然对这样的情形,我有时也会感到不安,但是,如果真的要在每天的生活中,找出一点有意义的事,那么那件事必定和真锅先生有关。在我个人的记忆里,我不曾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和我们住在一起”之类的问题。我以为“家”就是这样,每天板着脸,和我一起生活的人,就是我的妈妈。既然生活是如此无趣,所以我对学校或任何人,也就没有什么期待。在这种情况下,我很容易变成一个没有朋友的人,也几乎没有去同学或朋友家里玩的经验。这样的我不知道一般人的生活是怎么样,自然不懂得拿别人的生活,来和自己的作比较,脑子里也就不会有“问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的想法。啊,或许我的想法并不对,而是因为真锅先生的存在,让我感觉不到没有父亲的缺憾,所以才没有那种疑问吧!真锅先生随时都在我身边,我只要去隔壁的印刷厂,就可以找到他。而且,他是一位成熟、有智慧的男性,不管什么事情,他都能教导我。我觉得有真锅先生这样的朋友就够了。真锅先生接下来说的话,才是让我对这个晚上印象深刻的最主要原因。他说: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同一件事物,就会看到这件事物的不同面貌;如果它不被众人所接受,那么这面貌很可能才是这件事物的真实面貌。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类似的说法,因此不太能了解这个说法的确实意义,只隐约地感觉到他的话似乎隐含着什么重要的讯息。在没有街灯,只有星光的黑暗海边,我看着偶尔划过东方夜空的流星,听着来了又去的海浪声,感觉粘在皮肤上的湿气,脑子里想象着不可思议的天体运行……后来我再想起这些情景时,总觉得那就像梦境一样,是个脱离现实的记忆。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同一件事物——真锅先生说话时的声音,就像东方夜空划过的流星在说话一样,我觉得好像窥视到成人世界的秘密了。这让我兴奋莫名地将这个晚上的所有事情,都清楚地刻画在脑海里。虽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是,当时触摸到沙子的感觉、拍岸而来的海浪声音、黏附在皮肤上的湿气、海水刺鼻的气息……等,都仿佛是昨日才发生的事,丝毫没有从我的记忆里消退。“很漂亮吧?”真锅先生问,我点头表示回答。然后他又说,“可是宇宙空间也是很可怕的地方。那里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病毒,和各种会蠕动的怪物。”“啊?真的有那种东西吗?”我问。“当然有呀。地球正在往宇宙的中心前进,一些新的病毒恐怕就要从天而降了。”真锅先生淡然地说着。“哦——真的会那样吗?”“嗯。说不定已经有外星人潜入我们的地球,住在地球上了。”“那——大家知道哪些人是外星人吗?”“不知道。因为他们是透明的。“透明的?外星人是透明的?”“没错,他们是透明人。不过,小阳,我们还是很幸运,因为宇宙实在太大了,所以我们到现在还没有被什么可怕的病原菌感染。”我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说:“万一被感染了,那会怎样?”“所有的人类都会生很严重的病。因为那是我们人类还不知道的病菌,当然也不知道治疗的方法,所以被感染的人只有死亡一途。”“什么时候会发生这种事呢?”“总有一天会发生吧!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否则明天早上就起不来了。”真锅先生说着,就站了起来,并且伸手把我拉起来。“我现在还在放暑假,所以早上起不来也没有关系啦,对了,地球己经通过那个交叉点了吗?流星己经结束了吗?”我问。“不,还没有。”真锅先生说。“真锅先生。”我本来己经有点想睡了,可是一听说要回去了,却立刻睡意全消。我继续发问,想多拖延一点时间。“地球是一颗大球吗?”我问。“嗯,是的。”真锅先生笑着对我说。他好像在笑我: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呀!“地球到底有多大呢?大到无法想象吗?”真锅先生听到我的问题,便松开我着我的右手。我们站在沙滩上,他想了一会儿后,才说:“也不是达到无法想像。其实地球并不大,你看到那边的地平线了吗?”他指着黑漆漆的大海那一边,刚才流星曾经划过那里的天空。“从这里看的话,虽然不容易看清楚,但是,你知道地平线是弧状的吧?”千滨的左右两侧是高起的岩石海域,岸上有树丛,夹在这两个岩岸之间的,就是千滨这片沙滩。若以我现在的眼光来衡量,那个狭小的海湾沙滩,像一座天然形成的游泳池,一点也不算大;但当时我还小,因此在我眼中,千滨是一片宽阔的海岸平原。因此可以看见的地平线并不长,仅仅是一小截平缓的弧线。“从那里的平缓弧线延伸出去,然后画出一个圆,大概就是地球的大小。所以地球并没有达到无法想像。对吧?”真锅先生这么说,可是,我还是不能了解他所说的内容。“小阳,你不懂吗?”他问,我很抱歉地点点头。“这样说吧!现在虽然很暗,但是,你看得见那边的地平线吗?”“嗯。”“那条天空与海水交界的线,就是地平线。你觉得那条线离这里有多远呢?”“我不知道。”我摇头说。“大概有五公里吧,走快一点的话,一个小时就可以走完。五公里的距离,大概是从这里到附近的G市,也是这里到地平线的距离。”“哦?是吗?”“是的。大约就是从这里走到你妈妈工作的店的距离。”真锅先生说着,然后拉起我的手,一起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我的手被他拉着,心里却想着:是吗?原来我现在和妈妈的距离,就是海滩到地平线的距离吗?※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我们只能看到五公里远的地方。五公里以外就是往下的弧线了。所以说,地球并非大到无法想像。”这次我总算有点懂真锅先生说的话了。“想象我们站在海边看地平线上的船吧!当我们拿着望远镜,看地平线上的船时,首先看到的是什么呢?是船桅的顶点,然后看到船的烟囱,接下来看到船舱,最后才终于看得见整艘船的样子。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我们才会先看到船的最高处,然后慢慢看到船的其他部位,最后才能看到船的整体。那种情形就像船在爬山一样,船沿着球体的表面,慢慢往我们这边爬上来。”“哦,这样啊!”“当我们看到船桅的顶点时,船和我们的距离是十公里。因为我们和地平线的距离,与船桅到地平线的距离是一样的。”“是吗?”“下次我们用画图的方式来说明,那样你会比较容易了解。”当时我想,就那样吧!我一向觉得写作业和复习功课,都是很痛苦的事,可是却觉得真锅先生以后用画图的方式来说明刚刚的原理,是很有意思的作业。“因为地球没有那么大,所以去外国也是很简单的事。”“哦?真的吗?”对当时的我而言,那句话真是令人震惊。“真的。”真锅先生牵着我的手,很肯定地说。“你看到那边那颗大星星了吗?那是北极星。中国和朝鲜半岛,都在那颗大星星下面的大路上。我们要去那里并不难,一条小渔船就可以把我们载到那里了。”“真的吗?”“嗯。等小阳长大了,就会明白了。“我也可以去外国吗?”真锅先生忍不住笑了。“当然了,那是很简单的事。”他很有信心地说。可是,当时的我却觉得不可能。“下次我们一起去外国吧!”“真的可以吗?”我大声地说。“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我们说定了哟!”我伸出小指头,真锅先生也伸出小指头和我勾勾手。然后说:“不过,我们是去不了北极星的。”“坐火箭也不行吗?”“不行。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北极星光芒,是它在四百三十年前发射出来的光。”“咦?真的吗?”“真的。那是江户时代的光。”这真是令人无法想像的话。“我们与北极星之间的距离是四百三十光年。所以我们即使搭乘和光同样速度的火箭,也要飞行四百三十年,才能到达北极星。你知道光一年可以前进多少距离吗?九兆公里哟。这是无法想像的距离吧!”“嗯。”“不过,我们的银河系却更大。银河系的直径有十万光年,它也不断地在旋转。我们的太阳系就在这个转动的银河系里,绕着银河系转动。”“太阳系的时速是百万公里吗?”“是的。你记得很清楚,脑筋很好嘛!在学校的成绩一定也很棒吧?”“这——我不知道。”我说。其实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学校的成绩,我只是不喜欢说太多,因为说太多好像在炫耀。“没错,太阳系旋转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可是,它的速度虽然快,诞生至今绕行银河系的次数,却只有二十次左右。”“因为银河系很大的关系吗?”“没错。”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很暗,我边走边抬头看天空。因为是乡下小路,所以除了我们以外,路上没有别人了。空气凉凉的,虫鸣声传入我的耳中。我正在一颗快速转动前进的球体上,慢慢走向针头般小的大小的家。“真锅先生。”我说。“什么事?”“宇宙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据说是一百数十亿年前。”真锅先生很快就回答了。“一百数十亿年?”“是怎么形成的呢?”“大爆炸!据说是发生了大爆炸的缘故。”“噢!那么,大爆炸之前,宇宙有什么呢?”我问。“什么也没有。”‘只有黑暗的空间吗?”“也没有黑暗的空间。空间也是大爆炸创造出来的。”“空间也是大爆炸创造出来的?”“不只空间,时间也是大爆炸下的产物。所以大爆炸之前什么东西也没有。”“嗯……”我虽然不了解真锅先生的说明,但是还是觉得他很了不起。“真锅先生,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宇宙的事情呢?”真锅先生又笑了:“为什么吗?因为我从小就对宇宙的事情很有兴趣,立志要做和宇宙有关的工作,那是我的梦想。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像我这么小的时候吗?”“嗯,是呀。那时我看了许多和外太空旅行有关的书,非常憧憬宇宙的一切。可是后来发现火箭啦、飞弹啦,也会在天空飞,广岛还发生了被原子弹攻击的事情,就不想做那种工作了。”“哦?是吗?”“所以小阳长大以后,干万不要做杀人的研究,要做可以救人的研究。”真锅先生说。凡是我提出的问题,真锅先生都会认真地回答我,即使我的问题没有什么意义,他也会认真思考,然后给我答案,而且是我能够理解的答案。虽然有时候我不大能理解他的回答,但是,我还是相信他给我的答案一定是正确的。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因为我是个小孩子,就随便敷衍我。我自认那时的我是一个顺从又乖巧的小孩,也希望自己是那样的孩子。至少我希望自己在真锅先生的面前,确实是好孩子。真锅先生对我的爱护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当时我还小,所以从没想过真锅先生的爱护是否有特别的意思。那时我是一个没有“毒”的小孩子,离叛逆的青春期也还远,所以想也不想地就接受真锅先生给我的爱护,并且认为他的爱护是理所当然的。其实,我已不知不觉地因为他的爱护而傲慢了起来。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做了那么残酷的事呢?真锅先生对我的爱护,可以用“为我而活”四个字来形容,他为了我而奉献了自己,可是我竟然对这么爱护我的真锅先生,做出残酷的事情,犯下永远无法弥补的过错!出现在我身上的毒,不是年轻人的毒,也不是人类的业障,而是小孩子才会有的毒。只要一想起当时的事,我就不得不如此想。

你知道今年应该去哪里陪她看流星雨吗_佳能,岛田庄司。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棉被里休息。不久之后妈妈回来了,她稍微打开我的房门。“小阳,肚子饿了吗?”妈妈用道歉的口吻小声问道,所以我平静地回答:“不饿。”“听说你在学校吐了。真的吗?”妈妈又问。“嗯。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说。接着,妈妈就独自待在厨房里收抬东西、洗东西,然后准备午餐。她为我煮了稀饭,并且把稀饭端进我的房间。她把稀饭放在我的枕边,好像想对我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我的房间。那一天,妈妈好像没有再和真锅先生碰面。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妈妈也都好像没有和真锅先生见面、说话。这件事情对妈妈的伤害到底有多大,我是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体会到的。那天之后的第二天,我没有去真锅印刷厂,所以不知道真锅先生的情形。两天后正好是星期六,中午放学后我就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就看到妈妈孤单地坐在昏暗的厨房餐桌旁。她看到我回来了,就叫了一声:“啊,小阳。”她的声音有气无力。我觉得有点古怪,便仔细端详她的脸,发现她的眼中有泪。“怎么了?”我问。“没有,没什么。”妈妈说。妈妈不再说话,我和她都沉默着。可是,我觉得她好像很想说些什么,所以就站在她的身边等她开口。果然,妈妈还是说了。她说:“真锅先生呀——他今天要去外国了。”“什么?”我说着,并且呆站了,“那么印刷厂呢?”“好像卖掉了。以前就曾经说过,有个叫金田的人想接手印刷厂。”这么快!这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打击,让我脑袋一片空白。“真锅先生怎么……”“他要从G巷坐船……”妈妈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时钟,才又说,“再四十分钟就要出发了。”我的脑子无法思考,茫茫然地走向玄关。“小阳。”妈妈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你要去哪里?”“我想去隔壁看看。”我说着,就赤脚走到水泥地上,穿好鞋子。出了门,就可以看到隔壁了,那里曾经是真锅印刷厂。我走到隔壁,看看印刷室的情形,印刷室里的机器没有转动,整个印刷室里静悄悄的。在我的记忆里,这个印刷室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像死了一般的安静。透过玻璃窗看,也不见卯月君在里面。我觉得这栋建筑物死了。离开窗边后,我信步走到后院。后院里有小屋。小屋的门上有一张用大头针钉住的白纸,纸上写着这样的字:“小阳,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陪伴。这个小屋里所有的模型玩具及组合飞机,全部送给你。很抱歉,那个要装引擎的模型飞机还没有完成,本来很想完成那架飞机后,和你去千滨试飞的。请你要保重了,要好好照顾你妈妈。真锅平吉。”读信的那一瞬间,我的泪腺像爆炸了一样,眼泪夺眶而出,我的心里非常悲伤,悲伤到几乎站不住。几天以前这个小屋还是我的一切,我生活的意义所在,小屋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觉得每天的生活都很有意思。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走进小屋问真锅先生:今天做了什么新的东西?我总是在这里和真锅先生相聚,几乎没有一天不见面的。可是,我还没有离开这栋房子,他却已经离开这块土地了。失去了真锅先生,我的未来会怎么样呢?我还能生活得很好吗?这样问自己,其实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我得到的答案是“不行”,那么我还活得下去吗?我大概会被强烈的悲伤击垮,以至于奄奄一息,甚至死亡吧?看到真锅先生留下来的信的那一瞬间,我才确实的感觉到从此以后我是一个人了;我的未来将是孤独的,每一天都得过着寂寞的生活。我想我一定无法适应那样的生活。“小阳!”妈妈的声音。我把头转向声音的方向。妈妈在矮墙的另一边——不,正确的说法是“她应该是站在矮墙的那一边”,因为我只听到声音,并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视线。“小阳!”妈妈的声音很凄厉,她在我的背后叫唤。我没有理会她的叫唤,只是一味地向前跑。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必须赶快去阻止真锅先生。如果不阻止他,那一切就完了。我全力跑向F车站,并且一边跑,一边摸索裤子的口袋。口袋里有一枚一百圆的硬币和几枚十圆硬币。这些钱足够买到G车站的车票了。不快一点的话,真锅先生的船就要开走了。到了F车站后,我很快地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一张区间车票,通过剪票口,两步并一步地跑上天桥。来到月台后,我才利用等车的时间,坐在椅子上稍微调整一下呼吸。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流过我的脸颊。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再摸摸口袋,没有手帕。当我用手背擦拭脸颊时,心中的悔意一涌而上。我到底做了什么事呀?我一定对真锅先生说了非常残酷的话吧?真锅先生愿意为我们母子而活。他为了让我高兴,每天不是买杂志,就是买漫画书,或是买模型玩具给我。每完成一件新的组合玩具,他就会立刻告诉我,并且拿给我看,然后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很会做模型玩具,可以说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为我做了许多玩具,可是我却对他说“我不相信你”。单纯为了这句话,我就该向他道歉。否则,我将很难原谅自己。火车进站了,我快速地跳上车。因为想在火车到达G站后,能够立刻下车,所以我就站在车门旁。火车起动,没多久就隐约可以看到成排房舍后面的日本海了。我想着:真锅先生的船会从G巷出发,然后横越那个海面,去外国吧?※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因为真锅先生,我才能有之前那样的生活。如果没有他的话,像我这样一个没有爸爸的小孩,会过怎样的日子呢?我没有朋友,只能和妈妈相依为命,日子非常辛苦而无趣。真锅先生出现以横,我的生活才有乐趣可言,所以我必须感谢他才对,可是却一直没有发现到这一点,直到他要走了,我才知道自己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他。我实在太愚蠢了。火车进站,车门一开,我就快速地飞奔而出。我跑过月台,通过剪票口,闪过站内的人潮,全力向前冲。G港在车站北口的方向,所以一出北口,就可以看到一整排的计程车。可是我没有钱坐计程车,以前也没有独自坐计程车的经验,所以只能穿过车站前的马路,往G港的方向跑去。在奔跑的途中,我的胸口疼痛起来,一股令人感到不适应的气味从体内往上冲到嘴巴,好几次因为不舒服而想停下脚步,也觉得自己绝对跑不到港口。我真的真的很不舒服,不舒服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觉得再也走不动了。可是,我一定得向真锅先生道歉,就算死,至少也要对他说一声“对不起”。跑了三十分钟左右后,终于看到港口了。我在心里祈祷着,希望来得及见真锅先生最后一面。我跑过海关跟码头的一些建筑物后面,抄近路往码头跑去,并且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越过栅栏。我不舒服得几乎要昏倒了,眼前的建筑物变得朦胧,而且像跑马灯一样地在我面前旋转着,白色的大船和各色彩带形成的屏风阻挡在前方,更占满了我的视线。岸上的送行者与船上的旅客之间,有许多五彩的色带。送行者与旅客的手里各执着彩带的一端,这是船将起航前的最后一刻。后来我曾数度来到港口送船出港,但是之后所看到的彩带,都没有这次的多。我觉得我痛苦得快死了,很想蹲下来休息,可是,我不能休息,因为船马上就要开了。后来回想当时的情形时,觉得那个场面仿佛一场诡异的梦。我眼前色彩缤纷的彩带,就像大水形成的瀑布一样,矗立在我眼前。那条大瀑布随着船的移动,缓缓的流动着。华丽的色彩流动、送行者的叫唤声、闷热的天气,再加上我自身的疲累,让我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晕眩。白色的大船发出汽笛声,已经慢慢的往左边的方向移动了;彩带形成的屏风因为船的移动而变形。我努力的探出身子,视线投注在二层楼高的甲板上,认真的寻找真锅先生的身影。挤在大人人群中的我,虽然一下子被人群淹没,一下子又被排挤在他们的身后,但是视线却一直没离开甲板。这是看到真锅先生的最后机会了,所以从F市开始,从那间小屋开始,我就不断地在跑。终于看到个子小小的真锅先生了。他穿着黑色的裤子,白色的猎装外套,他的手上并没有握着彩带,一个人垂头丧气地靠着栏干,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真锅先生!”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但是四周闹哄哄的,他不可能听见的。于是我一边叫,一边转头看四周,寻找有没有比较高,比较容易被看到的地点。停车场有一辆卡车,我立刻跑向卡车,并且从卡车的后方跳到货箱上。“真锅先生!”我一边大喊真锅先生的名字,一边大力地挥动双手。叫喊的声音仍然派不上用场,但是站在卡车上挥动双手的样子,终于让真锅先生看见我了。他的身体很快地离开栏杆,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并且挥动双手回应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看到了神。“真锅先生,我相信你——!”我叫道。“上次的事,真对不起——我是相信你的——!”我又叫了一次。但是,我的声音仍然无法传到他的耳朵里。真锅先生一手放在耳朵上,身体往前倾,一副在问“你在说什么呀?”的表情。“真锅先生,我是相信你的,我真的相信你呀——对不起,我对你说了那样的话——!”我竭尽所能地大声喊着。我想真锅先生并没有听到我的叫声,可是他好像很高兴,他用力地对着我点了好几次头,并且把双手放在嘴巴上,围成喇叭的样子,对着我大声叫着。可惜我同样听不到他的声音。因为船一直在缓缓移动,为了能跟着船前进,我只好跳下卡车,在码头的混凝土地面上小跑步着。其他来送行的人,也缓缓地向前移动。没有多久,彩带纷纷断裂,船逐渐偏向右转,驶向外海。船的角度变了,真锅先生的身影也慢慢偏远。我一直挥着手,直到完全看不到真锅先生为止。彩带形成的屏风也消失了,大量的彩带碎屑在波浪中起起伏伏。船改变了方向,船屁股朝向码头这边的送行者,此时送行的人也纷纷转头,与船的方向背道而驰,准备离去。只有我与人潮的方向不同,我仍然站在原地,看着船消失的方向。直到船已经远去,只剩下拳头般的大小了,我还是站在码头上。周围的人群早已散去,我走到码头的边边,坐在粗大的铁桩上,一直看到船身完全消失为止。船身消失的地平线,是距离我五公里远的海面。这是真锅先生以前教我的知识。想到这一点的同时,我也想起了他的表情、声音,这个教我各种知识的人,现在已经离开我的身边,从此以后我必须独自生活了。可是,我真的能够独自生活吗?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问自己这个问题并回答这个问题,都是很痛苦的事,所以我甚至有了不如现在就跳入海里自杀的念头。可是我太累了,甚至拿不出自杀的力气。我想起和真锅先生一起看流星,等待地球通过和流星交会点的那个夜晚,想起当天他所说的种种和宇宙有关的事情。我感觉到在巨大的宇宙之前,自杀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渺小了,实在不能拿来相比,所以就不再去想自杀的事情。我努力地叫自己想:在一颗向宇宙前进的小星球上,有一艘向前航行的小船,真锅先生现在正在那艘小船上,所以总有一天我会再见到他的。真锅先生就这样从我的眼前消失,一九七七年的夏天也结束了。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1必赢手机登录网址,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非常值得去拍摄和观测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2你知道今年应该去哪里陪她看流星雨吗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3能看到多少流星,要看运气了

在一切介绍开始之前,我们先来科普一下流星雨和英仙座流星雨,不要想当然觉得所有人都知道,这又不是“陪你去看流星雨”那么简单的事情。英仙座流星雨和象限仪座流星雨、双子座流星雨并称为北方三大流星雨。

今年的8月12-13日的夜里,英仙座流星雨将会再次降临地球。英仙座流星雨辐射点的位置位于天宫中的英仙座对应星位,因此命名为此。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特别非常值得观测和拍摄,因为今年的8月12、13日是农历的7月初,刚好这时候月亮影响是最小的。那么我们应该去哪里观测或者拍摄流星雨呢,今天大C就来给大家系统的介绍一下。带上你的她,一起去看流星雨吧。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知道今年应该去哪里陪她看流星雨吗_佳能,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