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之子,鲜血永存

那么说来,底格里斯是不是练到后来会越简单?虽然不是这样……但据说练底格里斯的,会产生一直不断向前的力量。就我所知,当超越某个阶段之后,底格里斯剑术的进展会像是在枯干原野上点火一样,前后不分,也不管哪个方向,就如同火势般散往四面八方。能力不断地发展,力量会变得难以控制,甚至每天练剑都要挥到筋疲力竭才停得下来。不过,我没练过?所以我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这番话,达夫南却跟刚才听到飓尔莱的说明时大为不同。他感觉好像句句都能理解,就像他也认为自己有可能会那样。尽管这番说明别人乍听之下可能比较难以认同,但他却像是亲身经历,很肯定地点了点头。他问她:所以说,因为那位老人没有学生,底格里斯的命脉已经断了?伊索蕾突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达夫南。你是真的不知道吗?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传承底格里斯的人是谁?什么意思?不就是你吗?什么?达夫南半信半疑地俯视自己的手,然后摇头说道:我没有学过那种剑法啊。你的意思是,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是底格里斯的传人?是啊,那个老人唯一的学生就是他呀。伊索蕾的语气变得有些辛辣,但达夫南没能立刻察觉出来。因为他心里一直在想,奈武普利温是否真的在教他底格里斯派或者类似的剑法。我以前不是说过吗?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可以称得上是自力更生型的。当时他没花多久时间就超越了那老人的实力。老人讲述传授的,祭司大人都能一一实践。正因为他是那种人,难怪我父亲都想招揽他到门下……伊索蕾突然闭嘴,唤了一声仍然沉于思索的达夫南。达夫南,你以前不是想去参加银色精英赛吗?什么,啊……以前当然是很想去。此时他才回到现实。伊索蕾之前好像说过些什么,但他已经记不起来。算算时间,现在去还不迟。可是大家都已经出发了!反正在大陆又没一起行动。是分散开旅行啊,只要能在比赛前抵达会场就行了。可是我一个人哪里也不能去。之前戴斯弗伊娜祭司大人说过,在我成为正式巡礼者之前,不能独自去大陆。只要有人同行就可以。可是有谁愿意为了我丢下所有事情到大陆去呢?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他太忙了。要不要我帮忙?达夫南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他听得很清楚,完全不可能会听错。你是当真……的吗?如果你需要,我就是当真。如果不要,那就是开玩笑了。他直盯着伊索蕾,但是找不到新的表情。……我再考虑一下。不过,与其这样……伊索蕾你是不是也想要去参加银色精英赛?完全不想。那么……伊素蕾慢慢地在草地上走了几步之后,忽地跳跃好几步,动作像是在躲避一个隐形对手的剑。可在她旋转一圈的那瞬间,达夫南却又感觉那动作与其说是剑术的步伐,倒不如说是在跳舞。因为动作实在是太轻盈了!所有一切都有困难……我也不曾去过大陆。这就像是在出作业。可达夫南在烦恼之余,却仿佛眼前有了一条新路的感受。然后,他们彼此露出微笑。不去银色精英赛,真的很可惜吗?他真的很想去吗?很好啊。奈武普利温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所以达夫南一时反应不过来,呆愣了好一阵子。明天考试好了!单独考试就行。啊……等,等一下,真的吗?这事并不困难。你不是说伊索蕾要跟你一起去吗?她确实有充分资格当远征队的保护人。不过,其实坦白说,在大陆,你是比她还有经验的旅行者。奈武普利温稍微歪着头想了一下,接着说:万一伊索蕾要出战,因为她不是思可理毕业的,会有点问题。但这用简单的考试就可以解决。问题在于她有出战的打算吗?伊索蕾没有从思可理毕业?是,她是圣歌的唯一传人,而且她是岛上好几种传统的唯一继承者。那些传统每一项在思可理都可以被认定为一门科目,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有入学。看来好像有点特权。她是岛上第一硕学者的女儿,当然也就会有那种特别优待。奈武普利温说到这里,泛起一丝笑容。一看到他的笑容,达夫南想起有问题要问他。伊索蕾学的那种剑法,也是只有她一个传人吗?这是她亲口对你说的,是的,那种剑法称为-飓尔莱。伊利欧斯祭司是历代飓尔莱传人之中到达最高水准的人。而伊索蕾也已经练到相当程度的水准。那么……有底格里斯派剑法,是吗?是啊。所以那……

嗯。回答非常简短。达夫南接着问:那么岛民们一定非常企盼有新的冠军出现!如果出现新冠军,他们一定会像是你父亲又复活过来那样高兴吧?可能吧。那么就会有人说,这位优胜者以后会像你父亲一样,成为剑之祭司,是吧?大概吧。那么我是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的学生,不就是他的首要竞争对手了?应该吧。请问你父亲是不是跟你一样,也是用双剑?当然。历代剑之祭司之中,是不是有很多人都是用双剑?……伊索蕾不发一语地看了一下达夫南,然后对他说:你听人说的不多,倒是知道得挺多的!你猜得没错。很久以前,月岛就各有一派剑法传承下来,一派是使用双支小剑,另一派则是使用单支长剑。第一派被称为-飓尔莱-,是-暴风-的意思。另一派叫作-底格里斯-,也就是-猛虎-的意思。飓尔莱、底格里斯,这两个词他头一回听到的名词。没想到在这不到一千人居住的月岛上,特殊传统居然能多得令人不可思议。才这么一些人口,就什么都有,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达夫南看了一下伊索蕾的表情,确信他再问下去,伊索蕾也会仔细回答。我想知道再详细一点。比如两派剑法具体有什么差别?传承的人都在什么地方?伊索蕾站起身,握了一下系在背后的两把剑。不过,并没有拔出来。看来你好像还不知道。在上村发生的……那个你也知道的事件,使得剑术高手几乎都死光了,现在岛上只剩下一知半解的剑法。他们大多是用单剑,如果硬要分类,可以说是比较接近底格里斯派吧。不管怎么样,就如你所看到的,目前传承到飓尔莱传统的就我一个人而已。正如同她所言,岛上带着双剑的确实只有她一个人。同时,他慢慢在脑子里浮现一个想法,逐渐具体成形。达夫南很快接着问她:而且你没有传授给任何人。那么,底格里斯派呢?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底格里斯派就已经不知什么原因,变得相当失色。当时底格里斯派的唯一传人是一名老人,但他的实力平平,所以根本没有人想要当他的学生。那个时候想要当我父亲学生的人可就多了,但他只从中收了几名,之后就明白表示不再收学生了。可是人们还是等待有位子空出来,而不将目光转往底格里斯派。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一百多年来,都是飓尔莱的传人在当剑之祭司的缘故。达夫南倏地从坐着的岩石站起来,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木剑。然后他想起不久前奈武普利温教他的几种新招式。是因为双剑的飓尔莱派……比底格里斯派还要优越的关系吗?不。伊索蕾简短地回答,后退了几步。然后迅速拔剑,摆出一个基本招式。达夫南有些吃惊。因为到目前为止,伊索蕾一直都不想把自己的剑术教给任何其他人,甚至也不让人看到。飓尔莱一开始学的时候比较容易入门,但越学越难。至于底格里斯,我不是非常清楚,但听说它与一般大陆剑法不同,在初期,必须熟悉特异速剑要求的一些技术,所以一直练到中段都相当辛苦。为了学好那些速剑技法,据说要有什么特殊的练习……不过,这些我就不得而知了。伊索蕾的剑在半空中短短挥了一下,又再收起。她回鞘的动作快得难以用目光捕捉到。那么说来,到了后期,底格里斯派是不是会变得比较容易练?当然还不到可以称得上容易的程度。不管怎样,在初期阶段,底格里斯很难赢过飓尔莱。不过,超越某种程度的水准之后……听说练飓尔莱的人必须花费练底格里斯上升三段的努力,才能进步一段。越是高段,差异越大,等到升至最高段时,飓尔莱除了努力以外,还需要特殊的身体条件和心理状态。其中一种就是在无我境界之下,两手可做其他使用。飓尔莱的双剑在长度上无差异,所以在实战时,不管是刺出哪一剑,还是选择对错,都纯粹由素质来决定。以精密的差异来决定胜负。万一没有那种素质呢?那就会始终无法练成飓尔莱。而且也不是仅靠练习就可以学成的。只有适合飓尔莱的人才会练得成功。不幸的是,开始入门时,人们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种人。一旦碰壁,别人都找到门开门出去后,那时才会发觉自己没有门路,才会知道自己不适合。这时候就只能退下来,沦为二流剑士。这种剑法既不是可以由意志来决定,也不是靠奇迹就能练好的。反正,不适合练飓尔莱的人,越早发现不适合,对他本人越好。虽然很难认同她的话,但她的语气非常认真,使达夫南不得不点头。这真是不幸……那么你的情形呢?我到目前都按部就班,已经抓到要领了。可是以后会怎样,就不知道了。伊索蕾脸上并没什么苦涩神情,只是语气平淡地回答。反正早就知道真的无路可走时也没其他办法可行,所以到时候反而可以轻易就放弃——她那副模样有些那种含意。

达夫南一向对他们这样聚坐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话题不太感兴趣,不过,这样他也知道了大致的情况。虽然在大陆举行的银色精英赛是每年都有的活动,但在月岛,却是五年才去参加一次。银色精英赛在大陆是非常受注目的一大盛事,甚至因而引来批评,说孩子们会因此过度执着于剑术与格斗方面的武艺修练。而月岛比大陆还小,如果随便让职业失去均衡,更不是好事。所以有必要对参加这种大会加以约束。可以参加银色精英赛的年龄是从十五岁到未满二十岁,由于岛上是五年才派出一支远征队参赛,所以对岛上孩子们而言,这可以说是一生一次的机会。当然,并非年纪到了就可以出去比赛,还是必须有一定程度的实力才能去参加,因此岛上会先举行考试测验。理由是因为,第一次到人生地不熟的大陆去旅行其实相当危险,也没必要随便派人去拿一个难看的成绩回来。快满二十而有机会参加的孩子们是运气最好的,而刚满十五岁就轮到银色精英赛参加年度的孩子们则运气最差。达夫南似乎就是运气最差的那种情况。因为今年银色精英赛是在七月底,于安诺玛瑞中部的芬迪奈举行,而那时正好是达夫南刚满十五岁的时候。芬迪奈这个名字他好像在哪儿听过,但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说不定你反而是运气最好的!要说欧伊吉司是跟剑术最没缘的人,亦不为过,但是现在却连欧伊吉司也溶入孩子们的那种关注之中,连日来都在讲这件事。欧伊吉司现在正看着达夫南,满是希望的眼神。最近他一直在说达夫南一定会被选派出去比赛,甚至可能会得冠军,弄得达夫南也在言谈之中大受困扰。因为五年才一次嘛。不过这几年日期都有变动,所以五年后的银色精英赛搞不好会在你满二十岁之前举行也说不一定!那么你就是史无前例参加过两次的人了。呵呵呵。如果两次都是冠军,那实在太酷了。你现在都已经这么厉害了,二十岁的时候不就更不得了了。想到二十岁,那实在是很遥远的年纪。他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二十岁啊?不要开口就讲冠军、冠军什么的,欧伊吉司。我的实力如果去到大陆,根本算不了什么。那里多的是比我还要强的人。不对不对。我听说岛上孩子们的平均实力原本就比大陆孩子强。而且这个冬天你不一直都在跟剑之祭司练习吗?一定已经变得非常强了吧。你难道不是为了银色精英赛在做准备吗?是这样吗?这个问题他从来就不曾想过,达夫南因而脑中暂时一片混乱。奈武普利温突然叫他练习剑术,难道是要他去参加银色精英赛吗?他第一次听到银色精英赛,也是奈武普利温告诉他的,而决定这次谁去参加比赛的也是奈武普利温……不过,他整个冬天怎么都不曾跟他提过这件事呢?连练剑的气氛也绝不是……达夫南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形,他转移了话题,说道:那么岛上有很多人得过冠军吗?令他意外地,欧伊吉司摇了摇头。不,只有一个人得过。倒是听说有两三个人进入过准决赛。谁得到了冠军?只有一个人有可能。除了他以外,还有谁会得到冠军?达夫南猜测问道:是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吗?不。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根本去参加也没去。我不太清楚理由,反正听说是这样。在这一瞬间,达夫南脑海里又想到一个人。是伊利欧斯祭司大人?伊利欧斯……?啊,对!没错。就是他,伊索蕾姐姐的父亲。他是我们岛上唯一的冠军。说的也是,除了他,还有谁可能得到冠军?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心里涌出了之前没有过的一股情绪。当冠军好吗?值得去当冠军吗?为了谁呢?欧伊吉司继续说着:孩子们都在说,这一次去参加银色精英赛,可能会得冠军的人是你、贺托勒和伊索蕾姐姐。不过,伊索蕾姐姐好像不会去参加。要是她在她父亲之后又得到冠军,该会有多风光啊……啊,对了,如果她去,不就得跟你对战了。他也继续开始上伊索蕾的课。达夫南又再见到她时,有些拘谨,但伊索蕾好像没事,反而显得很高兴。没过几天,达夫南也开始进入状况,说话开始自然起来,但沉寂于心中的阴影却一直无法抹去。虽然到处都还有没融化的雪,但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他们坐在岩石上面,聊了一会儿。听说你和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这个冬天都在练剑?看来岛上最后一个问他这个问题的应该就是她了,想到这里,达夫南噗地微笑着说道:嗯。你不要太依赖他。嗯?他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伊索蕾把她的白头发绕在手上之后又再松开,说道:他学剑可以说是自学成才的。几乎所有的招式都是他自己一个人体会之后练出来的。当然,一开始他也有位老师。可是那位老师的实力平平,只教给奈武普利温祭司大人一些基本的东西。如此修炼剑术的人一定会期待自己的学生也像他一样自己去领会体悟。不过,如果你是那种教什么就只会什么,不懂变通的学生,那他也不会到现在都还在教你了。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符文之子,鲜血永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