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佳人,生男与育女

生男与育女古国古礼,无子为七出之一,为人妻者,无论你的德容言工好到怎样程度,可是若生不出儿子的话,按法据理,就得被丈夫逐出去;即使"夫恩浩荡",不忍逼令大归,你就得赶快识趣,劝夫纳妾图后,自己却躲在"不妒"的美名下噙着眼泪看丈夫与别个女人睡觉。反之,情形就不同了:母以子贵,儿子若做了皇帝,你就是圣母太后;说得小一些吧,就是儿子是白痴,只要他知道性交,你的丈夫的祖先总可不作若敖氏之鬼,你也不失为X门中的一位功臣。但是,生女儿可就不同了:一女二女尚可勉强,三女四女就够惹厌,徜其数量更在"四"以上,则为母者苦矣!有嘲生女诗云:"去岁相招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招;弄来弄去都是瓦,令正原来是瓦窑。"故女人能多弄几个璋固佳;若成瓦窑,不如不弄矣!不信请到"社会大舞台"上去观察一下:若有二个妯娌,一有四子而另一生四女,其公婆之待遇如何?丈夫的心情如何?亲友之态度又是如何?若同为一新寡的霜妇,有干者与无子者所受区别如何?——社会估定了女子的价值:"赔钱货!"身为赔钱货而居然又产小赔钱货,其罪在不赦也明矣!阵痛,腹压,九死一生,产时痛苦不能稍减,而当场开彩,一个哑爆竹!天乎?命乎?又怨谁?目光迟钝地凝视着众人的脸,一个个勉强的笑容掩不住失望的神情。"好吧,先开花,后结子!""明年定生小弟弟!""先产姑娘倒可安心养大,女的总贱一些。""好清秀的娃娃,大来抱弟弟。""大小平安。我们明年待你生儿子时再来吃你的红蛋。哈,哈,哈……"邻居张四嫂,汪大婶子等挤挤眼一窝风去了。室中只余下产妇的惨笑面容,婆婆的铁青脸色,仆妇的无聊神情,及婴儿的个呱呱哭声。生产的是女人,被生的是女人,轻视产女的也是女人。生产的女人感到悲哀,被生的女人觉得不舒适,轻视产女的女人困在失望的痛苦中。生产的女人恨轻视产女的女人予以难堪而迁怒于被生的女婴,轻视产女的女人因怪生产的女人的肚子不争气而迁怒于被生的女婴,于是众怒之的——女婴——虽有"千金"、掌珠"之名而不能有"千金""掌珠"之实矣!精"之过乎?卵"之过乎?女婴有知,质诸达尔文?在被失望,讨厌的状态中生长着的女孩,自有她的特征,表现这个特征的工具,即此女孩之"芳名":正面意义,名为"招弟"者有,"领弟"者有,"来弟"者有,惟"有弟"更爽快。反面意义,有连生四女皆以"春"为排行,至第五女乃名"春回",请继续前来投胎之女鬼速返香辇也。又有生女取名拟用"芬"字者,后终屏弃他择,盖恐"芳"将继"芬"而至也。世有连产四女欲求一子而纳妾者,未闻室有四子欲得一雌面纳妾者;男子欲绵延血食而望得子,女子欲取悦男子而望得子。今男女平等,虽法有明文,而某要人无子而不纳妾,人皆美之,以其"与众不同"也;欲在"习惯法"中除去"产女罪",其待明皇复生乎?男人要老婆,而不要自己老婆替人塑老婆;苟将来科学的力量能使精卵会合时必男不女,则来日之"老婆"将供不应求矣。还是请上帝开个瓦窑,则既可预防公妻主义,且亦替女人受过,功德无量!

  古国古礼,无子为七出之一,为人妻者,无论你的德容言工好到怎样程度,可是若生不出儿子的话,按法据理,就得被丈夫逐出去;即使"夫恩浩荡",不忍逼令大归,你就得赶快识趣,劝夫纳妾图后,自己却躲在"不妒"的美名下噙着眼泪看丈夫与别个女人睡觉。反之,情形就不同了:母以子贵,儿子若做了皇帝,你就是圣母太后;说得小一些吧,就是儿子是白痴,只要他知道性交,你的丈夫的祖先总可不作若敖氏之鬼,你也不失为X门中的一位功臣。

图片 1

  但是,生女儿可就不同了:一女二女尚可勉强,三女四女就够惹厌,徜其数量更在"四"以上,则为母者苦矣!有嘲生女诗云:"去岁相招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招;弄来弄去都是瓦,令正原来是瓦窑。"故女人能多弄几个璋固佳;若成瓦窑,不如不弄矣!

就是最美丽的花朵也会褪掉颜色,一层层扬上人生的尘埃。灰暗了陈旧了,渐渐失去了以前的鲜明和活力。花儿又开必有谢,唯有果子才是最真实的。

  不信请到"社会大舞台"上去观察一下:若有二个妯娌,一有四子而另一生四女,其公婆之待遇如何?丈夫的心情如何?亲友之态度又是如何?若同为一新寡的霜妇,有干者与无子者所受区别如何?——

01

  社会估定了女子的价值:"赔钱货!"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已经是一座孤岛。如果说那时的中国是一片孤寂的沙漠,而上海就是为数不多的绿洲。虽然这片绿洲看起来没有多大的活力,但是,它依旧是一个让无数人沉沦的都市。

  身为赔钱货而居然又产小赔钱货,其罪在不赦也明矣!阵痛,腹压,九死一生,产时痛苦不能稍减,而当场开彩,一个哑爆竹!天乎?命乎?又怨谁?目光迟钝地凝视着众人的脸,一个个勉强的笑容掩不住失望的神情。

那时候上海的文坛死气沉沉,没有多少有名的作家和能呐喊穿透人们灵魂的文章。世间万事万物相生相克,有危险的地方就有一丝的希望,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

  "好吧,先开花,后结子!"

死气沉沉的地方也有活力四射的角落。这个时候上海的文坛出现了并蒂莲,双生花。一个是高傲到九霄才华横溢,俯瞰苍生藐视一切的张爱玲,一个是满腹才情平易近人的才女苏青。

  "明年定生小弟弟!"

张爱玲是一个极度有才华的人,显赫的家世和傲人的才华,赋予她与生俱来的高傲。她曾经说过,把她与冰心,白薇相比她是不愿的,只有苏青与她相比她才引以为荣。

  "先产姑娘倒可安心养大,女的总贱一些。"

苏青的一生并不安稳,其实她只是想有一个安稳的家,想有一个爱她的他。没有多大的野心也没有多大的抱负,可是苍天却偏偏不能如她愿。

  "好清秀的娃娃,大来抱弟弟。"

苏青的家庭生活并不美满,她家虽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所以说,苏青的小时候也算是衣食无忧。

  "大小平安。我们明年待你生儿子时再来吃你的红蛋。哈,哈,哈……"邻居张四嫂,汪大婶子等挤挤眼一窝风去了。室中只余下产妇的惨笑面容,婆婆的铁青脸色,仆妇的无聊神情,及婴儿的个呱呱哭声。

她的父母的婚姻是典型封建产物,她的父亲在外花天酒地,吃喝嫖赌。她的母亲在家三从四德,勤俭持家。仿佛男人就是比女人高一等。

  生产的是女人,被生的是女人,轻视产女的也是女人。生产的女人感到悲哀,被生的女人觉得(?)不舒适,轻视产女的女人困在失望的痛苦中。生产的女人恨轻视产女的女人予以难堪而迁怒于被生的女婴,轻视产女的女人因怪生产的女人的肚子不争气而迁怒于被生的女婴,于是众怒之的——女婴——虽有"千金"、'掌珠"之名而不能有"千金""掌珠"之实矣!'精"之过乎?'卵"之过乎?女婴有知,质诸达尔文?

她的母亲容忍着她父亲的出轨,一心一意的操持这个家。可是,他们并不幸福,因为没有爱情,也没有共同的语言兴趣,他们在一起只不过是搭伴生活而已。

  在被失望,讨厌的状态中生长着的女孩,自有她的特征,表现这个特征的工具,即此女孩之"芳名":正面意义,名为"招弟"者有,"领弟"者有,"来弟"者有,惟"有弟"更爽快。反面意义,有连生四女皆以"春"为排行,至第五女乃名"春回",请继续前来投胎之女鬼速返香辇也。又有生女取名拟用"芬"字者,后终屏弃他择,盖恐"芳"将继"芬"而至也。

虽然她的父母生活不美满,但是苏青的教育还是蛮好的,上学读书都没有耽误。她也没有辜负母亲对她的期望,从小到大学习一路绿灯就考到了当时的国立中央大学。

  世有连产四女欲求一子而纳妾者,未闻室有四子欲得一雌面纳妾者;男子欲绵延血食而望得子,女子欲取悦男子而望得子。今男女平等,虽法有明文,而某要人无子而不纳妾,人皆美之,以其"与众不同"也;欲在"习惯法"中除去"产女罪",其待明皇复生乎?

02

  男人要老婆,而不要自己老婆替人塑老婆;苟将来科学的力量能使精卵会合时必男不女,则来日之"老婆"将供不应求矣。还是请上帝开个瓦窑,则既可预防公妻主义,且亦替女人受过,功德无量!

大学是人一生第一个起点,也是人生第一个转折点,你也许在大学成绩不是特别的优秀,但是大学带给你的不仅仅是成绩,更是阅历,见识,格局。

大学就像一个加工厂,我们都是正在被包装的商品,也许你在大学没有得到什么,但是大学你必须得上,不要听所谓的上大学无用的理论。

按说像苏青这样有才的女子,如果是大学上完,然后出国深造。这样的一生绝对有美好的前途。

但是,苏青做梦没想到。家里已经把她许配人家。苏青从小就被动的接受女子要三从四德。女子要嫁人生子,操持家务。

所以,刚上大一的她,就听从父母的命令回家结婚。她的丈夫叫李钦后,一个地地道道的少爷。

本来结婚后还可以继续求学,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怀孕了。有了身孕自然无法去上学,索性就休学了。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亦是佳人,生男与育女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