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诅咒

诗施凑近看了看:“不是吧!两小时前上榜,居然迅速冲进前三名。”“就是啊,而且,比锦鹏只少三百多票。我们学校这些女生不会都被施了魔法吧!向来都是以锦鹏马首是瞻的耶,居然只是有个无名小子唱了首歌,她们就一个个倒戈相向。这也太没立场了吧!”诗施干笑两声:“如果我没记错的吧,某人也是没立场中的其中一个吧!”“你想,他会不会冲到第一名去?”我看着照片中的男孩,隐约觉得心里有异样的情愫在悄然滋生。那是连我自己都不熟悉的感觉,复杂得让我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诗施笑了笑并不回答。“那……你说如果我明天去找他的话,万一真的见到他了,我要找个什么理由好?”“你真的决定要找他?”“那当然!现在就差一个理所当然、光明正大的好理由了!”我兴奋得双手合握在颌下,就差没唱祷告歌了。诗施一听,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你这个样很花痴耶!”“那你快帮我想嘛!”“借书喽,参考书、小说、诗选,什么书都行。学生之间互相借书,还有什么比这更天经地义的?”我皱了皱眉:“这招好土耶!”“那你自己想个新潮些的吧!”见自己的想法再次被我“无情”否定,诗施也很没有耐心地变了脸。“那是,借书这种方法实在是太烂了。如果是我的话,我就……我就告诉他说,喂,柯佳乐,我是慕名来看你的喔,如果你那晚是在装酷,我就把你海扁一顿。”说着,我还在脑中配合着语言想象了一下自己当时的表情动作,很是自我感觉良好。诗施低头不语,只是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角:“看来,你刚才的怀疑很有可能成真。”“啊?”我不解,转头望向电脑屏幕。只是几分钟而已,柯佳乐的名字后,票数明显多了二十几票,照着这样的速度,不用一晚,明天的榜首就会变成柯佳乐。“史上最惊人的校园PK事件居然真的发生了。韩锦鹏高居风云榜榜首一年,居然会在开学伊始被人挤了下来?”诗施显然很是有些替韩锦鹏不平:“不行,明天我也要去会会这个柯佳乐。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说着,迅速从书包里掏出纸笔写了下来。“照相机、录音笔……”“你带这些东西干吗?”虽说这丫头是校报记者,可是我们只是私下去会会柯佳乐,不用带上这么专业化的设备吧。“如果他脸上有痘痘的话,我就给他拍下来。你也知道,有些男生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可是仔细一看,那叫一个坑坑洼洼,惨不忍睹……”我强忍笑意:“那录音笔呢?”“录音啊!那家伙最好有点素质,如果他说话有半点粗鲁或是不敬的话,我敢担保,他就算今晚是榜首,明天我也要把他打压到黑名单上去。”诗施说着,一脸正义凛然:“不管怎样,我还是觉得,你还是安安心心地做韩锦鹏的女朋友好了。青梅竹马,又两小无猜,多浪漫啊。如果你们以后真的在一起,那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啊!”“你到家了你到家了!”老何刚停稳车子,我就毫不客气地把她往外推:“快回去吧!好好做足功课,记得有时间的话,还是再帮我想想有什么好的理由和借口啊……”“你等着瞧,我就不信这小子真的有三头六臂……”诗施的声音,渐渐落在远处。我将视线从车窗外拉回,望着屏幕上那个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人影。柯佳乐……柯佳乐!“好漂亮的手袋,还有香水瓶子……”“铃——”“铃——”我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床头的手机铃声响得不依不饶。“喂……”“你还没起床啊!”“如果你不选择一大清早吵我的话,我现在一定已经拿到那个香水瓶子了,超可爱……”诗施在电话那头低吼:“你昨晚又忘了调闹钟吗?现在差不多七点半了。”“七点……什么?”我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七点半?”天哪!床头的大闹钟上,时针的确指向近八点的位置。“你赶快起床吧,我想今天学校一定很热闹!”“我们学校哪天不热闹啊!这几天又是新开学,大家都兴奋得很,热闹也很正常嘛。”我把手机夹在肩上,一边说话一边往卫生间走去。诗施叹了口气:“我指的是,昨晚……那个柯佳乐,真的把韩锦鹏挤下来了。”“什么?”我挤牙膏的动作僵住,镜子里的自己披头散发,睡眼惺忪,我忽然有点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醒来了。“而且,他现在的票数比韩锦鹏足足多了四百多票,几乎全校有三分之二的女生把票砸给他了。”见我半天没反应,诗施略有些不安:“喂?”“我听见了!”“我不等你家的车了,一大早总编就让我回学校校刊室收集这个柯佳乐的资料,准备这周娱乐版的头条。这下你不让我帮忙,我都要做足功课了。”我怔怔地“嗯”了一声,仍是没从韩锦鹏被挤下来的消息中恢复过来。要知道,在这个柯佳乐没出现之前,我真的几乎是全校女生的公敌。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韩锦鹏对所有的女生都敬而远之,独独对我,宠溺有加。加上楚氏在华梵市的经济地位一直都是高居第一,我平时穿的用的,都比其他女生好。所以在学校,除了诗施之外,其他就算有好脸色对我的女生,也多半是冲着我们楚家的势力来的。而这次,这个柯佳乐,居然在一夜之间,席卷升梵的校园风云榜,这是否意味着,我在学校的际遇,可以有一点点的改善?脑子终于转过弯来,我兴奋地吹起满嘴的泡泡,哼着小曲,匆匆吃了两口早餐便赶到学校。但是当我到了学校,向三楼跑去时,却在一楼看到一幅几乎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情形。高一班的门前,站着黑压压一大片的女生,抱花的抱花,抱娃娃的抱娃娃,还有的举着条幅,上面写着“柯佳乐,我们爱你!”之类的话。“天哪,今天是花痴发作日吗?”我难以置信地发出低呼。“别怀疑你的眼睛,我想就算不是花痴发作日,也离世界末日不远了!”诗施举着相机在人群中穿梭,虽然个子小,但是看着她横拍竖拍的架势,却是绝对专业,“刚才韩锦鹏的死忠党们和这个新晋少女杀手的柯党们就差没有扑起来打一架了。”我抬头看了看手表,离上课只有几分钟了,看这情形……“那家伙到现在还没出现,而且……”“而且什么?”诗施被人挤得退了一步,好不容易站定,才答道:“据高一班的人说,柯佳乐那家伙绝对是个平凡无奇的人。而且……昨晚那个柯佳乐,极有可能是同名同姓的人……”“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学校有两个柯佳乐?”这也太扯了吧!“这个……就要等看到那个柯佳乐本人才能知道了。”诗施费尽力气挤出人群,喘了口气:“这也是这些女生都围在这里的原因。”正说着,预备铃响。众人大声叹息,只好纷纷悻悻地散去。“你还不走?”诗施走了两步,才发现我站在原地没有要动的意思。我这才回过神,连忙跟着往前走去,视线却还是不自觉地往校门口望去,寄望着,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刹那,会再看到那样一张让我失魂的脸……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班上的女生居然也多是在谈论昨晚的事情。“喂,听说那个柯佳乐到现在都还没出现,说是今天请假喔!”我们班素有“八姑”之称的吴爱云一下课就跑出去了,两分钟不到就神秘兮兮地冲了进来。“请假?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一个女生立即问出了我的心声,他昨晚表演的时候,那一身不是太合时宜的衣服,的确是有些单薄的。“不知道啊!听他们班的一个班代表从他们班导那打听来的消息,只说是不舒服,没说是不是生病……”“那早上站在他们班门口的那些女生岂不是伤心得要死?”“那还用说,都在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呢!”我坐正身子,还想再听真切些,谁知道一向对我无甚好感的课代表李夏雨,却发现了我神态异常。顿时不冷不热地笑道:“哟,楚歌,看你这一脸紧张的样子,该不会你也在担心他吧?”我低头犹豫着要不要回应这样明知不怀好意的问题。“去你的,人家楚歌是什么身份,有了韩锦鹏这样的钻石男友,哪还有心思想别的男生啊!只有我们这些家里又没什么钱,长得又没什么姿色的人,才会为一个还没看到真面目的男生脸红心跳的!”发起话题的吴爱云像是被踩了痛脚似的,还不等我开口就抢过了话头,语气里满是酸溜溜的挖苦意味。我索性打消说话的念头,转过头去当作没有听见,却忽然看见另一个女生急急地从教室门口闯了进来,“喂,拿到那个柯佳乐的照片了,拿到那个柯佳乐的照片了。”我一听,转身的动作顿时僵住,只见整个教室的女生都像潮水一样迅速地涌了过去,把那个女生围在最中间。我犹豫着要不要也凑过去……“这个就是一班的那个柯佳乐?”刚才挖苦我的那个女生一副要咬到自己舌头的样子。“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帅耶!”另一个女生也惊呼道。“喂,你们别这样好不好?帅不帅都不要紧,光是他昨晚唱歌时那种投入深情的样子就已经很迷人了好不好?再说了,要那么帅有什么用?帅哥你守得住吗?哼!”一个胖胖的女生冷哼一声,抢过照片贴在胸前,“我才不管他帅不帅呢!总之,我是百分之百爱上他了。”我一看,原来是我们班有“肥姐”之称的陈小梅,众人闻言看了看那副花痴样,都忍不住哄堂大笑。好奇心最终还是占了上风,我凑上前去,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请她把照片给我看一下。“哟,怎么?该不会楚歌你也对他的照片有兴趣吧?”李夏雨说着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眼:“不是我说你,有了韩锦鹏这么优秀的男生,你就行行好,别再跟我们打诨了吧!”我隐忍不语,转身出了教室,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不冷不热阴阳怪气的气氛。看来只能寄望诗施,看她能不能帮我打听到这个柯佳乐的事了。就在这时,从阳台往下望去,夹着讲义夹往办公室走去的系主任,却让我眼睛一亮。我迅速下楼,直接向系主任办公室飞奔而去。“喂……!”似乎听见诗施在我身后大声地叫我,我却头也不回地往前跑着。这种感觉,好陌生。从来没有过这么迫切想见到一个人,了解一个人的欲望。而在这种欲望的驱使下,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想不顾一切地见到这个人,哪怕用尽一切办法。我有些粗鲁地闯进系主任办公室时,戴着黑色粗框眼镜的陈主任才刚刚打开他的讲义夹,里面却放着一本十分出名的色情杂志,看到我来他很是尴尬,急急地解释道:“刚从学生那收缴的,现在这些孩子……”“主任,我想知道,我们学校,到底有几个柯佳乐……”“柯佳乐?”系主任略微一愣,显然没反应过来,与此同时,上课铃响,主任皱了皱眉:“现在好像是上课时间……”我不自觉地抿嘴:“陈主任,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今天必须请假。”陈主任连连点头:“是是是,楚小姐请稍等,我这就帮你查去!”我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老实说,从入学到现在我还从未像今天这样无理,用这么硬的语气跟任何一位老师说过话。可是现在……“升梵现在所有学生中的确只有一位柯佳乐。”陈主任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出来,“不好意思,冒昧地请问一下,是这位学生对楚小姐不敬吗?”我的精神像是忽然被上了发条似的,只有一位,既然只有一位,那应该是他错不了了。“楚小姐?”“啊?”我回过神,也顾不上听他重复他刚才的话,就急急打断:“我可以知道他现在的住址吗?”“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陈主任堆起一脸诚恳无比的笑容:“令尊大人为我们学校的教育问题一直鼎力相助……”好不容易他的“感恩论”终于发表完,我拿着抄过来的地址。薄薄的小纸片上,写着“朝阳路32号2楼203房”几个小楷。顾不上邀诗施陪我,顺便请系主任为我请了假之后,立即叫来司机将我送到纸片上的地址。就是这里吗?这栋灰白色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房子,就是他住的地方?我用力地呼吸,试图在空气中寻找他的味道,那种淡淡的微甜的薄荷味道……“小姐,您真的没事吗?”老何一脸不放心地看着我,一副我现在神经超不正常的样子。“恩啦,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好。”我转头对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打开车门就想上楼,却又忽然停住脚步,对着车子的后视镜再三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这才款步上楼。我在门外打着转,脑子里却像是放电影似的,一再地重复着那晚在后台遇到他时的情形。只要一想到就快见到他了,心跳就又开始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起来,全身都有点轻微的战栗。但是门上静静垂挂着的银色铜锁却冰冷地提醒着我主人不在家的事实。我一边安慰自己再等等吧,也许他只是下楼买了点东西,再过几分钟就会回来的。可是转眼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反而是不时路过一两个路人,都会让我全身一震以为是他回来,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的了。突如其来的手机振铃几乎让我紧绷的情绪在一瞬间被撩断。“喂?”“小歌?你在哪呢!”诗施焦急地在电话里问:“怎么忽然请假了?你生病了吗?韩锦鹏还打电话去你家里,结果你又不在家……”“啊?”我一愣:“我……那个……”“小歌吗?”电话一转,声音变成了锦鹏的,显然他从诗施手里抢过了电话:“你现在在哪里?不是生病吗?你一个人去了医院?”“没有没有,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就在学校附近走走。没事的!”“你不舒服还到处走不好的,我去找你吧,你现在在哪?”“啊?”我一听慌了,总不能告诉锦鹏,我现在在一个陌生男生家的门外六神无主的等他出现吧?这么荒谬的事情说出去,别说锦鹏只怕连我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啊!

我一定是疯了!“你不会是忘了我们约好了今天中午去‘齐凤轩’吃午餐的事吧?”锦鹏的语气有着几分掩不住的微微惊讶,我从前一向都不会这样的。“啊?”天,我倒是真的把这件事忘到九天之外去了。我转身看了看身后铁将军把关的大门,又看了看来往的路人中并没有我期待的身影,只好叹了口气:“那,你在齐凤轩等我吧,我二十分钟后到!”“我去接你……”“不用了,你和诗施在门外等我就行了!”不等他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轻舒一口气,最后望了一眼那扇门,在路边拦了辆车,赶往齐凤轩。心不在焉地吃完饭,锦鹏一直都在偷偷地打量我,偶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见我没有反应还是忍住了。诗施却是怎样都忍不住的人,我刚放下筷子,她的“机关枪”就冲我开火了:“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哪里不舒服啊?怎么吃个饭都吃得魂不守舍的?”我挤出一抹微笑:“没有啦!只是头有点痛,可能昨晚没睡好!”诗施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张开嘴却又没说话。“小歌,你下午还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叫李医生去你家里帮你看看好不好?”锦鹏说着,像往常一样拉过我的手,右手则伸向我的额头。我下意识地微微闪身避过,看着他扑了空的手,旋即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失礼。“你怎么了?”锦鹏皱了皱眉,我们俩几乎是从小玩到大,平时我不舒服,他也总是爱试我是不是在发烧,每次都是这样的招牌动作,我从来没这样躲过他。可是今天,一连打破以前的好几个惯例,也难怪他会变脸了。“我看她是真的不舒服,不如,我先陪她回家吧!学生会不是还有会要开吗?你先回学校吧!”锦鹏看了我一眼,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如我打电话把开会时间延到两点……”“不用了,我一个人回去都行了,又不是小孩子,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自顾忙自己的。”“那怎么行,你不舒服嘛,一个人在外面跑,万一真的有什么不好的情况,有个人在身边也好照应嘛!”锦鹏说着转身对诗施道:“那你们俩小心点,我叫何叔过来接小歌,你们在楼下等他就行了。”“不用叫何叔了!”我急急地抢过他刚掏出来的手机:“他……他可能也有点不舒服,不用麻烦他了,有诗施陪我坐计程车就行了。”锦鹏静静地看了我几眼:“小歌,你确定你没事?”“我没事!”我心虚地低下头,拉了拉诗施的手,“我们走吧!”诗施点头,我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就拉着她跑了出来。“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请假?还这么奇怪……不仅神色有异,行为失常,简直整个人都跟掉了魂似的……”“我想找到那个柯佳乐,我问到他的地址了!”“什么?”诗施睁大眼睛,一副要吞下几只苍蝇的架势。“是不是……很疯狂?”诗施耸耸肩:“不是,是太疯狂了!你……你确定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不说话,只是拦住一辆计程车:“我还要去等他,你先回学校吧!”“那你……”“我没事的,我见到他了自然会回学校!”“可是……”我帮她拉上车门,挥了挥手:“放心吧,我没事的!对了,锦鹏那里,先帮我瞒着他……”车子开动,迅速往学校方向掠去,我则拦了另一辆车又跑回到了那栋小楼。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等我再站在那栋小公寓前,门上的锁果然不在了。“叮咚——叮咚——”我伸出手,轻轻按了按门铃。“谁啊?来了!”一个男性嗓音从门内传来,但与舞台上的那个声音显然不是同一个人。看着眼前的门缓缓地被拉开一条缝,我的呼吸几乎在一瞬间有失去意识的征兆。那张精致得让我都有些嫉妒的脸,就要出现了吗?“请问你找……”门后的声音戛然而止,在看到我的刹那。而我,在门后的那张脸出现时,就如同被放了气的皮球一样,隐约听到“嘶”的一声似的,失望如同排山倒海般袭来,在一个瞬间就把我淹没。不是他,居然不是他。眼前这个额角还带着淤青,眼睑略有些浮肿的男生,跟“他”根本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也许,也许他与人合租的?“请问,柯佳乐在吗?”我侧过头,竭力使自己看起来还算镇定地试探着。“天哪!我是不是在做梦?”对方拉着门,先是目瞪口呆地看了我足足半分钟,旋即一脸欣喜若狂地尖叫着。他一副想手舞足蹈的憨憨样子让我颇有些忍俊不禁,如果不是时机特殊,我没准真的会笑起来。不过眼看他一副要晕倒的样子,忽然转过身去,“你等等啊,我想想我有没有调闹钟,如果有,我就闭着眼睛把闹钟摔坏。如果这样醒过来,我会气死的……”“呃……请问一下!”“等等,你不会是又要告诉我,我是癞蛤蟆吧!”他一副捧心状地看着我,“其实我也知道,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地方配得上你的,连在梦里看到你我都觉得是天大的恩赐……”“那个,我想你误会了,你现在不是在做梦!”我抬起右手,他看起来憨憨的样子让我有种想拍拍他的脸让他清醒一下的冲动。他愣了愣:“不是做梦?”“当然!”我认真地点头,看来那个他的室友,神经有点不太正常啊。如果他真是住在这里的话,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受到影响……再看我面前这个男生,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用力往门上一撞,只听“砰”一声巨响:“啊!”“你……”我惊愕地捂着嘴,几乎想失声尖叫,他他他……他想干什么?“会痛耶!原来,原来真的不是做梦!”他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捂着自己的额头,呆呆地望着我。“你……你的额头,没事吧?”我比了比他刚才的动作,略有些同情地看着眼前这个思觉失调的男生。他不会是他的什么兄弟吧!所以他的生活一定比较艰辛,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宛若天生的忧郁气质……他迅速冲进房间,再过了半分钟后,额上贴着创可贴,头发也做了最努力的整理。再走出来的时候,虽然在很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但显然也还是很不成功。他理了理衣服,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请问一下,楚歌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楚歌!”我笑着答道,眼前这个男孩子看起来虽然呆呆憨憨的,不过至少还是蛮亲切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柯佳乐的哥哥或弟弟。“真的是楚歌?天哪!我……你怎么会在我家出现呢?这,这怎么可能……”我笑着摇头:“呃,你认识我?”“我当然认识你,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呢?你……”他忽然顿住,脸上涌起明显的红潮。我清了清嗓子,再次表明来意:“其实是这样子的,我是想请问一下,柯佳乐在吗?”“柯佳乐?”他皱着眉望着我:“你找柯佳乐?”我点头:“对,就是升梵高中的柯佳乐,高一班的那个!”“高一班的,柯佳乐?你……你果然不认识我。”“对不起,你是他的弟弟或者哥哥对吧!呃,我平时比较笨,又很少留意这些事情,不过我今天来找他,其实是……是有些事情的。他不在家吗?”“他在家!”“思觉失调”的男孩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那……是不是……可以让我见见他?”“我就是啊!”“你就是?”这怎么可能?系主任明明说只有一个柯佳乐。可是眼前这个跟昨晚那个明明就是货不对板嘛!难不成,我昨晚见到的那个,是过了十二点就会被打回原形的青蛙王子?“绝对百分之百的原装正版,如果发现有水货的话,我可以假一赔十!”思觉失调的男孩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下换我被搞蒙了,如果眼前这个真的是柯佳乐,那么,有没有人能告诉我,昨晚我看到的那个男孩子到底是谁?我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昨晚,昨晚我看到……”“昨晚?”他小声地尖叫,然后发出痛苦的一声呻吟:“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会找上我嘛!”见他紧接着我刚才“迅速缩水”的架势,也接着垮下脸,我忍不住安慰道:“没有,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昨晚,昨晚的晚会上,你……”“那不是我!”柯佳乐挥了挥手,“说起来话就长了,要不……你要是不嫌乱的话,就进来坐?”我点了点头,老实说,虽然和锦鹏熟得很,不过每次去韩家玩,都只限于客厅和餐厅。我还从来没有进过哪个男生的房间。好在,他的房间还算干净整齐,不像电视里的那些男生宿舍那么乱,也没有躲躲藏藏的袜子和内裤,反而是窗台,还摆了几盆鲜绿的植物。虽然面积不大,只有三十来平方,但是俨然是个完整的个人天地。“不好意思,男生的房间就是这个样子了,乱七八糟的。”他手忙脚乱地把茶几上的药水和茶杯胡乱往另一边的桌子上移。我摇摇头,示意他不必了。“你要喝什么吗?”“咖……不,不用了,谢谢!”我把咖啡二字咽回肚子。柯佳乐的房间不大,一眼望过去,除了厨房和卫生间外,完全看不到有咖啡壶的样子。他大概也是看出来了,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你不必这么拘谨,我又不会吃了你。”他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实在有些严重,好像我是什么稀世贵宾,不知道要如何招待似的。“也是,呵呵,你大概听完事情的原委就要走的了。”他自我解嘲似的笑了笑,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连忙摆手:“不是的,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他看着我,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你真是善良,呵呵,富家小姐很少有你这么好脾气的。”呃?我一愣,这突如其来的称赞还真让我有些找不着北。我善良?他从哪看出来的啊?我在家里可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又挑食,又任性……“事实上,你一定看到唐时了是吗?”“唐时?他叫唐时吗?唐时,这么诗意的名字,果然衬得起他。”我略有些失魂,小声地重复着。“他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今年的新生。本来昨晚我们是要一起去学校的。不过在路上机车忽然出了故障,我被擦伤了脸和腿。那家伙手长脚长的居然毫发未伤。”“你因此不能参加昨晚的演出,所以,他便代替了你上台?”“果然是冰雪聪明!”他轻笑出声,望向我的眸中,是我熟悉的倾慕,左手拿起果盘里的一个苹果,右手则拿起水果刀削起皮来。他这样的眼光,我当然不陌生。平时围绕在我身边的男生,多是用这样热切的眼光望着我。锦鹏都不例外。只有他,柯……不,唐时,只是第一眼看我,他居然只是用他那双略有些忧伤的眼神,那样快速地扫过我。“你特意找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唐时?”柯佳乐用试探性的口吻轻问,语气中有掩不住的淡淡酸涩。我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其实……那个,我昨晚看到他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他好像认识我,可是我又从来没有见过他。你知道,他那么特别……”柯佳乐点了点头:“我懂的,我懂的。他那种人,是人见了都很难忘。哪里像我,在你面前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了,你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他语气里是难掩的落寞,看得我有些不安:“柯佳乐,呃,我可以叫你佳乐吗?”“当然可以!”柯佳乐用力点头,“我高兴都来不及呢!”“那,我是不是可以问你,那个唐时,他……现在在哪里?”柯佳乐眼神倏然一暗,旋即又立即恢复过来,“唐时?当然是在家。新生这两天都还是自习阶段,那家伙一向懒得出奇的,自然不在学校。他可能要等后天正式上课才会去学校报到。”原来是这样!所以……没有人知道升梵即将来一个这样的男生,而我,居然成为第一个看到他,并比其他人更多了解他的人。仅仅是想到这一点,我的心都有些无法自控地雀跃起来了。“所以,你不用着急,过两天就可以看到他了。”柯佳乐说着,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喏,女生多吃些苹果对皮肤好的。”“谢谢!”我接过苹果,心里却仍是想着唐时的事。还有两天,两天也就是四十八个小时,四十八小时,也就是……天哪!我一定是疯了,简直像着了魔似的,怎么会忽然变得像个花痴似的,满脑子都想着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生。柯佳乐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如果你实在很想见他的话,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去华尔贝丽教堂一定可以看到他的。”“教堂?”“嗯!”柯佳乐点头,“我帮你约他。”“真的吗?”我难以置信地看着柯佳乐算不上英俊,但在此刻,绝对明亮如灯塔般的脸庞,兴奋得一把握住他的手。柯佳乐的脸顿时通红,低下头不敢直视我的眼睛,“那个……老实说,虽然你忽然离我这么近我高兴得很。不过你最好还是对我凶一点,要不然我怕我自己真的会喜欢你……”“啊?”还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怕自己会真的喜欢我”之类的话,“听你这语气,好像喜欢我是件很不好的事?”“不不不!不是这样的。事实上,你这么特别,又这么亲切,几乎是我们学校所有男生心目中理想的梦中情人。不过……我柯佳乐别的优点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你这么优秀,我哪里配得上你。况且,我觉得真正喜欢一个人,只要她开心了,我就会开心的。”“佳乐!”我动容得无以复加,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么突然而又有些尴尬的情况下听到一番这么诚恳的告白。柯佳乐又挠了挠后脑勺:“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门铃突兀地响起,柯佳乐一愣:“今天什么日子?平时我这的门铃可是百年难得响一次的耶!”就在他起身去开门的一刹那,我忽然被一个触电般的念头吓住了,如果他一拉开门,发现来的是唐时的话,那么……“你就是柯佳乐?”门外传来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声。“当然,如假包换,暴牙妹,你不就是校报的那个……”“楚歌是不是来过这?”“诗施?”我从柯佳乐的身后,果然看到一脸气喘吁吁的诗施,“你怎么来了?”

诗施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家的花园已经近在咫尺了,想要调头也很麻烦,只好打手机,告诉她妈妈今天要在我家吃饭。何妈妈在电话里小声地数落她:“别有事没事往人家家里跑,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在蹭饭吃,想攀龙附凤呢……”我抢过电话,笑道:“阿姨,我可不想当凤凰,当凤凰太孤独了。我就想跟诗施一样,当个小麻雀。我明天去你们家把这顿饭蹭回来,总该行了吧?”“哟,小歌啊,好啊好啊,明天我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香菇米线啊!”“好!阿姨再见!”“再见!”“我怎么觉得我妈对你比对我还好?”诗施郁闷地扶了扶眼镜,“她从来没问过我喜欢吃什么。”老何把车开进车库,停稳车后回过头,一脸正色道:“何小姐这话就不对了。当父母的最疼的当然是自己的孩子,况且你比小姐幸福多了。平时那么大个餐桌都是她一个人吃饭,孤伶伶的,看着都可怜……”“那你又不肯陪我吃!”我小声地抗议,趁机勾住他的手臂:“不如今天中午,我们三个开个小桌,让厨房给我们做火锅!”“那怎么行,主仆有别……”“行行行,就这么说定了。”诗施在一旁帮腔。就这样我们一左一右,半拖半拉地把老何拉进客厅。何妈正在客厅擦着茶几,看到我们两个拉着老何进来吓了一大跳:“小姐,出什么事了?”“没事,何妈,通知厨房做个四人份的火锅,今天你们三个陪我吃中饭!”“这怎么行呢,小姐,太太和老爷知道了会骂人的。这样坏了规矩我们以后还怎么管下面的人啊!况且……”何妈说着,忽然又捂住嘴,一副说漏嘴的样子。我和诗施相视一眼:“况且什么?”“况且,我还以为你会很高兴今天中午有人陪你吃饭呢!”韩锦鹏从餐厅走出来,笑着向我挥手:“看来请假出去玩果然会让人很开心。”我一愣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诗施反应快得很,立即笑着答道:“那还用说?平时我们去哪你都像个跟屁虫似的,今天只有我们俩,玩得不知道多痛快。”韩锦鹏笑了笑,并不说话,走到我面前来像往常一样拉过我的手:“下课后本来是想去找你说点事的,谁知道他们说你请假了。你也是,无缘无故的忽然请假,我还以为你生病了,所以急冲冲地赶到你家,一问何妈才知道,只是偷偷跑出去玩了。还好,原来是跟诗施一起疯去了,我还以为是被哪个男孩子约出去了呢。”他这话明显的是说者无意,以前他偶尔也会开些这样的玩笑,可是今天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却顿时漏跳了一拍,心虚地低下头,讷讷道:“怎么会呢!”“我当然知道不会!”他轻拍了下我的头:“快吃饭吧,如果上午没玩够,下午我也请假陪你们玩。”“别别别,你到底知不知道女孩子一起玩和有男孩子在场是不一样的?你说你一个大男生老是有事没事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打转,你也不怕人家笑你。”诗施不客气地在餐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韩锦鹏皱了皱眉:“诗施,我最近应该没有得罪你吧?”“那可说不准喔!”诗施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上前把我的手从韩锦鹏手里拉开,“小歌今天是我一个人的,你别打她主意啊!”“诗施!”我低呼,不是不知道她的用意,只是她这样子这么直接,依锦鹏的聪明岂不是很容易察觉?可是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他开口呢。“你们这样我会以为你们是不是想搞同性恋的喔!”韩锦鹏说着,反客为主地帮我倒了果汁放在我面前,旋即又笑得一脸灿烂地把脸凑过来:“我就不信楚歌会忍心让我吃醋难过。”我挤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无力的笑,喉咙里忽然觉得被堵了什么东西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有个叫柯佳乐的男生,就是小歌你跳完舞下台时碰到的那个男生,他在一夜之间冲上了升梵学生风云榜的榜首。”韩锦鹏动作优雅地切着面前的小排,叉好送到自己嘴边。我低着头嗯了一声。“怎么,你这个前任冠军一夜之间被人挤了下来,心里一定不好受吧?”诗施一向吃不习惯西餐,面前是白米饭和炒得青青白白的白菜和土豆肉丝。“我和小歌向来都不在意这些的。况且这个柯佳乐我以前是见过的,长相一般,只是那晚歌的确唱的不错,加上戴着个帽子,把气氛渲染得很好而已。”“说来说去,你是看准了人家柯佳乐不是你的对手。知道学校那些女生一旦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又会重回你的怀抱,对不对?”诗施说着夸张地叹了口气,“人啊,庸俗的动物!”韩锦鹏只是发出一声轻笑,没有说话。我抬起头迅速扫了他一眼,又转过视线,但是依然可以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在我身上打着转。“小歌今天有心事?刚才进门时不是还好好的吗?”韩锦鹏忽然放下餐具,起身走到我身边,拉过我的手:“还是在外面吹到风了,不舒服?”我这才不得不正视他白皙得犹胜女子的脸,他的眉头微皱,目光中写着明显的担心。“我没事,只是……只是……”我犹豫着,总不能这样告诉他,只是因为新认识了一个叫唐时的男生,并对他有了不一般的情愫,所以不敢再理所当然地跟他亲近地说话吧?“韩锦鹏,老实说,我有时候真是受不了你耶!小歌是女孩子嘛,总会有些不舒服的时候。总不至于什么时候来例假也要通报你一声吧!”“诗施!”我晕倒,她用什么理由不好,一定要用这种吗?而且居然当着韩锦鹏的面说这么私密的事情?我红着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好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在乱说什么啊!”韩锦鹏居然信以为真,一副原来如此,理解理解的样子,眉眼舒展,唇边绽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声音分外的温柔,如春风般吹过我的脸:“真是抱歉,我好像真的很粗心。不过,我也只是有些担心你,没事就好了。要不要让人帮你冲杯红糖水?”“噗!”诗施满嘴的饭顿时毫无形象地喷了出来,一脸惊为天人的样子看着韩锦鹏:“你……韩锦鹏,你是不是男人来的?这种事你也知道?”“我只是无意中听到我妈妈跟我妹妹说过罢了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拜托,这是女生的事耶,你一个大男人留意这种事干什么?”“拜托!”我低声求饶:“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在饭桌上讨论这个问题?”诗施不满地扁了扁嘴:“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耶!”韩锦鹏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视线却仍是不肯离开我的脸:“老实说,小歌,你今天好像,特别美丽哦!”“那是!”诗施意有所指地附和道。我低下头,觉得脑子里好像满了十公斤的浆糊似的,眼前反反复复地变换着唐时和韩锦鹏的脸。“对了,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我今天在学校的新生入学花名册里倒是真的看到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子。”韩锦鹏坐回到座位上,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来化解刚才的尴尬。我和诗施都愣了愣神,我想,她大概也猜到锦鹏要说的人是谁了。“好像叫唐时,看照片我几乎以为是个女孩子。”韩锦鹏说着顿了顿,“而且他的成绩也很不错,只是可惜家境差了些。听说从小在亲戚家寄养长大的。”“那岂不是很可怜?”我讶然,在亲戚家寄养?我们家虽然也有不少亲戚,可是我从来都不喜欢跟他们来往的。最不喜欢的是每个人都堆着一脸明显假得要死的笑意,互相打哈哈的样子。所以平时他们来了家里,我都是能躲就躲。可是唐时,他居然是从小在这些人中长大吗?“他父母呢?”韩锦鹏摇了摇头:“家庭关系里填的好像是父母双亡。”“天!”我低呼,可怜的唐时,竟有这样的遭遇。诗施在桌下轻轻踢了我一脚,大概是在提醒我不要反应过度。锦鹏倒是没有注意,只是微微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有比我们过得好一千倍的,自然也有比我们可怜一万倍的。”我无语,满脑子都是唐时那种淡淡的,似乎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如果锦鹏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心里一定有很多很多的苦楚吧!唐时,我的好奇心又在蠢蠢欲动了,究竟,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呢?“喂,你们知不知道?高一班新来的一个男生叫唐时,简直就帅到太平洋去了。”“听说了,听说了!今年一开学就这么热闹,还真是难得。先是那个叫什么柯佳乐的台上唱了首歌,让人跌破眼镜地把韩锦鹏挤下第一名的宝座。现在又来这么一个帅男生抢风头……”“你知道什么啊,听说这个唐时跟柯佳乐是好朋友,那天晚上唱歌的根本就不是柯佳乐,而是唐时。”“不会吧!”“天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真的要尖叫了。长得这么帅,歌也唱得这么好,不是说人无完人的吗?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完美?”我抱着书,穿过走廊,满耳都是关于唐时的传说,心里颇有些五味杂陈的味道。我就知道,唐时一出现,必然会成为众人关注的重点。不过也难怪,毕竟,像他那样俊秀的男生,很难让人不注意的。“哈罗,楚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远远地看到我,坐在窗台上用力地挥着手向我打着招呼。我微笑点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柯佳乐好像就在这个班吧?思及此,不由得向他们教室里望去。果不其然,柯佳乐被几个女生围着,正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该不会,你也是想看柯佳乐吧?”那个男生从窗台上跳出来,走到我身边,轻声冷笑道:“这家伙整个一跳梁小丑。不就是唱了首破歌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还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唱的呢,看把他美的。”我只笑不答,但是仅是这几秒的逗留,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了。“咦,那不是楚歌吗?”“对啊,她跑我们班来干什么?”“谁知道,没准她们班的男生都被勾引完了,觉得没意思,跑我们班来卖弄风情吧!”“说什么呢,你们找扁吗?”我身后的男生对那几个坐在前排窃窃低语的女生吼道。我摇了摇头,平时比这还不堪的话我都听过了,这些对我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只有诗施成为了我好友的原因。身边这些同学和朋友,不是过分迎合我,便是像她们这样,红着眼睛看着我。我早就习惯了。“楚歌!”柯佳乐终于注意到我,迅速拨开那几个女生冲了过来,“这么巧?”“不算是巧,路过你们班教室,顺便看看你嘛。以前都没留意过你,今天看来,你好像也蛮受欢迎的嘛!”柯佳乐一听,又习惯性地挠了挠后脑勺:“你也笑话我啊?那几个女孩子只是好奇那天晚上唱歌的到底是不是我罢了。对了,你看到唐时没有?”我摇头,前两节课都是我们班最严厉的班导的,连下课时间都被拖堂,这是第二节课下课,才从阶梯教室里放出来呢。“要不要我陪你去找他?”“不用了,呵呵,还差几分钟就要上课了,等赶到新教学楼都已经上课了,放学再说吧!”我再一次发现,柯佳乐还真不是一般的热情。好像很乐于撮合我和唐时似的。如果不是他那么诚恳地告诉过我,他喜欢我的话,我真的会怀疑他的用意何在。“不是吧,我还以为热恋中的人都会迫不及待地想每分每秒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柯佳乐说到这忽然顿住了,看着我身后,一副跌破眼镜的样子。“什么热恋中啊,我们哪里到那个程度了……”身后异样的骚动让我也不自觉跟着其他人一起转过头去。只见走廊的另一端,韩锦鹏和唐时正并肩向这边走来。虽然穿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校服,但是两个这样眉眼如画的男孩子一起出现,对升梵来说可以算是破天荒的头一次。韩锦鹏向来都是走到哪里,焦点就跟到哪里的,更何况,这次还加了个后起之秀唐时。“他就是那个唐时?天哪,居然比韩锦鹏还要好看!”“真是受不了,他是不是女扮男装啊?哪有男生长得这么漂亮的!”“怎么会,你们看他的眼神,冷冷的,简直就酷毙了!哪个女子会有这样的眼神啊。”“你这么花痴,干脆倒向他的怀抱了。亏得你昨晚还抱着电话说,这一辈子都只会对韩锦鹏死心踏地呢!”“什么嘛!这个唐时真的是太帅了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况且,全校都知道,韩锦鹏跟楚歌双出双入的,早就是一对了。我再怎么喜欢他也不会有结果嘛。倒不如趁早对这个新来的唐时下手,没准还有希望喔!哈哈……”该女生想到兴起处,不由发出桀桀的怪笑。此话一出,不少女生纷纷点头附和,自始至终,众人的视线都未曾从韩锦鹏和唐时的身上移开。“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绝代双骄啊!”柯佳乐兀自感叹着,“还好我一早就有自知之明,要不然一定会自卑而死的。”我笑了笑:“你也很棒啊,虽然不及他们帅,可是你心肠好嘛!”柯佳乐一脸感动,不过我没等他继续抒情就急急道别:“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课呢……”趁着锦鹏还没看见我,一定要赶紧溜。我可不想同时在唐时和锦鹏面前出现。万一锦鹏又像平时一样,对我做出些亲昵的举动的话,让唐时误会了……唉,早知道这样,昨天就应该听诗施的话,趁早把话挑明。“小歌!”我迈出的脚步顿了顿,头皮一阵发麻,想了想还是头也不回地往前冲去。“小歌!”韩锦鹏提高了音量叫道,并加快脚步迅速跑到我身边拍向我的肩膀,“干吗走这么快?”我硬着头发转过身,挤出一个略有些无奈的微笑:“啊?是你啊!呵呵,我刚才在想些事情,没注意呢!”“我跟你们介绍一下。”韩锦鹏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走向停在原地、正双手环胸一脸平静看着我们的唐时,“喏,这个就是我昨天吃饭的时候跟你提到过的唐时。他可是厉害得很喔,原来那天晚上是他代替柯佳乐上台演唱的。一夜之间,仅凭一首歌就把我挤下了风云榜喔!”我扯起嘴角“HI!”了一声,心里七上八下,根本不敢正视唐时的眼睛。“HI!”唐时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有什么异样和尴尬,仿佛真的是第一次与我见面似的。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月亮的诅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