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3 陈志安不想毁,也毁不了。他现在如鱼得水,滋润得很啊。 一开始,当柳彬郭栋还有曹辛娜一齐向他扑来时,陈志安怕极了,他知道这些人在玩什么,他也知道香港万盛的野心有多大。但是很快,他就不怕了。不怕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曹辛娜跟他上了床;另一个,是郭栋跟他交了底。 曹辛娜一开始是把目标对准向健江的,无奈,她进攻了几次,向健江都不接招。向健江看似很支持香港万盛,但在关键时候,他的态度忽然又变得让人无法琢磨。 "他是不会上钩的,辛娜,听我的话,别在向健江身上浪费时间了。"柳彬一次次这么说,曹辛娜也就心灰意冷。 “那你说怎么办,拿不下向健江,我们在东江就不可能有所作为。”曹辛娜略显着急地问柳彬。 柳彬诡秘地一笑:“没有哪个人会是刀枪不入,对付向健江这种人,我们得采取其他策略。” “什么策略?” “知道不,向健江唯上,只要上面给他施加压力,他不可能不屈从,这点他跟苏晓敏不同。”柳彬得意地说,柳彬能这么快把向健江的软肋找准,得益于郭栋和他在省委组织部的关系 曹辛娜一听兴奋了:“真要是那样,反倒容易得多。” 跟柳彬商量后的那个晚上,曹辛娜便将电话打到总部,如此这般说了一番。她原想总部会犹豫,没想,电话里痛痛快快说:“辛娜,向健江和苏晓敏你不用费太多神,会有人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牢牢抓住陈志安,我们的目的是要通过某个具体人去实现的,这个人就是陈志安。” 曹辛娜长长地哦了一声,看来,从万盛高层到她,都把目标锁定在了陈志安身上。 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试想一下,如果非要在东江高层中打开一个缺口,这缺口非陈志安莫属。 事实证明,他们的策略是成功的,动用江东高层那些隐秘的关系,万盛不但成功将赵士杰派到了中央学校,打掉了一个障碍,也很快打通了向健江这个环节。剩下就是苏晓敏了。 对付苏晓敏,曹辛娜也想了两条策略,一是从瞿书杨入手,采取迂回战术。后来发现这策略不妥,瞿书杨比苏晓敏还顽固,简直是一个不食人烟的家伙。曹辛娜逼迫采用第二条策略,那就是彻底孤立苏晓敏,让她在东江成为孤家寡人。由孤立再走向排挤,最终将她赶出东江去。 这策略颇见成效。曹辛娜发现,自从向健江转变态度后,苏晓敏的处境立马变得尴尬,已经苦不堪言了。 曹辛娜一边幸灾乐祸,一边,琢磨着怎么对付陈志安。 说实话,曹辛娜是不想跟陈志安上床的,她不像姐姐曹丽娜那么多情。如果说曹丽娜是一根水草做的绳子,曹辛娜就是一把狼牙做的剑。曹辛娜从来不认为,那些道貌岸然的男人会对她动真情,因为在她眼里,男人都是兽,只不过分几个等级。有恶兽、猛兽,也有半人半兽。像陈志安这等货色,充其量只能算是没有进化好的兽。 曹辛娜一开始小瞧了陈志安,认为只要学姐姐那样妩媚一下、温柔一下,陈志安就会像冰块一样被她化掉。结果她错了,省城金江那晚,对曹辛娜来说是个羞辱。有着前科的陈志安面对她的挑逗与诱惑居然做到了坐怀不乱,难道她的姿色不够,或者陈志安真的改邪归正了?后来发现都不是,是陈志安怕,他太怕了,“陈杨”大案带给他的后遗症还没完全消除掉,那三百万元仍然像块巨石压在他心上。于是,第二次单独相处时,曹辛娜就一改妖媚,装作正统人一样跟陈志安消解心上的那个疙瘩。她说,万盛做事向来有自己的原则,就是任何时候,都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 陈志安带着疑惑问:“陈杨怎么解释?” “那是他们不拿万盛当朋友,对于伤害万盛的人,万盛也不会放过。”说完,她认真地盯住陈志安看。 “我是万盛的老朋友了,这你是知道的。” “对呀。我就说嘛,在东江,要说万盛有朋友,也就副市长您了。” 接着,曹辛娜将电话打给郭栋,让郭栋跟陈志安宽宽心。郭栋便透露给陈志安一个重要信息,省委可能还要调整东江的班子。 后来他又接到另一个电话,是程副省长现任秘书打来的,电话里只说了两句话,第一,要陈志安拿出魄力来。第二,如果有什么阻力,尽可向上面发映,不要有顾忌。 这两句话,等于是给陈志安吃了定心丸。 吃了定心丸,陈志安就开始大刀阔斧了。 “这跟松绑是两码事,你胃口还是别太大,弄不好会撑出病来的。” 周末的下午,陈志安草草跟建委主任高强安排完拆迁的事,就急着去会曹辛娜。这是他跟曹辛娜之间的秘密约定,每三天见一次面。 约会地点在东江喜来顿大酒店,曹辛娜住在那里,她把办事处也设在了那里。陈志安刚进门,就把曹辛娜拦腰抱住了。 曹辛娜一边推他,一边说:“晚上郭哥要来,我们得准备一下。” “他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郭哥说有要事跟你谈。对了,陈哥,总部又在催我了,朱广泉那边的工作到底做通没?” 陈志安冲曹辛娜温和地笑了笑,“辛娜,我该走了,刚才你一说,我忽然记起晚上还跟朱广泉有个约会。” “陈哥……”曹辛娜想挽留陈志安。 陈志安再次笑笑,脚步已到了门前。 曹辛娜扑上来,从后面搂住陈志安:“不要走嘛,等会我们一起吃晚饭,然后……” 陈志安今天一点兴趣也没有,本来他还想好好庆贺一下。下午他就光华路市场搬迁的最后方案还有明清一条街的建设规划等跟向健江做了汇报,向健江听完表态道:“志安,进展不错嘛,这些日子辛苦你了,等项目正式开工,我请你喝酒。” 陈志安掰开曹辛娜的手,从喜来顿大酒店走了出来。 站在街上,他掏出电话,打给朱广泉。陈志安真是跟朱广泉有约会的,光华路市场经过多次协商,朱广泉终于答应搬迁,不过朱广泉提的条件很狠毒,他瞅准了翠烟区的老街,那是东江惟一保留下来的老街,以前不知有多少开发商打过它的主意,阴谋都被粉碎了,这次,怕是保不住了。 这事太大,陈志安根本就做不了主,也没敢跟向健江提,他想再跟朱广泉商量商量,能不能让让步,把市场挪到老街后面的上海路去。那儿也蛮不错的,上海路本来就是商业区,离老街又近,只要重新规划一下,做市场不比光华路差。重要的,上海路陈志安就能做主。 遗憾的是,这晚又谈崩了,朱广泉拒不同意将光华路市场搬到上海路去,他对老街蓄谋已久,这次是志在必得。 “陈市长,我已经做了很大让步,你就高抬贵手,了掉我这小小心愿吧。”朱广泉嬉皮笑脸,一边说一边给他边上的小妹递眼色。 小妹叫苏苏,朱广泉这样跟陈志安介绍的,苏苏是一家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还兼着两家时装公司的模特,朱广泉想把苏苏挖到自家公司。 “有她在,我们公司的生意一定会火。”朱广泉说。 陈志安点点头,朱广泉之前也给他带来过几位美女,都是打着公关的旗号带来的,这种事彼此心照不宣,没必要细究。不过他一个也没看中,这种事上,陈志安也不是太随便,他还是要讲一定品位的。不过今天这位苏苏,却让他心猿意马,有点收不住神。 陈志安盯着苏苏两条修长的美腿看了好长一会,看得满世界都成了黑丝,都成了镂空,咽口唾沫,道:“我说朱老板,你胃口也太大了吧,知道老街是啥地方,多少人打过它的主意?” “这我不管,我相信陈市长有办法。”朱广泉依旧嬉笑着脸,他的样子蛮像一位老江湖,陈志安反倒成了小混混。 “如果我没办法呢?”陈志安收回烙铁一样烙在苏苏黑丝上的目光。 “怎么会呢,政府不是天天在讲松绑么,不松绑,东江经济怎么发展?”朱广泉示意苏苏给陈志安添水,苏苏像黑蝴蝶一样飘起来,在陈志安周围旋了一圈,陈志安杯子里的水就满了。 “这跟松绑是两码事,你胃口还是别太大,弄不好会撑出病来的。” “要撑咱们一块撑,不过要是饿着了,我可要找你市长要饭去。” “你个老狐狸,尽给我出难题。”陈志安开了句玩笑,又把目光伸向苏苏。 “市长,我可是给你面子的,换了别人,休想让我搬出光华路。您放心,只要老街到手,我立马从国际商城退出来,再也不给政府添乱。” “本来就不该跟政府添乱嘛,可你个老狐狸,时时处处给政府添乱。”陈志安说着,身子往后仰了仰,他在想,如果把苏苏带走,会不会给自己留下后遗症? 朱广泉非常阴暗地一笑:“这么着吧,陈市长,您只管给我报方案,其他事我来操作,将来批不了,我不怪您,该酬谢您的照样酬谢。如果批了,那就是你我的大造化了。” “这……”陈志安蹙起了眉头。 “市长,您就放心吧,朱老总省上已跑好了,就等您这边报方案呢。”苏苏见缝插针地说了句,一双小手在陈志安肩上轻轻揉捏了几下,揉得陈志安一阵发麻。 程副省长终于来到东江。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充满了困惑的事。 “老朱,这话可不敢开玩笑。”他一本正经道。 “放心,我朱某人做事,从来一是一二是二,这事上面已经点头了,下周省领导就要下来,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郭栋。” 陈志安心里长长哦了一声,看来,谁都没闲着啊,一个项目说穿了就是一场战役,谁都在调兵遣将运筹帷幄,将来到底谁能胜出,就看造化了。不过,他从来不怀疑朱广泉的能耐。 程副省长终于来到东江。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充满了困惑的事。到底要不要亲自下来一趟,要不要干预东江目前的工作,程副省长犹豫了很久。后来他明白,再不下来,怕就会失去机会。因为万盛集团和国际商城这件事,他必须处理好,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满足万盛的各项要求,将国际商城这块肥肉喂到他们嘴里,否则,万盛就会变成一条狗,掉转头来咬他。 程副省长已跟万盛高层讲好,国际商城可以完全给他们,他们提出的种种条件,也都可以答应,但双方的关系到此为止。

4 高强是苏晓敏来东江后才提拔起来的,之前,建委的一把手空着。“陈杨大案”,卷进去的不只是市委市政府一干人,下面部门,也卷进去不少。原来的建委一二把手,都因在重大工程的招投标中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依法开除了公职。一把手最后判了十二年,二把手好像是五年。建委是重要部门,对一把手的人选,向健江一直拿不定主意,在几个人中间犹豫来犹豫去,苏晓敏一开始也对高强不太满意,当时她在常委会上的意见是,能不能把高强安排到别的部门,建委找个更合适的人来干?向健江无奈地笑道:“就这么多人,你让我上哪儿去找?” 当然,高强最终被安排到建委主任的位子上,还跟另一股潮流有关。“陈杨大案”后,东江有一股风气,凡没被牵连的,不管以前工作咋样,都成了好同志,都应该提拔,安排到重要岗位上去,陈志安就是典型的例子。 “苏市长,国际商城方案,是不是又要重新调整?”高强手里拿着一大撂材料,是陈志安让他整理的那些材料的复印件,他复印了一份,随时准备呈交给苏晓敏。 苏晓敏望着高强,反问道:“你说呢?” 高强讪讪笑了笑,不好意思地答道:“志安副市长让我们重新调整方案,我吃不准,所以……” “所以就找到我这儿来?”苏晓敏今天的脾气真是糟糕透了,按说这句话她不该问,下级找你汇报工作,不管处于何种动机,你都不能挖苦人家。能回答则回答,不能回答,找个借口支吾过去便是。支吾在领导来说,也是一门艺术,比如程副省长,人家这点上就做得很好。 尽管向健江什么态也没表,但凭直觉,他认为,向健江那边,也在动摇了。 唐天忆见状,支吾道:“你先按志安市长的意见办吧,我跟市长有点急事,等我们谈完你再来,好不?” 高强哪敢说不好,躬腰点头道:“好,我先按志安市长的意见办。市长,秘书长,你们忙,我不打扰了。” 高强走后,苏晓敏问:“他开始行动了?” 唐天忆点头,接着又把这两天听到的一些情况汇报给了苏晓敏,包括曹辛娜频频约请东江领导吃饭的事。 “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啊。”苏晓敏叹道。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唐天忆又说。 “什么意思?” “你想想,如果万盛真能把国际商城建好,我们是不是可能腾出更多精力,建设别的项目?” “如果建不好呢?” “不会吧,怎么会建不好呢,他们信心如此之大。”唐天忆呵呵道。 “就会呵呵,我说你啥时也学成老猾头了,明明知道万盛葫芦里卖什么药,还要帮着让我上当。”苏晓敏不满地说。 唐天忆又呵呵了几声,才一本正经道:“你误解我了,其实我心里,也是不同意万盛掺和进来的。当年就是因为他们瞎掺和,商城才一拖再拖。但万盛来头不小啊,凭你我之力,怕是难以阻挡。”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意见推翻,交给万盛去做?” “先等等吧,不急着表态,看看万盛还有什么动静。另外……”唐天忆说到这儿,忽然露出一脸神秘,“这个项目,你也不能亲自抓了。再抓下去,我怕把你陷到里面。” “我倒不怕陷到里面,就怕……”苏晓敏犹豫一会,没把“程副省长”四个字说出来。这些日子,她反反复复考虑的就是这件事,如果她一意孤行,不但会惹恼程副省长,万盛还会把火苗点到别处,那么,她在东江的处境将会很被动。但是,让她就这么放手,她又很不放心。她相信,只要陈志安一接管项目,包括大明在内的几家有实力的企业,都将会被拒之门外。 苏晓敏恨恨地叹了一声。 唐天忆懂她的心思,这些日子,关于程副省长跟万盛的种种传言,挡不住地往他耳朵里进,他所以力劝苏晓敏交出这个项目,就怕在她立足未稳时,被他人暗算。 牺牲一个项目不要紧,但是牺牲掉一个有作为的市长,那就太不值得了。唐天忆为此还找向健江谈过,尽管向健江什么态也没表,但凭直觉,他认为,向健江那边,也在动摇了。 不动摇才怪! 跟苏晓敏打完电话那天,程副省长又将电话打给了向健江,他对向健江远没对苏晓敏那么客气,开口就说:“小向,你下去快半年了吧?” 向健江说是。 他又道:“半年时间,不短了啊,工作理顺了没?” 向健江含糊其辞说了句:“差不多了吧,有些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理顺的。” 程副省长马上就批评起来:“难道你到东江才一天两天?我说健江同志,你这个态度怎么能行?都说东江的工作难干,我看根本问题不是难干,是你们压根就没打算干。你到东江半年,除了提拔一批干部外,还做了什么?” 向健江无言以对,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提拔一批干部倒是真的。 “健江啊,年轻同志应该有年轻同志的闯劲,不要学那些没有抱负没有追求的人,一换环境,首先想到的,不是开创性地干工作,而是一轮接一轮提拔干部,这不是省委和省政府期望的。” 程副省长本来就对向健江有成见,当初他是坚决不同意派向健江去东江的,他推荐的是省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后来这位副秘书长去了别的市,不过对向健江,他的成见似乎还没消除掉。 向健江对着话筒,自我批评了一番,然后字斟句酌地说:“副省长,您的批评我虚心接受,请副省长放心,东江的工作一定会走在兄弟市的前头,我们会加倍努力的。” “说大话!”说完,程副省长很生气地挂了电话。 虽然程副省长自始至终没提国际商城,但向健江坚信,这个电话就是冲国际商城打来的,因为那个叫曹辛娜的女人几次请他吃饭,他都婉拒了,程副省长打电话前半个小时,他的秘书,也就是上次把向健江和苏晓敏安排在接待室等了一下午的那位年轻同志,曾给向健江打过一个电话,非常带有煽动性地讲了一番万盛集团在内地投资取得的巨大成绩。秘书最后说:“向书记,这可是只金凤凰,东江一定要把她抓住。” 向健江偏是烦这种拐弯抹角替人当托的人,没好气回了一句:“东江太小了,金凤凰怕是落不下来。” 哪知就这么一句,就惹恼了程副省长。 朱广泉为什么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四十天后他为什么又跟万盛翻脸?向健江觉得这是一个谜。 挨完训,向健江把陈志安叫来,详细询问了万盛集团的情况,陈志安别的倒没多说,但他讲了一个很关键的细节,原来万盛集团一开始就是程副省长在招商引资中引来的。向健江在心里连连叫苦,原来万盛集团能不能在江东省有大作为,也关乎到程副省长的锦绣前程啊。 意识到这一层,向健江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向健江的思维方式跟苏晓敏不同,尽管在很多问题上,他们有共同的意见,也尽管他们都全心全意,想把东江的事办好,但在关键时刻,向健江却有着跟苏晓敏完全不同的行为方式。 在向健江看来,组织原则的最高境界,便是下级服从上级。任何时候,下级都要正确领会上级的意图,并积极贯彻这种意图。思想上要跟上级保持高度一致,行动上更是要一致。从个人角度,向健江不是说对程副省长没有看法,但那仅仅是看法而已,并不能影响到他处理问题或作出决策的态度。 向健江痛苦地思索一夜,第二天突然作出一个决定,他要以积极乐观的姿态,为万盛搭建一个平台,还要尽可能地为万盛排开干扰,清除阻力。 想法虽是有了,但把想法变成事实,得有个实施的过程。让谁去实施呢,向健江想到了陈志安。 他再次将陈志安叫来,让陈志安把万盛到东江的一系列经过包括当初在国际商城中的种种作为整理一份资料,他要依据这份资料,重新调整思维。同时,他也在有意透给陈志安一个信息,至于信息内容到底是啥,不用他明说,陈志安自然会领悟到。 陈志安很快就把资料整理好了,向健江看得很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向健江发现一个问题,当初万盛提出重新规划国际商城,扩大建设规模时,东江上下都是持赞成意见的,包括当时已经注册成立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也在几次论证会上签了字,而且当时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的两大股东住宅办和广泉地产,也都同意由万盛牵头,重新修正国际商城建设方案,并同意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由万盛控股。也就是说,从那时起,江东万盛中心,实质上已成为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可是方案论证通过,光华路实施拆迁后,大约半年时间,广泉地产负责人朱广泉突然对外宣称,万盛进入国际商城公司不合法,不具备股东资格。矛盾因此而生,随后一年多时间,广泉地产和江东万盛中心便陷入纠纷,结果就导致了国际商城项目的停工。 陈志安说,广泉和万盛第一次冲突的焦点集中在万盛的入股资金上,按最初协定,万盛应该在加盟国际商城后,在规定时间内向公司注资7200万元,万盛实际上只注入1200万元。另外6000万元,万盛已经从银行办理了贷款手续,之所以没有落实,还是因为朱广泉。 陈志安交给向健江的另一份资料证实,万盛打算进入国际商城项目前,已经跟广泉地产私下达成一笔交易。如果不是这笔交易,朱广泉也不会答应让万盛进来,更不会把到口的肥肉分一块给万盛吃。可惜的是,这笔交易从达成到毁约,前后不过四十天。 朱广泉在翠烟工业小区还有一处商厦,叫银都商厦,位于翠烟工业小区的黄金地段。国际商城项目立项时,银都商厦建了一半。据说当初为了争这块地段,朱广泉跟另外三家地产商差点打破头,后来还是朱广泉拿到了这块地,并很快动工修建银都商厦。令人蹊跷的是,万盛跟朱广泉接触几次后,朱广泉竟将建了一半的商厦以8260万元卖给了万盛! 朱广泉为什么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四十天后他为什么又跟万盛翻脸?向健江觉得这是一个谜,但他目前不想解开这个谜。 在国际商城问题上,向健江才有了跟苏晓敏截然不同的态度。苏晓敏是就事论事,没有跳出国际商城这个局部,上升到全局的层面上。但向健江不能,他既要维护上级的尊严和体面,更要调动东江各方面的积极性,同时,还要保障外来投资者的利益,不能因为一个国际商城,就伤害一大批投资者,那样,东江以后还有谁敢来投资? 吸引不了投资者的城市,就是没有希望的城市。 不能再犹豫了,这一天,向健江在光华路市场召开现场办公会,参加现场会的除跟国际商城有关的几家企业和市直有关单位外,向健江还特意邀请了两个人,一个是市人大主任荣怀山,另一位,是工商行行长柳彬。 把向健江跟苏晓敏混为一谈,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两个,原本不是一回事啊! 请荣怀山来,名正言顺,人大监督一切嘛,既然国际商城如此敏感,那就把一切都摆到明处,让大家看得真真切切,就算将来有了啥闪失,对上对下,也能交待过去。 请柳彬来,向健江是颇动了一番脑子的。向健江怀疑在国际商城几次周折中,银行方面起着某种推波助澜的作用。事实上,现在只要是项目,都跟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陈志安在几次汇报中,也有意无意提到了几家银行,提得最多的,就是这位柳彬。向健江决计不主动过问银行跟国际商城还有万盛的关系,他想让银行自己表演。只有自己表演了,才能把最真实的东西暴露出来。 现场会自然少不了曹辛娜,她应该称得上现场会的主人。向健江是第一次跟曹辛娜见面,曹辛娜穿得很正规,身边的叶眉儿也打扮得很得体。曹辛娜大方地跟向健江打过招呼,然后很知趣地坐在了自己的坐位上,目光镇定、坦然,没有丝毫的惊慌和不安,一举一动都透着自信。向健江很欣赏这个女人。 这次现场会,向健江一改温文尔雅的作派,一开口便给人以威慑。他说:“国际商城拖了有六年,如果当时能按期竣工,按期投入使用,怕是两个国际商城也收回来了。现在我们不去追究为什么会拖,我们只考虑一个问题,国际商城到底要不要建,怎么建?” 讲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逐一扫过与会者的脸,扫到苏晓敏时,他多停留了一会,似乎想给她一点暗示。苏晓敏这一天仍旧板着脸,其实不是板着,是她那张脸压根就松动不下来。 向健江接着道:“建与不建的问题,我想已没必要再争论。项目已经批了,省上很重视,市委市政府也很重视,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把它建起来,建成一流的商城。关于如何建的问题,我强调两点:第一,充分尊重历史。广泉地产、住宅办,还有江东万盛中心,在过去都为国际商城的建设出过力、尽过心,国际商城的建设,还得靠你们三家。至于如何协调你们三家的关系,下去之后,由志安同志负责,拿出具体意见,常委会研究讨论。当然,我们也欢迎更多的投资者加盟进来,但参与的前提,必须符合公司法,符合三家主要投资者的意愿。第二,要排开一切干扰。今天我强调一点,光华路市场必须搬迁,阻力再大也要搬迁,要给国际商城让道。往哪搬,怎么办,建委会同有关部门,短期内拿出方案。当然我相信,方案一定有了,只是还没拿出来见我这个‘婆婆’。” 说到这儿,他笑了一声,似乎有意要缓和一下会场气氛。可是未等其他人笑,他又马上板起脸,严肃地道:“任何想借国际商城给政府施加压力的行为,我们将坚决打击,不论牵扯到任何人,任何单位,都要严肃处理。至于政府拖欠你们的,我保证一个月内全部还清,因拖欠造成的经济损失,也一并给予补偿。” 坐在主席台下的朱广泉脸色一阵发青,这话明显是冲他说的,他没想到,向健江会这么不留情面。 看来,自己把向健江跟苏晓敏混为一谈,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两个,原本不是一回事啊!

“我就说苏市长大人有大量,她们还不信,说我一定会被你臭骂出去。”谢芬芳说到这儿,咧开嘴笑了。 她这样子跟几天前医院里那个谢芬芳简直判若两人,苏晓敏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谢芬芳。 “好了,我马上要出去,今天就谈到这儿,你也用不着跟我表态,好好干工作就是。” “我谢芬芳绝不是一个给人丢脸的人,多说无用,你就看我的表现吧。”说完,谢芬芳冲苏晓敏躹了一个躬,红着脸退出去了。 苏晓敏掩上门,在屋子里站了好长一会。这世上的事,真奇妙啊! 苏晓敏找大明实业老总曹永明,还是国际商城的事。通过几次接触,苏晓敏认为曹永明是个很有想法且很能做事的人,她对这人有点偏爱。上次他们交谈时,曹永明提出一个思路,将现在万泉建的光华路市场搬迁到建设路,那儿他有一块地,是三年前买的,原来那里是棚户区,最初的想法是改造成住宅小区,等搬迁工作告一段落后,曹永明发现,那里建市场更合适。 光华路市场搬迁后,可以腾出一大片土地,国际商城的主体完全可以建在那里,目前已经规划出的一区和二区,建设它的辅助设施,比如广场、停车场、物流中心等,另外,二区通往地铁广场那一段,将原住户搬迁后,可以建成东江明清一条街。明清时代,东江经济极为繁荣,是整个江东的经济文化中心,兴修明清一条街,不但可以跟国际商城前后呼应、相互拉升,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大商业格局,还能有效地提升东江城市品位。 苏晓敏来到大明实业公司,曹永明跟他的助手们正在等她。曹永明43岁,但那张脸远比50岁的人还苍老,如今只要出来打拼的人,哪一个不是满脸沧桑? 苏晓敏多少知道一点曹永明的过去,他以前在政府机关,后来不满足现状,跳了出来,在商海里扎猛子,贩过鱼、捕过猎,给人当过跟班,后来又捣鼓车,差点让人把裤子都骗掉。最后才一门心思安下心来,从房地产做起,好在他赶上了房地产业的黄金时期,从帮人做小工程起步,慢慢发展起来,到现在,他的实力已不在朱广泉之下。只是这人比较内敛,没朱广泉那么张扬,再者,他也从不兼什么社会职务,因此影响力要比朱广泉小得多。但苏晓敏喜欢他的沉稳,还有他骨子里那种深刻。 简单打过招呼,曹永明将拟好的方案呈给苏晓敏。这方案是一周前苏晓敏布置给曹永明的作业,让他结合发改委批的方案,再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穿插进去,既要创新,更要务实,因为好的创意并非全能实现,必须跟现实条件相结合。 曹永明不愧在政府机关工作过,虽然下海多年,但老底子还在,苏晓敏只看了个开头,就知道,这方案写得巧妙,妙就妙在它保持了官场行文的那种风格。 “行啊,妙笔生花,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她由衷地夸奖道。 “市长是批评我吧。”曹永明不好意思道。 “不是批评,是表扬,我看调你去当秘书长才合适。” 两个人说话间,苏晓敏将方案看完了,按理讲,这方案写得要比原来那个强,谈得也具体,但是有两个核心问题,却让苏晓敏犯起了难。一是方案提出要重新组建国际商城发展公司,在原来基础上,新增大明实业等三家股东,这三家公司都在方案涉及的地段享有地权,也就是说,他们各自占据了某一块地段,只有把他们吸收进来,才能有效解决整个项目的用地问题。第二,方案要求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特别是涉及到拆迁户的安置,政府给政策,由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统一安置。 上访事件发生后,朱广泉一直对人很客气,但这份客气带着阴险的成分,苏晓敏很谨慎。 后一条,苏晓敏觉得问题不大,只要有人主动承担拆迁户的安置工作,政府出台政策是应该的。难的是第一条,重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政府说了不算,曹永明说了也不算,难点还在朱广泉这里。 “方案是好,可我就怕朱广泉不答应啊。”苏晓敏无不忧虑地叹了一声。 “我也担心这个,不过,只要能保证光华路市场不因搬迁受损失,同时保证朱广泉在国际商城中的利益,我想,他应该能答应。”曹永明说。 “试一试吧,凡事只有试了,才能知道答案。” 朱广泉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一时之间还搞不清。 这一天,苏晓敏主持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讨论会,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她没让曹永明参加,只通知了住宅办和广泉地产,以及市上几个部门的领导,陈志安和唐天忆也参加了讨论会。 方案是由唐天忆代读的,唐天忆没说拟定方案的是曹永明,只说是按市长办公会议定的程序,由相关部门共同拟定的。 朱广泉这一天倒是来得积极,听得也很认真。等唐天忆读完,苏晓敏说:“方案只是初稿,还很不成熟,今天召集大家,就是想听取一下大家的意见,力求让它更完善。” 朱广泉没急着发言,他把目光投向住宅办主任李长发。李长发咳嗽了一声,道:“市上重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我没意见,住宅办虽是股东,但这些年并没做多少实质性工作,这个股东当得名不符实。再说目前我们资金实力也不足,开发的几个项目都还未竣工,我的意见,重组过程中,我们就不参加了,让更有实力的企业加入起来,把工程建好。” 李长发的话音刚落,副市长陈志安接话道:“长发同志的意见我赞成,我个人意见,住宅办也是退出来的好。” 陈志安最近很神秘,似乎在走一条内敛路线,苏晓敏有意跟他谈过几次国际商城的事,他都是只听不说,好像对这个项目没有兴趣了。苏晓敏却觉得,陈志安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 陈志安说完,苏晓敏没急着表态,将目光投向朱广泉。上访事件发生后,朱广泉一直对人很客气,但这份客气带着阴险的成分,苏晓敏很谨慎。 等几位部门领导发完言,朱广泉才说:“重组我没意见,我也打算退出来,这个项目不参加了。” “退出?”"苏晓敏一惊,她没想到朱广泉会说这话。 “是啊,广泉地产现在也遇到了危机,我想缓口气。” “那……光华路市场怎么办?”苏晓敏又问。 “政府说咋办我就咋办呗,不是一向都如此吗?” 如果朱广泉不说最后那半句,苏晓敏真就以为他要退出来了,可最后半句一出,苏晓敏马上意识到,朱广泉开始跟她出招了。 这天的会议自然没有结果,苏晓敏也不想要什么结果,她就是想听听各方口风,掌握一下各自心理。会后,唐天忆说:“朱广泉这个人,老谋深算啊。” “老谋深算的不只他一个。”苏晓敏道。 “但能左右国际商城的,好像就他一个。” “他能左右得了?” “不信咱们打个赌,过不了三天,他就有新招。” 果然,副市长赵士杰回来的第二天,朱广泉就出新招了。 副市长赵士杰党校学习结束后,去了一趟欧洲,回来又在珠海参加学习班,这一个多月,他一直在外面漂着,东江的情况自然知道的少。一回来,他就找苏晓敏了解情况,苏晓敏将近期发生的几件事告诉了他,问:“你怎么看?” 赵士杰说:“朱广泉这人我打过不少交道,不只是心计多,办法也多,对他,我们是得谨慎。” “都说要谨慎,难道因为谨慎,工作就不干了?”苏晓敏有点不满意。 赵士杰微微一笑:“你先别急嘛,容我把话说完。” 苏晓敏抱以歉笑,最近她的确有些心急,这么多事压在心上,不急才怪。 赵士杰道:“说实话,我担心的不是朱广泉,朱广泉心计再多,也只是玩些小把戏,碍不了大事的,我担心……” “你担心谁?” “说出来你别生气,我担心的是陈副市长。我听说,上次陈副市长去金江,见过江东万盛中心的负责人。” 曹辛娜?怎么又是她? 上次从省城回来,向健江还问过她两次,是不是给香港万盛中心答应了什么?苏晓敏见向健江好像在怀疑她,便没好气地说:“我只是跟她吃了顿饭,也值得大惊小怪?” 向健江让她一句话呛得,差点把要跟她谈的正事给忘了,苏晓敏自己也让这个叫曹辛娜的女人留下了阴影。今天赵士杰再次提起曹辛娜,苏晓敏就觉得,不能不认真思考一下这个女人了。 毕竟陈志安有前科!对付一个有前科的人,曹辛娜还是很有信心的。 也就在同一天,曹辛娜来到了东江,这次她没跟郭栋一起来,只带了一位叫叶眉儿的妹妹。叶眉儿在万盛江东中心担任投资部经理,外出时充当曹辛娜的助理。 两个人先是找到柳彬,柳彬一看到叶眉儿,眼都直了。柳彬这人有两大特点:一是好赌,他跟万盛的关系,还是在赌桌上建立的。二是好色,按柳彬的逻辑,这个世界上,怕没有一个男人不见色动心。 不过,柳彬好色也不乱好,有些女人看上去满身是色,但你是动不得心的,就跟曹辛娜一样,柳彬不是说没动过心,但动过之后还是没敢下手。可是今天曹辛娜带来了叶眉儿,情况就不一样了。柳彬只一眼,便断定这道菜是曹辛娜为他准备的。 柳彬一边呵呵笑着,一边色眯眯地盯住叶眉儿。曹辛娜笑眯眯地说:“彬哥,你再看下去,眉儿妹妹都要逃跑了,瞧你那双眼睛,一来就想把人家吃掉。” “绝对没有。”柳彬讪讪道,其实他还没看够。不过也不要紧,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他相信叶眉儿飞不掉。 “彬哥,上次说的事,你怎么考虑下了?”曹辛娜终于谈起了正事。 柳彬略一思索,道:“这事目前有些麻烦,辛娜,直接攻苏晓敏这道关,难啊。这人刀枪不入,再者,女人对付女人,就有些难,往常那套用不上。这么着吧,我的意见,还是从陈副市长那儿打开缺口,毕竟他是男人,毛病也不少,容易下手。”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