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希特勒事件,谋刺希特勒事件发生

 冯·施道芬堡是个机智多谋的军官,1907年,他生于德国南部一个著名的世家。他的母亲是乌克斯库尔-吉伦勃兰德女伯爵。他的外曾祖父是抵抗拿破仑战争中的军事英雄格奈斯瑙,后者曾同夏恩霍尔斯特一起创建了曾鲁士陆军参谋总部。他的父亲曾经做过伍尔登堡末代国王的枢密大臣。这个家庭信仰罗马天主教,是一个有文化教养的官僚贵族家庭。

1944年初夏,苏联红军打入波兰领土,并强渡尼门河,逼近德寇的老巢,盟军亦在诺曼底登陆成功。纳粹德国陷入被东西两面夹击的狼狈境地,其彻底失败已是无可挽回。形势的发展促使纳粹德国内部企图推翻希特勒,成立新政府,与美英议和,阻止苏军打进德国的密谋集团抓紧执行代号为“女武神”的行动计划。

刺杀希特勒事件

   冯·施道芬堡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他体格健壮,好学不倦,头脑冷静周密。他喜好驰骋、养马和体育运动,热爱文学和艺术。他在青年时代,接受了著名诗人斯蒂芬·格奥尔格的浪漫主义的影响。这个年轻人一度想以音乐为职业,后来又想从事建筑,但在1926年19岁的时候,参加了陆军,在著名的第十七班堡骑兵团当见习军官。

女武神是北欧神话中沃西神手下的女神,美丽而可怕,据说她飞翔在古战场上,寻找那些该杀死的人。以其为代号的计划一语双关,名为国内驻防军如何在外籍工人举行暴动时进行镇压,接管城市治安的部署,实为杀死希特勒后如何行动的方案。

1944年7月20日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6点刚过,一个右眼罩着黑色眼罩的英俊上校在一位副官的陪同下,驱车经过柏林城里被炸毁的街道,向伦格斯道夫机场驶去。上校手紧紧纂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包里装着文件,上校将会在当年下午1点,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的“狼穴”里向希特勒进行汇报。至少在表面看上去,这一天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而这副场景,也不过是战争时期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这名英俊的独眼上校名叫克劳斯。冯。施陶芬堡,他去狼穴的任务也不仅仅是向元首汇报工作,他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暗杀希特勒。

   1936年,他入柏林陆军大学。他的才华引起了教官们和总司令部的注意。两年以后,他成为参谋总部的一个年轻军官。他虽然像许多同一阶级出身的人一样,思想深处是保皇派,但到那时为止,他并不反对国家社会主义。显然是1938年的排犹行动,使他第一次对希特勒产生了怀疑。1939年夏天,他看到"元首"正在把德国引向一场可能是长期的、伤亡惨重的、最后归于失败的战争,这时他的怀疑增长了。

6月底,密谋集团似乎交上了一个好运。其中坚分子冯·施道芬贝格伯爵被提升为上校,而且被任命为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弗洛姆将军的参谋长。这个职位不但使他可以用弗洛姆的名义给国内驻防军发布命令,而且使他可以直接地和经常地见到希特勒。

密谋

   尽管如此,当战争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投入了战争。在波兰和法国战役中,他在霍普纳将军的第六装甲师当参谋。看来是到苏联之后,他对第三帝国的幻想完全破灭了。党卫队在苏联的暴行,打开了施道芬堡的眼界,使他清楚地看到,他所为之服务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由于机缘巧合,他在苏联遇到了决心杀掉希特勒的两个主要的密谋分子--冯·特莱斯科夫将军和施拉勃伦道夫。据后者说,他们后来碰了几次面,就使他们相信施道芬堡是他们的人。施道芬堡于是成了一个积极的密谋分子。

施道芬贝格是个出生于德国南部着名世家的贵族。时年37岁。他才气横溢,且胆大心细。1943年4月7日,他在一次战斗中,乘车经过突尼斯的凯塞林山口,遭到一架低空飞机的扫射,失去了一只眼睛和一只右手,左手的手指也失掉两个。虽已身残,但豪气不减。那时,他对到医院里去看望他的朋友们就表示,为了除掉希特勒,他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而此时,在密谋分子中又只有他能够进入警卫森严的元首大本营,因此干掉希特勒非他莫属了。

在冯。施陶芬堡伯爵去暗杀希特勒之前,德国国防军内部就存在着试图推翻希特勒的密谋团体。早在苏台德危机期间,就出现了以前陆军参谋长路德维希。贝克将军为首的反希特勒密谋集团。密谋集团的领袖贝克将军当时就意识到希特勒的对外侵略政策“会使德国陷入全面的灾难”,他认为“当一个战士的知识、良心和责任感不允许他执行命令的时候,他也就无须履行服从上司的义务。”在贝克将军的号召下,一批高级将领以及前莱比锡市长格台勒,帝国银行前任行长沙赫特等非军方人士纷纷走到一起,准备推翻希特勒的统治。密谋分子们原打算在苏台德危机期间,组织突击队绑架希特勒,组建新政权。但是历史却和他们开了个玩笑,捷克斯洛伐克被德国吞并。在随后爆发的战争中,德军战绩辉煌,希特勒受到德国军民一致的支持,密谋分子所组织的几次绑架与暗杀行动却一次也没有成功,密谋分子们只好暂时掩旗熄鼓。

   但是,他还是一个低级军官。他很快发现,那些陆军元帅们不是胆子太小,就是太没有主意,不可能有什么作为,来推倒希特勒或者停止后方对犹太人、俄国人和战俘的屠杀。斯大林格勒的灾祸也使他感到厌恶。1943年2月,这次灾祸结束之后,他请求派往前线,被调到突尼斯的第十装甲师当作战参谋。

1944年7月7日,施道芬贝格去上萨尔茨山向希特勒汇报“女武神”计划,他在公文包里藏了一颗定时炸弹。因为他计划同时炸死的戈林和希姆莱不在场,而未采取行动,7月15日预定在伯格霍夫开另一次会议,但在斯道芬堡已与柏林的同党联络好的最后关头,希特勒突然飞往“狼穴”去了,这不仅使他再次失去了一次机会,而且因他的同谋们过早地实施“女武神”计划,进行了军队的调动,引起了盖世太保的怀疑,受监视遭逮捕的密谋分子与日俱增。

1941年底的莫斯科战役,德军在军事上遭到了失败,党卫队在苏联土地上大肆屠杀犹太人与苏联平民的事件逐步为人所知,一些德国军官们开始认识到纳粹的邪恶本质。此时在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部里又现了新的密谋集团。来自前线的密谋分子们和柏林的密谋分子很快取得了联系,组织了10多次暗杀行动,但是阴差阳错,希特勒每次都得以逃脱。相反倒是几名重要的密谋分子被捕,密谋行动碰到了极大的麻烦。正在此时,一名年轻的伯爵挺身而出,来实现“神圣的使命”。这位伯爵就是前文提到的克劳斯。冯。施陶芬堡中校。

   4月7日,他乘的汽车开进一处布雷的战地,也有人说,还受到低飞的盟军的扫射。施道芬堡受了重伤。他的左眼瞎了,左手的两个指头和整个右手都炸掉了,左耳和左膝盖也受了伤。有几个星期,看来情况即使侥幸能活下来,他的右眼也很可能瞎掉。他进了慕尼黑一所医院,多亏沙尔勃鲁赫教授的精心治疗,使他重获生命。人们会认为,任何人处在他的境地,一定会在伤愈之后退伍,从而也就退出了密谋集团。但到了仲夏时节,他在反复练习用左手剩下的三个包扎起来的指头拿笔之后,写了一封信给奥尔布里希特将军,说他希望在三个月之内回去重新服役。在长期疗养中,他有时间思考许多问题,最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虽然成了残废,他还有一个神圣的使命要完成。

7月19日下午,施道芬贝格奉召于第二天下午1时到元首大本营汇报工作。他决心再也不能失去这次机会,立即通知密谋集团的成员做好暗杀得手后的政变准备。

克劳斯,冯。施陶芬堡伯爵1907年11月15日出生于格丁根,他的家庭可是德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外曾祖父是德国总参谋部的奠基人格列森瑙,母亲来自著名的冯。瓦尔登堡家族,父亲曾任符腾堡末代国王的枢密大臣。1926年中学毕业后冯。施陶芬堡加入了国防军作了一名骑兵。纳粹上台之初,年青的施陶芬堡中尉曾经身穿全套制服站到了宣誓效忠希特勒的游行队伍的最前列,但是1938年的水晶之夜使得施陶芬堡的思想发生了转变,接下来他又参加了德军在东线的行动,党卫队在战争中的暴行中又一次教育了年青的施陶芬堡,他认识到希特勒正在把德国引向毁灭。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参加暗杀行动,1943年4月7日,他在北非受了重伤,失去了左眼、右手以及左眼的两个手指。在养伤期间,施陶芬堡有很多时间思考了很多问题,最后他得了一个结论:“我觉得我现在必须做一点事情来挽救德国。我们参谋总部的所有的军官必须承担起我们应负的责任。”

   有一天,他的妻子伯爵夫人尼娜到医院去看他。他对坐在床边的妻子说,"我觉得我现在必须做一点事情来挽救德国。我们参谋总部的所有军官必须担起我们应负的责任。"

7月20日上午7时,施道芬贝格带着自己的副官哈夫登中尉从柏林附近的伦格斯道夫机场,飞往东普鲁士腊斯登堡的“狼穴”,他的朋友赫莫特·施蒂夫将军把两枚定时炸弹在机场上交给了他。他用衬衣把一枚炸弹包起来,放在了公文包里,另一枚交给了他的副官。

1943年9月,伯爵重返柏林,担任陆军部办公厅当参谋长,冯。施陶芬堡中校很快就成了密谋分子事实上的领袖。在施陶芬堡的努力下,密谋集团吸引了陆军部的部分成员,德国驻外占领军司令,甚至还说有两名陆军元帅。

   1943年9月底,他回到柏林,升任中校,担任陆军办公厅主任奥尔布里希特将军的参谋长。很快他就开始练习用他那只还没有完全残废的手的三个指头,拿一把夹子引发谍报局收藏的英制炸弹。

这是一种英国制造的重约两磅的定时炸弹,它装有一根盛着酸溶液的玻璃管,将其打破后,只需10分钟即可腐蚀掉一根拉着撞针的金属线,使撞针弹出来,击发雷管。这种炸弹的优点是没有机械转动发出的声音,酸溶液也没有气味。

时间进入1944年夏,德军在东西两线的作战都陷入了绝境。密谋分子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不惜任何代价进行刺杀的尝试。即使失败,在首都攫夺权力的尝试也必须进行。我们必须向全世界和我们的后代证明,德国抵抗运动的成员敢于走出决定性的一步,而且不惜为此冒生命的危险。同这个目标相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是无足轻重。”密谋分子们在数次招募刺客组织暗杀失败后,施陶芬堡认为应该新自上阵了。否则他将“愧对牺牲者的妻室儿女。”

   他所做的远不止这些。他的勃勃的生气,清楚的头脑,宽阔的思路和杰出的组织才能,为密谋集团注入了新的血液。但也产生了一些分歧。因为施道芬堡对于密谋集团的老朽的领导人如贝克、戈台勒和哈塞尔所拟议的、一旦推翻了国家社会主义之后,所要建立的因循保守、无声无息的政权很不满意。他所主张实行的是一种新的充满活力的社会民主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经过了许多争论,但施道芬堡很快就在密谋集团的政治领导人中取得了左右一切的地位。

上午10时15分,施道芬贝格到达了“狼穴”附近的飞机场,转乘一辆军官轿车径直开往大本营。大本营位于一处阴暗、潮湿、林木茂密的地方。其建筑分为内外三层,每层都围以布雷的阵地、地堡群和通电的带刺铁丝网,日夜不停地由党卫队士兵巡逻。希特勒起居和工作的“里院”是禁区,除得到特许和最重要人物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入。可是由于施道芬贝格是希特勒本人召见的,他和哈夫登没费什么力气就进了“里院”。早餐后,顺利地找到了最高统帅部通讯处长弗里茨·菲尔基贝尔将军。

爆炸

   在密谋集团的绝大多数军人中间,他也同样取得了成功。他曾经认为贝克将军在声望上是这些军人的领袖,对这位前任参谋总长表示很大尊敬。但在回到柏林之后,他看到刚经过一次癌症大手术的贝克,已经失去往日的精神,显得疲惫并且有点沮丧。在政治上,贝克完全受戈台勒的影响,缺乏进取。在举行起义时,利用贝克在军界的很高声望是有好处的,甚至是必要的。但在提供和指挥所需要的部队方面,必须找服现役的青年军官来帮忙。施道芬堡很快就找到了他所需要的大部分关键人物。在这个当儿,1944年初,一个十分活跃的陆军元帅对密谋分子表示了某种接近的倾向。这个陆军元帅就是隆美尔,那时他新任西线B集团军司令,这支部队是用来抵御英美渡海进攻的主力的。起初,他的参加反希特勒的密谋计划,使抵抗运动的领导人感到十分惊异。他们中间多数人把这个"沙漠之狐"看作纳粹分子和机会主义分子,认为他过去无耻地对希特勒献媚、争宠,现在只是因为看到战争败局已定,才想背弃他。他们因而不同意要他。后来隆美尔明确表示要承担挽救德国的责任,并坚决主张由陆军逮捕希特勒,把他押上德国法庭,根据他对本国人民和占领区人民所犯的罪行加以惩治。这样才取得了密谋分子的信任。

菲尔基贝尔是密谋集团中的关键人物之一。施道芬堡同他约妥,随时准备好把爆炸的消息迅速传给柏林的密谋分子,以便他们立即行动。

7月上旬,冯。施陶芬堡最后确定了行动计划:借在会议上向希特勒汇报的时机,放置定时炸弹,将希特勒、戈林和希姆莱一齐炸死,然后飞回柏林,向德军在各地的驻军司令发出代号“伐尔克里”的密电,宣布什特勒的死讯,亲自指挥接管政府,解除党卫军和秘密警察的武装;组成以贝克和格德勒等人为首的临时政权机构。

   现在,当决定命运的1944年夏季快要来临的时候,密谋分子认识到:由于红军迫近德国边境,英美军队也已部署好大规模渡海进攻,而德国在意大利对亚历山大率领下的盟军的抵抗正在瓦解,他们必须赶快除掉希特勒和纳粹政权,才能够取得某种和议,以免德国被占领和消灭。

12点过后,施道芬贝格走进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的办公室。凯特尔告诉他,因为墨索里尼要在下午2点半到达,元首的第一次每日汇报会从下午1点提前到12点半举行。时间已所剩无凡了。他把准备向希特勒报告的内容对凯特尔简述了一遍,然后借口方便一下,进到凯特尔的浴室里,匆忙用手钳把装有酸溶液的玻璃管夹碎。

7月11日,7月15日,施陶芬堡两次协带炸弹,面见希特勒,两次行动最终都失败了。

   在柏林,施道芬堡和他的伙伴终于拟就了他们的行动计划。这个计划总的代号是"伐尔克里"。这是一个很恰当的名称,因为"伐尔克里"是北欧一日耳曼神话中一群美丽而可怕的少女,据说她们飞翔在古战场上,寻找那些该杀死的人。这一次,要杀死的是阿道夫·希特勒。十分含有讽刺意味的是,卡纳里斯海军上将在垮台之前,使"元首"同意了这个"伐尔克里"计划。原来他把"伐尔克里"伪装成这样一个计划:一旦在柏林和其他大城市服劳役的千百万外国劳工暴动时,国内驻防军就接管这些城市的治安工作。这样,"伐尔克里"计划成了军中密谋分子的一个绝好的掩护,使他们可以相当公开地拟订希特勒被暗杀后,国内驻防军接管首都和维也纳、慕尼黑、科隆等城市的计划。

当凯特尔和施道芬贝格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后者在前厅停了一下,对管电话总机的上士说,他在等候柏林的办公室打来的紧急电话,电话里要告诉他最新的材料,补充他的报告,电话一来立刻去叫他。

7月19日下午,施陶芬堡再次接到命令前去狼穴,向希特勒汇报有关新组建的“人民步兵师”的进展情况。按计划,他将在第二天下午1时,在狼穴进行汇报。施陶芬堡接到命令之后,马上通知相关人员作好准备。7月20日,决战的时刻来到了

   在柏林,密谋分子主要的困难是手上的军队太少,人数不及党卫部队。在城内和城外四周还有为数不小的空军防空部队。除非国内驻防军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否则,即使希特勒死了,这些部队将继续忠于戈林,不惜为保持在他们的头子的领导下的纳粹政权而战。他们的高射炮可以当大炮用,来对付国内驻防军部队。另一方面,柏林的警察部队因为他们的头子冯·赫尔道夫伯爵参加了密谋集团,已为密谋分子所掌握。

二人走进了会议室,会议已经开始。希特勒正坐在桌子的一边中央,背对着门,一边听着陆军副参谋总长兼作战处长豪辛格将军的汇报,一边摆弄着他的放大镜。桌子四周还站着20来个军官。当这位新来的与会者踏进会议室时,希特勒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并回答了他的问候。施道芬贝格站到桌子旁边,把皮包放在了桌子下面那个坚实橡木底座的里面一边,离希特勒的腿约2米远。此时是12点三7分,再有5分钟,皮包里的炸弹就要发作了。豪辛格在继续讲着,不时指着摊在桌上的作战地图。希特勒和军官们俯身在地图上仔细地看着。施道芬贝格趁人们正聚精会神的时刻偷偷溜了出去。他身旁的勃兰特俯身到桌子上去,想更清楚地看看地图,发现施道芬贝格那只鼓鼓囊囊的皮包碍事,就用一只手把它拣起来放到桌子那个厚厚底座的靠外一边。这样一来,在炸弹和希特勒之间就隔着这个厚厚的底座了。也许就是这个看来无足轻重的举动救了希特勒的命,也改变了往后的历史。

7月20日早6点,施陶芬堡副官的陪同与另外一名密谋分子冯。施蒂帝将军一同来到柏林的朗斯多夫机场,登上一架JU52向腊斯腾堡飞去。10点30分,施陶芬堡的飞机在腊斯腾堡附近的机场降落。元首卫队派来的汽车早已等在机场,汽车拉着三名密谋分子,穿过一座又一座大门,穿过地雷带与碉堡群,来到了希特勒和他身边的人员生活和工作的地方。神态自若的施陶芬堡先去吃午餐,借吃饭之机,他还和另外一名密谋分弗尔吉贝将军进行了简单的会晤。吃罢午饭,上校与参会的其它人员简单讨论一下下午汇报的问题,之后,他走进了凯特尔的办公室。凯特尔通知他,由于墨索里尼到访,施陶芬堡的汇报时间要提前到12点30分,他要上校尽可能长话短说。

   鉴于党卫队和空军部队的实力,施道芬堡十分重视控制首都的行动时间。最初两小时将是最关 键的时刻。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陆军部队必须夺占全国广播总局和两个本市电台、电报局、电话局、总理府、政府各部和党卫队总部。戈培尔是唯一很少离开柏林的纳粹显要人物。他和党卫队军官必须加以逮捕。在这时间里,希特勒一死,他在腊斯登堡的大本营必须立刻同德国其他地方隔绝,使得不论是戈林或是希姆莱,或是凯特尔、约德尔这样的纳粹将领,都不能接管政府或试图纠集警察或军队来支持纳粹政权的继续存在。这项工作由长驻元首大本营的通讯处长菲尔基贝尔将军负责。

豪辛格的汇报就要完毕了,凯特尔急忙沿着桌子往施道芬贝格上校原先站的地方看去,他要暗示上校,准备好接下去汇报。然而令他十分生气的是,施道芬贝格竟不在那里。凯特尔想起上校在进来的时候对电话接线员说过的话,就悄悄地退出房间,打算去把这个毛手毛脚的青年军官找回来。可电话机旁哪有施道芬贝格的踪影。管总机的上士说,他匆匆忙忙地出去了。凯特尔无可奈何地回到会议室。这时,豪辛格正在结束他的汇报。他正在说,“俄国人正以强大兵力在杜那河西面向北推进,他们的前锋已到杜那堡西南。如果我们在贝帕斯湖周围的集团军不立即撤退,一场灾祸……”话没说完,轰地一声,炸弹开花了。时间是中午12点42分。

快到12点30分时,凯特尔和施陶芬堡走出了办公室,半路上,施陶芬堡的向凯特尔的副官打听厕所在那里,副官领着上校去了邻近的一间厕所,上校的副官跟着他走进了厕所。施陶芬堡看厕所人来人往,不适宜安装炸弹。他急中生智问弗雷恩德何处可以简单梳洗下,并且换件衬衫。弗雷恩德将他们领进自己的卧室。黑夫腾取出炸弹,施陶芬堡用他仅有的一只手的三个指头,抓着一把钳子,把引线塞进其中一颗炸弹内,引线将一个小玻璃瓶压碎——玻璃瓶内盛着某种酸性液体,酸性液体在10分钟内可将一根很细的铁丝腐蚀,从而将炸弹引爆。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在政变发动后两小时内完成了这一切事情之后,才能够通过广播、电话和电报,把先期拟好的公报发给其他城市的国内驻防军部队指挥官、在前线和占领区指挥军队的最高级将领,宣布希特勒已死,一个新的反纳粹政府已在柏林成立。在24小时内,起义就应该结束,新政府巩固地建立起来。否则,那些摇摆不定的将军们就可能会发生反悔。戈林和希姆莱可能把他们争取过去,那就会发生内战。在这种情况下,前线就会溃退,而密谋分子希望防止的混乱和崩溃就不可避免。

随着一声巨响,会议室被炸毁,房顶倒塌,墙皮剥落,窗框横飞,橡木桌被掀到了空中。正在会议室的24人当中,有4人当即身亡,3人重伤,而希特勒仅烧伤了大腿,烧焦了头发,震坏了耳膜。

当施陶芬堡正准备启动另外一枚炸弹时,一名受凯特尔派遣的中士推开了卧室的大门,施陶芬堡的工作被这个中士打断,他只好把已经启动的炸弹放进了公文包,将另外一个炸弹交给副官黑夫腾去处理。上校匆匆收好公文包,和弗雷恩德一起走向了会议室。

   除了起草控制柏林的详细计划之外,施道芬堡和特莱斯科夫在戈台勒、贝克、维茨勒本等人的 合作下,起草了给各军区司令的命令,指示他们如何按管辖区的行政权、镇压党卫队、逮捕纳粹首要分子和占领集中营。此外,还写好几个动人的文告,准备在适当时机发给武装部队、德国人民、报社和电台。这些文件准备好之后,都藏在奥尔布里希特将军的保险柜里。

站在100码外的施道芬贝格,看到爆炸引起的浓烟烈火,以为里边的人都被炸死了,匆忙和他的副官钻进等在那里的一辆汽车,乘乱通过三道岗哨,向机场驰去。

当施陶芬堡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希特勒正在听取豪辛格将军的汇报。施陶芬堡向完礼之后,走到了希特勒身边的位置,顺便把公文包放到了桌子下面。公文包紧靠着桌子的内侧,距离希特勒腿只有大约6英尺远。现在是12点37分,再过5分钟炸弹就要爆炸。施陶芬堡趁大家聚精会神取豪辛格将军的报告的时机,悄悄溜出了会议室。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刺杀希特勒事件,谋刺希特勒事件发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