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倦时有酒,我心目中的幸福清单

  8、有时候,突然想写点什么,然后,我就写点什么。没有人催逼,也没有人引诱,没想什么微薄或者丰厚的稿费,也不用想什么大红大紫之后的粉丝和签名累得手抽筋。只是想写点什么的冲动来了,然后就写点什么。我一方面压抑着那贸然而来的灵感,它总是那么冲动来去匆匆,另一方面又在捕捉灵感火花的同时斟酌着文字。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几乎都是安静的,时间几乎都是静止的,似乎在电脑前活跃着的,只有我的思想,只有那思想活跃着的快乐,此时的我几乎忘了自己,就像那闯进花丛的蜜蜂只顾采蜜而忘了自己一样。

曾经客厅因书多,成了书房。嚣张的两面墙都是顶天的书橱,中间一个大写字台,昂然地把电脑安置其上,一个可以盘腿而踞的巨大木椅子把自己那么一放,背对全屋,天下事就都不关我事了。客来访,不起身也不回头,依然劈劈啪啪的写我的文章。大宝贝很是郁闷,大眼睛拧成了斗鸡眼,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劝说加怒目,逼我搬进了家中最小的斗室。

愿我们倦时有酒,我心目中的幸福清单。我愿意就如此凝视着时光,直到化作雕塑或者尘埃。当我偶尔无法忍受这份清苦和孤寂时,也许会拿起一副旧照放在房间唯一亮起的灯旁,任思绪娑婆。时至今日,我所付出的,仅仅是内心的对于生命的温暖,和个性里的坚硬如铁。活着的概念不只是慢慢得“等待死亡“,而是尽可能的奔跑,跑到那很远的地方去看那广大得世界,跑到筋疲力尽才停下。于我,就是快乐!

  7、工作之外,除了与好友品茶喝酒甚至偶尔地放浪形骸之外,我希望有一些属于我自己的安静的时间——安静但不寂寞,形单却不孤独。关上房门也就关上了外界的喧嚣,我可以捧一本自己早就想读的书,坐着趴着甚或侧着躺着,静静地通过文字与外界对话,时间和空间也许都有自己的壁垒,但当我打开书本,文字会轻松地叩开对方的门拴,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人种也罢,民族也罢,时代也罢,在这静静的书房里全都安静地躲到了一边,活跃着的只有思想,听得到的只有书内书外心灵的共鸣,这个时候的我,是最快乐最富有当然也是最幸福的,是的,我生活在小小的市镇然而却又远远地走出了市镇,我浸泡在平凡然而却又远远地脱离了平凡……

斗室的北面为窗,只是与厨房相连,采光不好一年四季进去也需亮灯,这还在其次,主要是,时有饭菜余香飘入,与那书香争奇斗味,让我常常徘徊在女人和读书人的双重挣扎中。

风雨兼程的日子消耗了我的虔诚却赠我一双翅膀,终于可以以梦为马,翱翔!愿这双翅膀能陪我一直到老,四海为家!也愿我们永远,倦时有酒,醒来有歌,快意天涯

  3、在我的客厅茶几上,一定要摆放三两种茶叶,当我的朋友或者哥们来时,可以让他们选择适合自己口味的沏上,看着青青的叶片在水杯里沉浮,杯口的轻雾氤氲着幽幽的清香,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让身体最舒服的姿势,或者把自己深埋进沙发,或者半坐着跷起二郎腿,雅与不雅根本无需考虑,也根本无人在意,爱抽烟的就享受烟雾缭绕似神仙的轻松,不爱抽烟的最多笑着骂几句不咸不淡的怪话——骂人的没意识到自己的粗鲁,被骂的也根本没感觉到对方的不满,甚至内心里还会涌起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温暖和快乐,就这样喝茶,就这样抽烟,就这样七七八八地聊着,也许有些事已经聊过多少次,也许有些话已经成了习惯,但说的没觉得自己八卦,听得也感觉不到重复和腻烦,就像那同样的话语重复千遍,每一遍都是幸福的厮守和陪伴,家庭当然会聊,单位也一定偶尔聊到,谈到办公室谁谁谁的绯闻时,也许都会表现得义愤填膺但最后总会加上一句长叹:“唉,瞧人家这日子过的。”话音里满是怅惘和遗憾,如果当中的哪一个经历了一次艳遇,那他除了当场挨几个老拳之外,他一定还会主动破几文小钱设一个小小的酒局,弥补对方失落的心。

整个写字台占据了斗室的西墙,上面最主要的自然是电脑,打印机,还有三个木质的盒子,里面分别装着我的各种资料,书信、写作的草稿、打印的文稿等等等,写字台是老式的,右手边拖出一个小矮橱,上面有小宝贝给我买的低音炮,偶尔写文章时放些轻松的音乐,或者偶有朋友推荐的曲子,也会打开来让那厚重的声音在屋内缭绕,我却安然的去擦地做饭或者看书喝茶。写字台的上方挂着两幅摄影作品,那还是第一批的博友罂帮我做的图片,是我拍的家里一张摇椅的,罂帮我放上了一首我写的词,别有风味。还有一张是威拍的一张草地,当时觉得罂帮我做的很唯美,大宝贝就找人给我做成了可以悬挂的大相片,也算是我开始玩博客的一个纪念吧。

涠洲岛于我而言是脱胎换骨的开始,从前的各种娇弱在这个岛上正式告别。越来越像一台跑调严重的老琴,只有愿望在谱上/::-|越来越多的朋友感慨我的变化, 我现在的生活惬意而辛苦,不过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热爱它。有时会深夜坐在院子里发呆,突然觉得是一场梦。有时也会坐在海滩吃饭喝酒,看着夕阳缓缓跌落海里。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5、我知道自己不是圣人,况且也没有做圣人的志向和潜质,那么除了几个死党哥们以外,我肯定也希望能在这唯一的生命旅程中遇到一位或者两位自己喜欢的女子,也就是雅人们所说的“红颜知己”吧。这个女子年龄大点也罢年龄小点也罢,大学的教授或者讲师也罢,商业的奇才或者精英也罢,甚至是开一个小小门面摆一个馄饨摊儿当街叫卖也罢,也许她就在你的附近,三脚两步就能走到她的面前,也许她远在天边,十年八载也没有见面的机缘,这都没有什么,重要的是她一定要长得养你的眼,一频一笑顺你的心,利利索索得让你感到温暖和安心,最重要的她说话不一定太多,但说的每一句话能让你感到踏实和贴心,每一句都说到了你心眼最舒服的地方,也许只是偶尔的一通电话,或者偶尔的几条短信,让你在平淡的日子里感受到你的存在,感受到你生活在另一个人的真诚牵挂里,当然也会见面,倒不一定非得在什么轻音乐伴着咖啡的香艳小屋里,也许只是在喧闹的城市一角觅得一个安静的位置,喝几杯清茶,扯几句闲篇儿,或者她也有了兴致,叫三两样朴素的小菜,给人拿一瓶北京小二儿,随意地抿那么一点儿,大半个日子就这样离去,来了也就来了,双方都感到淡淡的喜悦,走了也就走了,连那不舍也只是淡淡的,或者也许会有失态的时候,但没有哪一个包含着主观的算计或者祸心——这样的朋友,双方的家庭也许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也许只是感受却也不需要究根问底。亲近当然是会有的,但那种亲近大多都在各自把握的尺寸之内,彼此珍惜所以也就彼此安心。她时时在,在你的梦里或者牵挂里,甚至你也会做与对方相关的荒唐的男人的梦,但醒来最多只是哑然一笑,就让那种亲近的荒唐温暖你的梦吧,她在,更多只在你的心里,温暖着彼此的日子。

书橱自然占据了整个东墙,从北向南的六扇门,里面主要放着各类大部头的工具书和我上大学时收藏的各类名著,因为平时少看,所以曾经琳琅满目的有点纪念意义的小物件,什么撒哈拉的沙子,西藏的水,还有黄河源头的石头什么的都摆放在了书的前面。在书橱的最南面余下了缝隙里,放了一个半人高的大花瓶,是一个美术老师送的,湖蓝色的底上面有粉色的荷花,在夏日里我会在上面放一个瓷盘,然后放上一盆吊兰,恣肆而低垂。书橱上有一幅静物画,是另外一位美术老师送的,柠檬黄的基调,散落着几个安静的杨桃,常常让我有一种“青春的宁静”的感觉。由于书橱和写字台之间的距离很小了,我那把嚣张的大木椅子无法安放,大宝贝殷勤的为我买了把新的木头椅子,只是小的我不能如过去一样,把那双腿蜗居在椅子上了。他不检讨自己买的椅子小还笑话我长得长,真是郁闷。在电脑前喜欢放松,于是把家里最好的那块羊毛地毯放在了脚下,一年四季都光着脚坐在电脑前,这个小小的斗室就成了我休闲的一个好地方了。

有人说像我这样呆在岛上,会渐渐与世隔绝,渐渐粗糙,失去了格调和高雅,失去了许多物质可以给我的快乐。我不以为然,因为我知道快乐就在自己的岁月中穿插存在,给我惊喜。潮涨潮落,日月交替的晨昏间我在天地间飞扬的快乐不是每个人都懂!渔村没有城市里的尔虞我诈,我也不用那样的苟且地活着。关于都市,也许我是逃兵,可是为什么必须浪费时间去各种丑恶里锻炼出的智慧才叫坚强?都应该是强者的,不同的是有的人与人斗其乐无穷!在下是与天斗与地斗,盘旋在台风间斗,其乐,亦无穷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愿我们倦时有酒,我心目中的幸福清单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