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终结希特勒独裁统治,第三十三章

   柏林的密谋分子,虽然极度失望,但并不气馁。他们决定对暗杀希特勒再来一次新的尝试。很快就有一个好机会。希特勒将由戈林、希姆莱和凯特尔陪同,出席3月21日在柏林举行的阵亡将士纪念日的纪念仪式。这是一个不仅可以搞掉希特勒而且可以搞掉他的主要伙伴的机会。正如克鲁格的参谋部中的谍报科长┓搿じ癃斯道夫上校后来听说的那样:"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特莱斯科夫选定格斯道夫男爵来掌握炸弹。这是一次要同归于尽的任务。计划是这样:上校把两颗炸弹藏在大衣口袋里,点上信管,在仪式中尽量靠近希特勒站着,把"元首"和他的随从以及上校自己都送上西天。格斯道夫以突出的勇敢精神,毫不踌躇地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希特勒的大本营,是个警卫森严的地方。它隐蔽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附近的一处密密的丛林里,这是童话中妖魔和巫婆出没的地方,大本营的代号取得非常贴切,即臭名远扬的"狼穴 "。

图片 1

   希特勒现在对绝大多数将领都有戒心,所以要诱使他进圈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特莱斯科夫说服了他的一个老朋┯--希特勒的副官,现在成了将军的施蒙特,要他对希特勒做工作。在经过一阵犹疑和几次改期之后,"元首"终于同意在1943年3月13日到斯摩棱斯克来。施蒙特本人对这个阴谋是完全不知情的。

   这两个独裁者和他们的随从然后去喝茶。这时大约是下午5点钟。跟着就出现了一个滑稽的场面。这时,根据希特勒的手令,腊斯登堡的通讯系统已经恢复,开始收到来自柏林的报告,说明在柏林,同时也可能在西线,已经爆发了军事叛变。"元首"手下高级将领之间爆发了压抑已久的互相埋怨。他们争吵的声音震动屋顶,而希特勒本人起初则沉默地坐着,心里在盘算,墨索里尼则不好意思地红着脸。

1943年2月,戈台勒计划在3月份发动政变,诱使希特勒到斯摩棱斯克集团军总部,“将他干掉”。其办法:以两瓶伪装的“白酒”为炸弹,或在希特勒和将领聚会、吃饭时爆炸,或在希特勒回去的飞机上放置炸弹。以此为信号,在柏林发动政变。但是,当时雷管没有点燃。据德国资料,反纳粹密谋分子进行了不下六次暗杀希特勒的尝试。其中有一次,他们在希特勒乘飞机巡视俄国战线后方的时候,把一颗定时炸弹放在他的飞机里面,只是因为这颗炸弹没有爆炸,密谋才告失败。

   但在预定的试穿的日期前一天,盟军的一颗炸弹把这些新式的大衣和作战背包炸毁了。布舍就 返回苏联前线他的连队。12月间,他又来到希特勒的大本营,打算仍旧利用试样子的机会,进行谋杀。但"元首"忽然决定到伯希特斯加登去度圣诞节假日。不久,布舍在前线受了重伤。于是另一个在前线作战的年轻步兵军官调来代替他。试穿新大衣的日子定在1944年2月11日,但到这一天,希特勒又以某种原因没有来,结果谋杀计划又流产了。

   尽管如此,当战争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投入了战争。在波兰和法国战役中,他在霍普纳将军的第六装甲师当参谋。看来是到苏联之后,他对第三帝国的幻想完全破灭了。党卫队在苏联的暴行,打开了施道芬堡的眼界,使他清楚地看到,他所为之服务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由于机缘巧合,他在苏联遇到了决心杀掉希特勒的两个主要的密谋分子--冯·特莱斯科夫将军和施拉勃伦道夫。据后者说,他们后来碰了几次面,就使他们相信施道芬堡是他们的人。施道芬堡于是成了一个积极的密谋分子。

希特勒的大本营设于德国腊斯登堡的“狼窝”。1944年7月20日,陆军上校冯·施道芬堡将定时炸弹安放于希特勒作报告的会议桌一侧,准备在炸死希特勒后,立即宣布暗杀成功,切断通讯线路,在柏林的反纳粹分子立即接管首都,占领广播电台,宣布新政府成立,以贝克任国家元首,维茨勒本任武装部队总司令,戈台勒为总理。但是,由于偶然的原因,爆炸仅使希特勒受了轻伤。政变失败,在11个半小时内政变被平息。共处死4980人,逮捕7000人。

   她撑着拐杖,一步一拐地走向绞刑架,勇敢地迎接死亡。她的哥哥也是这样。他们的导师、哲学教授休伯和另外几个学生,在几天之后也被处以死刑。

能否终结希特勒独裁统治,第三十三章。   "7·20事件"就这样可悲的失败了。它之所以失败,除了密谋集团的优柔寡断、思想混乱和临阵缺乏周密的组织外,更深刻的原因在于参与这一密谋活动的领导成员,害怕人民起义。

图片 2

   巴伐利亚人虽然素以有点粗俗的幽默著称,但是学生们对这种流氓语言是受不了的。他们把这个纳粹头子轰下了台,又把来保护他的几个秘密警察和党卫队人员赶出会场。当天下午,反纳粹的学生在慕尼黑的街道上举行示威,这在第三帝国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学生们在舒尔兄妹领导下,开始散发小册子,公开号召德国青年行动起来。

   1943年9月底,他回到柏林,升任中校,担任陆军办公厅主任奥尔布里希特将军的参谋长。很快他就开始练习用他那只还没有完全残废的手的三个指头,拿一把夹子引发谍报局收藏的英制炸弹。

汉斯·京特·冯·克卢格

   舒尔兄妹之死,更加激起了德国人民对法西斯的愤恨,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密谋分子除掉希特勒的决心。在11月里,他们又组织了一次"大衣"行刺活动。密谋分子选了24岁的步兵上尉阿克西尔·冯·丹·布舍,试穿一种新的陆军大衣和一种新的作战背包,这两件装备都是希特勒下令设计的,现在他要亲自观看,以便批准生产。为了避免重蹈格斯道夫的覆辙,布舍决定在他试穿的大衣口袋里,装上两颗在点燃引线之后几秒钟就会爆炸的德国炸弹。他的计划是趁希特勒检查新大衣的时候,一把抓住他,这样两人就同归于 尽。

   1944年7月20日早晨,阳光灿烂,天气很热。6点刚过,施道芬堡上校由他的副官瓦尔纳·冯·哈夫登中尉陪同,驱车经过柏林城里一排排被炸毁了的房屋,到伦格斯道夫机场去。在他那鼓鼓的皮包里,装着有关新的"人民步兵师"的文件。他将根据这些文件于下午1时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的"狼穴"向希特勒作报告。在这些文件中间,用一件衬衣裹着的是一颗定时炸弹。这颗炸弹同去年特莱斯科夫和施拉勃伦道夫放在"元首"飞机里、后来没有爆炸的那一颗是完全一样的。炸弹里装的是最细的线,腐蚀掉它最多只要10分钟。

(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

   1943年2月里的一天,巴伐利亚纳粹党头子保罗·吉斯勒,在收到了秘密警察送给他的一批这种信件之后,召集学生们开会。他在会上宣布,身体不合格服军役的男生将被分配去做某种更有用的战时工作。接着,他不怀好意地对大家瞟了一眼,提出要女生们为了祖国的利益每年生一个孩子。他还下流地说:"如果有些姑娘缺少足够的姿色去勾上男人,我可以把我的副官分配给她们……而且我能够保证她们尝到妙不可言的滋味。"

   施道芬堡的下一个任务是安全而迅速地走出腊斯登堡大本营。这时检查哨的卫兵已经封锁了所有的出口。他的汽车刚开到第一道哨卡就被挡住了。他机警地跳下车子,要求见哨所的值班军官。在后者的目击下,他给什么人打了个电话,简短地说了几句,挂上电话,转身对那个军官说:"尉官先生,我被批准通行了。"这完全是蒙人的,但起了作用。施道芬堡就这样连闯三道岗卡。当他的汽车开进机场的时候,等候的飞机已经发动,一两分钟之内,飞机便腾空而去。

克兰、沙赫特、托马斯最初希望在国内外、军内外的压力下,能够迫使希特勒“退职”。其具体计划是:在东线和西线的高级司令官按照预先约好的暗号,一齐拒绝作为总司令的希特勒的命令,借以制造混乱局势。在此情况下,前陆军参谋部总参谋长贝克大将立即依靠驻守柏林的部队,夺取政权,解除希特勒的职务。不过,他们很快认识到,这是一种幻想。1941年秋,陆军中有部分年轻军官提出:“杀死希特勒是最干脆的。也许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于是,便有种种暗杀计划的提出,并且逐渐形成了“贝克—戈台勒—哈塞尔密谋集团”。

   对贝克和他的朋友们说来,这一点已很明显: 他们不能期望从前方的高级指挥官那里得到实际的帮助。在绝望之余,他们转向唯一剩下的一个军事力量的来源--国内驻防军,或称补充军。严格说来,国内驻防军根本不能说是一支军队,只是正在训练的新兵和在国内执行警卫任务的超龄部队的大杂烩。但那些人至少都有武装。在正规化的部队和武装党卫队远在前线的情况下,当希特勒遭受暗杀的时候,这支军队也许足以帮助密谋分子占领柏林和其他一些重要城市。

   邓尼茨海军上将一来就大骂陆军的背叛行为。戈林代表空军,对他表示支持。但邓尼茨接着又向戈林开火,责骂德国空军一败涂地。那位肥胖的帝国元帅为自己辩护了一阵,转而攻击他的老政敌里宾特洛甫,说德国的外交政策完全破产。他威胁说要用他那根元帅杖把这个妄自尊大的外交部长揍一顿。戈林大骂:"你这下流的卖香槟酒的小掮客!闭上你的臭嘴!"这是里宾特洛甫受不了的。他要求对他尊重一点,即使帝国元帅也罢。他喊道:"我现在还是外交部长,我的姓名是冯·里宾特洛甫!"

1942年1月中,反纳粹分子派遣驻罗马大使哈塞尔去巴黎与维茨勒本元帅秘密会谈,又去比利时和驻军司令长官法肯豪森将军会谈,策动他们参加新的密谋计划。同年春,反纳粹分子选定以贝克大将为领导。11月,反纳粹力量在斯摩棱斯克森林中举行秘密集会,原莱比锡市长戈台勒亲自劝请东线中央集团军司令克鲁格陆军元帅积极参加清除希特勒的活动。其后,又想动员保罗斯将军和曼斯坦因元帅。

   他们打算只是简单地在希特勒回去的时候在他的飞机里放一个英国制的炸弹。施拉勃伦道夫后来解释说,"把事情弄得像是飞机失事,可以避免暗杀行动在政治上的不利后果。因为当时希特勒还有许多党徒,如果发生暗杀事件,他们将对我们的起事进行坚决的抵抗和报复。"

   "7·20事件"虽然失败了,但它进一步激起了德国人民反对法西斯的怒火。这正是纳粹元首所十分害怕的。正因为如此,快到深夜1点的时候,希特勒仍拖着被炸伤的身体到广播电台发表讲话。对密谋分子大加责骂,并发誓要"以国家社会党人常用的方法来对他们实行清算"。

图片 3

   晚餐之后,希特勒的飞机就要立即起飞。把炸弹偷运进飞机这个工作还未完成。施拉勃伦道夫已经把他称作"两个爆炸包"的东西装置好,而且把它们扎在一起,像是两瓶白兰地酒。在进餐的时候,特莱斯科夫做出很自然的样子,问希特勒随行人员之一、陆军参谋总部一个名叫海因兹·勃兰特的上校,能不能帮忙把他的一份礼物--两瓶白兰地酒带给他的老朋友、陆军总司令部组织处处长赫尔莫特·斯蒂夫将军。勃兰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什么问题,就答应说,他乐于帮忙。

   一辆军官轿车把他们从机场载往"狼穴"大本营。施道芬堡同大本营营地司令的副官冯·莫仑道夫上尉共进早餐之后,就找到了最高统帅部通讯处长弗里茨·菲尔基贝尔将军。

   施拉勃伦道夫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飞到希特勒的大本营,用两瓶白兰地酒换出了那个炸弹。然后,他从那里搭夜车去柏林。在卧车厢里,他关起门来,一个人把炸弹拆开。他发现:炸弹的装置是灵的,小瓶子破了,腐蚀性的液体蚀尽了金属线,撞针也向前撞过了;但是,雷管没有发火。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希特勒尽量克制自己,没有立即发火。他心上还有别的事情。他要忍着疼痛去接见墨索里尼。墨索里尼乘的火车误点,下午4点才能到达。

   对保罗斯的希望破灭以后,密谋分子曾经有几天又把希望寄托在克鲁格和曼施坦因身上。这两个人在斯大林格勒惨败之后,飞到腊斯登堡,据说是去要求"元首"把苏联战线的指挥权交付给他们。这一步如果成功,就成为在柏林发动政变的一个信号。但这些密谋分子的主观愿望又一次落空了。这两位陆军元帅确实飞到了希特勒的大本营,但只是去重申他们对最高统帅的忠诚。

   冯·施道芬堡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他体格健壮,好学不倦,头脑冷静周密。他喜好驰骋、养马和体育运动,热爱文学和艺术。他在青年时代,接受了著名诗人斯蒂芬·格奥尔格的浪漫主义的影响。这个年轻人一度想以音乐为职业,后来又想从事建筑,但在1926年19岁的时候,参加了陆军,在著名的第十七班堡骑兵团当见习军官。

   施拉勃伦道夫和特莱期科夫在经过多次试验之后,发现德国炸弹不适合他们行动的要求。据这个年轻军官后来解释,这些德国炸弹要用一根信管引发,信管点燃时发出一种不大的嘶嘶的声音,这就会使他们露了马脚。他们发现英国炸弹好一些。施拉勃伦道夫说,"在爆炸之前,它们没有任何声响。"英国皇家空军曾经在欧洲的德国占领区空投过许多这样的武器,供盟国特工人员进行破坏之用,有一个曾被用来暗杀海德里希。谍报局收集到一些,后来转到密谋分子手中。

   在机场上,施道芬堡碰到了昨天晚上给他炸弹的斯蒂夫将军。他们在机场上找到一架等候他们的飞机。这是陆军军需总监、密谋集团首脑分子之一爱德华·瓦格纳将军的私人座机。他特意安排好让他们使用这架飞机来担任这次极端重要的飞行。7点钟,飞机起飞,10点钟刚过就到了腊斯登堡。哈夫登嘱咐驾驶员在过了中午12点钟之后,准备好随时起飞回去。

   1943年2月,密谋分子计划在3月份发动政变。这个计划称作"闪电计划",是陆军办公厅主任弗雷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将军,和克鲁格率领下在苏联作战的中央集团军参谋长冯·特莱斯科夫将军,两人在1月和2月间筹划的。奥尔布里希特是一个十分虔诚的教徒,新近才参加密谋集团。但是他由于就任新职,很快就成为一个关键人物。作为补充军司令弗雷德里希·弗洛姆将军的副手,他的地位使他能够集结柏林和德国其他大城市的卫戍部队来支持密谋分子。弗洛姆本人同克鲁格一样,现在对希特勒的幻想已经破灭了,但还被认为不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所以没有让他参与这个密谋。

   豪辛格正在作一个黯淡的报告。他谈到德军在苏联中线被突破的最新情况,以及由此产生的危险处境。凯特尔插进去报告┓搿な┆道芬堡到会和他今天来的任务。希特勒对这个只有一只手、一只眼还蒙上罩子的上校看了一眼,冷淡地打了个招呼,接着说他要听完豪辛格的报告之后再听施道芬堡的。

   3月20日晚上,格斯道夫在柏林艾登饭店他的房间里同施拉勃伦道夫见面。施拉勃伦道夫带来了两颗炸弹,用的都是点燃10分钟的信管。但因为军械库内玻璃顶的院子里气温接近零度,这些武器爆炸之前可能需要15分钟到20分钟的时间。希特勒在发表演说之后,预定在这个院子里用半小时参观从苏军那里缴获的战利品。这个展览是格斯道夫的部下布置的。这是上校能够接近"元首"和杀害他的唯一的地方。

   在惊魂未定的最初时刻,大家对爆炸的来源有过几种猜测。希特勒起初认为可能是由一架敌方的战斗轰炸机偷袭而引起的。约德尔抱着溅满了血的头说,他相信是些建筑工人在屋子地板下放了定时炸弹。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人们才怀疑到施道芬堡身上。在会议室管理电话交换台的上士报告说,有一个曾经对他说在等柏林长途电话的"独眼上校"从会议室出来,不等电话就急急忙忙地走了。参加会议的有些人这时想起来,施道芬堡曾经把他的皮包放在桌子底下。检查哨的卫兵室报告,施道芬堡和他的副官在爆炸刚刚发生之后通过了这些岗哨。

   在3月13日希特勒到达后的下午和晚上,这两个反纳粹的军官曾经两度准备改变计划。他们先想在希特勒同集团军高级将领开会的克鲁格私人寓所里让炸弹爆炸;后来又想在这群人吃晚饭的军官食堂里爆炸。但是,这样做将会炸死一些将领,而密谋分子正是指望着这些将领,在他们一旦摆脱个人对"元首"效忠誓言的约束之后,帮助他们在德意志帝国接管权力的。

   离12点半还有几分钟,凯特尔说,他们必须马上去开会了,否则就会迟到。他们走出屋子没有几步,施道芬堡说他把帽子和皮带忘在会客室了,乘凯特尔还来不及要他的副官替他去取,就马上转身跑回去。在会客室里,施道芬堡很快地打开皮包,用他仅有的3个指头拿住镊子,打破玻璃管。除非再发生机械故障,这类炸弹只在10分钟之内就要爆炸。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能否终结希特勒独裁统治,第三十三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