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台德的割让,慕尼黑阴谋

  张伯伦卖尊屈荣,爬山涉水,风尘仆仆前来求见,这不禁使希特勒又惊又喜。"我的天哪!"希特勒在看到张伯伦的电报时这样叫了起来。

  当日本的铁蹄踏入中国的时候,欧洲上空也弥漫着浓厚的战争气氛。

  张伯伦在9月15日当天中午到达慕尼黑,过了三个多小时到了伯希特斯加登,张伯伦和希特勒简单喝过茶后到了二楼书房开始了单独会谈。

   那位掌握着大英帝国命运的人,那位已经是69岁高龄而且又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人,居然肯降尊纡贵,不惮作7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到德国最偏远的伯希特斯加登来向他央求,真使他喜出望外。希特勒毫不客气,连建议在莱茵兰找一个地点相会都不愿意,而那样原是可以使这位首相的路程缩短一半的。

  1938年3月,德国一枪不发,便吞并了奥地利,接着又紧盯下一个目标捷克斯洛伐克。

  希特勒照常吹嘘了他对德国人民国际和平英德友谊的卓越贡献,然后便商讨如何使苏台德人民重归德国,滔滔不绝了一番后,张伯伦打断了希特勒:"如果元首已决定用武力来解决这个问题,甚至根本不想在我们之间讨论一下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我来?我浪费了时间了。"希特勒被打断后冷静了下来,提出了英国是否愿意割让苏台德地区的建议,张伯伦以个人态度答应了这个要求,并说回去会跟政府报告这个事情。希特勒和张伯伦都知道,一旦英国妥协,那么其他的事情都好办了。

   张伯伦是9月15日中午在慕尼黑飞机场着陆的,然后就坐着一辆敞篷汽车到火车站,再从那里坐三个小时的专车到伯希特斯加登。希特勒很明白,张伯伦之行对他说来是一个天赐良机。德国驻英大使馆早已报告过,说英国领导人准备倡议实行"德国多方面的建议",希特勒十分肯定:张伯伦此次前来,等于进一步保证,英国和法国,将如他一贯认为的那样,不会为捷克斯洛伐克而出兵干涉。张伯伦一到,希特勒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他没有到伯希特斯加登火车站去迎接,而是在伯格霍夫高高的台阶上等候他的贵宾,故意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大国元首的架子。

苏台德的割让,慕尼黑阴谋。  捷克地处欧洲中心,德国人占领捷克后,就可以把它做为向东进攻苏联的跳板,向西进击英、法的重要阵地了。

  希特勒开始紧锣密鼓地组织军队准备进攻捷克斯洛伐克,同时把匈牙利和波兰拉下水,希望匈牙利和波兰也能在这次领土分割中分一杯羹,匈牙利和波兰忍不住诱惑下水了,这对希特勒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砝码。张伯伦回去争取内阁的行动是没太大困难的,而达拉第的境遇和张伯伦相似。在这个时候张伯伦和达拉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尽可能避免战争,尽可能给自己的国家利益造成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别国的存在都无足轻重,希特勒的胃口越来越大,张伯伦和达拉第的让步越来越多。贪得无厌的人的胃口永远不会被填满,而那些只愿意固守自己利益的人往往不会会成为这种人的帮手,而不是对手。

   希特勒所以对张伯伦如此了解并不是偶然的,是建立在长期的观察和调查研究基础上的。张伯伦是英国保守党的领袖,1937年5月上台执政。他出身于伯明翰的大资本家,是大军火制造商的董事,死硬的反苏反共分子,而且是一个"软骨病"患者,尤其害怕战争。他一上台就全面推行绥靖政策,姑息侵略。这正好适合法西斯国家的愿望和需要。德驻英大使写道:"张伯伦政府是战后英国历届内阁中第一个把谋求对德妥协作为自己政纲中最重大事项的政府。"

  在靠近德捷边境的捷克苏台德区,有300多万日耳曼人。希特勒利用这地区居民和德国人同一种族的关系,在那里也搞了纳粹党组织,并指挥他们不断制造事端,要求“自治”。实际上是要脱离捷克斯洛伐克,归附德国。

  英法两国政府联合起来对捷克政府施压,并告诉捷克政府如果不答应要求将不会得到英法两国的援助。原本对英法两国还抱有幻想的捷克总统贝奈斯绝望了,他没办法安下心来,只能辗转反侧。9月21日下午,捷克政府屈服了,而希特勒的目标终于达成了。

   张伯伦刚上台不久,同年11月中,就派遣大臣哈里法克斯勋爵去德国拜见希特勒,举行了一次重要的秘密会谈。希特勒答应在6年内不会认真提出归还殖民地的问题,哈里法克斯则表示:不反对德国在中欧扩张,但德国必须避免公开使用武力。他还恭维德国是"西方反布尔什维克的屏障",暗示德国可向东欧方向进军。

  希特勒叫嚷着不能容忍有人“欺侮”德国境外的日耳曼人,要替他们“伸张主义”。他扬言要对捷发动战争,又大规模的向捷克斯洛伐克边境调集军队,拟订了“绿色计划”,准备10月1日为进攻捷克的日子,

  事情并没有真正结束,9月22日至23日,张伯伦和希特勒再次在戈德斯堡举行了会面。两人都感到一丝不自在,张伯伦同意了希特勒的要求,张伯伦询问希特勒"战争的脚步是否停下的时候",希特勒却说这个计划再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张伯伦失望至极,希特勒的野心仍旧没有停止,张伯伦带着问题过了一夜,仍然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第二天张伯伦又收到了希特勒新的要求:捷克人必须在9月26日到9月28日两天之内撤出割让地区。张伯伦无奈,但他并没有反对的打算。

   这次德英政府首脑会谈,希特勒照例首先讲话,就像他往常的演说一样,长篇大论地吹嘘他对德国人民、对国际和平、对英德亲善的丰功伟绩。他现在下定决心,不论用什么方式都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300万日耳曼人必须"重返"德国。他警告张伯伦,不要对他的决心产生任何怀疑,他决不容忍一个小小的二等国家,把有1000年历史的强大的德国看作仿佛是次一等的国家。希特勒说,他今年49岁,如果德国为捷克斯洛伐克问题而卷入一场世界大战的话,他希望他能以壮盛之年领导德国度过危难。他为此准备迎接任何战争,甚至世界大战。世界上其他各国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他决不会后退一步。

  眼看兵临城外,捷克政府也加强边境的作战兵力。两军对峙,战争似乎就要一触即发了。

  捷克人拒绝了这个新的要求,希特勒知道后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将出兵捷克的决心似乎已不可避免,但英法两国政府都向希特克施压,甚至以宣战威胁希特勒,随之而至的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声称将在德国进军捷克后进攻匈牙利,美国总统和瑞典国王都向希特勒发来消息声称希特勒必须停止进军。希特勒似乎恢复了理智,很快以一封措辞巧妙的信发给了张伯伦。

   希特勒滔滔不绝,大放厥词。张伯伦简直无法插言。他的耐心实在惊人,然而也有限度。就在这个时候,他打断了希特勒的话头说,"如果元首已决定用武力来解决这个问题,甚至根本不想在我们之间讨论一下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我来?我浪费了时间了。"

  在这危急时刻,最伤脑筋的是英法等国领导人,英国首相张伯伦彻夜不眠。

  针对于希特勒的危机消失了,欧洲几个大国都在为即将发生的战争做准备。为了即将到来的会议,张伯伦首相还特意邀请了墨索里尼与会。到了9月29日中午12点45分,会谈在柯尼斯广场正式举行,会谈照常举行以后,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的领导人陆续在慕尼黑协定上签下了字,苏台德被强行割让给了德国。

   德国独裁者没有想到别人这样同他顶嘴,因为这时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德国人敢这样做了。张伯伦反唇相讥看来起了一点作用。希特勒平静了下来。他认为,他们可以谈一谈"最后是否也许还有和平解决希望的问题"。接着,希特勒提出了他的建议:"英国是否愿意同意割让苏台德区?还是按民族自决的原则作出割让?"

  1938年9月13日,希特勒收到张伯伦一份十万火急的电报。电文是:“由于局势越来越严重,我有意前来看你,以寻求和平解决的办法。我想乘飞机前来,并准备明天动身。”堂堂的大英帝国首相,为何要如此迫不及待地求见希特勒呢?

  捷克人的代表马萨里克想张伯伦等人问了几个问题,据马萨里克的记载"张伯伦先生一直在打哈欠,丝毫不掩困倦,达拉第什么都没说就踉踉跄跄地出去了",希特勒则趾高气昂的走下台,墨索里尼的眼里满是不可一世的神情。这是对当时几个政治首脑最真实最形象的记载,这也侧面反映了当时几个大国的态度,捷克只能看着别人这样分割着自己的领土,而这,也是政治。

   这一建议并没有使张伯伦感到震惊。他回答说,在他同阁员和法国人商量以前还不能把死。不过,就他个人来说,他同意苏台德区脱离捷克斯洛伐克的原则。他希望回到英国向政府报告他的个人态度,并且取得政府的批准。

  原来,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捷克在英法保护下恢复了主权,同英法都订有互助同盟条约。如果德军进攻捷克,英法按照条约规定必然卷入对德战争中,西欧的战火就将蔓延开来。由于考虑到自身的利益。张伯伦紧张万分,法国首相达拉第也胆战心惊,达拉第打电报给张伯伦,催他去见希特勒,要他“尽可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在同希特勒的会谈快结束的时候,张伯伦总算从他那里挖出了一项保证:在他们两人再次会谈以前,他不采取军事行动。这时候,张伯伦对希特勒的话还是极为信任的,一两天以后,他在私人场合曾说:"尽管我在他脸上可以看出这个人凶狠无情,我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在作了保证以后可以相信的人。"

  9月15日张伯伦匆匆赶路,生平第一次坐了7个小时的飞机,在慕尼黑着陆。之后,又乘坐3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德国的贝斯加登拜见希特勒。

   当张伯伦陶醉在这种自我安慰的幻想中的时候,希特勒却一股劲儿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准备进攻捷克斯洛伐克。9月17日,希特勒指定最高统帅部的一名参谋去协助汉莱因组织"苏台德自由团",借以同捷克人不断保持冲突和纠纷。9月18日这一天,正当张伯伦忙着争取他的内阁阁员和法国人同意他的投降政策的时候,希特勒就向他的5个军团,共计36个师下达了行动时间表。为了对捷克斯洛伐克进行最后打击,政治方面的准备工作也在加紧进行。他对匈牙利和波兰不断施加压力,要它们参加趁火打劫的分赃勾当。9月20日,希特勒接见了匈牙利总理伊姆雷第和外交部长卡尼亚,对布达佩斯所表现的畏缩犹豫大加申斥。希特勒说,匈牙利要参与大事,现在已是最后的机会了,它要是不参加的话,他就不能为匈牙利的利益说话。他向匈牙利人提出两项要求:第一,匈牙利应当马上提出它所希望取得的领土内进行公民投票的要求。第二,它对任何方面提出的关于确定捷克斯洛伐克新边界的建议不作任何保证。从希特勒向匈牙利人说的话里可以看出,不论张伯伦愿意怎么办,就是残存的那个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也不打算让它长期存在。

  希特勒喜出望外,他正在为侵略捷克的事大伤脑筋。因为当时的德军实力有限,准备攻打捷克的只有12个师,而捷克却有35个装备精良的师;德国的国防军参谋部反对侵略捷克的军事冒险;如果英法坚决站在捷克一边,希特勒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如今张伯伦登门求和,这不是现成的敲诈机会吗?希特勒和张伯伦的谈判在一间密室秘密进行。据战后查获的当时翻译官的笔记透露,当时希特勒大谈他对德国人民、对国际和平、对德英亲善的“功劳”。最后他杀气腾腾地威胁道:

   在柏林的鼓动下,波兰政府在9月21日向捷克人提出,要求在有大量波兰人居住的特青地区举行公民投票,并且把部队开到了这一地区的边境。第二天,匈牙利政府也如法炮制。就在这一天,即9月22日,苏台德自由团在德国党卫队的支援下,侵占了为德国领土包围的两个捷克边境小城--阿舍和埃格尔。

  “不论用什么办法,这次都要解决捷克境内300万日耳曼人的问题,就是为此打一场世界大战,也在所不惜。”

   9月22日,事实上在全欧洲都是一个紧张的日子,因为在那天早晨,为了"避免战祸",张伯伦又再次出发到德国去同希特勒会谈了。虽然张伯伦给希特勒带来了后者在伯希特斯加登会谈中所要求的全部东西,但是他们在9月22日下午在来因河畔的小城戈德斯堡再次会谈的时候,两个人都感到不自在。德国代办在伦敦飞机场送张伯伦启程之后,就立刻给柏林发了一个急电:"张伯伦一行是带着沉重的心情动身的……毫无疑问,对张伯伦政策的反对正在增强。"

  深怕战火烧身的张伯伦连忙反驳:“如果元首决定动武,那我们还有什么谈判的必要?”

   会谈开始后,这次先由张伯伦发言。他先解释了自己在经过"吃力的谈判"以后,已经争取到不但使英法两国内阁而且使捷克政府也都接受了希特勒的要求。然后,他就详尽地提出了实现这些要求的办法。他已经接受了伦西曼关于使苏台德区不经公民投票就转交给德国的建议。至于杂居地区的前途,则可以交给由一个德国人、一个捷克人和一个中立国代表组成的三人委员会来决定。不仅如此,希特勒极为反感的捷克斯洛伐克同法国和苏联之间的互助条约也将以一项国际担保来代替,担保捷克斯洛伐克不致受到无故的进攻,而后者今后"应保持完全的中立"。

  希特勒猛然提问:“英国是否同意割让苏台德区?”这时的希特勒已不是谈苏台德日耳曼人自治的问题,而是赤裸裸地要求把这一地区割让给德国了。

   对于这位由英国商人出身的"爱好和平"的英国首相来说,这一切看起来都是极简单、极合理、极合乎逻辑的。据在场的人说,他以一种显然可见的自满心情停了下来等候希特勒的反应。

  这一问题并没使张伯伦大为吃惊,来谈判之前,他已同法国商定,两国决不会帮助捷克作战,而且决心牺牲捷克斯洛伐克的利益以求和希特勒妥协了。

   "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英国、法国和捷克政府已协议把苏台德区转交德国?"希特勒问道。

  张伯伦慢条斯理地说:“苏台德区的日耳曼人,在德国之内还是之外,原则上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这暗示他同意把苏台德区割让给德国了。

   "是的。"首相微笑着回答。

  9月16日,张伯伦回到伦敦。当晚召开内阁会议,鼓吹只有把苏台德区割让给德国,才能阻止希特勒进犯整个捷克。9月18日达拉第也愁眉苦脸地赶到伦敦。经过一番秘密的策划,英、法炮制了一项出卖捷克的计划:“凡是苏台德区日耳曼居民占50%以上的全部领土,都直接转让给德意志帝国”。

   "我极其抱歉,"希特勒说,"由于过去几天内形势的发展,这个计划已经再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第二天,英、法两国向捷政府提出割让苏台德区给德国的“建议”。在人民的压力下,捷克政府起初拒绝这一“建议”。英、法以解除盟约要挟,还警告如果因此发动战争,威胁到欧洲的利益,捷克要负全部责任。在万般无奈之下,捷克政府只好屈从英法的利益,同意割让领土。

   张伯伦听了这话吓了一跳,他那猫头鹰似的脸因为又惊又气,胀得通红。不过显然一点也不是因为恨希特勒骗了他,恨希特勒像普通一个敲竹杠的人一样,只要对方一答应,就立刻涨价。张伯伦所惋惜、着急的只是,他牺牲捷克人而如此吃力地建立起来的和平大厦,就像纸牌搭成的一样垮了下来。他告诉希特勒,他"既感到失望,又感到奇怪"。他应当有理由说,元首已经从他那里得到他所要求的一切了。为了做到这一点,张伯伦把他的全部政治生命作了孤注一掷,他被英国的正直人士指责出卖了捷克斯洛伐克,向希特勒屈膝投降,而且在那天早上离开英国的时候,确实还有人嘘他。

  9月29日,希特勒、墨索里尼、张伯伦和达拉第等在慕尼黑的“元首官”里进行会谈。其实这次会谈没有新的内容,只是给已达成的交易补办个手续。

   但是,英国首相的个人不幸并没有打动希特勒的铁石心肠。他仍然要求,苏台德区必须立即由德国予以占领。这一问题至迟要在9月28日完全地最后地解决。

  第二天凌晨1时半,四国便签订了《慕尼黑协定》。根据协定,捷克必须从10月1日开始的十天内,把苏台德区及其附属的一切设备无偿地交给德国。捷克的两名代表在会谈前已经来到,但不许参加会谈,只能在会议室外的隔壁房间里等待四个大国的判决。

   这样,张伯伦心里"充满了凶事临头的预感",只好退回到来因河彼岸去考虑他该怎么办。那天晚上,他在电话中同自己的阁僚以及法国政府的大员商量以后,几乎看不出有什么解决的希望,大家只好同意伦敦和巴黎应当在第二天通知捷克政府:它们不能再继续承担建议捷克政府不要动员的责任。

  希特勒在慕尼黑会议上说,占领苏台德区是他对西方最后一次领土要求。但在第二年的3月,德国就侵占了整个捷克。再过五个月,就以侵略波兰挑起了对英、法的全面战争。英、法两国政府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惜牺牲小国的利益。去助长法西斯的野心,最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给欧洲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显然,德国的独裁者并不愿张伯伦就此脱钩而去,因此提出了一项让步。把捷克人撤退的期限推迟在10月1日。希特勒卖乖地说:"张伯伦先生,买你的面子,我愿意在日期上作一个让步。我很少给别人做过这样的事,你是难得的一个。我可以同意规定10月1日为撤离期限。"说着,他拿起笔来,在备忘录上把日期改了一下。

   希特勒还表白说,如果他用武力,那么,从捷克斯洛伐克手里取得的土地和他现在提议割让的地区就完全不一样了。张伯伦随即表示,他准备将德国备忘录转交捷克政府。第二天上午,希特勒和张伯伦在"非常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分手告别。在分手之前,他们两人又单独会谈了一会儿。希特勒说,就他而言,苏台德问题是必须予以解决的最后一个大问题。他还说到德英的密切关系以及两国之间的合作,说与英国保持良好关系,是他最为关心的事。他又耍起他的老一套来了。"我们两国没有必要产生分歧",希特勒说,"我们不会干预你们在欧洲之外的利益,而你们让我们在中欧和东南欧自由行动,也无损于你们。当然,到一定时候,殖民地问题也得解决,现在不急,况且也决不会因这个问题而打仗。"

   然而就是这一点,对英国首相来说,也似乎颇有作用。他对希特勒的"开恩"十分领情,并表示愿向有关方面转达。最后,张伯伦真挚地同"元首"道别。他说,他感到由于过去几天的会谈,他和"元首"之间已产生了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他仍然希望目前困难的危机将能克服,那时他将本着同样的精神同"元首"讨论其他悬而未决的问题。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台德的割让,慕尼黑阴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