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嫁给英达,幸福深处

英达以最快的速度在美国读满了学分。1989年7月13日,我们终于在东城区街道办事处登记结婚了。

  
  邻居家前面的厢房新般进来一对年轻夫妇,他们经常挽着手出出进进,令人羡慕。
  一日,邻居愁眉苦脸来找父亲,说新租客几天不见露面,厢房里的窗帘挡得严严实实的,似乎有些不对劲。
  父亲主张报警,邻居说:“大哥,你和我一起敲门看看吧!也许人家小两口这几天没在家。”
  父亲点头应允,我也好奇地跟过去看热闹。门被敲得咚咚直响,门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父亲和邻居脸色微变,最后找来了包片民警,一起打开了门。一阵恶臭扑面而来,几乎把开门的民警熏个跟头。
  父亲和邻居向里张望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我伸伸头,父亲一把把我拉到边上,大喝一声:“回家去。”
  我缩缩脖跑回了家里,然后躲在窗台向这边张望。不一会警车和120都到了,邻居家的小院挤满了人,我踮着脚伸长脖子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不久父亲回来了,脸色白得吓人,一进屋就冲进厨房,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我心惶惶地走到父亲身边问:“爸!咋的了。”
  父亲横了我一眼说:“小孩子别打听。”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惊叫声。我急忙趴到窗口去看。只见看热闹的人逃一样四下散开,警察抬着那一男一女的尸体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瞧着心惊,一眨不眨地盯着尸体。突然我瞧见女人的头轻轻动了一下,眼睛微微张开一点,目光直直地向我盯了一下,我吓得妈呀一声摔倒在地。
  父亲把我扶起来,我再也不敢向外看去。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女人向我哭诉,她死得冤屈是他男人承受不住生活的压力,在他们吃的晚饭里下了毒药,她说肚子里的孩子死得更怨,说着她从自己的肚子里拽出一个巴掌大的婴儿,婴儿一落地,快速向我爬过来,我惊叫着,双手挥舞。
  婴儿很快爬到我身上,一闪身钻进了我的肚子里。我害怕极了,使劲地挠着肚子,直到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婴儿才调皮地从我肚子里露出头来,咯咯乱笑。突然一阵敲鼓声响起,我听见母亲凄惨地叫声:“颖儿快回来……颖儿快回来……”
  这时候婴儿笑着大声答应道:“哎!我来了。”
  紧接着我的眼前弥漫着白白的浓雾,婴儿迅速地爬下我的身体,向母亲爬去。
  我一惊,猛然坐起,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父母焦急地站在两边,见我醒了激动地把我抱在怀里。之后我在医院里又住了几天,出院后,没有在做噩梦。
  有一天,我去父母房间送热水。站在门口听见母亲对父亲说:“老公!我又怀孕了,怎么办?”
  我突然想起爬向母亲的婴儿,头皮一阵发麻,哐当一声水壶掉在了地上……   

我和英达的相爱是在1987年,那年1月他母亲去世,他从美国回来奔丧。正好剧院要排一个新戏《纵火犯》,由林兆华导演,英达任副导演算作实习,也为将来能留在剧院做准备。我在里面演一个戏份很少的黑人小女仆。演出时我给自己梳了一脑袋小辫儿,满脸满手的黑油彩和一个大而厚的嘴唇,用尖而快的怯生生的声音讲话,可笑极了。那出戏演的场次不多,在我的艺术道路上没留下什么痕迹,但它却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真正走进了那个家,卷起衣袖开始做“家庭主妇”。我首先打开壁橱,将英达的母亲生前存放多年的“宝贝”都翻了出来:大捆的布匹、大叠的口罩,以及许多永远不会再用的,每一个经历过“困难时期”的母亲都会保留下来的生活用品。我把它们分送给邻居和亲戚。

建组的那天,在会议室讨论剧本,大家围坐在大桌子四周,我和英达挨着。我排戏从来不带水,因为我觉得无论坐下来谈什么都先倒上一杯茶那是老年人的习惯。英达的面前放着一个保温杯,满满的香喷喷的茶水。导演正在谈剧本构想,我渴得要命又不好讲话,就在纸上写了句:“我能喝你的水吗?我没病。”他笑了一下,在下面写:“当然能。但我有,AIDS(爱滋)。”

然后,我作出一个更为惊人的举动:我铺开了那张虽已购买多年却依然如新的仿古地毯。那是一张漂亮的地毯,是英达的父亲托朋友买的。它常年卷在沙发根处。从前只有来了重要客人他母亲才会把它打开,然后命令所有的人光脚。

他就是这样一个机敏幽默的人,不认识他的人与他的第一次谈话都会很难忘。他的聪明,他的博学,他的狂放和不可一世,让喜欢他的人一见钟情,让讨厌他的人不能容忍。

我打开它的时候,英达的父亲还在看报纸。他吃惊地看着我,愣了半晌才问:“天天都铺着啦?”

“有什么了不起!”常常有人会这么说,“不就是英若诚的儿子嘛,不就是去过美国嘛。”

“啊!”我坚定地,头都没抬。

我们的关系有进展是在排戏后大概两星期。有一天早晨他进排练厅直接走近我,手握成一个拳头放在我的手上,松开是一个被他的手捂热了的煮鸡蛋。我笑着把鸡蛋磕开,连蛋清儿都还是水。

“脏了怎么办?”他小声地说。

“你的手根本没把它焐熟!”我大笑起来。

“洗!”我说。

然后是我请他在一个叫“白桦林”的小西餐厅吃饭。

“坏了怎么办?”他声音渐高。

然后是我接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一定要娶你!我一定会娶你的!”

“再买一个!”我动作麻利地收拾着。

“咱们得好好谈谈。”我说。因为我发现问题有点儿严重。

“倒也是!”他嘟囔了一句,再没说话。

“好啊!我有套单元房,在水碓子13号楼,你来吧!”他的表情特别真诚。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嫁给英达,幸福深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