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短篇小说

摘要: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忙着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儿子也一直期盼着爷爷奶奶能在那天来和自己一起吃蛋糕,可是当天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有见爷爷奶奶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第二天,我才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怎么就忘记 ...

妈妈,我知道你工作忙,很少能陪我。所以,我会听爷爷奶奶的话、听爸爸的话、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我很乖!所以请你放心!

20岁之前的妈妈,小学二年级辍学,为了帮助我外婆外公减轻家庭负担,每到农作物收获的季节,就跟着外婆到处捡粮食,成天低着头捡啊捡啊,终于把眼睛给弄坏了,以致现在基本上看不清什么东西。20岁那年,母亲很不情愿的嫁给了我爸,听妈妈回忆说,爸爸那会又黑又矮又瘦,用现在流行语,应该就是矮矬穷,根本没看上爸爸,后来因为我爷爷又请媒人说情,妈妈觉得不太好意思,外公也是个很大气的人,然后就这么将就的同意了。那个年代的爱情,是双方的父母觉得你们有爱,你们可以在一起,然后他们也就在一起了,而且还会把小家庭的经营的很好,没有为什么,时代造就他们的爱情观。

我的母亲,短篇小说。本来我每个周末都回家看看,这个周末我故意没有回家。爸爸打来电话说,估计你们大白菜吃完了吧,冬季吃大白菜对身体可是有好处,你妈妈刚磨了新面粉,来家拿点吧,放点肉包饺子,我孙子最愿意吃了。我借口工作忙加班,敷衍了过去。

(二)

遥祝我的母亲生日快乐!身体安康!

第二天,我才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怎么就忘记了孙子的生日呢!真是该死,老了就忘事了,不中用了,句句话语都透着他们的自责。我也想,我的儿子,你二老的孙子,一年一次的生日怎么就不记得了呢?你们让儿媳妇怎么想?孙子多么失望呀!

(一)

如今,我们姐弟5个,4个不在爸爸妈妈的身边,跟他们的交流最多是电话。每到逢年过节,爸爸妈妈都期望我们能够回去陪他们一起过节,但是我们总归有各种原因,回不去,甚至有的时候连春节都没时间回去陪他们,想想他们是有多么的失望。我跟妈妈说,我会每周日打电话回去,有的时候偶尔忘记了,妈妈就在电话那头等啊,等啊,她会想,我是不是在忙孩子的事,是不是在忙家里的事,是不是跟朋友在外面玩,没时间给他们电话了。当我周日这天晚上能给她电话的时,她定是已早早地在电话那头守候,妈妈是多么地期待我们的电话,看不见我们的人,听到我们的声音也是如此的满足。如今,我“忙”得把妈妈的生日都给忘记了。我们真的有那么忙吗?

周一大早,我还没有去上班,爸妈突然从乡下来了,爸爸提着一袋子大白菜,妈妈提一袋子面粉,敲开了我家五楼的房门。看着他们累的气喘吁吁的样子,我有些后悔。

妈妈呢?妈妈昨天没有回来吗?妈妈说好给我过生日的?怎么又说话不算数?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这个时候,奶奶过来了,我投进奶奶的怀抱,哭着说:“妈妈怎么不在,妈妈不是说回来给我过生日吗?”奶奶将我的眼泪擦去,笑着说:“你妈妈昨天回来了,只是你睡着了。妈妈还给你买礼物了,就在你的书桌上,你去看看。”

今天,母亲62岁生日。临近中午,老弟发了个微信:老三,今天是老妈的生日,不要忘记打个电话回家。看完后,我的泪水不经意的流了下来,不停的责问自己,怎么把老妈的生日都忘记了呢?一个上午什么事情都没忘记,自己孩子上学的事,同学孩子生病的事……唯独把妈妈的生日给忘记了。

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做的也不对,怎么和老人家生气呢?上次填个表,爸爸妈妈的生日我硬是想不起来,还打电话问了他们呢,现在也没有记在心里。对于孙子的生日,他们可能真的是老糊涂了。

“妈妈呢?”我有些失望的问爷爷。爷爷说“你妈妈刚才打电话,说班上忙,临时要加班,就不来看你表演了。说要你好好玩,等你表演完了,都会爷爷奶奶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母亲一直很“忙”,干不完的农活与家务活,不知道她有没有忙的把自己的生日给忘记了。“生日”这个词,对于我母亲来讲,也许就是一个概念词,任何的庆祝仪式在她看来都是多余。在她心目中,只要她的家人,她的孩子们都顺顺利利,不让她操心,每天就是喝稀饭,那比过生日来的更充实更有意义。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忙着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儿子也一直期盼着爷爷奶奶能在那天来和自己一起吃蛋糕,可是当天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有见爷爷奶奶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今天是我的生日,妈妈说今天下班后要带我去广场玩,那里有好多小朋友,还有好多好玩的。

婚后,爷爷奶奶跟我爸妈分家了,分给了他们两间不是很大的茅草屋,一张床,一个小柜子,一口缸,一张桌子,两个板凳,这是他们婚后的全部家当。从此以后,他们便开始经营着他们的婚姻,操持着他们的家。第二年,我大姐出生了,第一个孩子都很宝贝的,不管在那个有多封建的年代,大姐作为女儿还是很受宠,据爸爸说,那会经常带我大姐去村里的农机房那边吃西红柿,村里其他小朋友吃不到的,那个时候最好的水果,怪不得把我大姐吃的瘦瘦的。3年后,我二姐又出生了,在农村,儿子为大,养儿防老的封建思想里,二姐出生已经不怎么受待见了。就在二姐出生的时候,同村的一个大妈第三胎又生了个儿子(她很想生个女儿),爸爸跟那家的大伯是好朋友,他俩的意思是把我二姐跟他家的儿子换掉,我家有儿子,你家有女儿,圆了各自的梦。可是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没换成功,这样二姐还是留在了自己的家里,继续不受待见。妈妈现在回忆说,作为父母,只要是他们自己的孩子,都想留在自己身边,不管是出于什么压力,她都不愿意把我二姐换走,就是因为这样,二姐周岁之前生病了,住院20几天昏迷不醒,最后爸妈跪下来哀求医生,医生看爸妈可怜,同意死马当活马医,还是把我二姐给救活了,感谢这位医生,感谢我爸妈给我二姐的第二次生命。

妈妈拿出二百块钱给儿子说,奶奶对不起你了,没有来给你过生日。然后爸爸对我说,当时你妈妈病了,在医院打针,她执意要来,医生实在不让来,知道年底了你工作忙,孙子迎接期末考试,所以也没有告诉你们,就怕让你们担心。

虽然已经看了好多遍,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打开,上面画的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太阳公公笑呵呵的,爸爸、妈妈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去公园玩耍,公园的草地绿油油的、花朵都开放了,花香的味道飘散在空中,真好闻啊!轻轻的吸一口气,空气都是青草和花香!我和爸爸妈妈在公园追逐打闹,真的好开心啊!

弟弟的出生,爸爸突然之间感觉日子有了盼,浑身有了干劲。弟弟出生第二年,他便去借钱盖了三件瓦房,我们也借着弟弟的光,告别了那两间茅草屋,住进了新瓦房。随后爸爸妈妈生涯中的30到50岁期间,便为了我们姐弟五个拼命地干活,挣钱,养家。5个孩子,5张嘴,能够给我们味饱就不错了,但是我爸妈的愿望是让我们能够上学,有文化,不种地,不走他们的老路。妈妈主内,辛苦的操持着家,干着庄稼地里的农活,还要管着我们姐弟5个的吃喝拉撒,爸爸买了辆拖拉机,搞各式运输。那个年代,拖拉机在农村还比较先进,现在爸爸还自豪地说,帮忙他的拖拉机拉过几十个新娘,我们村里随后盖房子的砖瓦基本上是他的这辆拖拉机给运回来的。也赚了点钱,能养活我们几个。90年代,时兴苏北农村的人到苏南搞土方工程,爸爸也想下江南大赚一笔,但是被妈妈阻扰了,妈妈担心爸爸不在家,她照顾不过来我们姐弟5个,害怕自己一个人的压力太大。爸爸放弃了他赚钱的大好时机,留在了家里跟妈妈一起照顾我们,陪着我们成长,谢谢爸爸在我们成长的记忆力没留给我们留下空白。听说,以前跟爸爸一起干的兄弟,下江南都赚了大钱了,爸爸现在谈到这个,还有些心有不甘。

我知道妈妈的工作忙,所以妈妈提前就和妈妈说,这次幼儿园过“六一”,我们要表演儿童剧——小红帽。

从小到大我们都在为了实现人生道路上的愿望去努力成长,奋斗,坚持,匆忙的日子里太容易忽略掉生命最重要最简单的“时间。小时候,爸爸妈妈把我们抱在怀里,呵护着我们成长,后来我们跑得越来越快,却没注意到他们越来越慢;我们觉得自己越来越强大,却没有注意到他们已慢慢变老。当他们有了越来越多的皱纹与白发,那时才明白,那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逃避无法躲掉的时间在身上所留下的岁月印记。时间都去哪了?时间都堆积在在父母的脸上,诉说着他们的沧桑;时间都去哪了?时间被我们每天庸碌地忙碌掩盖了,忘记了。我们总是想着,等父母老了,给父母最好的,可,什么是最好的,什么是父母所需要的,作为子女,如今,心里知道,但是做不到,只愿等到父母真正老的那一天,我们不会后悔。

我问旁边的爷爷奶奶,妈妈怎么还没来,奶奶说:妈妈说上班忙,一会就来,你先上去表演,妈妈一会就来了。

迫于爷爷奶奶想抱孙子的压力,80年代,那个时候已经计划生育了,妈妈违反着国家政策,又把我给生下来了。显然,我又是一个女儿,出生之时,爸妈肯定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们想要儿子。妈妈说,我生出来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不来看我的,谁让我又是一个女孩呢。也是,已经冒着被国家处罚的危险生出来的还是个女儿,不受待见也很正常的。可是,等我2、、3岁的时候,我爷爷我爸爸到哪都带着我,因为那时的我长的虎头虎脑的,看起来像个男孩,我爷爷我爸爸会自欺欺人,把我带出去,跟人家说这是他们家的孙子或者儿子。我该是可喜还是可悲呢?再等我妹妹出生那就没那么幸运了。妹妹出生那天晚上,腊月二十六,还有四天就要过年了,一般这个时候应该是农村里最开心的时候,家家户户忙着过年,蒸馒头,包饺子,喜气洋洋。可就在这个时候妈妈把我妹生出来了,我想如果我妹是个男孩的话,那我们家的那个年应该过的很开心,很热闹。可偏偏我妹又是个女孩,那晚,爸爸失望之极,实在忍不住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爷爷奶奶失望的表情可想而知,妈妈一个人躲在床上偷偷落泪,外婆流着泪安慰着妈妈,想想那是一个怎样的场景。我奶奶实在受不了再拥有一个孙女的痛苦了,前面三个孙女已经让她跟爷爷在村上很没面子了。然后就跟爸爸妈妈建议,把妹妹送给隔壁村上的一个单身汉。没过几天,具体正月初几妈妈忘记了,我估计她也不愿意想起来,农村人讲究以肉换肉,那个单身汉带着10斤猪肉来到我们家,我外婆把我妹裹起来,抱到门口,正准备换的时候,妹妹的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外婆,外婆实在受不了妹妹的那种眼神,哭着跟我奶奶商量能不能不换了。终于,我奶奶也忍不住了,大家都忍不住了哭了起来,不换了。就这样我妹又成功地留在了家里的两间茅草屋里。至此,妹妹对外婆的感情也特别的深,外婆的去世,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连续生4个女儿,妈妈得要承受多大的心里压力,不仅是来自爷爷奶奶的,更多的还有她自己的。她觉得,嫁到老刘家,怎么说也要给老刘家生个儿子,这样才活得体面一点,有尊严一点。现在的我们也没必要去想他们那会的思想是有多愚昧,时代的烙印,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觉得这就是她的使命。

上次我给妈妈问我,过生日想要什么?我说要一直泰迪熊,因为小朋友都有,所以我也想要。我以为妈妈忘记了,没想到妈妈一直记得。妈妈真好!我的心里美滋滋的。

一边要养着我们姐妹四个,一边要顶着爷爷奶奶的压力继续生个儿子。妈妈还是不辜期望,把我弟弟生出来了。弟弟生出来的那天晚上,爸爸又哭了,但是这个哭应该跟妹妹出生时那个哭不一样,这次的泪水是甜的,心情是愉快的。妈妈也哭了,我想妈妈哭那是哭她自己嫁给老刘家这十来年的遭遇与苦难吧。终于有个借口可以放声大哭了。20到30岁之间,作为一个女人,应该是一辈子最好的时光,但是她却没有享受过自己的青春年华,没有开开心心地笑过一回,没有痛痛快快地哭过一次,有的只有来自长辈的压力,农村人的白眼,孩子们嗷嗷待哺的哭喊。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母亲,短篇小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