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必赢手机登录网址:,乡土风情

摘要: 周六。何韵,龚蓝蓝,柯语彤三位舍友在金玉堂的至尊包厢里,宁致远和三位美女谈笑风生,东拉西扯,等候着姗姗来迟的曾小乔。本来,三位舍友是胁迫小乔同行的,但半路,小乔被一个神秘的电话给拦截走了。时钟迈向十 ...

摘要: 龚蓝蓝把曾小乔的乌龙表白自定义为毁了她的清白,毁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前程。曾小乔跷着腿半躺在床上,嘴里嚼着清脆的乐事薯片,横眼笑起来:龚蓝蓝,你有清白,有人生,有前程可以被我毁吗?龚蓝蓝飞她一个白眼, ...

  一、入乡随俗话结婚

周六。何韵,龚蓝蓝,柯语彤三位舍友在金玉堂的“至尊”包厢里,宁致远和三位美女谈笑风生,东拉西扯,等候着姗姗来迟的曾小乔。

龚蓝蓝把曾小乔的乌龙表白自定义为——毁了她的清白,毁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前程。曾小乔跷着腿半躺在床上,嘴里嚼着清脆的“乐事”薯片,横眼笑起来:“龚蓝蓝,你有清白,有人生,有前程可以被我毁吗?”龚蓝蓝飞她一个白眼,人肉弹飞过,压她个千斤坠,两个人嬉笑着抱在一起。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龚蓝蓝起身去开门,下一秒,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径直走了进来,何韵正打开浴室门。裹着浴巾的她连叫两声“啊啊”又仓皇逃回浴室。身影在曾小乔面前停下,俯身,凑到离她只有零点零一毫米的地方,双眸幽闪,嘴唇微动:“情书呢?”

  迎  亲  花  絮(一)

本来,三位舍友是胁迫小乔同行的,但半路,小乔被一个神秘的电话给拦截走了。

曾小乔吃了一半的薯片从嘴边滑落下来,像衰败的花瓣。

  乡村老表要举行婚礼,邀天天去当伴郎。

时钟迈向十二点三十,三人捂着肚子抱怨:“小乔怎么还没到呢?”

曾小乔侧身,从床上一跃而起,手指向龚蓝蓝:“你别找我呀,龚蓝蓝在那呢!”

  好新潮!好多年没见过了:新郎跨着高头骏马,八抬大花轿去迎亲,吹吹打打,队伍老长,玩了一把绿色的《低碳婚礼》。天天开去凑热闹的奥迪轿车便相形见绌了。

“我来了!”

宁致远嘿嘿一笑:“我不知道谁是龚蓝蓝,我只认识你!是你在我面前拍桌子,叫我来203拿情书的。”他双手一摊,“拿来吧!”

  先不说丈母娘和新娘的依依不舍,也不说娘家舅舅,姨妈,姑妈们的狂欢和祝福,更不说娘家兄弟姐妹们明目张胆地为难新郎闹喜庆,单说丈母娘的这餐饭,吃的就令人终生难忘!

语音落下,门打开的瞬间,跟在穿旗袍的礼仪小姐身后的曾小乔穿了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披着一头柔顺乌亮的长发,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曾小乔向龚蓝蓝求救:“你的情书呢?”

  一般乡下婚庆,选在节日或丰收之后,亲朋好友们设局嘻闹,增添喜庆氛围,方法各异,总之,三天之内无论老少,无论男女,无论上辈下辈,都可以尽情地打情骂俏!

宁致远刚想迎接仙女驾到,她跨进门的时候,又闪过另一个高大的身影,宁致远心里咯噔一下,有种半路杀出个捉鬼的钟馗一般煞风景的赶脚。

“没有!”

  按时下规矩,发亲时间选在十点左右,图的是个十全十美,园园满满,如日中天,吉祥如意。遇上打闹调笑,一定要保证迎亲队伍顺利在十二点前返回,举行庆典。

关键是,这钟馗长的还真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暗吸一口气,面对大敌,自然要集中精神,做足准备。

“没有?那你喊我拿什么情书?让我堂堂帅哥出去如何见人,限你三分钟之内重写一封!”

  清早就出发了,全靠两条腿走路,丈母娘自然少不了盛宴款待迎亲的队伍。开席了,盘大、扣碗也大,天天迫不及待地去揭扣碗:空盘,空碗,又揭,还是空盘空碗,有没搞错,这可是新郎的桌席,旁边的桌席上被揭开的“东坡肘子”香喷喷的,格外勾人谗虫,受不了!天天正要大声嚷嚷,新郎却拉天天坐下,小声对他说:“别嚷,这是厨房大师傅找我讨要喜糖”。只见新郎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往碗里一扣,须臾,菜就上来了。奇了怪了,空盘空碗也成精了,眼皮底下的天方夜谭!

曾小乔微笑着走进来,帅哥很绅士得为她挪开了椅子,她坐定之后才在她身边安静的坐下,曾小乔笑眯眯的指着帅哥说了句:“我老公!”众人差点跌破一干眼睛。

曾小乔被逼的无可奈何,只得坐到写字桌前,呲牙咧嘴,做思苦状:“欸呀,我不会······”“写”字还未说出口便被宁致远的火眼金睛瞪死在喉咙里。

  新郎因为大喜高兴,加上婚典事务多,清早出发又没吃饭,他想吃点饭压压,“跑堂官”们争先恐后去添来,道了谢,新郎便狼吞虎咽吃了起来,见新郎伸着舌头直眼看天天,天天大惑不解?咽着了?不像啊,新郎把碗递给天天一看:天啦,除表面一层饭外,满碗全是辣椒酱!辣气既冲鼻子又刺眼睛。吃吧,会辣的天翻地覆,跑几天卫生间;不吃吧,堂堂新郎官会在老丈人家丢尽颜面,威风扫地!……

“未来的!”

曾小乔拿着笔,看着白纸,宁致远背靠在写字桌上耐心的候着。

  新郎和迎亲的朋友们都面面相觑,咋办?天天左顾右盼,新娘啊,您在哪,快来救救驾吧,是否还在闺阁“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湟……臭美啊”!怕待会辣没了新郎哟,你倒消亭了,和谁去洞房花烛夜啊?

“哦——”

“您觉得五言绝句好还是七言律诗好?”曾小乔看向宁致远。

  天天既是伴郎,又是表弟,半个新郎,时不待我,天天不救驾谁救驾?新郎等了二十几年,今天还有典礼、拜堂、入洞房等等的艰巨任务,被放倒了谁来入洞房?于是,天天接过碗,大口大口往嘴里扒,全场的宾客都停下来看着他吃辣椒酱,啧啧不已,惊诧不已……

“当然,也可以说是现在的!”

“都成!”

  天天满脸通红,大汗淋漓,扒到最后,嘴一碰到碗,天天就口水直流,绵延不断,为老表、为新郎,天天扒完了最后一口!

“啊?”

数秒过后,“那是写宋体还是楷体?”

  丈母娘却姗姗来迟:“傻孩子,当真了,吃老亏了”!天天说;“亲妈,客气!您把姑娘都嫁给了我,我,我----------表哥,吃碗辣椒酱算啥”!

“甚至可说是以前的!”

“都行!”

  丈母娘高喊:“发亲”!鞭炮、礼花齐鳴!

“前夫?”

经过绞尽脑汁的苦思冥想之后,曾小乔终于做出了一份呕血佳作:两匹马儿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直没有耳朵,搞错了,搞错了!

  天天却晕倒在新郎怀中……

“不是,我们一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就订了娃娃亲!”

曾小乔毕恭毕敬的把“情书”递过去,嬉皮笑脸着“不好意思,写的太烂,您勉强看看,您也知道没文化的人总是比较可怕!”

  迎  亲  花  絮(二)

曾小乔故意加重“娃娃亲”这三个字,还顺带瞄了一眼宁致远。

宁致远表情严肃的阅读完毕,点点头,说了句让曾小乔差点闪到腰的话:“简单明了,直抒胸臆,我看挺好,果然自古只有伯乐能识千里马!曾小乔同学,我决定收下你得情书!”

  随着丈母娘高亢给力的“发亲”声起,新郎肩上的千斤重担立马释放了八百斤,好是畅快!在丈母娘那加满了油,提足了神,添够了劲,接出了朝思暮想的新娘,从今天起就是新郎的人了,卿卿我我,好不得意!人逢喜事精神爽,新郎不由轻轻亨起“甜蜜的生活、甜蜜的生活,无限好咯喂……",锁呐也情不自禁地低声合起了音乐,好一派浪漫氛围!

“我叫韩硕!”帅哥微笑着眯起眼睛,含笑解风情。

曾小乔的表情立即宛如彗星撞地球一般惨不忍睹。

  看到新郎的兴奋劲,天天真为他高兴,前前后后忙活了半年,总算要把新娘娶回家了,丈母娘的难关都过了,剩下的不就“小菜一碟”么?

三位舍友心中大惊,人外有人,帅外有帅,弱小的心脏怎受得了天雷轰轰的轮番袭击啊!伤不起啊伤不起!

“为了感谢曾小乔同学对我的一番苦心,我决定周末请四位吃饭!”

  咋的,才走几步又停下了?天天正疑惑,新郎下马上前,只见一条板凳横在路中央,不远处,站着一群人。“天天,快拿喜烟、喜糖来”,新郎亲自将喜烟、喜糖送上前去,有人搬开了板凳。天天和新郎连声谢谢,身后响起了鞭炮声。

“娃娃亲?”宁致远嗤之以鼻,“封建礼数的毒瘤果然贻害不浅哪!”

三位舍友,包括在浴室换好衣服的刚出来的何韵同学,六眸闪出狂喜的光芒,不过,通通被曾小乔怨毒的眼神扼杀在眼帘里。

  迎亲队伍又向家里进发。没走多远,小桥之上坐着一个帅哥,底下是个大包,迎亲队伍又得停下,新郎赶忙送喜烟、喜糖去,帅哥不依:“听说新娘蛮靓丽,我想冒昧一睹风采,新郎不会小家子气吧!”新郎赶忙去大花轿商量新娘,商量送亲的舅子们,让帅哥瞧瞧。又给帅哥敬喜烟、敬喜糖。帅哥连声说:新郎好大度!既风流倜傥,又胸怀宽广,钦佩之极!衷心祝福他们!帅哥当即给了红包,拿出礼花当面点燃,高空礼花飞舞,好生壮观!频增几份喜庆,新郎、新娘感激不尽!连声邀请帅哥去家里喝喜酒。

“我和小乔是情投意合,天作之合!时代虽然在进步,但完全抹杀封建礼数也不对。现在的人若多些礼数,就少些野蛮和粗暴,也会更幸福些,也不会因为太缺乏教养而咎由自取了!”韩硕双手合十,冷静的回应着。

众人低头。

  迎亲队伍又继续向家里挺进,路过一村庄,按习俗迎亲队伍得燃鞭炮通过,路边有少不了凑热闹的人,走近人群,忽然,一嫂子举起一个十来个月的孩子,向迎亲队伍致意,看到了小“鸡鸡”,是小阿哥!啥意思?小心阿哥掉下来,哦!是祝福新娘生个阿哥!快!天天说,快给嫂子喜糖!没走几步,又一嫂子举起一不满周岁的孩子,没见小“鸡鸡”,啥意思?叫新娘生“格格”?边去!不对?是既生一阿哥又生一格格,龙风胎!谢谢你们的祝福!天天赶忙去给嫂子和人群发喜糖!嘻嘻,生了人家两辈子的指标!有点不地道吧!真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好惬意!像天天自己得了龙风胎似的!天天可还只是个伴郎,学前班哟!

栠是再笨的人也能听出来好戏要开场了!自古以来,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若是两公一母,难免血雨腥风。

“在金玉堂哦!”

  迎亲队伍又向家里出发,终于快要到了,刚刚缓过一口气,路中间又横着一快牌子:专考新郎:三题答对二题便放行;只答对一题则留下学习,直至记住为止;三题全答对则有奖(新娘、伴郎、伴娘可与之商量)。落款是“喜庆公司”。

空气中弥漫起无形的刀光剑雨,龚蓝蓝同学适时地杀出一句:“硪饿死了,硪要吃饭!”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一场灾难。

“周六上午下午?几点?”

  看来又要“过堂”了,快把天天叫来,有人说,去找卫生间了,火都上房了,又去了卫生间,真是时候!新郎只得硬着头皮答题:

就算要打架也要吃饱了饭吧!就算想看戏也要喂饱了胃吧!道理人人都懂——民以食为天,吃饭大过天!

“宁致远,要不然我们找辆车去接你!”

  第一题:毛泽东《诗词》菩萨蛮—黄鹤楼-填空:……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 )( )( )( )( )。新娘提示新郎填了:“心潮逐浪高“。

“小乔,你喜欢吃什么?”宁致远把菜单递过去。

“好!吃完那顿之后曾小乔就是你的人了!”

  第二题: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 )( )( )的代表作有《麦琪的礼物》《警察和赞美诗》等等,他是----,新郎填了---“亨利”,盼星星盼月亮,天天却姗姗来迟。见状,天天提醒新郎应在前面加上“欧”字---“欧.亨利“才算完整。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必赢手机登录网址:,乡土风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