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云淡风高叶乱飞

浣溪沙

浣溪沙

  一生简介

  方千里  

云淡风高叶乱飞,小庭寒雨绿苔微①,深闺人静掩屏帷。

  严仁(生卒年无人问津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字次山,号樵溪,邵武(今属广东卡塔尔人。与同族严羽、严参齐名,世号邵武三严。有《清江矣欠集》八卷,已佚。黄昇《酷派以来优越词选》卷五载其词七十首,并云:词集名《清江矣欠乃》,杜月渚为之序。其词极能道绣房之趣。杨慎《词品》卷四称她“长于庆寿、赠行,洒然脱俗”。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二谓其《醉桃源》词“描写芳春景物,极娟妍鲜翠之致,微特如画而已。政恐刺绣妙手,未必能到”。

  依依惜别窣地垂,曲尘波影渐平池。霏微细雨出鱼儿。先自别来轻巧瘦,这堪春去不胜悲。腰肢宽尽缕金衣。

粉黛暗愁金带枕②,鸳鸯空绕画罗衣,那堪辜负不思归?

  ●玉楼春·春思

  方千里与周美成为同代人。并有酬美成词《和清真词》生机勃勃卷传世。今存五十一首词作者,约略皆留连风月、念远怀旧之作。风格纤细浓丽,香软虚浮。情调节裁减迴婉曲,温情款款。在“熏香掬艳”的征程上虽不及周美成走得远,但其词亦无法跳出“玉艳珠鲜”“柳欹花嚲”的艳科藩篱。摆在大家眼下的那首《浣溪沙》即属那类小说。

【注解】

  严仁

  词的上片全为景语,为下片抒怀铺设处境。

①绿苔微:浅紫灰的青苔稀微。

  春风只在园西畔,荠花菜繁蝴蝶乱。

  首句“恋恋不舍窣地垂”既着景又交待时令。那参差拂地、千娇百媚的柳树枝条在春风中轻柔地摇拽。依依,语出《诗·小雅·采薇》“昔作者往矣,恋恋不舍”句,这里状柳枝轻柔貌。窣(sū苏卡塔尔国,拂地。“曲尘波影渐平池。”.曲尘,本指曲上所生之菌色海洋蓝如尘,这里状初绽芽叶的鹅浅米灰的春柳。渐,浸也,引伸为倒映水中。此句紧承首句,写淡蓝色的垂柳倒映在平静澄澈的池塘水面上。贰个“渐”字用得鲜活机智,使静景中又有了动势。令人恍如如见池塘水面阵阵涟漪,柳影倒映,挥动多姿。第三句“霏微细雨出鱼儿。”霏微,朦胧貌。写迷朦的连绵细雨中鱼儿跃出水面。上片由池边科柳披拂写到池面水波映柳,再写到池中游鱼出水,视点由外而内,依次写来,条理鲜明。同期,恋恋不舍,淫雨霏霏,很自然令人联想到《诗·小雅·采薇》中叙述的那久戌归来的大兵所遭到的凄苦悲戚的水田,为下片思妇伤春怀人配备了稳妥的空气。

②粉黛:以女性的美发借代为妇女。金带枕:精美的枕头。

  冰池晴绿照还空,香径落红吹已断。

  过片“先自别来便于瘦,那堪春去不胜悲”二句用递进句式,强调思妇因记挂远人而面有菜色劳损。本来送别就最易让人长相憔悴,更并且又逢春归花落那令人相当悲愁的时节。惜春伤春本是古典小说中渲染闺妇凄苦心境的思想花招,词人袭用这一手段目标是优良二个“瘦”字,以便使煞尾句“腰肢宽尽缕金衣”顺势而出。“腰肢宽尽”四字翻用柳永“衣带渐宽”成句,言思妇因伤春怀人而日益消瘦,甚至饰以金缕的舞衣腰围变得拾壹分宽松肥大。“宽尽”二字极言消瘦得老大立意,比之柳氏“渐宽”要更进风度翩翩层表现出思妇为分离之苦所折磨的事态。

【鉴赏】

  意长翻恨游丝短,尽日相思罗带缓。

  全词上片写景,下片传情,基本上做到情景融合。但那首词无论在剧情上还是在艺术上皆无脾气特征,充其量只是意气风发首特别平凡的闺思深闺之怨类的比葫芦画瓢之作。倒是上片是风景描写稍有干净之气,笔墨组织不乏井然之序。(沈立东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那首词写闺情。上片描绘了意气风发幅春深人静的场地。下片写女孩子看到了罗衣上的鸳鸯绣图,自然联想到本身的一身,深感本人所思念的男儿辜负了她的一片深情。

  宝奁明亮的月不欺人,今日回来君试看。

  严仁词作者饱览

  在现成的词作者里,严仁有词二十首,当中二分之一之上写闺情。“闺情”,在南陈词里是写作量占比相当多的风姿罗曼蒂克种主题素材。这种词的表现手法两种,或雕刻,或白描,但有创新意识,新故代谢的倒为数相当的少。而本词却有其独特的地方。

  本词接受大范围的上景下情的写法。但其写景却在动与静比较的还要,用暗中表示映衬出思妇的心态。小园内春光烂漫,杂花竞放,但思妇的视界却唯有小园西畔的一片荠花莲花白,那时候禾杆菜开出繁密的浅橙小花,引来广大上下纷飞的蝴蝶。“繁”和“乱”是以地菜花和蝴蝶的形制和平运动动显示出春事已深。“只在”两字暗暗表示春风仅仅在园中停留,却不光顾寂寞的内宅。

  白花菜本是可食之野菜,而他无意踏青挑菜,引致听任靡草长得随处都以:“花繁”,不止形容地丁菜长得茂密,又从另意气风发角度暗暗表示了思妇因思春而无意游赏的情怀。

  诗人借思妇的眼光,将关切点转移到池塘和花径上。“冰池”指水面光洁如冰,莹澈清碧。“照还空”,形容冰池在日光之下显得透明无比。“香径”写落花堆满小路,送来阵阵芳馨。“吹已断”,是说枝头花瓣都已经被风吹落在地。从那风度翩翩泓碧水、一条花径的静景场合中,衬映出思妇幽闺寂寞、尽日凝望的神态。这种以写景为主而文情并茂的写法,过渡到下片抒情,使得全词融为风华正茂体。

  下片所写的眷念之情,紧若是以直接而波折的手腕来体现的。游丝,是飘扬于空中的昆虫之丝,说“恨游丝短”是用来反衬本人情意之长。由于相思而逐级消瘦,亦不直接揭发,只用“罗带缓”来暗暗提示。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云淡风高叶乱飞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