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棚绿韵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我的小南瓜

迈着有点颟顸的脚步,在这妮妲台风外围环流云雨带,带来一夜雨声的清晨,我慢慢走上了楼顶的空中菜园区域,巡视这片夜雨过后的大地生态场景。这是夏暮的七月下旬,季节即将转换的月末时分。

今天是台南家乡中元普度的日子,在这父亲五十周年忌日的特殊时分,天空阴沉、雨声不断,而佛厅前庭盆栽中的马兰药草,依然在大地的霪雨霏霏之中,含着点点的雨珠,绽放出紫色艳丽的小小花朵……

在肥沃松软的泥土里,我日盼夜盼的南瓜籽,终于破土而出了:先是拱起嫩嫩的身子,壳欲脱未脱,仿佛极委屈的样子。一夜的功夫,身子挺直了,叶瓣仍含一半在壳里,如双手合什的模样,哦,瓜苗儿,你是对生命表示恭敬么?还是对我的呵护表示感激?又过了一夜,壳子脱落了,叶瓣对称撑开,夹一尖儿粉嫩的芯。几天时间,茎伸叶长,已生出三瓣四瓣叶片了,叶根绿得浅,叶瓣绿得深,脉络清晰,了了分明,在芯间,隐约可见根须儿了。我天天跑来看它,天天盼着它赶快生长。对我来说,这有极大的意义呢。

站立于这绿韵泼墨的楼顶一隅,仰望头顶的穹苍天色,发现已不若昨日傍晚那样的晦暗阴沉,只是白云依旧淡妆密布,犹如水墨画一般的渲染整个天际。几缕雨后的晨曦光芒,从氤氲白云间隙中随意映象,勾勒出几抹不规则的淡金图影,巧妙地彩绘着这一大张单调无华的素色天空画布。雨过天青的气象征兆,早已借着天空黑白颜色的交替转化,而逐渐趋于清晰、鲜明。

一次偶然的返乡因缘,一个特殊的绿韵场景,父亲生前从外地带回台南栽种的药草,就这样又被我从家乡带到了高雄,继续繁衍、生息。虽然,在当时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那看起来并不十分起眼的草本药用植物,却从此紧紧地联系着父子两代的绵长情缘。

满棚绿韵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我的小南瓜。先前,不知何故,撒了几次种子,没见发芽,看附近别家的瓜苗,一株株使劲地长,像在挑逗哩,我能服气吗?接下来我不断地播种,这土,居然长出草来了。邻居的洪哥见我愁眉苦脸,问明情况,跑去看了,回来说,这土酸性太强,得刨些池塘的泥掺和掺和。我的心稍稍宽松了,照他的话做,这不,种下的南瓜籽,果然生根发芽了,培植得以成功,我能不高兴吗?

南风依然强劲吹拂,叶影不断起舞婆娑。在这树影摇曳、瓜叶翻腾的风中景致之中,满目绿意铺展、一片生机盎然,丝毫不受天候因素所影响。而此一生动的自然景致,与今年第一号台风尼伯特侵袭台湾南部,造成枝断叶残、满目疮痍的台风过境景象,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岁月悠悠,亲情绵绵,父亲业已离开人间半世纪之久了。五十年,一段好长的人生岁月,只是在我的记忆印象之中,父亲却依然形影清晰,并未随着时空的更迭而有所淡化。尤其是每当回忆起了童年故乡,父亲那粗糙的双手、苍老的身影,便会立即呈现在脑海之中,让我的心头有着一番难以释怀的纠结。

我把周围的草拔得光光的,给它浇水、施肥。为了防止鸡鸭来伤害,我用竹片把它筐起来。每天,我蹲在它跟前,细细端详、轻轻抚摸它,对它说着话儿,久久不忍离开。

只是在扶正一些植物的倾斜之后,抬头望向丝瓜藤区,在一整片绿韵挥洒的视野境界之中,却少了那往年朵朵黄花的争艳衬托、以及满棚蜂飞蝶舞的热情点妆,让这原本理应生机蓬勃的夏季田园景致,顿时随之而相形褪色不少,而那早已潜沉布敷的心灵韵味,似乎也因此而减弱了许多。

农历的七月十一日,就在我的家乡正在准备中元普度的那天傍晚,我们父子两人,终于在家人的一片哀号哭声之中天人永隔,而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而已。如今再度回忆起了那段尘封往事,总还会让我有着一种深沉且无奈的感叹,穷困的人家真是没有生病的权利。

南瓜苗仿佛一天一个变化,一个月里,唰唰地长得和我一样高了。我赶紧在它身旁插一根长竿。它缠着往上攀,又分出几根藤,叶大如盘,青碧得像翡翠,在斜风里,却又像无数只蝴蝶纷飞。

面向此一片生机蓬勃的视野映象,固然能够让人充满着无尽的希望与遐思,但是为求降低水分的挥发,也为了减少养料的消耗,我还是依循着往例经验,不定时地将底层的丝瓜叶片以及那些已经老化的叶子予以剪除,以免阻碍了在上层攀爬的新发丝瓜藤蔓之发展。

因为,如果不是当时家境贫穷,如果不是生活于过往那贫困的年代,以目前的医疗技术和现今的经济条件而言,父亲绝不会在六十岁时就撒手西归。而在这之前,他几乎还是天天牵着牛在农田之中工作,虽然心脏方面的疾病,业已延续有着一段时间了。这是一位平凡乡下农夫的执着,他终究无法放下与他朝夕相处的农作物,以及这片他亲手打拼出来的土地。

洪哥说,得搭棚了,让它好好结瓜儿。洪哥比我大四岁,是个好人,平日有啥好吃的,会分一点给我。他不但会种菜、种花,而且是捕鱼的高手,看一洼水,也没动静,他伸手往里头摸摸,竟能抓出几尾鱼来,真不可思议呢!每次跟他去捕鱼,无论收获多少,总分一半给我。有他在身边,我心里踏实,不用担心受同龄孩子的欺负。我是洪哥呵护下快乐生长的一株南瓜苗啊。

因为依据十多年来栽培丝瓜的经验,我发现当丝瓜藤的蔓须,无法有效抓稳和缠绕攀爬物时,只消三、四天的时间,它那原本生机蓬勃的新芽,便会逐渐停止生长,后终于枯黄、死亡。因此,当发现有藤蔓超出棚架之外,或是无法有效抓住攀缘物生长时,则不仅必须及时导引其正确生长方向,也应设法将其蔓须予以缠绕,藉以解除其发展所面临的困境。

来年暑假,我秉承父亲的遗志,考上了台南师专,完成了他所孜孜念念当老师的心愿。经过五年的教育熏陶、两年的军旅生活之后,我终于从那懵懵懂懂的少年,蜕变成为一位手持教鞭的小学老师。往后,随着因缘的不断幻化,从小学到大学、研究所,四十载的春风化雨,就这样在粉笔指尖之中匆匆飞逝,留下了片片的美好回忆。

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洪哥把砍刀磨得锋利,带着我,去竹林砍了几根竹子,拖回来,给我的南瓜搭棚。他手脚真利索,削竹、挖坑、立柱,又搬来高凳,人站在上面,左捆右绑、横七竖八的,一人来高的四方形瓜棚很快就搭建完毕。我甭提有多高兴了,暗暗想,等结瓜了,挑一个最大的送给洪哥。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满棚绿韵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我的小南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