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我天真,吴邪张起灵到底是怎样关联

张起灵。执念 张起灵,这是个在我心中烙下深深印痕的名字,起灵,你一身藏蓝连衣的背影在我脑海挥之不去,没有想过太多,就想这样一直一直守着你,我自己真的很矛盾,想让你回家,却又不愿看到你回家,我真的很心疼你,你在那门后呆了十年,守了十年,也错过了十年,我想让你出来看看吴邪,看看胖子,但却又不想让你看到,是啊,这十年改变了太多,吴邪仍在不见天真,胖子仍在不见爱人。我不愿看到你回家,毕竟执念再深,你也终归只是书中人,你回来了,吴邪就要进去了,还是这样轮回循环不断。也或许吴邪在沙海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不再让任何人去守护那扇门,为了不再让任何人错过这一个又一个十年,这样你还是那个无敌却擅长失忆的张起灵,而胖子还是那个满嘴跑火车的胖爷,与以往不同的只是吴邪没了天真,胖子没了云彩,你,没了十年......然而我们却是迎来了结局,少了执念,多了思念。 张起灵,魂太重命太轻… 吴邪。心疼 吴邪,心里有很多关于他长相的揣测,可没有一个形象能让我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吴邪,他是多变的,从天真变得不天真,他从一个零逐渐变成了一个一,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像极了曾经的闷油瓶,什么也不说什么都自己扛,他的形象从一个带方框眼镜柔柔弱弱的大学生变成能独当一面的盗墓者,再到后,成为了多了十七道疤痕,没了头发的令人心疼的人,我分不清谁是吴邪,但他们却都是吴邪。他成为了和张起灵一样令人心疼到想哭的人。自后一次下斗吴邪就想放弃了,但是到了终也终究还是坚持,不是不想放,是不能放,他还要坚持,坚持一个十年,或更多个十年… 如果你消失,至少还有我记得… 胖子。情深 胖子,他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嘴里吐不出一句好话,但他也同让我从开始觉得好笑变成了眼泪。他是个重情的人,他曾经为了救闷油瓶,咬尖了自己的指甲在自己肚皮上画下了地图,血淋淋的,想想都疼。他也曾经陪着吴邪等着张起灵,西王母墓里的短暂几日,到如今漫长十年。胖子是没心没肺的一个人,但也是被情伤得深的人,云彩,他的爱人。我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被一句“你是我天边美的云彩”虐的心疼。他和云彩并没有留下太多,也只是些只言片语。胖子终也只能选择守护,像吴邪一样。唯一的不同只是,闷油瓶可能还活着,而云彩却不在了… 如果你们有一个地方一定要去而且凶多吉少,一定要叫上我,别再让我胖爷这辈子有什么遗憾… 黑瞎子。张家 黑瞎子其实并不算特别主要的一个人物,他的出现次数甚至还没有阿宁多,但我却深深记住了他。他的炒饭,他的眼睛,他的心…他的经历也并不平坦,拂去肩上沉积的雪花,无人并肩看着天地浩大,他是张家人,却放弃了张家人,他不想做张家人,因为张家人…呵…不会痛。是啊,看看闷油瓶…他不会痛,但他的痛都由我们顶着,他的痛我们能懂,而黑瞎子…他的痛我却怎么也参不透… 你们要感谢我,因为我为你们带去了青椒炒饭…

【瓶邪】葬我天真 【番外】念麒麟[没有糖]

吴邪 张起灵 王胖子=铁三角

文编/莫落血棠

这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事实

文案:张起灵和吴邪的第一个十年,始于05年八月十七,终于15年八月十七。

图片 1

有人说,他已经回来,有人说,他已经折在了那青铜门内。有人叫我不要等了,可我还是拼着一股子执念,守了一年又一年…

————————回归正题———————————

吉林长白山雪藏线下,一简单的帐篷支立,里有一个面容清秀的人,穿一褐色外套,也不见这人怕冷,偶有上山的游客会过来讨一杯酒暖身。

        在稻米中,有撑瓶邪黑花的,也有反对的。我属于不反对但也不支持,可偶尔yy还是有益身心健康的嘛嘿嘿嘿,所以如果实在接受不了,那请您右下角返回,thanks,接下来我开始说我的看法,可能会穿插图,流量党hold住( •̀∀•́ )

“今儿长白怎么这么热闹啊?”

图片 2

“不清楚咯,可能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吧。”

比爱更深的是羁绊。                       ——这就是我对他们的评价

图片 3

        吴邪和小哥第一次见面要追溯到好久以前了,三叔有说过,小哥在吴邪满月的时候见过吴邪,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觉得,所以他们认识的时间算早的,这个中渊源我们也不去细讲,毕竟不是主题。

图片 4

          然而他们的真正意义上的认识是在七星鲁王宫,其实一开始他们谁对谁都没有太多的兴趣

对小哥来说,吴邪只是他雇主的侄子,

对吴邪来说,小哥是个不太爱说话的,怪怪的年轻人,

        可从他们经历这之后的种种事件后,两人便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说他们有关系吧,其实又八竿子打不着,可是说没关系?小哥与他三叔,与齐羽,这又是一个难说的圈套,总之这一环扣一环,一丝接一缕,两人这梁子算是结下喽。

图片 5

先说小哥:

    他啊,是个什么样的人,至今为止还是个迷,就算在《盗墓笔记重启》里面,三叔依然没有把他坑填上,所以我不敢擅自揣测张起灵的内心,毕竟他在我心中是“他在啊,那我就放心了”这样的一个人物。

    也就是这样一个强大如神祗的小哥,让我不禁思考,他到底是受过多少磨难,多少次与死神搏斗才换来的这一身绝技和在斗里几乎出自本能的正确判断

图片 6

      我心疼他

      可我无法为他抚平伤口,但吴邪可以

      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我发现。”

      他可以让小哥说出“吴邪,带我回家”

      他可以在张家古楼救出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小哥,拍拍他的脸,说“醒醒,回家了。”

图片 7

          其实我总觉得 小哥对吴邪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因为小哥总会给吴邪很多,只有他能给的东西,为什么这么说?如果你去回顾盗笔,就会发现,吴邪很多时候知道的事情都是闷油瓶告诉他的,我想闷油瓶告诉他的本意是让他明白这个中道理,然后这趟旅程很危险,不要犯傻,可是吴邪这破孩子哪会听你的,每次都跟去下斗,这不可就应了阿宁那句话“你的人,你自己负责。

            所以闷油瓶每回下斗都是先护着吴邪的,        可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老闷好歹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怎么会为这菜鸟邪保驾护航呢?刚开始可能是出自三叔的委托,可慢慢的,被吴邪胖子之间的伙伴氛围感染,就有了一种几百年没吃过肉,现在闻到肉香就不肯放手的感觉。

          毕竟遇到吴邪胖子之前,小哥参与的不是考古队就是为了捞东西的盗墓团伙,哪有吴邪胖子这傻帽似的团队氛围,一起交流讨论那是更没有的事,不勾心斗角就不错了。

图片 8

            所以我们小哥可能就下意识的想留住这样的感情,刚好每次下斗又一起,这革命友谊不就不知不觉建立起来了(为什么不护着胖子?不好意思这不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内)

            而且咱老闷在西王母之后不是失忆了吗,他那时候睁开眼见到的人就是吴邪,吴邪和胖子躲过那蛇母带他出去的事,小哥不是傻子,他也看得到

          所以小哥在巴乃被那盘马一说,他心里是害怕的,虽然他失忆了,但他也能感觉的到自己是危险的,他害怕害死吴邪。

            在密洛陀的那山洞里,小哥说“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闷油瓶忽然朝我笑了笑,淡淡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图片 9

        全书他就笑了六次(除去易容的时候),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笑了一次,我当时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张起灵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也有害怕的时候呢。

      是的,他在害怕,他怕害死吴邪,所以在密洛陀来的时候,选择让他逃跑,甚至他和胖子两个人都没打算让他拿武器。

        我们来设想一个场景,你和你兄弟(闺蜜)遇到危险,那第一反应肯定是把后背交给他啊,两人一起面对危险。但要是你跟你爱人一起呢?如果是我,就百分百不想让他涉险,我会护着他,有一丝逃生的机会我都会尽力为他求来。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熟悉,我也觉得,这可不就是小哥面对吴邪时的场景吗,但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喜勿喷。

图片 10

        在这里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这时候小哥对吴邪就已经超越了兄弟之情,或者说小哥从没把吴邪当兄弟,因为一开始小哥就是以护着吴邪为任务的,到后来可能就习惯成自然,再后来……就是我上面所说的了。

        可是小哥从前的生活除了捏粽子玩,就是捏各种各样的其他东西,他没有动过心,就是说我们不能用常人的喜欢去和他对比,小哥是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我甚至怀疑他用过他的五指姑娘吗?)

          所以在他心里特别的人,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那人会得到小哥所有的一切,而不幸的是,小哥见到过太多的生生死死,对这方面会考虑的更多,而考虑的结果自然是不好的,他知道自己是无法跟那人在一起的,只要他一天还叫张起灵,那他就一天得不到解脱。所以闷油瓶只能用他自己的方式去照顾他,以至于那人在最后被他定义成是与这世界上唯一的联系。

“我来和你道别的,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那不用我说该明白了,那人,在我看来就是吴邪

        小哥不是喜欢他,也不是爱他,更不是把他当兄弟

      吴邪是张起灵心里最重要的人,重要到让外号“职业失踪人士”的他,特地去跟吴邪道别,他怕,怕吴邪忘了他,怕过了十年他和这世界唯一的联系也没有了,所以他去找了吴邪,许下了十年之约

图片 11

        十年之约,对张起灵来说,不过是他漫漫人生路的一小部分,但十年对普通人来说那可是足以铭记一生的大事,我都能想到,小哥怎么可能想不到呢?所以这样看来,小哥在最后临别之际做的事说的话那都是故意的啊

我们来回顾一下小哥做了什么:

①千里迢迢去找人吴邪道别,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②跟人吴邪好好吃了一顿饭

③明知道吴邪会跟上来,还跟人唠嗑

④在进青铜门之前,小哥还是把鬼玺给了吴邪(算定情信物吗?)并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我。”这句话里小哥用了“如果”“可以”“”,这些字眼,那是一种眷恋吧,对这世界的留恋,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可以活着出来的,去青铜巨门的路是很危险的,要是小哥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是不会让天真冒这个险的。

        而且小哥在道别的时候,说他是张家最后的起灵,为什么?张家没落勉强算一个原因,但他可以回家族找个女人再生一个嘛,难道他不打算和女人过,这就难说了。

图片 12

那人听两人带着口音的议论着纷纷走远,稍长的刘海遮了双眼。

吴邪

      吴邪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用在吴邪身上总没有错,在他26岁之前的人生是很正常的,可就是在金万堂给了他战国帛书之后,因为好奇心,一切都变样了。

        最开始别人是叫他吴老板,吴邪,小邪,小三爷,然后天真这个称呼出现了,那就意味着铁三角成立了,再后来叫他小邪的人失踪了,叫小三爷的人已经没机会为他保驾护航了

          后来,他身边还剩下谁呢,叫他天真的那个胖子和不叫他名字的哑巴,某天,哑巴走了,带着天真走了。有人开始叫他吴小佛爷,他啊,终究是走上了他三叔的道儿

图片 13

        天真一开始是因为那好奇,年轻嘛,心痒痒,给他三叔拉上了贼船,之后就没下去过,在这船上,他认识了张起灵,这个他穷尽毕生精力却怎么也搞不懂的人。

因为好奇,他去接近小哥

因为好奇,他能了解闷油瓶

因为好奇,他牵绊了张起灵

        一切都源于心,却也都止于情

        此情非彼情,我觉得吴邪对小哥是和对胖子一样的,甚至有时候会更依赖胖子,吴邪的心里有太多的东西,不只是他自个的,还有别人的,很大一部分是闷油瓶。

图片 14

          吴邪对小哥那真是好的没话讲,衣食住行从没懈怠过,他们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好的呢?这谁说的清,我只知道,吴邪喜欢闷油瓶,就像喜欢胖子一样的喜欢

            可能要让瓶邪党失望了,前面分析小哥的时候,还能抠出一点门道,但吴邪,我是真的没办法昧着良心写他对闷油瓶有那种暧昧的感情

图片 15

      凡事讲究事实,小哥那虽然原文描述的少,但是还是有蛛丝马迹的,可以抠字眼看出来,吴邪这是真没有

      如果有小伙伴拿新月客栈铁三角那一人一段话说事儿,问为什么吴邪只说了闷油瓶,没说胖子

        那我觉得是这样的:首先胖子自己北京有房产,不缺钱,而且他能在北京站稳脚跟,肯定也不是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所以吴邪不担心。反倒是看起来最强的闷油瓶,他没房没车没户口本,又是职业失踪人士,万一这饭店的人想灭口出气,那肯定首选闷油瓶啊,吴邪背后有吴家,胖子自己有认识的门道,就小哥不知深浅,还是个面生的,要是你,你会选谁下手?所以吴邪是站在兄弟的角度保小哥,没有别的意思

“我告诉你们,就是他以后把我所有的产业全部毁掉,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这是我吴家的产业,我想让他败在谁手上,就败在谁手上。我今天到这里来,不是来求你们同意这件事情,而是来知会你们一声。谁要是再敢对张爷说一句废话,犹如此案!”吴邪用他不完全结实的拳头,砸穿了书桌。那一刻,他的愤怒没有让他感觉到指骨碎裂时的剧烈痛苦。

图片 16

            但是吴邪是个心软的孩子啊,小哥在去蛇沼之前跟吴邪说的话让这破孩子也狠狠担心了一把,所以吴邪对小哥就更加关心了,但也只是在兄弟的基础上加了一份快要溢出来的担心而已,emmmmm好吧还有百分百的信任和依赖。

      在小哥进入西王母的陨石坑内后,吴邪固执的等老闷,怎么劝说都不肯走,气的胖子都想一拖鞋抽死这破小孩儿,从这不难看出,吴邪这潜意识的相信小哥会出来的,因为在他心中张起灵是不会死的,那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小哥没死,他就不会死,只要小哥在,自己就一定能活下来

          感谢天真同学这种盲目乐观自信的精神,最后救了我们老闷,不然他可能真的要挂在这,搞不好还会被西王母那老婆娘占便宜,这是绝对不行的。

图片 17

              后来他们又去了张家古楼,闹了新月饭店,干了不少惊天动地的事儿。在遇到霍仙姑后,那突如其来的跪拜让他措手不及,再后来闷油瓶说了“带我回家。”这更让吴邪蒙圈。

                在我们的小天真眼里,闷油瓶是个让人依靠崇拜的对象,就像男神级别的,这就好比有一天不食烟火的小龙女突然在你面前放了个屁,抠了个鼻shi放在你面前,这时候你受到的冲击和吴邪当时是一样的。所以面对闷油瓶突然表现出的信任,吴邪是开心的,因为这b是可以吹一辈子的。

                  他以为这时候的闷油瓶跟他们关系已经很好了,是哥们儿了。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面对霍老太和解语花的提议合作,他前口义正言辞的拒绝,闷油瓶后嘴就应下他去,注意,闷油瓶当时的原话是“我去。”这不仅让天真的脸打的那是啪啪响,更让人感觉小哥跟他和胖子不是一起的,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就产生了。

图片 18

                  在张家古楼见到半死不活的闷油瓶时,你们还记得书中对吴邪的描写吗?

“醒醒,回家了。”我拍拍他的脸。忽然我就觉得很好笑。我转头对胖子笑了起来:“你看看小哥。”“我知道。”胖子在一边说道,声音很低沉。

图片 19

              他对这个一生都没有住处的人说回家了,或许正是这样一句话唤醒了小哥的求生意识,那句话也敲进了张起灵心里,吴邪也住进了闷油瓶心里。

                我想,如果小哥当时真的死了,吴邪是会疯的,从前的种种都是小哥带着他一起去闯,在吴邪心中,这恐怕是支柱般的存在,连支柱都塌了,那还要这心有何用。

图片 20

我看了《盗墓笔记》算上今年三遍了,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抠字眼的看,甚至把小哥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抄下来了,半本厚,可我还是不懂吴邪对小哥的感情。总觉得……好像哪里隐瞒了什么似得

图片 21

        吴邪,对小哥,与其说是友情,更多的应该是心疼和信任。他觉得这个人承担了太多,多到三叔都说,张起灵是个魂太重命太轻的人,他的经历让我们这些书外人都心神不安,更不要说与他朝夕相处的吴邪了。

          所以吴邪一直尝试着去帮小哥分担,努力的让自己变强,可以不用他保护。

图片 22

        小哥是个与现实社会脱节的无证人士,吴邪想去接触他,像是在迷雾中找人,时隐时现,完全按照那人心情而定,这种感觉并不好,会让吴邪产生距离感,所以吴邪总是尽力去拉进他们的关系,让小哥沾上人间烟火气。

虽然到现在吴邪也没能真正让小哥食人间烟火,但他确实为小哥做了很多,《藏海花》中的天真二次方,那另一个青铜门,张海客,这种种都证明张起灵吴邪不是没有关系的,他们的牵绊说不定比我们想的还要深。

只是,如果真的要去寻找这个牵绊,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天真不复,吴邪尚存

图片 23

“嘶,天真啊,冻死胖爷我了。”胖子一边搓着手一边跳进来。

          他们之间或许无关爱情,更多的是那纠缠了十年的,深深的羁绊。

吴邪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儿的说道:“你丫身上脂肪那么厚,我还没喊冷呢你倒是喊上了。”

          他们的关系,是浓的化不开的,注定要牵扯一生的。

图片 24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胖子凑近无烟炉取暖,打了个喷嚏:“阿嚏,我说天真,十年都过去了你还每年来这儿干嘛?说不定那小哥…”

“诶你别胡说八道。怎么样,咱们伙计都到了吗?”吴邪打断胖子的话,问道。

胖子摆着大脑袋,想了一会说道:“到了,凡是有人喘气儿的地儿都有咱们的人混在里面,小哥那张脸也不是那种混在人堆儿里看不见的。”

胖子话音刚落,外面进来了个登山客,他背着一个大背包,面容俊逸,身材匀称,一米八的个子,最重要的是,穿着那身万年不变的蓝帽衫。

长白山是可以用脚走上去的山脉,第一次跟陈皮阿四夹喇嘛来的时候,就见识过了长白山的模样。要吴邪说,爬这山累了点,但总归比秦岭爬那青铜树要轻松很多。

吴邪跟胖子都不说话了,吴邪冲胖子打了个眼色,胖子一个翻身跳起来跑了出去,站在门口堵着。

虽然说他打不过那人,总也是能拖一拖时间的,他王胖子还真就不信,那小哥能掀了帐篷跑了。

这长白山说来说去也就这么大,特娘的,这真要跑,他能跑哪去?难不成上天么?

“一壶酒。”张起灵瘫着一张脸,对于胖子的动作也不是很在意。

吴邪拿了一壶烧刀子放在他身边,他没有走的意思,坐在无烟炉旁边取暖。

“小哥要上山去?”吴邪漫不经心的问道,实在是闷油瓶这个经常性失忆人口太他娘的 蛋了,万一…他真忘了…该怎么办呐?难不成打的他记起来?吴邪心里算计,自己打小哥有多少胜算。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再有十个吴邪,也未必打得过一个小哥。

“嗯…不,我找人。”他转了转头,盯着吴邪的脸看了看,半晌摇了摇头:“不是你。”

他起身要走,吴邪伸手拦住:“张起灵。”

“你认识我?”

“岂止是认识。”吴邪看着张起灵,笑了笑:“我是吴邪啊。”

“你不是。”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人,语气没有半分波澜。

“好吧我不是。”面前的人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那张比女人还要惊艳的脸,那不正是解家小九爷么,他揉了揉肩膀,说道:“你得跟我走一趟。”

“……”面对解雨臣的话,得来的是张起灵的沉默,他一声不吭的往外走。

胖爷转头看见解雨臣,后者无奈的耸了耸肩,做了个掐死张起灵的手势,这人就不能配合一下么。

胖子拦住张起灵,拿出一张吴邪的照片:“你在找这个人?”

后者茫然的看着那张照片,半晌攥紧胖子的领子,力气大的几乎将人提起来:“他在哪?”

胖子掰着张起灵的手,用力推开他的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说道:“三天后,来杭州古董街。”

胖子转头就红了眼眶,解雨臣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张起灵,叹了口气追上胖子,问道:“怎么不绑回去?”

“哈,我也得绑得了才行。”他抹了把脸,仰着头看天,半晌问道:“四眼儿怎么样了?”

解雨臣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回怕是真成了瞎子。”

“那你咋办?”

“还能怎么办,解家又不是养不起这么个闲人。要真到了养不起的那天,花爷儿我再登台唱曲儿,总不会饿着他的。”

……

三日后,张起灵如约而至杭州古董街,沉默的看着四周,他知道,要想找到那个人,知道一切,就必须来这儿。

王盟四处寻了寻,看见张起灵上前儿打了个躬身礼,胳膊上系着黑色丧纱,做了个请的手势:“张爷请。”

胖子点着根烟,周围白晃晃的一片刺眼,张起灵攥了攥拳,茫然的看着四周:“吴邪呢?”

“折了。你跟他约定的十年之后的第一年,他去了长白山那个斗,进去了青铜门,出来半条命都没了。修养了一个月,八月十七之前又去了几个斗。”胖子狠吸口烟,望着天继续说道:“今年七月份,他接到电话,跟四眼儿匆匆走了,后来知道他的位置已经是在一个月之后,八月十三,黑瞎子拼着最后一口气儿联系了花儿爷,赶到的时候,天真没了,四眼儿瞎了。他们在斗里遇见了不能应付的东西,天真为了保住瞎子,将他推出去,炸毁了入口。”

胖子捂着脸,哽了半天,长呼了口气:“找到他尸体的时候,都没个人样儿了。你知道四眼儿那时候说了什么吗?”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他说,吴家小太爷说,赶紧把他烧了,他怕张起灵见着了会吓着。”

……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葬我天真,吴邪张起灵到底是怎样关联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