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来了,农村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春上枝头 作者:孝友 春上枝头 1、盛开的雪白的梨花。海洋般的梨树林。 蓝天映衬下的娇艳的梨花。梨树下金黄的油菜花,翠绿的叶子,花丛

       在徐州西北部的一个普通的村庄李河,人们住的都是黄土掺着麦秸、麦糠夯筑的土房,洋灰瓦四合院,院前屋后有高大的梨树,与临村接壤的地带有成片的槐树林,虽然住房颜色非常单调肃杀,但每到春天来临梨花与槐花交替着把村子湮没在纯洁的白色海洋里,阵阵槐花香沁人心脾,姥姥用干面粉裹着槐花放在蒸屉里蒸,浇上酱油蒜泥,这种美味每次都让我吃圆肚子不能活动……

村里的大喇叭响起来了。
  一大早,天还未亮,大牛村的村支书牛大,便已经在村子里脚不沾地的忙碌了起来。
  首先,他赶到村委会插上电源打开喇叭,自己喊了几下嗓子,试音正常后便大声念出一大堆内容。无外乎是一些检查的要来了,大家要注意该躲避的躲避,该说好话的使劲地说,决不能跟政府对着干等等。颇有当年鬼子进村前的架势。
  牛大喊完这些,往扩放器塞了张磁带,年代有些久远的大喇叭又开始了它不可替代的工作:慷慨激昂的国歌马上响在了还在沉睡的整个村子上空。牛大站在院里抬头仔细听了听老朋友虽衰老仍不失威仪的歌唱,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快速融进还有些黑的晨色里,走东家串西家去了。当然,平日里不太好对付的上访户、钉子户自己作为大事小事一把抓的一把手,肯定要亲自到访的。凭着他几十年坐镇大牛村独霸一方,他们再怎么折腾,谅谁也不敢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里给他蹦跶起来。那不是打他老脸吗?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他还收拾不了?笑话!关键时刻他会让他们知道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他从改革开放一直走到今天,要是肚子里没个仨瓜俩枣,他能稳坐大牛村两千多人的第一把交椅?
  咚咚咚!牛大敲响了第一条胡同第一家人家紧闭的大门,其用力之大声音之响足以震醒半个村子的人家。好半天,大门才开了一条缝,一张睡眼朦胧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脸伸了出来,看见是他,讪讪地笑了,随即套上手里拿着的外套,揉着眼睛嘟囔着:“书记啊,这也太早了吧。”
  “早早早!你小子就知道搂着媳妇睡大觉。也不看看今儿是什么日子,昨晚上包村干部就给我打电话了,要我们务必重视这次检查。这可是一票否决的大事,查不好,砸了乡领导的饭碗,你担得起吗?”牛大看着村主任牛草一点不着急的样子,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血压也跟着蹭蹭往上涨。
  “得,您是一把手,您指那儿我打哪儿还不成啊!”牛草一副谦恭的样子,心里却暗暗骂道:你个老东西不搂着媳妇睡觉能生出儿子来?俩人一前一后继续往前走。
  咚咚咚!牛草在牛大的示意下敲响了第二条胡同第二家的大门。大约一刻钟,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打开了门,露出满脸的不耐烦,当她看清了把门敲得震天响的是村里最大的两位领导,胖胖的脸上立马堆起了笑意:“吆……什么风把您二位给吹来了?”
  “少废话。今天有检查,马上跟我们入户去安排。”牛大背着手领头走了,牛草无奈地耸耸肩跟了过去,妇女主任牛金媳妇迟疑了下,怏怏地跟了过去。今儿可是星期六,儿子不上学,牛金在城里打工也刚回来,本来一个可以跟周公美美约会的早上就这样泡汤了!牛金媳妇浑身上下写满了抱怨,可是谁让自己吃上了这碗饭呢?拿人工资,就要被人管。牛金媳妇哈欠连天地跟在书记和主任屁股后面开始了她一天的工作。
  咚咚咚!牛金媳妇在书记和主任的示意下敲响了第三条胡同第三家的大门,等人家女主人懒洋洋地开了门,“今天有检查,管好你家的男人,不许乱说话。”牛大瞪着眼睛严肃地说。牛草和牛金媳妇也同时严厉看向她。那女子本就因被打扰了美梦而怒火中烧,正欲发作的怒气就这样被硬生生地压下去了。她诺诺地答应着,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已经转身的牛大仨人被惊得吓了一跳。
  “这小媳妇,脾气可不小啊!”
  “那是,要不怎么管得了牛霸?”牛霸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无赖。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牛霸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是个“气管炎”,媳妇说东他不敢往西。
  三个人议论着又走向下一家。就这样,当太阳升起时,整个村子犹如睡醒的巨龙,打着哈欠醒来了。袅袅的炊烟提示着人们新的一天马上要开始了,三个人正好围着村子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了村委会。大喇叭仍然在不知疲倦地工作着。
  牛大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是大牛村包村干部。
  牛草和牛金媳妇紧张地看着牛大接听了手机,难道检查的要进村了?
  “今天没查我们乡,乡长指示:明天继续准备,直到检查结束。”
  “什么时间结束呢?”牛大颤巍巍地问道。
  “乡长没说,只是说检查时间为期一个月。每一天都有可能查到我们——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迎接这次组织对我们的考验!”
  于是,第二天,第三天……
  大牛村的喇叭一直在响,牛大、牛草和牛金媳妇一直围着村子转啊转。可是,检查的却没有来。
  第三十一天,牛大想:这次检查总算过去了,终于可以睡个美美的觉了。
  正睡得天昏地暗时,手机响了。包村干部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最新指示:县里的检查结束了,市里和省里的检查正式开始,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全力做好迎查准备,不得有丝毫的懈怠……”
  后面的话牛大一句也听不清了,血压急剧升高,人直挺挺躺在了床上……

春上枝头作者:孝友 春上枝头 1、盛开的雪白的梨花。海洋般的梨树林。蓝天映衬下的娇艳的梨花。梨树下金黄的油菜花,翠绿的叶子,花丛中飞舞的蝴蝶、蜜蜂。一条柏油小路在梨树林中蜿蜒。三三两两的果农或开拖拉机、骑摩托车、自行车或步行负载着叉梯等农具走在路上。一辆旧绿色吉普车急吼着驶来。吉普车上面架着个大喇叭,车身两侧贴着红绿黄各种颜色的标语。“迅速掀起征缴特产税的高潮!”,“为财政收入超亿元做贡献!”等,前面贴着“征税专用车”,大喇叭里放着征收特产税的通知。吉普车掀起一溜尘土,喇叭里的广播声随车子渐渐隐去。 2、花丘村临街的墙壁上、电线杆上,村委会门口墙上都贴上了新鲜的各色标语。村委会办公室里,二狗、小偶和老张站在门口一边,等待着领导的安排。王乡长和李副书记、村支书老郭坐在村委会屋里的沙发上,王乡长看着名单,用手摆动着那张写着人名的纸说:我说,老郭啊,这进度你能说得过去吗?唵?刘书记交待,明天县电视台可要排名次了,拉了后腿,你可知道他的脾气,不光骂你个狗血喷头,还得撤了你的职,你必须今天完成任务!李副书记放下手里吸了几口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摁灭,站起来:老郭,这特产税你准备收到年底呀?多长时间了就收上来这么一丁点儿?光知道挣工资呀?到底能干不能干呀?干不了早点说话?老郭看了李副书记一眼,站起来扭头就走。王乡长伸着脖子叫:唉,唉,老郭,你干嘛去呀?老郭头也不回地走了。王乡长转回头:老李,你怎么能那样说话呀?李副书记双手一摊:我这不是想将他一车吗?谁知这老家伙这样呢?不干别干!小偶,你再去喊他,说我和乡长找他谈点事,他若再不来,你就喊会计过来。一直站在一边的小偶急忙跑出去,不大一会儿跑回来说,“老郭说不干了,我去找会计,会计也说不干了,也不过来。”“唵!”李副书记把眼一瞪,“怎么都他娘的不干了?他们串通一气了?不当村干部就算没事了?惹急了老子,非开除他们的党籍不可!”王乡长急得在屋里团团转,“关键时候给你掉链子,真是急死人!”站在旁边的二狗左看看右看看,趋近李副书记,小心地说,我干行吗?王乡长:你?李副书记:你怎么干?二狗:我不管想什么办法,保证三天以内全部收上来!我这个人和他们不一样!想左啦,想右啦,我才不管那一套!上边咋说,我咋办,一根肠子通屁眼,没有弯弯可拐。王乡长:老张、小偶,马上喊来各片会计,有几个算几个,我们开一个紧急会。 3、村委会喝了酒的二狗脱光了膀子,眼红脸涨,脖子上青筋凸暴,如同爬着几根红色的蚯蚓,白眼球充了血,抓着话筒的手也红得像烧透的铁棍,一会儿攥着话筒,一会儿站在话筒跟前,扯开嗓子大声喊叫,催缴特产税。二狗喊累了,喇叭里放上一段京剧《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坐在椅子上端起沾满了茶垢的水杯一阵猛灌,小偶赶紧给他到上水。喊罢通知间隙,二狗又让小偶换上另外一张唱片。院里高竿之上的大喇叭里重复放着国歌里的一句歌词: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4、王晨家王晨家架在大树杈上的大喇叭也响起了国歌。二狗在屋里听到外面的喇叭声,跑出屋外去,“嗯,他敢和我对着干!走,小偶,摘了他的喇叭去!” 5、王晨家干净的院落,院中一棵大树,树杈上高高悬挂着一只大喇叭,不远处有根竹制旗杆,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房门左侧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列着广播时间表:早6:30播放中央台新闻,中午11:30文艺节目,12:30自办节目,……19:30全天播音结束。腿脚一瘸一拐的王晨对着怒气冲冲闯进来的二狗说:我这是告诉你,国歌是不能这样播放的。我们是人民群众,如果把我们当成了敌人,你们代表谁?谁是敌人?你这是以人民为敌?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国家根本不允许这样放国歌,任何人都要无条件的尊重和维护国歌的尊严和完整,你这是违法的。二狗双手叉腰:吆吆吆,瞧这一套一套的!你糊弄谁呀?你以为你是谁呀?把他的喇叭给我摘了!王晨瞪大了眼睛:你敢?二狗将膀子一横:你看我敢不敢?“你上去”。二狗冲着站在身后的小偶喊。小偶直往后退,王晨抄起了铁锨。二狗刚爬上梯子,就被王晨从梯子上给拽下来。两人抓挠打在了一块儿。王晨媳妇大喊大叫,怎么也拉不开。小偶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听到吵闹的人们纷纷赶了过来。二狗灰不溜秋地跑了,扭头还喊,“王晨,你等着,敢打国家干部,我非把你抓起来不可!”人们哈哈大笑:你算什么狗屁干部?谁让你当干部了?王晨在门外手拄铁锨看着二狗走去。 6、梨园梨树地,一片白色的海洋。树林中在颤动的树枝下疏花的人们。五颜六色的衣服点缀在树林中间,只能听见隐隐约约的说话声,看不见站在叉梯上或树上干活的人们。隐隐约约的喇叭声传过来。王晨的声音在梨树地扩散开来,“城里的酒厂正在研制梨花酒,准备要大量收购梨花,大家伙先别把梨花给扔了,收起来等等看,我家老二已经去城里问这事儿了……” 7、王晨家王晨的大喇叭在播放梨树疏花和喷药的知识。王晨坐在自己家屋里的话筒前念着资料。 8、梨树地村里的大喇叭征收特产税的通知声音压过了一切声音。双枝站在叉梯上边疏梨花边和不远处站在树上的花珍说着话。郭三低头耷拉脑、哈欠连天的扛着叉梯走进梨树地。双枝:三儿,昨晚赢啦?郭三:赢个屁,赎的差点光屁股。双枝:你家里的春枝呢?郭三:后面呢。双枝:三儿,特产税你交了吗?郭三:还没想这事呢。双枝:你的心荒挺大,喇叭里现在都喊成一个音儿了。郭三:咳!哪年到这时候还不是这样? 9、老郭家几个人正围坐在桌旁喝茶、抽烟。有人说:今年不比常年,春季倒春寒,夏季又遭了雹灾,加上行情又不好,大部分梨果还没有出库,浇地、买化肥又都得花钱。“去年遭了雹灾,县里又往上边报了受灾情况,怎么特产税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了呢?”“每年只管要钱,也不看看大伙的实际情况到底怎么样。”老郭始终不语。刘破车:今年说什么我也不交了,每年都收不全,剩下那些不缴的怎么了?你就惹不起,软处好起土,柿子专挑软的捏!

        姥姥家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的中原地区,一年一季的小麦是农家的命根,是一年的吃食,一年之计在于春,每个生产队都修渠引灌,疏浚河道,公中的手扶拖拉机就能发挥最大作用,没日没夜的在河边机井上轰鸣,虽然是春天,但仍然需要裹着厚棉衣,村里的男劳力都在出动,女人也在奔波劳碌,孩子们依然在村落中成群结队的窜来窜去,忽近忽远。平原地区河流少的可怜,苏北鲁南自古为黄泛沙土较多,村后的小河据说连着泗水河,也说不上有上游中游下游之分,就这么多水沿途几百上千的村庄都在用机器抽水,那粗硕的泵头贪婪的伸进河道,就像一群人拿着吸管插在一杯可乐中,事实是大伙都渴了,嗓子冒烟,然而今年河水少的可怜,基本可以到跳进去摸鱼的境地,水太少了,村长王卿云这几天就跑公社找资金找机井队,河水少就要靠机井,虽然是89年,但村民仍然管乡叫公社,突然村长家大喇叭中吆喝到:“各位老少爷们,各生产队,现在通知,为解决春旱,公社来人,公社书记今天晌午到咱庄上来,请每家派一个当家哩到村部开会!再广播一遍!各位老少爷们……”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检查来了,农村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