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葫芦的秘密【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可是我只听见我自己的心怦怦地跳。我就想……  

  我整理着书包里的东西,不言声。我知道他们都瞧着我,我脑袋抬也不抬。  

  “唔──总得有人做出来,”它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生怕我不了解似的。“你不去做,就得有别人去做,要不然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些个东西……”  

  “可是刚才──就是下课的那一会儿,一找,又不见了。你说……”  

  “可是现在不行,我有点儿头晕……”  

  我没理它。它又说:“其实很简单。是这样的──”  

  “第一道……”我开始认真看起来。  

  连刘先生也闹不明白。他只是找到我:“王葆,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呃……”它刚这么叫了一声,我可已经赶到了它跟前,又是踢一脚。它一跳

  “怎么回事?”我霎霎眼睛,“干么还不来?它生我的气了么,这宝贝?”  

  “哟呵,《科学画报》在你这儿!”萧泯生大叫了起来,“我说呢!怎么不见了!”  

  同志们!你们设想一下吧,我该多么惊讶呀。我只知道我自己有这么一种特殊的幸福,要什么有什么,可我从来没研究过这些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反正这是宝葫芦的事:它有的是魔力,难道还变不出玩意儿来?  

  这时候大家都忙着找书,都嚷着“奇怪”“奇怪”。  

  “今儿的事可糟了,可糟了!唉,糟糕透了!”  

  我忽然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事简直太奇怪,太不合理了。  

  我这才猛地记起,我在电影院里落下了那副望远镜和两本新书──郑小登今天都给带来了(原来是老大姐捡起了让他带来的)。  

  “这──这──我不会,刘先生。这件事太古怪了,我……”  

  气得实在说不出活来了。我的本意是想要说:它既然没这个本领变出东西来,那么它自己早就该承认,早就该老老实实告诉我呀。它干么要去──要要……  

  “什么!”我吃了一惊,“那个那个──唵,奇怪。”  

  郑小登两只手抱住我的肩膀。  

──那就是人栽种出来的,懂不懂?而收音机呀自行车什么的,那全是人制造出来的,明白了没有?一本书也不是天生就有的,总得有人去写出来,还得有人去印出来,知道吧?至于数学题目呢,可就得有别的同学花脑筋去把它算好:这一点咱们已经看出来了,不是么?如此等等,如此等等。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唉,真是叫做一波来平,一波又起──有几个同学在教室角落里闹嚷嚷地议论起什么来了。一打听,原来又是图书馆小组出了事。  

  “咦,这哪来的?”连我自己也诧异了一下。“噢,昨晚给杨拴儿的那一张,准是。”  

  我越想越来火,又追上去指着它的鼻子──不是鼻子,是它的蒂头:“你你!

  这的确有一点儿糟心。一个有宝葫芦的人居然也会遇到这样的事,那我可没有意想到。老实说吧,我对数学这门功课本来就有意见,它从来不肯让人爽爽快快解决问题,老是那么别别扭扭的。可巧这几天我偏偏又没准备好──这不怪我:这几天我一直忙着,哪来的工夫!  

  我自己知道──  

  我咬着牙嚷起来:“这是偷!这是偷!”  

  同志们!要不要让我把题目给你们抄下来?抄下来大伙儿研究研究,就等于上了一堂数学课,那才起教育作用呢。是不是?  

  “王葆当时是怎么个想法?”  

  “怎么,你真的不知道?”它仿佛有点诧异似的。  

  “是不是因为──是不是它忽然那个起来了,它忽然不灵了?”  

  大伙儿都议论纷纷,说是王葆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竟把别人的卷子拿去交了,当做他自己的成绩。最不可解的是,王葆究竟怎么能拿走?难道苏鸣凤睡着了么,当时?  

  于是它头头是道他讲了起来。  

  “那不行。”  

  “王葆,难道说你……”  

  “这这!──嗯,可怎么说得通呢!”  

  他开始满处找了起来,找得连我也心里直发毛:“算了吧,算了吧!”  

  (什么?问我?那我可怎么知道!)  

  “钱呢,是不是人民银行的?”  

  我正在这里着急,正有点儿感到失望,可突然觉着我眼面前的世界变了样子。我眼面前的那张白纸──本来显得又白,又大,又空空洞洞的,现在一下子可满是一些铅笔字──写上了这几道题的答案。  

  我这个动作的确未免太猛烈了点儿,害得书包里有东西抖搂了出来──“叭”的一声掉到了地下。  

  我可再也不能不理了:“你耍什么贫嘴!你到底是开玩笑还是怎么着?”  

  这时候忽然听见窸窸窣窣一阵纸响,有谁从座位上离开了──去交了卷。接着又有几个。  

  “王葆!王葆!”同学们在后面叫。  

  水里咚地一声响,仿佛落下了一个什么重东西似的,溅起好些亮闪闪的水星儿。接着就荡起了一道道的波纹,一个圆套着一个圆──一个圆一道光圈。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水面上也没有反光了:只瞧见有一丝一丝的蒸气冒出来,越冒越多,越冒越多,渐渐地就凝成了一抹雪青色的雾。那个宝葫芦──那个神奇的宝贝──就连个影子也不见了。

  “刘先生兴许正瞧着我呢,”我感觉到身上出了汗。我时不时地舔着铅笔头,在纸上虚划着。  

  同学们还是拥在我跟前。  

  这时候我陡地想起了杨拴儿──他昨天口口声声佩服我,说我又是什么什么“手”,又是什么什么“臂”的……  

  我心里正要怪它太爱管闲事,可马上又忍住了没往下说──我一说,要是宝葫芦就真的不敢再管闲事了,那──  

  “你刚才怎么做的,你全都忘了么?”刘先生在我耳朵边轻轻地问。  

  哼,真亏它!──你知道它讲些什么?──原来尽是些三岁孩子都知道的事情!它竟像托儿所里的阿姨跟娃娃们讲话似的,跟我说明世界上这些吃的用的东西,没有一件是打天上掉下来的,都得有人去做出来。它还举了一个例,例如苹果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宝葫芦的秘密【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