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提的传说,阿凡提小传说体系

  躲避家里的暴风雨

阿凡提小故事系列

脏的乌鸦

  突然来了一阵暴风雨,街上的人们急忙四处躲避。可阿凡提却孤零零地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站在家门口。

驴和喀孜 阿凡提的毛驴丢失了,他正在寻找驴时,一位熟人开玩笑说:“阿凡提,听说您的驴在老城当了喀孜,是吗?” “很对,我想可能是这样,因为,每当我们谈论起喀孜时,我那头驴老是竖起耳朵偷

  一天,阿凡提和妻子在河边洗衣服。刚洗一会儿,一只乌鸦飞来,把他们的肥皂叼走了。

  “喂,阿凡提,还不快回家,站在暴风雨中干什么?”人们奇怪地问他。

金字塔 阿凡提爬上一棵树,坐在一枝树杈上,闻着芬芳的鲜花,聆听着鸟儿的啼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晒着太阳。 一位路人见此问他在干什么。阿凡提回答:“我在攀爬雄伟的金字塔。” “这儿哪有金字塔呀,再说爬金字塔应该有四条路,每一条路都是塔的一面。这不过是一棵树罢了!” “你说的很对,”阿凡提说道:“这儿的路更有趣,鸟儿的路、花儿的路、风儿的路和阳光的路,它们哪个比金字塔差?”

  “阿凡提,”妻子着急地说:“快看!乌鸦把咱们的肥皂叼走了,快去追呀!”

  “我在躲避家里的暴风雨呢!”阿凡提回答说。 

我们的猫到哪儿去了? 阿凡提非常喜欢吃肉。一天,他从肉铺买了一公斤羊肉,托人带回家。 阿凡提的妻子刚把肉煮好,家里就来了几位阿凡提的朋友,好客的妻子把煮好的肉端出来招待了客人。 晚上,又饿又累的阿凡提回到家,坐到餐桌前,等待妻子把煮好的肉端上来美餐一顿。可妻子给他端来的只是一大碗肉汤饭。阿凡提一见,生气地问道:“肉呢?”妻子怕阿凡提生气,无可奈何地回答说:“肉让咱们家的猫吃了。”阿凡提有些奇怪地望了望缩在屋角的那只瘦得皮包骨的猫,愤愤的拿过来秤,一把抓过那只猫称了起来。那只瘦猫不多不少正好一公斤。 “喂,老婆子,你看,这猫才一公斤重,照你说那一公斤肉让它吃了,那么我们家的猫到哪儿去了?如果这是我们家的猫,那么我买的一公斤肉又到哪儿去了?”阿凡提说完,两人都笑了。

  阿凡提望着飞远的乌鸦,一动不动地说:“咳,别跟它争了,你看它那肮脏样,它比我们更需要肥皂!”

乌云遮月

不好意思不吃 一天,阿凡提和一位朋友想做抓饭吃。那位朋友问阿凡提:“阿凡提,您会切胡萝卜丝吗?” “不会,”阿凡提回答。 “那么胡萝卜丝炒葱头会吗?” “不会。” “那样的话您会焖抓饭吗?” “也不会。” 那位朋友只好自己把抓饭做熟,端到阿凡提跟前,问他:“阿凡提,您会吃抓饭吗?” “本来我连抓饭也不会吃,可看到您忙活了半天,不好意思不吃了。”阿凡提说完大口大口地吃起抓饭来。

没有审理过的案件

  一个夏日的夜晚,阿凡提和朋友们在院里赏月。突然,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皓月的脸。

补上这一课 一位夫人领着她的小儿子,找到阿凡提说:“阿凡提,我这个孩子不好好学习,又没有礼貌,您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阿凡提想了想,对夫人说道:“夫人,我来吓唬吓唬他,也许有用。”夫人觉得有理,便答应了。 阿凡提走进里屋,反穿上一件羊皮袄,头顶一口黑锅,猛地从里屋冲到外屋,脸部抽动,凶神恶煞般地跳上跳下。 夫人没有准备,一下吓得晕了过去。可小孩子却拍着手,高兴地嚷着:“真好玩!真好玩!”夫人半天才醒来,问阿凡提:“阿凡提,我是让你吓唬这个孩子,而不是我!” “对呀夫人,正因为您小时候没受过这样的吓唬,您的儿子才这样胆大。等补上这一课后,您的下一个儿子就不这样了!”阿凡提回答说。

  一位手艺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如果手艺人的牛顶死了喀孜的牛,这种案件如何处理?”

  一位赏月者不无扫兴地问阿凡提“阿凡提,遮住月亮的那片云你看多长时间才能散去?”

主人的称号 阿凡提的园子、住宅被征用,做了县衙门。一天,他非常想念自己的旧宅,想去看看。可是,被守卫给拦住了。 “请你通报县官大人,就说有位主人在门口,找他有重要的事儿。”阿凡提对守卫说。 县官吩咐把他带进来,问道:“你是哪儿的主人?” “我是这个院落的主人。”阿凡提答。 “你胡说八道!”不知情的县官发怒道。 “请县官息怒,我原本是这个园子的主人、这个住宅的主人、这块土地的主人。如今我被夺走了一切,光剩下一个空称号——主人!”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当然是给喀孜赔偿一头牛了!”阿凡提回答。

  “这个我倒说不好,可我敢肯定他说,我们家里的那轮‘明月’,如果遇上乌云,十天半个月都不露脸。”阿凡提说道。 

捕捉到了一条大鱼 国王派了一个暗访团,到各地物色一名可以被任命为喀孜的谦虚的人选。阿凡提听到风声,就把一张破网罩在自己的双肩上站在海边。 暗访团的人士看见他,问道:“你为什么把鱼网穿在身上呢?” “我曾经是渔夫,常常怀念我那时低微的身世。” 他的诚实与谦虚感动了暗访团,经他们推荐,阿凡提被国王指命为喀孜。 后来的一天,暗访团的人见了已当上喀孜的阿凡提,便问道:“喀孜先生,您的那张破鱼网还在吗?” “我现在还要鱼网干什么?我已经用它捕捉到了一条很大的鱼!”阿凡提笑着答道。

  “假如是喀孜的牛顶死了手艺人的牛呢?”手艺人又问。

最好都穿去

喀孜与智慧 一天,有人向阿凡提传来消息说:“县里的喀孜失去了智慧,变傻了。”阿凡提听了这个消息,茫然地想了很久。 那个人问阿凡提为何这样茫然时,阿凡提回答说:“我在想,喀孜本来就是没有智慧的一个人,哪儿来的智慧要失去呢?”阿凡提回答说。

  “那我就不知道了,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审理过这样的案件。”阿凡提说道。

  阿凡提的妻子准备去参加一个婚礼,不知穿哪一件衣服合适,她花了足有一顿饭的功夫来试衣服,但还是举棋不定,便问阿凡提:“阿凡提,您看我到底穿哪一件合适?”

例行逆施的怪物 城里的一位专横霸道、专爱倒行逆施的巴依突然溺水死了。人们正从他溺水的稍下游寻找他的尸体时,阿凡提来了:“咳,你们这不是白费力吗?亡者活着的时候,是个倒行逆施的怪物,死了后也没准儿逆流而上呢!你们应该到上游找一找。”阿凡提说完走了。

扇子

  “假如穿了这一件,那件会生气,如果穿了那一件,这件肯定又不高兴,最好你把它们都穿去!”阿凡提回答道。 

还是昨天的那句话 国王贴出告示说:“如谁要是给我献上一首使我称心如意的颂诗,我将要奖赏他。” 看了这个告示的阿凡提,随便胡写了一首诗,准备给国王送去。在路上,他遇见了一位穿便服的人。那人问阿凡提:“您上哪儿?” “给国王献颂诗去。”阿凡提回答。那个穿便服的人让阿凡提把颂诗念一念。阿凡提便把献给国王的颂诗当众朗诵了一遍。穿便服的人听后,说道:“请别费心了,你这首颂诗国王决不会接收的。” 阿凡提立即开口说道:“如果国王不接收,我就献给我胯下的这头毛驴。” 第二天,阿凡提进了王宫,看见昨天路上遇到的那位穿便服的人正坐在台上。 “好,请把你的颂诗念一念吧!”国王说道。 阿凡提还是把昨天的颂诗念了一遍。 “这叫什么颂诗呀?”国王不高兴地说。

  阿凡提因生活困难,用鸡毛扎了几把扇子拿到巴扎上卖。几位顾客拿起扇子扇了几下,发现鸡毛开始脱落,便问阿凡提:“阿凡提,这是什么扇子,没扇几下就掉毛?”

自己摔下去的

“如果您觉得不如意,我还是昨天的那句话,我的毛驴就拴在门外。”阿凡提说道。

  “您这是不会使用扇子,首先您应该学会使用扇子,我这种扇子的使用方法是:用右手拿着扇子对准脸不要动,脑袋对准扇子左右摇晃即可。”阿凡提回答说。

  一天,阿凡提续弦的妻子躺在床上赞美起她过去的亡夫来。对此,阿凡提答道:“我过去的亡妻也是一个非常老实、和蔼可亲的厚道女人。”说完,阿凡提把身边的妻子一把推下床去,摔疼了的妻子与阿凡提吵了起来。

斗鸡与斗羊

  邻居们听见吵闹声过来责问阿凡提:“阿凡提,你为什么平自无故地把妻子推下床呢?”

 

  “不是我推下去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阿凡提争辩道。

  一位喜欢惹事生非、制造谣言的人拎着一只大公鸡问阿凡提:“阿凡提,斗鸡好玩还是斗羊有趣?”

  “那么她是怎么摔下去的呢?”邻居们问。

  “斗鸡也好,斗羊也罢,只要不制造矛盾,不要让人斗人比什么都强。”阿凡提说。

  “开始,是我们两个人躺在这个床上,过了一会儿,她的亡夫插到了我们中间,又过了一会儿,我的亡妻也钻了进来,这样我们四个人在一张床上就挤不下了,于是她自己就摔下去了。”阿凡提平静地回答道。 

积德

吃饭和睡觉的时候

  一位暴君问阿凡提:“阿凡提,你很聪明,我打算在有生之年做一件积德的事,请给我出出主意。”

  一天,阿凡提向一位朋友诉苦道:“我的妻子一回到家就碟蝶不休地说个没完,真是烦死我了。”

  “阁下,您要做一件积德的事的唯一办法是白天黑夜不要睁眼一直昏睡。”

  “为什么?”朋友问。

  “睡觉能积什么德?”暴君奇怪地问。

  “不知道!”阿凡提答。

“只要您一直昏睡下去,就不会造孽,不造孽就是最大的积德。”阿凡提回答说。 

  “那么,她就没有住口的时候吗?”朋友问。

请别不高兴

  “有,吃饭和睡觉的时候。”阿凡提回答。 

  阿凡提不知因为什么事到了邻居家。热情的邻居一定要让他喝一杯茶再走。

神奇的火剪

  邻居给他倒了一杯热茶,阿凡提拿起茶杯刚喝一口,因茶杯太烫不小心从他手上掉下来,摔碎了。

  一天,阿凡提在集市上看见有一个人在卖马刀,他问卖刀人马刀的价钱。

  邻居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阿凡提不慌不忙地对邻居说道:“请别不高兴,如果你不硬拉着我喝这一杯茶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马刀是一百块银元一把。”卖马刀人说。

吝啬鬼的诚意

  “哪儿有这么昂贵的马刀呀?”阿凡提惊呼道。

  一位十分吝啬的人一见到阿凡提就埋怨他说:“朋友,你也不到我家坐一坐,喝一杯水,吃一点饭,好好聊一聊!”

  “不要大惊小怪,这是一把神奇的马刀,”卖刀人回答说:“如果您砍向敌人,它立刻会变成五尺长,直刺敌人的心脏。”

  一天,阿凡提真想领教一下这位吝啬鬼的诚意,就到他家去了。吝啬鬼看见阿凡提真的来了,立即对老婆说:“阿凡提向我们家走来了,你赶快出去对他说我不在家。”阿凡提刚一敲门,吝啬鬼的妻子出来对他说:“真不巧,您好不容易光临寒舍一次,孩子他爸不在家!”

  “咳,它的神奇功能还不算太神奇,当我老婆发火的时候,我们家那神奇的火剪会变成十尺长,你这把刀如能卖一百块银元的话,我们家的那把火剪可以卖二百块银元喽!”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噢,是这样,那么好吧,请您转告您的丈夫,今后出门时别把脑袋忘在窗台上。”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可怜的前夫

来世与今世的距离

  阿凡提在妻子死后,续娶了一位寡妇为妻。这位寡妇常常哭哭啼啼地对阿凡提称赞她的前夫如何如何好。

  邻居问阿凡提:“阿凡提,依麻目讲经时常常说来世呀、今世呀,来世与今世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长?”

  一天她又哭起来。阿凡提突然也跟着她哭起来,哭得比她还伤心。妻子奇怪地问他:“我哭是为了念我的前夫,你哭什么?”

  阿凡提在邻居站的地方做了一个记号,准备到村尽头的墓地去。

  “你可怜的前夫没死的话,你也不会守寡,我也不会娶你。”阿凡提回答。 

  “喂,阿凡提,你上哪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邻居叫住已走远的阿凡提说。

无花果与星星

  “请你在此等我,我去把来世与今世的距离量一下,回来再回答你的问题。”阿凡提边走边答道。

  盛夏的一个夜晚,阿凡提和妻子睡在房顶上。到了半夜,阿凡提悄悄溜了下来,准备与情人在果园幽会。过了一会儿,妻子醒来一看身边的阿凡提不见了。

陌生的年月日

  “喂,孩子他爹你在哪儿?”妻子喊道。

  阿凡提来到另一个城市。街上有人问他:“阿凡提,今天是几号?”

  “我在这儿,别声张,不然我会数错的!”从一棵无花果树底下传来了阿凡提的声音。

  “我初来乍到,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我不熟悉这里的年月日,怎么能回答你的问题呢?”阿凡提回答说。

  “你在数什么?”妻子问。

划船

  “嘘,我在数我们家的无花果!”阿凡提回答说。

  城里有一位伯克,他从来没坐过船,也不会划船。他要阿凡提带他去划船游玩,阿凡提只好答应。

  “哪有半夜里数无花果的?”妻子问。

  阿凡提把船划到一条大河中间,突然一阵大浪掀来,把小船掀得晃晃悠悠,伯克吓得央求阿凡提说:“阿凡提,我好害怕,心慌得很,快点想想办法吧!”

  “我是想知道天上的星星多还是我们家的无花果多。”阿凡提回答。 

  “好吧!”阿凡提把伯克一下推到河里,按住他的脑袋使劲往水里压,伯克被水呛得死去活来。然后,再把他救上船,问他:“伯克先生,现在您还害怕不害怕了?”

精算

  “不,不害怕了,心也不慌了!”伯克回答说。  

  阿凡提结婚后刚满三个月妻子就生产了。他惊奇地问道:“别人家的妻子九个月零九天才生产,你怎么三个月就生产了呢?”

让知道的人告诉不知道的人

  “阿凡提,您真有趣,您娶了我已经三个月了对吗,那么我嫁给您呢?”妻子问。

  一天,阿凡提到经文学校,登上讲经台问坐在台下的毛拉和他们的弟子:“你们知道我要跟你们讲什么吗?”

  “也是三个月呀!”阿凡提立即回答。

  “不知道。”大家异口同声道。

  “那就对了,三个月加上三个月是六个月,再把我怀孕的三个月加上不就是九个月了吗?”妻子说道。

  “对那些不知道的人讲话是没什么意思的。”说完他从讲经台上走下来。

  “哎哟哟,这样的精算我还没学过。”阿凡提摇摇头说。

  过了两三天,阿凡提又来到这里,重复了上次他那个问题。这次,大家异口同声回答“知道!”

 

  “把知道的多重复一遍也没什么意思。”他说完又走下讲经台。第三次,他又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回商量好的毛拉和弟子们答道:“我们当中的一半人知道,一半人不知道!”

早已考虑好了

  “那样的话,请你们知道的人告诉那些不知道的人。”阿凡提说完又走下讲经台。

  阿凡提的妻子病危卧床不起了。一天,她对阿凡提说:“阿凡提,我可能不久就要离开你了,我去了以后请你再找一个老伴儿相依为命吧!”

把我的长袍捎上

  阿凡提非常悲伤地说道:“请别难过,你会好起来的。如果一旦那种不幸发生,我早已考虑好了,邻居家的那位少女对我挺合适的!” 

   赶巴扎那天,阿凡提把毛驴卖掉步行回家,半路遇见了骑马回家的依麻目。阿凡提说:“阁下,我步行太慢,请您把我的长袍捎回去好吗?”

不是别人,就是你!

   “可以,可我把长袍捎到哪儿呢?”依麻口同。

  一天,阿凡提微笑着从睡梦中醒来。妻子问道:“喂,做什么美梦了?”

   “捎到我们村!”阿凡提说。

  “我确实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又娶了老婆!”阿凡提笑着回答。

   “到了村里我把长袍交给谁呢?”依麻目问。

  妻子一听脸色刷地变了,唠叨起来:“心里想什么就能梦见什么!你不要跟我解释,你想娶就娶,我决不缠着你

   “当然交给我本人喽!”阿凡提回答。

  “喂,你不要唠叨个没完,我的梦还没说完呢!”阿凡提好不容易才让妻子住口,然后他又说道,“我在梦里娶的老婆不是别人,就是你,她也跟你一样唠叨起来就没个完!” 

   依麻目奇怪地问:“我还要等你回来呀!”

喝热汤想起了亡母

   “不,阁下,我就在长袍里边,把长袍扔给我就行了。”阿凡提说道。

  阿凡提的妻子给他端来一碗滚烫的热肉汤,馋嘴的妻子先喝了一口,不料烫得她淌出了眼泪。阿凡提见了,问道:“你怎么了?”

今天是星期几?

  “可怜的亡母生前喜欢喝肉汤,一想起她老人家,我就伤心地落泪。”妻子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答道。

   有人问阿凡提:“今天是星期四,还是星期五?”

  阿凡提信以为真,匆忙喝了一口热汤,没想到烫得他也流出了眼泪。

   “我又不是做星期买卖的,怎么会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呢?”阿凡提回答道。

  “你又怎么了?”妻子故意问道。

用呼噜驱赶瞌睡

  “你母亲过世时你还很年轻,我想起你这么年轻就成了孤儿也感到很伤心,所以就流了泪。”阿凡提回答道。 

  阿凡提和一群人坐在一起听一位毛拉说教,他听着听着睡着了,还打起呼噜来。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人,用手捅了捅他说:“阿凡提,你怎么睡觉打呼噜呀?这是对毛拉的不尊敬。”

妇人的话

  “不,我没睡,我是用呼噜驱赶瞌睡。”阿凡提回答。

  喀孜每次做完祷告,便告戒教民说:“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请万万不要听从妇人的话。”

真话与假话

  一天,阿凡提来到喀孜跟前问道:“喀孜先生,我是听妻子的话好还是不听的好?”

  一天,一群人围着阿凡提问:“阿凡提,请你说实话,你到底说不说假话?”

  “千万别听女人的话。”喀孜答道。

  “有的时候也说!”阿凡提回答。

  “今天我妻子对我说,把家里喂的那两只羔羊中的一只给喀孜送去吧!还好,我没听她的话。”阿凡提说完,转身要走。

  “是什么时候?”有人又问。

  “阿凡提,请等一等,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听妇人的话。”喀孜叫住阿凡提说。

  阿凡提说道:“真话的脸需要用假话的香粉粉饰的时候!”

  “对,喀孜先生,那么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不听喀孜的话。”阿凡提回答道。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褡裢丢了

省了那把柴

   阿凡提在巴扎上把他的褡裢丢了。回到家他怕妻子不高兴,胡编了一个借口说道:“老婆子,今天在巴扎上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把褡裢丢了。”

  一天,妻子问阿凡提:“阿凡提,真主是不是用泥巴将我们捏出来的?”

   “那么你呢?”妻子问。

  “对!”阿凡提回答。

   阿凡提回答:“所有的人都丢了,我还干瞧着?我当然是第一个丢失了。”

  “那么,为了使我们不散架,是不是用火又烧了一下?”

早知如此

  “对,你是用火烧了一下,轮到我的时候,真主把我轰出去了,没烧。”阿凡提说。

  阿凡提有两个女儿,一个名叫法蒂玛,另一个名叫祖赫拉。他把法蒂玛嫁给了一个农民,把祖赫拉嫁给了一位木匠。过了六个月之后,寒冬的一天,两位女儿来看父母。他们围坐在火炉旁叙谈了很久。

  “那为什么?”妻子问。

  法蒂玛对阿凡提说:“爸爸,现在您老了,行走不方便。假如今年气候好,雨水多的话,您女婿种的麦子就会丰收,到了秋天就能给您买一匹好马,到时您就不用步行了。”

  “可能是真主早已猜到了我娶了你以后,肯定会在你的爱火和怒火里千锤百炼的,于是省下了烧我的那把柴!”阿凡提回答说。 

  祖赫拉对父亲说:“爸爸,如果今年干旱,城里人肯定会大兴土木工程,到时您女婿就能挣好多钱,到了秋天就能给您买一头奶牛,人老了需要增加营养,到时您天天会有牛奶喝。”

那有什么办法呢?

  阿凡提听后用手心拍了拍脑门说道:“哎呀呀,你们一个希望多雨,一个希望干旱,早知如此,当初我还不如把你们全嫁给那些拉骆驼的呢!”

  阿凡提带一些客人回家。到了家门口时,阿凡提对客人说:“我先进去看看妻子是不是在家,请你们等着。”说完,他走进门去。妻子见阿凡提又领人来家便发牢骚道:“家里什么都没有,你还往家带客人,让我拿什么招待人家?”

爬不起来的原因

  “那么你出去就对他们说我不在家,让他们改日再来,其余的我来应付。”阿凡提说。妻子照阿凡提说的,出来对客人说道:“尊贵的宾客们,真不巧阿凡提今天不在家,请您们改日再来吧!”

  阿凡提上房顶扫雪,不小心,脚一滑,摔到了马路上。他摔得不轻,半天没爬起来。路人围过来,问道:“阿凡提,您怎么了?爬不起来啦?”

  “夫人,您怎么睁着眼睛说瞎活呢?是阿凡提带我们来的,他刚刚才进门去的呀?”客人们说道。

  “要想知道我为什么爬不起来,请你们把自己从房顶摔下来,那时候,你们就会想起扶我一把。”阿凡提回答说。

  听了此话,阿凡提为使妻子摆脱窘态,走出来说道:“你们真是一群顽固的客人,说我不在家我就不在家,干嘛赖着不走呢?我是从前门进去,后来因为怕老婆又从后门走了,那有什么办法呢?” 

一视同仁

榨灯油

  阿凡提因忙没有参加几位朋友的宴请。那几位朋友埋怨他说:“阿凡提,你老是用两种眼光看人,应该一视同仁。”

  油坊主年轻的妻子常向阿凡提暗送秋波,阿凡提也等待着时机。一天,油坊主的妻子叫儿子把阿凡提请到家里来。

  一天,阿凡提那几位朋友同时参加一次宴会。他用一块布条把右眼蒙上来到了宴会厅。那几位朋友见了,奇怪地问:“阿凡提,你的右眼怎么了?莫不是害了眼病?”

  阿凡提高兴地来到她家,在屋外脱鞋时,外院的门响了。油坊主的妻子担心她男人回来,慌忙中把阿凡提当成驴套在了油坊的木桩上。然后,她去开门,果然是她男人回来了,随后传来她的声音:“孩子他爹,咱们家的灯油用完了,我把邻居家的驴借来,想榨一点灯油。”

  “不,我是为一视同仁。”阿凡提回答说。

  油坊主进来一看原来是阿凡提,便把他痛打了一顿,之后真让阿凡提榨了一大盆灯油,才把他赶走。

害羞

  过了几天,阿凡提在街上遇见了油坊主的儿子。那孩子亲呢地对他说:“阿几提大叔,请到我们家来玩吧!”

  一天,阿凡提家来了小偷。阿凡提立刻躲进了一只箱子里。小偷尚未找到可偷的东西,打开了那只箱子,看见阿凡提在里边,问:“你在箱子里干什么?”

  阿凡提亲热地亲了亲孩子的额头,问道:“孩子,你们家的灯油又用完了吗?” 

  “我家里没有什么你们能拿的东西,羞于见到你们,于是躲进了箱子里。”阿凡提说。  

到底相信哪句话?

担心肚子里的稀饭溢出来

阿凡提的传说,阿凡提小传说体系。  阿凡提饿着肚子回到家,进门对妻子说:“快给我拿一些黄油和馕,我饿得快发疯了,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春天,阿凡提到一位农民朋友家做客。朋友煮了一大锅包谷粒粥,又在粥里拌了一大碗酸奶招待阿凡提。过了一会儿,又给阿凡提端来一大碗冰水,等阿凡提喝完,朋友把手搭在他肩膀上,问:“阿凡提,吃饱了吗?”

  “黄油昨天就没有了,仅剩的一块馕刚才儿子吃掉了。”妻子说。

  “喂,喂,别碰我,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吃饱,而是担心肚子里的稀饭溢出来。”阿凡提回答说。

  “也好,听说黄油吃多了会拉肚子,馕吃多了会噎着。”阿凡提只好这样安慰自己说。

两尺高的驴背上

  “阿凡提,刚才你说这两佯东西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现在又说这两样东西不好,我到底应相信哪句话呢?”妻子又问。

  有人问阿凡提:“阿凡提,人间天堂在哪儿?”

  “最好相信前一句,”实在不相信的话,请你相信后一句也行。”阿凡提回答说。 

  “离地面两尺高的地方!”阿凡提回答。

包谷馕

  那人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妻子端来一大碗肉汤和一块包谷馕放到了阿凡提面前。可他真不愿吃这个包谷馕,但又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可吃,只好把包谷馕掰碎泡进了肉汤里。掰碎的包谷馕慢慢沉到碗底,阿凡提借机骂这难吃的包谷馕说:“你这个该死的,既然不会游泳,为什么又要跳进这热水里去呢?” 

  “有一天,我步行走了几十里,累得我腿跟儿发疼,后来,我骑上了驴,从那以后我就发现天堂在两尺高的驴背上。”阿凡提回答说。

伤寒病

偷驴过程

  阿凡提一进门,妻子便亲热地对他说:“阿凡提,听说邻居家的女儿得了伤寒病,伤寒病是什么症状?”

  阿凡提的毛驴被人偷去了。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不断前来表示安慰。招待他们的开销已超过了买一头驴的钱。

  “伤寒病的症状就像你呀!”阿凡提说。

  一天,又有一位说话罗嗦的朋友来到阿凡提家,问道:“阿凡提,你的驴是被一个人偷的,还是被几个人一起偷的?偷驴人是把驴骑着走的还是牵着走的?被偷的驴在出门时先迈右腿还是先迈左腿?你的驴是被迫跟偷驴人走的还是很情愿跟愉驴人走的?”

  “你胡说什么呀,阿凡提?”妻子不高兴地说。

  “等我的下一头驴再被人偷的时候,我请你来,让你来亲眼目睹一下偷驴过程。”阿凡提对他说道。

  “你看,刚才还挺热的,这会儿就冷起来了。伤寒病的症状就是忽冷忽热。”阿凡提回答说。 

生人吃生馕

我是个大忙人

  一个人到阿凡提的馕铺买馕。他数了数口袋里的钱,剩下的钱还不够买一个馕,便对阿凡提说:“阿凡提,你看我这个人比较生,老是丢三落四的不成熟,来的时候把买馕的钱丢了一半,你看怎么办呢?”

  一天,阿凡提的妻子病了。阿凡提失声痛哭道:“哎哟,我的好伴侣,你为何这样呀?我的好妻子哟,你别抛下我一个人先去呀。”

  阿凡提听了,从馕坑里揭下一个还没有烤熟的馕递给他说:“那么请生人吃生馕吧!”

  邻居家听见后,惊奇地问他:“阿凡提,人还没死,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

剃头

  “我是个大忙人,假如有一天妻子真的去世了,我担心到时无暇哭丧,所以我提前这样做了。”阿凡提回答道。 

  一天,阿凡提去看望岳父。岳父见他头发长了,对他说道:“孩子,看你的头发有多长,我来给你剃一剃。”说完,他用一把锈钝的剃刀给阿凡提剃起头来。钝剃刀把阿凡提折腾得够呛,这时,传来阵阵凄惨的幼驼叫声。

原来你在家呀!

  “这驼声如此悲哀,到底怎么回事?”岳父说道。

  阿凡提在家门口遇见一位漂亮的少妇,跟她聊起来竟忘记了回家。

  “可能是它的岳父也在给它剃头吧!”阿凡提说道。

  妻子在家做好饭左等右等不见阿凡提回来,便出来迎候。她发现阿凡提正与别的女人挤眉弄眼,便怒火中烧,一把将阿凡提拽回家来,问道:“那个妖精的哪一点把你迷住了?”

撒旦与醉鬼

  “那个妖精的模样跟你没化妆前的模样一模一样,我还以为是你,原来你在家呀!”阿凡提说道。 

  一天,有一位让人讨厌的醉鬼,他又一步三晃,满嘴酒气地来到阿凡提跟前说:“亲爱的阿凡提,您就像我的父亲,我非常爱戴您,可您不喜欢我,人们也不喜欢我。所以我的名声不好,不能怪我而要怪撒旦,是它诱惑我走向这条路。我听信了他的话,做了这么多坏事……”说完,樱樱地哭起来。

借梯子

  “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来说呢?”阿凡提问道。

  一天,邻居家的女人向阿凡提借梯子说:“我们家的梯子摔坏了,请把您家的梯子借我用一下,我把晾在房顶上的衣服取下来。”

  “如果我早来您想干什么?”醉鬼问。

  “真对不起,我们家的梯子只能上不能下。”阿凡提找借口说。

  “刚才撒旦来找我诉苦说,‘我是个安分守己的撒旦,是那位醉鬼自己喝酒成性,而怨我诱惑了他,还到处败坏我的名声,您要主持公道呀!,如果你早来一会儿,我不就让你们二人和好了吗?”阿凡提笑着回答道。

  “真怪,我刚才还见您的妻子上房顶晒衣服来着,那她是怎么下来的呢?”

太阳和月亮

  “难道我不可以把她抱下来吗?”阿凡提笑着回答说。 

  有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太阳好还是月亮好?”

做恶梦

  “月亮好!”阿凡提回答。

  阿凡提的妻子又丑又恶。一天,她看见累了一天的阿凡提回到家就睡着了,便把他叫醒说:“阿凡提,不要仰着睡,仰着睡容易做恶梦,会梦见恶魔,侧着睡好!”

  “那为什么?”

  “没有关系,只要不梦见你就行。”阿凡提说完又呼呼地睡着了。 

  阿凡提回答:“那是因为太阳白天出来,月亮夜里出来,它能把黑暗照亮。”

不怕老婆者

我把全城闹翻

  一位非常怕老婆的国王,为了掩饰自己的弱点,对他的宰相说:“恐怕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害怕老婆吧!”

  阿凡提卖瓜的时候,县衙门的几个衙役吃了他的瓜,没付钱。阿凡提到县衙门告了他们的状。

  “不一定,世界上肯定会有不害怕老婆的人。”宰相说道。

  “县官阁下,请跟您的属下讨回我的瓜钱,不然我就把全城闹翻。”

  两人争执不下,为了验证此事,国王给全城的男人发了一个告示:让所有害怕老婆的男人必须要过一道门。于是国王便和宰相站在一边观看。

  县衙真的担心阿凡提会闹翻全城,便从衙役那儿讨回了他的钱,还给阿几提后问道:“阿凡提,如果我不给你讨回瓜钱,你将怎么个闹翻法呢?”

  过门一事一直延续到很晚。最后,只有一个人没有过此门,而是犹豫不决地站在那儿。

  阿凡提回答说:“很简单,我找到市中心,然后头朝下,双腿朝上倒立起来。”

  “怎么样,国王陛下,不怕老婆者还是有的。”宰相高兴地说道。

需要来世尽善积德

  “莫急,我们把他叫过来问一问。”国王回答道。

  有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如想来世享受天堂之福,就得需要在今世一天五礼、尽善积德。如果想今生今世享受天堂之乐,需要干什么?”

  此人正是阿凡提,他低着头来到国王跟前。“看来全城只有你一个人不怕老婆,说说看你是怎样不怕老婆的。”国王问道。

  阿凡提笑着回答说:“那就请你来世一天五礼、尽善积德呗!”    

  “我倒是不怕老婆,可老婆曾对我说‘千万别到人多的地方去,’我正在犹豫该去还是不该去。”阿凡提回答。 

空眼戒指与无顶之房

长在她头上了

  一天,一位异乡人取下指中一枚宝石脱落的空眼戒指,恭恭敬敬地递到阿凡提手中说:“阿凡提,我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他乡人,听说您是最接近真主的人,请您为我祈祷一下,让真主恩赐给我一问房子吧!严冬就要来临,好让我有个栖身之处。这枚戒指请您收下!”

  一位年轻人问阿凡提:“阿凡提,您的胡子留了几年了?”

  阿凡提高举双手,向真主祈祷道:“万能的真主呵,这位可怜的流落他乡之入送我一枚空眼戒指,就请您恩赐给他一间无顶之房吧!”

  “五十年了。”阿凡提说着摸了摸满把的胡子。

孩子他爹谢世了

  “哎呀呀,五十年才长这么点?我这胡子才刮了两天就长这么长了!”年轻人也摸了摸寸草般的胡子茬说。

  一天,阿凡提穿了一身黑衣服上了街。有人想奚落他,对他说:“阿凡提,您家有谁谢世了,怎么穿上了丧服?”

  “你嫂子一发火就爱揪胡子,一气之下我把胡子的多一半给她了,如今长在她的头上了。”阿凡提说道。 

  “我们家孩子他爹谢世了!”阿凡提只好如此回答。

搬到更远的地方

用绳子牢牢拴住

  阿凡提的一位朋友问他:“阿凡提,大夏天你妻子的脸为什么老是阴冷阴冷的?”

  阿凡提当医生时,一位患者询问道:“阿凡提,我的记忆力衰退,每想起一件事它就像长了翅膀,非常容易地从我的脑子里跑掉,您看能治吗?”

  “她的夏天还没到呢。”阿凡提说。

  “能治,”阿凡提比划了一下说:“以后每想起一件事的时候,请您用一根绳子把它牢牢地拴住!”

  “她的夏天什么时候到?”朋友问。

把多余的部分锯掉

  “她的亲戚来我们家的时候。”阿凡提说。

  阿凡提有一位吝啬的朋友,常常来阿凡提家又吃又喝,可一次也没请阿凡提吃过饭。

  “她的亲戚如果走了呢?”朋友又间。

  一天,阿凡提为了试探他,赶着吃饭的时间去了他家。吝啬的朋友无奈之下端来两碗饭,把一碗放在自己的面前,把另一只碗放在阿凡提的面前。可给阿凡提的那一只碗里只有半碗饭,阿凡提不悦地问:“你家有锯子吗?”

  “就和今天一样呗。”阿凡提说。

  “有,你要锯子干什么用?”朋友奇怪地问。

  “那么从今以后不会这样了。”朋友又说。

  “我想把这个碗的多余部分锯掉!”阿凡提说道。

  “为什么?”阿凡提问。

问我后边的人

  “我最近才弄清楚,原来我也是你妻子的亲戚,所以,我今天是特意来证实此事的。”朋友说道。

  阿凡提到清真寺”做礼拜”,由于他的褡裢较短,在他往前磕拜时,脊背露了出来。坐在后边的人觉得这样不大雅观,顺手把他的褡裢往下拉了一下。

  “嘘,请你说话小一点声。等我手头有了钱你再把此事告诉她,我求求你了。”阿凡提恳求他说。

  阿凡提立刻伸手去拉坐在他前面的那个人的褡裢。

  “等你手头有了钱干什么?”朋友问。

  “什么事,阿凡提?”前面的人问道。

  “我要搬到一个离我妻子的亲戚更远一点的地方去。”阿凡提回答说。 

  “别问我,去问我后边的那个人,是他先开始拉我的。”阿凡提回答道。

妻子唱歌

驴和喀孜

  一次阿凡提的妻子问阿凡提:“我每次唱歌的时候,你为什么老跑掉?你不喜欢听我唱歌吗?”

  阿凡提的毛驴丢失了,他正在寻找驴时,一位熟人开玩笑说:“阿凡提,听说您的驴在老城当了喀孜,是吗?”

  阿凡提回答说:“亲爱的,一点也不是,我只是不想让周围的邻居误会,以为我在打老婆呢!” 

  “很对,我想可能是这样,因为,每当我们谈论起喀孜时,我那头驴老是竖起耳朵偷听我们的谈话,它可能早就知道怎样作喀孜了。”阿凡提回答说。    

倒骑马

当有人烫着喉咙的时候

  一天,阿凡提在一位朋友家喝了一些布扎,晕晕糊糊地倒骑着他的马回到了家。

  阿凡提家来了一位商人朋友,他用刚捞出锅的热馄饨招待了他。

  早已认得家门的马,径直把阿凡提带回到家门口。妻子见此情景,大叫道:“阿凡提,真是羞死人了,你怎么大白天倒骑着马回来了?”

  这位饿极了的商人朋友,拿起一个热馄饨就往嘴里塞,不想烫得他差一点吐出来。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仰起头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您的房顶何时又装修了一遍?”

  阿凡提睁开眼睛回答说:“我没倒骑马,是这个畜牲倒着站到我身边的!” 

  阿凡提立即回答道:“当有人烫着喉咙的时候。”

怪你自己

金字塔

  阿凡提常常是半夜而归,一天,妻子对他说:“阿凡提,以后你不要半夜三更地在外边瞎混,不然,魔鬼会把你诱惑去。”

  阿凡提爬上一棵树,坐在一枝树杈上,闻着芬芳的鲜花,聆听着鸟儿的啼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晒着太阳。

  “魔鬼怎么会把我诱惑去呢?”阿凡提问。

  一位路人见此问他在干什么。阿凡提回答:“我在攀爬雄伟的金字塔。”

  “听说魔鬼装扮成妙龄少女常常把男人诱惑去,还是小心为好。”妻子忠告阿凡提。

  “这儿哪有金字塔呀,再说爬金字塔应该有四条路,每一条路都是塔的一面。这不过是一棵树罢了!”

  “请你一百个放心,别说是妙龄少女,就是人间仙子也不会把我诱惑去。”阿凡提说。

  “你说的很对,”阿凡提说道:“这儿的路更有趣,鸟儿的路、花儿的路、风儿的路和阳光的路,它们哪个比金字塔差?”    

  第二天,阿凡提还是半夜未归。于是妻子换上一套华丽的装饰,头上披上了一块火红的纱巾,躲到阿凡提回来时经过的一棵树后,等待阿凡提回来。当阿凡提走过这里时,她变换声音,甜甜地说道:“喂,亲爱的,往这儿瞧!”

我们的猫到哪儿去了?

  阿凡提回头一看,是一位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他即刻兴奋起来。

  阿凡提非常喜欢吃肉。一天,他从肉铺买了一公斤羊肉,托人带回家。

  “你是哪一位?”阿凡提轻轻问道。

  阿凡提的妻子刚把肉煮好,家里就来了几位阿凡提的朋友,好客的妻子把煮好的肉端出来招待了客人。

  “我是魔鬼的女儿,我是来诱惑你的!”

  晚上,又饿又累的阿凡提回到家,坐到餐桌前,等待妻子把煮好的肉端上来美餐一顿。可妻子给他端来的只是一大碗肉汤饭。阿凡提一见,生气地问道:“肉呢?”妻子怕阿凡提生气,无可奈何地回答说:“肉让咱们家的猫吃了。”阿凡提有些奇怪地望了望缩在屋角的那只瘦得皮包骨的猫,愤愤的拿过来秤,一把抓过那只猫称了起来。那只瘦猫不多不少正好一公斤。

  “亲爱的,我不需要诱惑,我时刻准备着拥抱你。”阿凡提说着便三步并两步地来到她跟前,一看,立刻傻了眼,慌忙说道:“怎么样?我跟你说过什么样的魔鬼都不会诱惑我的,这回是你自己诱惑了我,全怪你自己!” 

  “喂,老婆子,你看,这猫才一公斤重,照你说那一公斤肉让它吃了,那么我们家的猫到哪儿去了?如果这是我们家的猫,那么我买的一公斤肉又到哪儿去了?”阿凡提说完,两人都笑了。

等着面团发起来

不好意思不吃

  阿凡提的妻子让他到河边打水。阿凡提不愿意去,问她:“这是女人的事,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一天,阿凡提和一位朋友想做抓饭吃。那位朋友问阿凡提:“阿凡提,您会切胡萝卜丝吗?”

  “因为我正在等着面团发起来呢!”妻子答。

  “不会,”阿凡提回答。

  阿凡提只好提着水罐向河边走去。到了河边,他把水罐扔进河里,死死盯着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还是坐在那儿。

  “那么胡萝卜丝炒葱头会吗?”

  等得不耐烦的妻子跑出来找他,说:“我还以为你被水淹死了呢!”

  “不会。”

  “不,我没被淹死,我是在等着面团发起来呢!”阿凡提回答说。 

  “那样的话您会焖抓饭吗?”

非凡的想法

  “也不会。”

  一天,阿凡提让妻子给他做阿勒瓦吃。妻子做了很大一盘,他吃得只剩下一点。

   那位朋友只好自己把抓饭做熟,端到阿凡提跟前,问他:“阿凡提,您会吃抓饭吗?”

  当晚,他们入睡后,阿凡提把妻子叫醒说:“喂,请你醒一醒,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凡的想法。”

  “本来我连抓饭也不会吃,可看到您忙活了半天,不好意思不吃了。”阿凡提说完大口大口地吃起抓饭来。

  “什么想法?”妻子问。

补上这一课

  “请你把白天剩下的那一点阿勒瓦给我拿来,我就告诉你。”阿凡提说。

  一位夫人领着她的小儿子,找到阿凡提说:“阿凡提,我这个孩子不好好学习,又没有礼貌,您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妻子爬起来,把剩下的那点阿勒瓦拿了来,阿凡提几口便全部吃完,之后就准备入睡。

  阿凡提想了想,对夫人说道:“夫人,我来吓唬吓唬他,也许有用。”夫人觉得有理,便答应了。

  “喂,你到底有什么想法,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今晚简直无法人睡。”妻子焦急地问。

  阿凡提走进里屋,反穿上一件羊皮袄,头顶一口黑锅,猛地从里屋冲到外屋,脸部抽动,凶神恶煞般地跳上跳下。

  “我这个想法嘛,”阿凡提说:“就是不把你白天做的阿勒瓦干净彻底地吃完,我就不去睡觉。” 

  夫人没有准备,一下吓得晕了过去。可小孩子却拍着手,高兴地嚷着:“真好玩!真好玩!”夫人半天才醒来,问阿凡提:“阿凡提,我是让你吓唬这个孩子,而不是我!”

面絮

  “对呀夫人,正因为您小时候没受过这样的吓唬,您的儿子才这样胆大。等补上这一课后,您的下一个儿子就不这样了!”阿凡提回答说。

  阿凡提背着一口袋麦子准备拿到磨坊去磨面,路上遇见了一伙赌徒。他看见有一位赌徒赢了许多钱,便来了兴趣,他把手里的麦子往赌桌上一放,开始赌了起来。可他运气不佳,一会儿的工夫把一口袋麦子连同袋子一起输掉了。他不知道回家后怎么向老婆交待,于是,他来到磨坊往全身抹了许多面粉后回到了家。

主人的称号

  “阿凡提,你磨的面呢?”妻子见他空手而归问他。

  阿凡提的园子、住宅被征用,做了县衙门。一天,他非常想念自己的旧宅,想去看看。可是,被守卫给拦住了。

  “哎呀老婆子,你那一点麦子待磨出来后,都变成面絮四处飞光了。你没看见我身上的这些面絮吗?”阿凡提指着身上的面粉说。

  “请你通报县官大人,就说有位主人在门口,找他有重要的事儿。”阿凡提对守卫说。

  “那么装麦子的口袋呢”妻子又问。

  县官吩咐把他带进来,问道:“你是哪儿的主人?”

  “你以为人家白给你磨一口袋麦子呀?我把口袋当工钱给磨坊主了。”阿凡提答道。 

  “我是这个院落的主人。”阿凡提答。

火也怕妻子

  “你胡说八道!”不知情的县官发怒道。

  阿凡提的妻子不在家,他想烧一壶水沏茶,可他吹呀、点呀,摆弄了半天也没把火引燃。阿凡提心想:这活儿应是女人干的,我当然点不着了。于是他回屋穿了一件妻子的衣服出来,重新点了一遍,这次一下便把火点燃了,他高兴地说道:“还是我猜对了,火也怕妻子”。 

  “请县官息怒,我原本是这个园子的主人、这个住宅的主人、这块土地的主人。如今我被夺走了一切,光剩下一个空称号——主人!”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只要不见我就行

捕捉到了一条大鱼

  阿凡提新娶的老婆是个骄横、懒惰的女人,而且她还出奇地爱打扮,把时间全浪费在梳妆打扮上了,把家务全扔给了阿凡提一人。

  国王派了一个暗访团,到各地物色一名可以被任命为喀孜的谦虚的人选。阿凡提听到风声,就把一张破网罩在自己的双肩上站在海边。

  正当阿凡提十分厌恶这个女人时,她问阿凡提:“阿凡提,你的亲朋好友也大多了,我应该见哪些,避开哪些呢?这些我都应该知道,不然到时候,伤了你的心就不好了”

  暗访团的人士看见他,问道:“你为什么把鱼网穿在身上呢?”

  “你见谁都可以,只要不见我就行。”阿凡提回答说。 

  “我曾经是渔夫,常常怀念我那时低微的身世。”

解救危难中的美女

  他的诚实与谦虚感动了暗访团,经他们推荐,阿凡提被国王指命为喀孜。

  夏天的一个夜晚,阿凡提散步经过一座花园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好奇地爬上墙头,看见一位妙龄美女正被一个巨形怪兽拥抱着。他心想:这个可怕的巨兽可能是变形的魔鬼吧。阿凡提丝毫没有迟疑,骑士般翻墙跃入花园,同这个怪兽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

  后来的一天,暗访团的人见了已当上喀孜的阿凡提,便问道:“喀孜先生,您的那张破鱼网还在吗?”

  本想打败怪兽接受美女感谢的阿凡提,反而得到的是美女的一阵白眼,还让两个魁梧的仆人把他抓住痛打一顿后扔到了墙外。

  “我现在还要鱼网干什么?我已经用它捕捉到了一条很大的鱼!”阿凡提笑着答道。

  阿凡提半昏迷地躺在墙外,听见那个美女发疯般地呼唤着被赶跑了的情人。

喀孜与智慧

  “真是各有所好呀!”阿凡提喃喃自语道,此后,他也装扮成一个怪兽样,每晚出去散步,可是却没有一个美女请他到花园里去。 

  一天,有人向阿凡提传来消息说:“县里的喀孜失去了智慧,变傻了。”阿凡提听了这个消息,茫然地想了很久。

为什么打我?

  那个人问阿凡提为何这样茫然时,阿凡提回答说:“我在想,喀孜本来就是没有智慧的一个人,哪儿来的智慧要失去呢?”阿凡提回答说。

  阿凡提把女儿嫁出去了,家务活儿全落在了妻子身上。因妻子长时间不做家务,对做饭已有一些生疏了。一天,她炖了一锅羊肉,但不知道该放多少盐,便问阿凡提:“阿凡提,这锅肉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

例行逆施的怪物

  阿凡提也不知道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对妻子说:“请你等着我,我去问一下女儿。”说完,他去邻村找出嫁的女儿。

  城里的一位专横霸道、专爱倒行逆施的巴依突然溺水死了。人们正从他溺水的稍下游寻找他的尸体时,阿凡提来了:“咳,你们这不是白费力吗?亡者活着的时候,是个倒行逆施的怪物,死了后也没准儿逆流而上呢!你们应该到上游找一找。”阿凡提说完走了。

  他对女儿说:“孩子,你妈让我问你,炖一锅肉应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

还是昨天的那句话

  女儿把拇指、食指、中指撮在一起,比划着对父亲说:“就放这么一小撮盐、一小撮胡椒就行了,请您记住,别忘了。”

  国王贴出告示说:“如谁要是给我献上一首使我称心如意的颂诗,我将要奖赏他。”

  阿凡提怕忘了,一路上口里念念有词地念叨着“一小撮、一小撮”,急急忙忙往家走。

  看了这个告示的阿凡提,随便胡写了一首诗,准备给国王送去。在路上,他遇见了一位穿便服的人。那人问阿凡提:“您上哪儿?”

  半路上,他遇见了一位农夫正在扬一堆像山一样的麦子。他想在此稍作歇息,可又恐怕忘记了那“一小撮”几个字,但还是念念有词地来到农夫跟前。农夫一听就生气了,他斥责说:“喂,你这个该死的瞎子,你没看见我今年麦子喜获丰收吗?”说完,他用扬麦子用的木锨狠狠朝阿凡提腰上打了一下。阿凡提一下叫唤起来:“喂,你为什么平白无故的打我?”

  “给国王献颂诗去。”阿凡提回答。那个穿便服的人让阿凡提把颂诗念一念。阿凡提便把献给国王的颂诗当众朗诵了一遍。穿便服的人听后,说道:“请别费心了,你这首颂诗国王决不会接收的。”

  “你为什么‘一小撮、一小撮’他说个没完?”农夫问他。

   阿凡提立即开口说道:“如果国王不接收,我就献给我胯下的这头毛驴。”

  “那我应说什么?”阿凡提又问

   第二天,阿凡提进了王宫,看见昨天路上遇到的那位穿便服的人正坐在台上。

  “你应该说一百担!”农夫说道。

   “好,请把你的颂诗念一念吧!”国王说道。

  阿凡提抚摸着被打痛了的腰,嘴里念念有词他说着“一百担、一百担”往前走。

   阿凡提还是把昨天的颂诗念了一遍。

  没走一会儿,他又遇到了一个麻烦。路边有一湖,湖里有几只野鸭子在悠闲地畅游。一位偷猎者正举枪瞄准,准备射击。可阿凡得“一百担、一百担”的喊叫声吓跑了野鸭子,这下又惹怒了偷猎者。偷猎者生气地挥拳打了阿凡提一下,阿凡提奇怪地问他:“你为什么打我?”

   “这叫什么颂诗呀?”国王不高兴地说。

  “你为什么边走边喊?”偷猎者问。

   “如果您觉得不如意,我还是昨天的那句话,我的毛驴就拴在门外。”阿凡提说道。

  “那我应该怎么走?”阿凡提问。

救命之鱼

  “这种时候你应该猫着腰,沿着墙跟走。”偷猎者说道。阿凡提答应后,猫着腰沿着墙根走了。走了一阵,他又遇到了一个麻烦。有一座果园的主人正在收摘果园的果实。他看见阿凡提猫着腰沿着墙根偷偷走来,还以为是小偷,便抓住他痛打了一顿。

  阿凡提去印度时,结识了一位隐士。隐士介绍自己说:“我是一个信奉瑜伽教理的人,我要为一切活着的生灵献身,特别是为鸟和鱼服务。”

  阿凡提委屈地问道:“你为什么打我?”

  “太好了,我们有许多共同之处,这也是我所期望的,因为曾经有一条鱼救过我的性命。请允许我也加入你的教派吧!”

  “你猫着腰沿着墙根偷偷过来,是不是想偷我家的果实?”果农说。

  “我非常高兴接受您加入我们的教派,一条鱼曾经救过您的命,这足以证明我们的教义了,即所有的动物王国都是相互联结的。”隐士说道。

  “那我应该走哪儿?”阿凡提问。

  “谢谢您,我从此就是您的人了。”阿凡提说。

  “你应该光明正大地走路呀!”果农说。

  “那么请您告诉我,那条鱼是如何救您的,您对那条鱼的最初感受是什么?”

  就这样,阿凡提白白挨了三次打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妻子在家里正等着他呢,他一进门,妻子便问:“阿凡提,女儿是怎么说的?应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

  “那好吧,就让我告诉您,那条鱼确实救了我,当我在河边抓住它时,我已经饿了三天,它为我提供了三天的食物。关于当时的感受嘛,那条鱼非常好吃。”隐士听后差一点没晕过去。

  阿凡提没好气地一脚把锅踢翻,说道:“如果今天没有这一锅炖肉和你,我不会白白挨三次打!” 

付了双份的钱

不麻烦您了

  阿凡提到澡堂洗澡。澡堂的主人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给了他一个破盆和一条破毛巾。阿凡提洗完澡后,付了比别人多一点的钱就走了。澡堂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一天,阿凡提的妻子不舒服,她对阿凡提说:“快去请医生来!”阿凡提赶忙缠上色兰,穿上袷袢出门去请医生,妻子又把已经出了门的阿凡提叫了回来,说:“不用请了,我感觉好点了。”

  阿凡提第二次又来到这个澡堂,澡堂主把他带进一个高级单问,还给送来了新盆新毛巾。可阿凡提洗完后没付钱就走了。

  可阿凡提没听妻子的话,直奔医生住处,见医生后他说道:“医生,我妻子不舒服,开始她让我赶快请医生,我为了请您已经出门了,她又把我叫住,说她已经好了,不用请您了。我是特意来告诉您我妻子已经好了,不麻烦您了。” 

  “喂,您是不是忘了付钱?”澡堂主叫住阿凡提问。

你先开口了

  “不,没忘,我上一次付了双份的钱。”阿凡提说完走了。

  阿凡提对每天按时喂养他家的驴感到厌烦,他对妻子说:“老婆子,你也是这个家的成员,驴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你以后隔三差五的替我喂一喂驴好吗?”

四条腿的动物

  “我又不骑驴,还是谁骑驴谁喂吧!”妻子根本不理丈夫的话。由此,两人之间引起了一场吵闹。最后,两人约定:从现在开始,在这个屋里谁先开口讲话由谁喂驴。

  一天,一位大地主把牲口市上的所有驴、马、牛、骡等四条腿的牲畜全买走了。但他说还不够,要有多少买多少。

  就这样,两人一整天就像哑已似的谁都不敢张口说话。到了晚上,妻子寂寞的无法忍耐便到邻居家,把事情的经过讲给邻居听。但她又担心阿凡提饿肚子,就让邻居家里的孩子给阿凡提送去了一碗肉汤

  阿凡提走过来,问他:“阁下,您买这么多的牲畜干什么?”

  正巧这时,阿凡提家来了小偷。小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家库房、厨房里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小偷发现无任何动静,更加大胆地把脑袋伸进了正屋,当他发现阿凡提坐在那里把头又缩了回来。可阿凡提静静地坐在那儿却默不作声,小偷心想这人可能是坐在那儿咽气了,便壮着胆子说了句话,可阿凡提仍沉默不语。小偷便大胆地走进来,明目张胆地见什么拿什么。最后,连阿凡提戴在头上的帽子也摘走了,小偷把赃物放在阿凡提家的驴背上,牵着驴大摇大摆走了,这时阿凡提仍是一声未吭。

  “我有一百万亩耕地,需用很多四条腿的牲畜来耕作。”大地主回答。

  小偷刚走,邻居家的孩子端着肉汤就走了进来,他对阿凡提说道:“我给您端肉汤来了!”可阿凡提还是一言不发。他为了向孩子表达刚才家里被盗和快去叫妻子过来的意思,便用表情暗示了几次,用手在头上比划了几次,可孩子完全误会了,还以为让他拿肉汤在他头上绕三圈,于是双手高举肉汤果真在阿凡提头转了三圈,热汤洒在他头上他仍是不说一句话。

  “只要四条腿的您都要吗?”阿凡提问。

  邻居家的孩子回到家,把阿凡提一声不吭、家门大开、屋里乱七八糟的情景讲给了母亲和阿凡提的妻子听。阿凡提的妻子听后,心里非常不安,急忙跑回家一看,果然家里被洗劫一空,愤怒的妻子责问阿凡提说:“喂,阿凡提,你一个大活人眼巴巴地看着让小偷把家里的东西偷光。”

  “要,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大地主回答。

  阿凡提为妻子先开口说话而感到高兴,也霍地站起身来,说道:“怎么样?还是你先开口了吧,请你来喂驴吧!” 

  “那好,我有一百只四条腿的牲畜,我全部卖给您,可咱们说好不许反悔,一言为定。”阿凡提说道。

错把王后当国王

  “一言为定,我们可以让喀孜作证。”大地主高兴地说道。

  国王和王后在御花园里散步,国王对陪同而来的阿凡提说:“阿凡提,现在你要做出一件无礼的事,然后你要向我道歉,可是你的道歉要比你的无礼之罪还要‘厉害’才行。”

  “您如果全部都要的话,我还可以优惠给您,每只只要五个银币。”阿凡提又补充说。

  阿凡提稍稍想了片刻,然后走到披着面纱的王后身边,在她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被掐痛了的王后“哎哟哟”地喊叫起来,国王狠狠地瞪了阿凡提一眼,阿凡提急忙道歉:“对不起王后,请别生气国王,我错把王后当成国王了!” 

  “那太好了,我保证全部要,请一百分放心!”大地主迫不急待地说。

您生育过吗?

  阿凡提回去后,给他拿来了一百只兔子。

  阿凡提行医时,一位老妇人领着女儿来看病,老妇人对阿凡提说:“我这女儿成亲已经八年了,看过许多医生,吃过很多药,还是不会生育,请您看一看吧!”

  大地主一看急了,怒斥道:“阿凡提,这兔子能耕作吗?”

  阿凡提号了号那女儿的脉,问老妇人:“您女儿的这病可能是遗传,请问您生育过吗?” 

  “那么,您说免子是不是四条腿?”阿凡提问。

没见过亮光

  “是四条腿。”大地主回答。

  阿凡提怀孕的妻子半夜里突然肚子痛,还没等阿凡提把蜡烛点燃妻子就生产了,阿凡提急忙点燃蜡烛到邻居家去请产婆,产婆刚一进门,妻子又生下一个,阿凡提赶快把蜡烛吹灭了。

  “这就对了,刚才你亲口说只要是四条腿的都要,并没有具体说是什么呀?现在有喀孜作证,您如果反悔就不是一个男人了阿凡提说道。

  “阿凡提,你为什么把蜡烛吹灭?”产婆问。

  大地主无言可答,只好买下了阿凡提的一百只兔子。

  “这些孩子没见过亮光,一见到亮光便一个接一个地出来了,这样我能养活得了吗?” 

幻想的香味

只有那天

  一天,阿凡提非常想喝羊肉汤,便对妻子说:“此时此刻,有一碗香喷喷的美味羊肉汤该有多好呀!”正在此时便听见有人敲门,阿凡提开门一看,发现是邻居家的小孩手拿着一个空碗站在门口。

  阿凡提结婚了,可妻子脾气古怪、急躁、好斗。天天找茬与阿凡提吵架。烦透了的阿凡提为了躲避吵闹,得到安宁,便每天早出晚归。

  “阿凡提大叔,我母亲病了,如果您家有美味的羊肉汤,请给我一碗好吗?”小孩说。

  一天,阿凡提回到家,妻子又开始与他吵闹:“喂,你还是个男人吗?每天天不亮就出门,星星落了才进门。幸亏是我,要是别的女人,婚礼那天就跟你吵翻了。”

  听了此话的阿凡提,喃喃自语道:“啊,主啊!我的这些邻居就连幻想的香味也能闻得到,刚一幻想羊肉汤味,就有人索要幻想的味道来了。”

  “得了,得了,老婆子,我们之间只有那天没吵架,你别把那个美好的一天也扯出来!”阿凡提说道。 

我没时间进城

木瓜抓饭

  阿凡提在乡下的一位朋友求阿凡提给他城里的亲戚写一封家信。

  “老婆子,多做一点饭,来了几位熟人。”阿凡提一进门说道。

  “我非常愿意给您写这封信,可我没时间进城。”阿凡提对他说。

  “家里的老鼠都拄着拐棍走路了,你拿什么招待客人?我用什么做饭?”妻子听了生气地说道。

  “阿凡提,我没让您进城,我是让您帮我写一封信。”那位乡下朋友解释道。

  阿凡提无奈,只得出门对那些熟人说:“我妻子说‘不放木瓜的抓饭不好吃,’等到了秋天,我妻子到我岳父家取来木瓜再给你们做木瓜抓饭吧,做好抓饭前,请你们出去转一转再来吧!” 

  “对不起朋友,我写的字除了我自己认识以外谁都不认识。我要是给您写了,还得进城给他们亲自念才行。”阿凡提回答道。

一样的房子,一样的女人

智慧不够的话

  阿凡提驾着一辆马车准备到巴格达去。刚上路不久,他便坐在马车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如果对某一件事弄不明白,智慧不够用的活该怎么办?”

  驾车的马,走到一个岔路口时,没听见主人的叱喝声便又原路返回了阿凡提的家阿凡提醒来时还以为到了目的地,睁开眼睛一看,惊呀地说道:“哎呀,巴格达也有一所与我家一模一样的房子!”

   “这好办,如果你的智慧不够用的话,请你往智慧上喷一点水,再把它神长一点就行了。”阿凡提回答道。

  他刚说完,妻子提着水桶从家门出来,他又惊诧地说道:“哎呀,巴格达还有一位跟我妻子一模一样的女人!” 

抓饭与包子

家产

  县官知道阿凡提很饿,故意问:“阿凡提抓饭好吃还是包子好吃?”

  一天夜里,邻村突然着起大火,很快就要蔓延到阿凡提所住的村子了。村里的人们纷纷把家产装在马车。驴车上,手提大包小包弃家而逃。阿凡提将家里仅有的一条毯子。两床被子、两个枕头一卷扛在肩上,与妻子悠闲地走在逃难的人群中。

  “我不品尝怎么能知道哪个好吃呢?”阿凡提说。

  那些家产颇多的人见了,奇怪地问他:“阿凡提,难道你的家产就这么一点”

  县官叫来伙夫,专门给他做了这两种饭。阿凡提吃过后,说道:“阁下,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抓饭不好吃,又很难启齿说包子不好吃,这两种佳肴都不错,如果现在能有一杯清凉饮料,也许我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是呵,这就是那些连着让四个女儿出嫁的家产。”阿凡提耸耸肩膀答道。 

   县官叫人给他端来一碗饮料,他喝过饮料后,说道:“县官向下,如果让我说的话,我的体会是:抓饭香喷喷、包子味浓浓,饮料透心甜,都很不错。”

像一个男人吗?

我的胃口没有你好

  阿凡提在无事可做的日子里,不知是寂寞还是解闷儿,老是参与妻子和家里的琐事。烦透了他这种行为的妻子生气地对他说:“你这样还像一个男人吗?你也像其他的男人一样少在家,多在外面干些事不好吗?”阿凡提听毕,穿好衣服便出了门。他这一出门便一个礼拜没着家。

  阿凡提和一位朋友买来一筐杏子,坐在一起吃起来。那位朋友把他吃剩下的杏核藏起来企图羞羞阿凡提,说:“阿凡得,你吃杏子可真有胃口,这么一会儿功夫吃剩下那么多杏核,您看我连一个杏子还没吃完。”

  第八天时,他在街上遇见了一位朋友,他对朋友说道:“朋友,你到我家问一问我的妻子,我现在是否像一个男人了?如果不像,我接着在外面转悠一个礼拜再回家。” 

  “不,朋友,我的胃口没有你好,你的胃口连坚硬的杏核也能消化了,我却不成。”阿凡提回答说。        

离我远一点

舍不得锅

  清晨,躺在身边的妻子对阿凡提说:“离我远一点好不好?热死人了!”本来就已睡醒的阿凡提一听,立即起床,穿好衣服到外边去了。

  阿凡提的儿子成家了,可他处处依赖父亲不另起炉灶单过、成了父亲的的一个累赘。

  走了好一阵,阿凡提遇上一位朋友,朋友向他问安道:“祝您早安阿凡提!这么早,您这是去哪儿?”

  一天,阿凡提请来几位长老,当着他们的面准备让儿子分开单过。可儿子却当着客人的面哭了起来,一位客人安慰他说:“孩子,你是不是因为离开父母心里难受?别伤心了,人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的。”

  “哎呀,朋友,我也不知道去哪儿,您去我家问问我的老婆,我到底离她多远才好?”阿凡提回答说。 

  “我不是舍不得离开父母,而是舍不得离开父亲的那一口锅。”儿子说完又哭开了。

同时上当

  “别哭了,有了粮食还怕找不到一口锅!”客人又安慰道。

  一天吃午饭时,阿凡提对妻子说:“刚才有一个人来说咱们的姐夫去世了。我给了他一笔钱把他打发走了。”

  “不,他是担心再也找不到一口每天都能做熟饭的锅!”阿凡提替儿子回答说。    

  “什么?你在说什么?”妻子惊讶地说:“刚才有一个人来说咱们的婶子去世了,我也给了他一笔钱把他打发走了。”

县官老爷与狗官老爷

  阿凡提揪着自己的衣领说道:“咳!咱们俩都上当了,我看下一回还有谁死?” 

  阿凡提给喀孜赶马车。一天,他赶着喀孜的马车经过城里一条很狭窄的胡同,正好对面也过来了一辆马车,那辆车的车夫毫无停车让路之意,径直赶了过来说:“停下你的车。往后退!”

以此为戒

  “我凭什么后迟.请你倒退让路!”阿凡提也不示弱。

  县官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与夫人商量,上至政事下至吃喝,县官夫人都要过问。

  “我的车上乘个的是这个城的县官老爷!”车夫理直气壮地说。

  县府的官员们虽对她的这种行为大为不满,可就是不敢明提,于是找来阿凡提,让他向县官表达他们的意思。阿凡提用自己的话向县官转告了官员们的意思后,县官觉得有理,从此再没听夫人的话。

  “你的车里乘坐的是这个城的县官老爷的话,我的车上乘坐的难道是这个城的狗官老爷吗?”阿凡提生气地说道。

  县官夫人知道此事的底细后,便对阿凡提怀恨在心,寻机要好好报复一下。她设法让阿凡提一家搬到了县府,并买通了阿凡提的妻子。

我心里烧着一团火

  一天傍晚,县官与夫人、阿凡提与妻子四人在葡萄架下喝茶纳凉。阿凡提似乎忘记了此时有外人在身边,开始向妻子调情,妻子娇滴滴地要阿凡提趴下,她解下头巾系在阿凡提脖子上,然后骑在他的背上,嘴里还不断地说着“我亲爱的乖驴”,让阿几提在县官和夫人面前爬来爬去。

  一天,阿凡捉在家喝了一碗浓浓的鲜肉汤,觉着心里有一点烧,想出来散散步。可是门口被一群卖东西的小贩和人群堵住了。阿凡提灵机一动,边喊边跑说:“喂,快闪开,快闪开,我心里烧着一团火,别把你们烧着了!”

  “阿凡提,当初你跟我说什么来的?你现在怎么给老婆当驴骑了?”县官取笑他说。

  人群和小贩一听赶紧让出了一条路。

  “我是为了让您以此为戒,不要落到我这个份上,我才给你玩这个把戏的!”阿凡提说道。 

不愿借的理由

你说得也对

  邻居来向阿凡提借筛子。阿凡提不愿意借,就说:“我的好邻居,我的生命都愿意借给您的,可真对不起,家里人今天在筛子里盛上了水。”

  一天,一位邻居到阿凡提这儿诉了妻子的苦。阿凡提听完,说道:“对,您说得对,您妻子的脾气的确很不好!”

  邻居奇怪地问:“阿凡提,筛子里能盛水吗?”

  第二天,这位邻居的妻子找到阿凡提又诉了他男人的苦。阿凡提也对她说了一句:“对,您说得对,您男人的火暴脾气实在不怎么样。”

  “哎,我的傻邻居,如果想找不愿意借的理由,别说是筛子里能盛水,就连一根绳子也能装上一口袋面。”阿凡提回答说。

  阿凡提的妻子听后,埋怨他说:“你还是男人吗?丈夫来了,你说丈夫对;妻子来了,你说妻子没错,到底谁对?”

这畜牲是左撇子

  “让我细想一下,你说得也对。”阿凡提回答道。 

  一天,阿凡提准备与一些朋友出远门。他要骑的那匹马是刚驯服不久的大马驹,生性有些烈。他担心骑不上去朋友们会取笑他,就紧紧抓住马笼头,好不容易将马牵到一块石头跟前,自己站在石头上,想凭借石头的高度骑上马去。不想这匹不听话的马一转身把左翼对准了阿凡提,正准备好的阿凡提来不及,一迈右腿,正好倒骑在马背上。

原来您也怕老婆

  “哈哈,阿凡提,您的马头怎么跑到您的屁股后边去了呢?”朋友们取笑说。

  阿凡提写了一个告示,要求县官签发。县官打开告示一看,告示上写着:“今委派纳斯尔丁·阿凡提去全县各地巡查,凡发现有怕老婆的男人,征收一只大母鸡,概不例外。”

  “不,朋友们,别误会,这畜牲是左撇子,我是右撇子,这么一来,我不就倒着骑上了吗?”阿凡提回答说。

  县官起初以为阿凡提是开开玩笑,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在告示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蜡烛的热度

  过了几天,阿凡提带着数百只母鸡来见县官。县官惊奇地问道:“阿凡提,你真的用那张告示征来了这么多鸡?”

  有一年冬天,天气寒冷。阿凡提与几位朋友打赌说,他能在这冰天雪地里,在野外过上一夜而不被冻死。

  “正是。”阿凡提眉飞色舞地说:“因鸡太多,没东西装,我中途就返回来了,不然,全县的有妇之夫都要交一只母鸡。”

  “阿凡提,如果你真能这样,我们将输给你两枚金币。”朋友们说道。

  说完,阿凡提神秘地笑了笑又说道:“县官老爷,我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不知该不该说。”

  “一言为定!”阿凡提说。

  “快讲!”县官迫不急待地说。

  当晚,阿凡提带上一本书和蜡烛,到野外度过了一个对他来说是最寒冷的夜晚。天亮后,阿凡提哈着气、搓着手跑回村里向朋友们索要打赌钱。朋友惊诧地问他:“阿凡提,难道你没有用任何取暖的东西吗?”

  “我在一地发现了一个无与论比的美人,姿色非凡,并有一双活灵活现得像露珠般的眼睛,还有一对泉眼般迷人的酒窝。老爷何不纳其为妾?”

  “没有哇!”阿凡提耸耸肩膀说。

  当阿凡提说到这儿,县官急忙暗示,小声说到:“嘘,小声点,别让夫人在门后听见!”

  “连一支蜡烛也没点吗?”朋友们又问。

  “原来您也怕老婆呵,概不例外,快交出一只母鸡!”阿凡提哈哈大笑地说道。 

  “我是点了一支蜡烛,可我是用它来照明看书的!”阿凡提说。

看花了眼

  “蜡烛不仅可以照明,它也有热度,你肯定用它取暖了,这样不能算你赢。”朋友们耍赖道。阿凡提没有争辩,默默地走了。

  阿凡提开荒犁地时,从地里挖出了一个大罐子。他打开罐子一看,里边是满满的一罐金币。阿凡提暗自思忖道:“金币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应该交公。”

  过了一个月,阿凡提请这几位朋友到家吃饭。可朋友们坐在客厅里等了数小时,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阿凡提还是不端饭来招待。

  回到家,阿凡提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妻子,并对她说:“你快把罐子装进一个口袋里放好,我去上交给喀孜。”

  朋友们等得不耐烦了,出去想看个究竟。他们拥进厨房,发现阿凡提架了一口大锅,锅底下点着一支蜡烛正烧着,锅里一点热气都不冒。

  妻子望着满满一罐金币,顿起贪心。搬来一块大石头装进了口袋,把那一罐金币藏了起来。

  “阿凡提,用蜡烛能做熟饭吗?”朋友们取笑他说。

  阿凡提扛起口袋,径直来到喀孜堂。他二话没说,进门就倒口袋,只见从口袋里滚出了一块大石头。

  “你们说蜡烛有热度,我从一大早就用蜡烛的热度烧饭,可到现在都做不熟,我也感到非常奇怪。”阿凡提回答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喀孜问。

害羞的馕

  阿凡提先是一怔,接着喃喃自语道:“我可能是看花了眼,误将石头看成金罐了。” 

  阿凡提到了一位巴依的家,巴依用包谷馕和一碗奶茶招待了他。阿凡提掰了几块包谷馕放到了碗里,由于包谷馕比白面馕沉,那几块包谷馕沉到了碗底。巴依对阿凡提说:“阿凡提,别客气,往碗里多放几块馕。”

你自己没有姐姐吗?

  “放了,放了,可您的馕是个害羞的馕,都沉到了碗底,不愿意露面。”阿凡提说道。

  村里的一位年轻人,看见小阿凡提在院里玩耍,便把他叫到跟前说,“小阿凡提,我给你一块糖,请你把你的姐姐叫出来好吗?”

有下就有上

  小阿凡提吃完了糖,对那位年轻人说:“你为什么老来找我姐姐?你自己没有姐姐吗?” 

  一天,阿凡提在房顶上晒麦子。邻居站在院子里喊道:“阿凡提,您在哪儿?”

诡辩

  “我在这儿,有什么事?”阿凡提边干自己的事边回答说。

  有位妇人找阿凡提算命。阿凡提看了看妇人的右手掌说:“夫人,从您的指纹看,您命里有三个女儿,还有……”

  “请下来一下,我有话要说。”邻居又喊道。

  “阿凡提。”妇人不太高兴地说:“我已经有五个女儿啦!”

  阿凡提好不容易从房顶上下来,来到邻居跟前。

  “夫人,您别着急,我还没看您的左手哩。”阿凡提诡辩道。 

  “阿凡提,请您借给我一碗牛奶好吗?”邻居说。

我没说错吧!

  “好吧,请跟我来!”阿凡提说完,把邻居带到了房顶。然后说道。

  阿凡提的妻子脾气很坏,动不动就跟他大吵大闹。一天,妻子又在家平白无故地与阿凡提大吵了一架。

  “今天我们家母牛的奶,全让小牛犊吃光了,真对不起。”

  阿凡提没有还嘴,不吭不哈地走到外面,蹲在门口跟一位邻居闲聊起来,他说:“老天可能要下暴雨。”

  “喂,阿凡提,如果是这样为何不在下边说,为什么非把我领到房顶上说呢?”邻居生气地说道。

  邻居看了看天气,奇怪地问他:“天气好好的,怎么会下暴雨呢?”

  “那么,您为什么不站在院里说这话,非把我从房顶请下来说呢?这叫有下就有上。”阿凡提回答说。

  邻居刚说完,阿凡提的妻子就端着了盆脏水,走过来,“哗”地泼了阿凡提一身。

可以打两个沙玛瓦 

  阿凡提站起来,一边擦着脸上的污水,一边说:“你看,我没说错吧。” 

  一位黄皮肤、大鼻子的人开阿凡提的玩笑说:“阿凡提,听说您想要修一个喂驴槽,干脆我把我的这个大鼻子卖给您,您把它当槽子用好了。”

我刚才是跟您开玩笑

  “如果这样,您就吃亏了,驴槽是一个不值钱的东西,要是把您的鼻子拿到铜匠那里,您的这个大鼻子可以打两个沙玛瓦,把一个卖了,给您的儿子娶媳妇,把另一个当彩礼送给您儿媳妇。”阿凡提笑了笑回敬道。

  阿凡提的妻子蛮横无理,常常惹他生气。一天,他在街上遇见了老丈人,抱怨说:“您的女儿蛮横无理,常常没事惹我生气,她是天下第一的坏女人。”

宽敞的墓室

  “如果我的女儿下次再惹您生气,我一定取消她的财产继承权!”老丈人严肃地说道。

  阿凡提向人们诉苦说自己的房子太小太拥挤。别人听了,安慰他道:“阿凡提,别伤心,今世没有的来世会有。我们永久的归宿不在这里,但愿真主来世赐给您一座宽敞的墓室。”

  阿凡提听后脸上立刻堆出笑容,说道:“我刚才是跟您开玩笑,您还当真了。您的女儿贤淑安分,是天下第一的好女人。” 

  “如果真主有眼;应今世赐予我一座宽敞的房舍,来世赐予我的宽敞墓室里我又不举行叼羊比赛!”阿凡提说道。

他不会夺走你的丈夫

国王的大象

  阿凡提女婿给他女儿买了一面镜子。可他女儿从来没见过镜子,以为丈夫娶了第二个妻子。她望着镜于里有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于是她跑去告诉了父亲。

   国王把他的一头大象摊派到阿凡提所在的村干里,让那里的人们替他喂养。喂养人每天只好把大象带到田野里放养。这个宠然大物在田地里踩来踩去,把田地踩得一塌糊涂,人们见了,敢怒不敢言,只好请求阿凡提。让他到国王跟前替大家求情。

  阿凡提来到女儿家要过镜子一看,只见镜子里是个满脸胡子的老头,就安慰女儿说:“别担心,他不会夺走你的丈夫的!” 

   阿凡提带着农民的代表去向国王求情。走到半路,有许多代表害怕见国王,一个个悄悄溜走了,到了王宫跟前时,只剩下阿凡提一人。他愤愤地说:“你们这些胆小鬼,等着瞧吧!”说完,他精神抖擞地进了王宫。

她的女儿快十八了

  “来,来,阿凡提,你今天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妻子临终前,对阿凡提说:“阿凡提,我们好坏夫妻一场,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等我死后千万别娶邻居那个寡妇,是她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

  “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愿您荣华富贵万寿无疆,托您的福,我们接到了您送给我们喂养的大象,我们全材男女老少感到无比荣幸和自豪,全村人委派我来向您表示敬意。只是,我们觉得一头大象太孤单了,如果您大恩大德再配给它一头伙伴就再好不过了。所以,全村人派了几位代表与我一道前来向您提出这一请求,可他们不敢见到您的尊容半路返回去了,请您满足我们的这一请求吧,我们为您祈祷愿您终生荣华富贵!”

  “放心吧,”阿凡提安慰妻子说:“我决不娶她,她的女儿都快满十八岁了!” 

  国王听了阿凡提的这一席话,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特意赠给他一套华丽的锦缎服饰,还恩赐他两枚金币,并答应立即给他们村再送去一头大象一起喂养。

我像只蜜蜂

  阿凡提穿上国王赠送的华丽服饰回到了村里,村民们迫不急待地问他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年轻的阿凡提在街上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姑娘,于是,他盯上了她。姑娘走到那里,他就跟到那里,姑娘发现后,停住脚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老跟着我?”

  “到了王宫门口时,那些代表把我甩掉,他们却争先恐后地跑进去拜见国王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一概不知道。今明两日也许你们就可以听到国王的圣旨了……”

  “你美丽的容貌吸引了我。”阿凡提表白道。

  阿凡提一本正经地回答着村民们。        

  “我有什么可吸引你的?”姑娘问。

年龄

  “你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阿凡提说。

  阿凡提参加了一个麦西莱甫。麦西莱甫的主人打听起来客们的年龄来。他本人虽年已花甲,但自从娶了一个年轻的媳妇后,就大言不惭说说他自己还很年轻。当阿凡提为此感到惊奇的时候,有入问他:“阿凡提,您今年高寿?”

  “瞧你这个丑样,像个蜘蛛,谁稀罕你呢?”姑娘说。

  阿凡提回答。“敝人今年整三十岁。”

  “不,你说错了,我像只蜜蜂!”阿凡提回答说。 

  “喂,阿凡提,您二十年前不就说过自己三十岁了吗?”那人又问道。

白摇了一个多小时

  “对,我的年龄早已冰冻了。”阿凡提回答道。

  阿凡提每天回家都很晚,每天都要挨妻子说,一天,他又回家晚了,而且比平时更晚,他担心妻子发火,于是,他在门口把鞋脱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孩子的摇篮前,开始轻轻哼着催眠曲,轻轻摇着摇篮。

  “从什么时候开始冰冻的。”那个人又问。

  妻子听到他的声音后,问道:“喂,阿凡提你在干什么?”

  “从我打算娶年轻媳妇时开始的。”阿凡提回答道。

  “看你,孩子哭了你都不管,我坐在这儿摇着孩子入睡部一个多钟头了。”阿凡提回答说。

为了五块钱

  “你骗谁?孩子在我身边已经睡了一个多钟头了。”

   阿凡提欠了一个人五十三块钱。一天,他与朋友们在街上聊天,债主从对面走过来,对阿凡提又瞪眼又摸胡子;暗示他还债。可阿凡提假装没看见,眼睛往远处瞧着。债主走到阿凡提瞧的方向,又暗示他还钱。

  阿凡提一看,原来自己摇的是一只空摇篮。于是站起来说道:“这么说我白摇了一个多小时!” 

  阿凡提非常尴尬地把债主叫过来,问道:“我欠你到底多少钱?”

我可以飞进来

  “不多不少五十三块钱!”债主回答。

  一天,阿凡提路过一个花园,花园里花香四溢,百灵鸟在歌唱。阿凡提好奇地从墙缝向里张望,看见一位姿色非凡的年轻女子在散步。

  “好吧,请你明天去我那里要二十八块钱,过了明天再去要二十块钱,还剩下五块钱,对不对?”

  他心里一阵激动,问道:“小姐,我能进来吗,

  “没错,阿凡提!”债主答。

  “喂,你是什么人?你这个胆大的狂徒!”美貌女子高声喊道。

  “那么,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为了这五块钱,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我好丢人呀”阿凡提不高兴地说道。

  “我是百灵鸟,愿为您歌唱!”阿凡提说。

假如是一条狗

  “这里又没门,你怎么进来呢?”女子说。

  县官把阿凡提叫来质问道:“阿凡提,你为什么污辱我的水官是一条狗?”

  “不用门,我可以飞进来!”阿凡提说。 

  阿凡提辩解说:“不,县官阁下,我可没有这样说,假如您的水官真是一条狗的话,还不把您咬个稀巴烂?我看您的脸还是好好的嘛!”

改变一下外貌

驾驴

  阿凡提的妻子准备去参加一个聚会。她精心打扮了半天,问阿凡提:“你看我这样打扮,那些色鬼会不会认出我来?”

  阿凡提有一头驾驴,一天,他骑着驾驴在路上走,一位熟人问他:“阿凡提您这是去哪儿呀?”

  “当然能认出你来。”阿凡提说。

  “去作主麻礼拜。”阿凡提回答。

  “那怎么办呢?”妻子为难地问。

  “今天才是星期四呀!”熟人奇怪地问道。

  “请你把脸上的粉擦掉,把嘴上的口红抹掉,再穿上一件旧衣服,改变一下外貌,这样色鬼就认不出你来了。”阿凡提回答道。 

  “喀,朋友,我骑的是一头驾驴,照它这个速度走,等明天赶到清真寺做主麻礼拜就不错了。”阿凡提回答说。

有关毛驴的事情

散步错了

  一天夜里,妻子对阿凡提说:“孩子他爹,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已长成大小伙子了,快给他娶个媳妇吧!”

  一天夜里。阿凡提从墓地走过,突然从前面窜出.一队骑士。他还以为是强盗,立即躲进一座空墓里。骑上们发现后,来到墓穴前喊道:“是什么人、快出来!”

  “我们哪儿有钱给他娶媳妇呢?”阿凡提答道。

  “我是一个亡灵,你们怎么连一个亡灵都不让安宁!”阿凡提回答说。

  “我们先把毛驴卖掉,再想想办法不就行了吗?”妻子说。

  “如果你是一个亡灵,刚才为什么到外面来了?”骑上说。

  接着他们又谈起别的事情。其实,儿子蒙头躺在床上并没睡着,他们谈话的内容他全听见了。突然儿子从被窝里钻出头来,说道:“爸爸,有关毛驴的事情你们还没谈完呢?” 

  “我在散步!”阿凡提回答道。

幸亏没讲《四十大盗》

  “亡灵还能散步吗?”骑士又问。

  阿凡提朋友的妻子一胎生了三个孩子。阿凡提前去祝贺时那位朋友说:“我妻子怀孕时,我经常给她讲《三个兄弟》的故事,她一胎生下三子,也许与这事有关吧!”

  “对不起,刚才我散步是错了,我要改正错误,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地躺下。”阿凡提回答说。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凡提的传说,阿凡提小传说体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