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居委会主任,众志成城突围

  3个家庭联袂将殷静护送回孔若君家。在获悉孔若君家祸不单行被盗后,宋光辉和石玮当即决定各家分别赞助范晓莹家两万元。

  晨练的音乐结束后,居委会主任弯腰关录音机。当她拿着录音机转回身面对练友们时,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了一只哈巴狗的头!尽管本小区的居民已然经历过昨天殷静变异的磨练,但他们还是结结实实地大惊小怪了一回。

  孔若君走进自己的房间,他打开电脑,他要尽快将殷静的头换回来。孔若君这才想起,他使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殷静的照片已经被他从电脑中删除了,万幸的是他备份了。

  大家又聚首商量了一番殷静的事。

  “出了什么事?”居委会主任发现大家都看她。

  孔若君找那张备份有殷静照片的软盘,他发现那张软盘放在盒子里,被窃贼偷走了。

  “最近,记者少不了,一概不要见。”宋光辉对殷雪涛说。

  “你的头……”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头结结巴巴地说。

  没有殷静的照片,就无法恢复她的头。孔若君想起殷静卧室的床头柜上有她的一幅照片。

  “小静就这么着了?”殷雪涛发愁。

  “我的头怎么了?就算变成狗头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呀!”居委会主任一直对昨天电视台不因殷静的事采访她耿耿于怀。

  孔若君见妈妈正在她的房间和殷雪涛通电话说骷髅保龄球失窃的事,他进入殷静的卧室,从床头柜上拿走殷静的照片,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觉得,既然能变过去,也能变回来。”孔志方说。

  当居委会主任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脸时,她的声带发出了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孔若君将殷静的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趁扫描仪工作的时间,孔若君看了一眼网上的新闻,首先映入孔若君眼帘的是这样一行字:

  “我每天来给殷静做体检,随时注意她的变化。”石玮对范晓莹说。

  “快报警!”有人说。

  美女变狗头,震惊世界。

  “谢谢你。”范晓莹说。

  孔若君的房间窗户距离晨练的花园不远,他在按下“确定”键不到5秒钟后清清楚楚听到了居委会主任的嚎叫声。

  标题新闻旁边是长着贾宝玉的头的殷静的照片。

  “可能是记者!”崔琳提醒要去开门的范晓莹。

  孔若君不顾一切地冲出家往楼下跑。

  孔若君赶紧打开桌上的电视机,电视屏幕上正在说殷静的事,所有频道几乎都是。电视台的记者是从医院拍摄到的新闻,记者说殷静已经是被电影学院录取的学生,不知为什么,她在今天凌晨突然变成了狗头,此事已引起专家的重视,现在殷静正在医院接受检查,目前原因尚不清楚。彭主任出现在屏幕上,她面对摄像机侃侃而谈,表情很是亢奋。

  范晓莹只打开防盗门上的小窗户。外边是一男一女。

  目睹变成哈巴狗头的居委会主任,孔若君成为花园里的一尊石雕,他没有了思维,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居委会主任的狗头。

  “妈,你快来看!”孔若君叫范晓莹。

  “找谁?”范晓莹警惕地问。

  这回,电视台的车是和警车一起感到的。

  “又发现丢什么了?”范晓莹过来。

  “这里是殷静同学的家吗?我们是电影学院招生办的。”男的掏出证件递到小窗口前打开给范晓莹审查。

  还是那位警长,他见到居委会主任后说:“又一个!”

  孔若君指着电视屏幕让范晓莹看。

  范晓莹开门。

  警长和电视台的记者同时向居委会主任发问。摄像机疯狂摄取一切能摄取到的镜头。

  范晓莹傻眼了。

  “是这样。”女的进门后说,“我们从媒体上获悉,已经被本校录取的殷静同学出了点儿事,我们想证实一下。”

  目击者争先恐后向警察和记者描述事件的经过。

  “是医院干的!那个什么彭主任很兴奋!”孔若君说。

  “如果是真的呢?”殷雪涛问。

  一位记者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对同事说:“你先把带子送回台里发消息,我们在这儿继续拍,你随时来拿!”

  “他们怎么能这样?”范晓莹气疯了,她清楚这对殷静意味着什么。

  “我们见她本人后再决定。”男的说。

  没人注意变成石雕的孔若君。

  “你快去医院制止他们!”孔若君提醒妈妈。

  崔琳到殷静的房间叫女儿出来。

  孔若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范晓莹正准备走,她无意中看到孔若君刚从扫描仪里取出的殷静的照片。

  招生办的人间了殷静面面相觑。

  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范晓莹和殷雪涛看出孔若君神色不对,殷雪涛问:“若君,你不舒服?”

  “殷静的照片怎么在你这儿?”范晓莹问儿子。

  “很遗憾,我们不能录取她了。”女的说。

  孔若君摇摇头,他的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来。

  “我……”孔若君赶紧寻找理由,“我想看看她原来的样子。”

  “为什么?”殷雪涛明知故问。

  孔若君想说是我害了殷静,但他没有勇气说出来。

  “我看出,你和继父的关系在缓和,真是危难之中见真情,这时不幸中的万幸。”范晓莹自己安慰自己。

  “她这个样子,怎么到学校上学?”男的说。

  “你这是怎么了?”范晓莹见儿子这个样子,慌了。

  “你快去医院吧!”孔若君说。

  “会影响其他同学的正常学习……”女的说。

  电话铃响了。

  妈妈走后,孔若君立刻在电脑中尝试恢复殷静的头,他使用<鬼斧神工>将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的头换下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按下了“确定”,他觉得此刻的鼠标有千金重。

  殷静扭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关上门。

  殷雪涛接电话,是宋光辉打过来的。

  孔若君现在要做的事是立刻赶到医院去,看看殷静的头换回来没有。

  “你们会后悔的。”崔琳对招生办的人说。

  “你们看电视了吗?”宋光辉问。

  孔若君关闭电脑,他跑步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出租车上的收音机也在喋喋不休地说殷静的是。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地球大概快走到终点站了。

  “你们走吧!”殷雪涛驱逐那男女。

  “没有,怎么了?”殷雪涛问。

  医院大门口外停满了各种车辆,孔若君一看就知道是媒体的车,车四周都是拿照相机和摄影机的人。

  孔若君走到窗前往楼下看,他看见招生办的人出楼门后,立即被众多守候在门口的记者围住,招生办的人绘声绘色地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你快打开电视!”宋光辉说。

  孔若君好不容易进入殷静的病房,范晓莹正在和彭主任大吵。

  孔若君突然看见金国强混在记者群里在认真听。孔若君觉得殷静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金国强。

  殷雪涛打开餐厅里的电视机,屏幕上是长着狗头的居委会主任。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泄气了。

  孔若君开家门要下楼,范晓莹问:“你出去?”

  “快去叫殷静!”殷雪涛对范晓莹说。他觉得这对殷静来说是好消息。

  “殷静变头和我没关系。”孔若君在心里宽慰自己。

  “我看见金国强在楼下,我叫他上来。”孔若君说。

  殷静还在睡觉。范晓莹叫她快起来。

  “你们没有权力叫记者来!”范晓莹痛斥彭主任。

  范晓莹看殷雪涛,殷雪涛点头同意。

  “干什么?”殷静问。

  “我真的不知道记者是怎么知道的!”彭主任为自己辩解。

  孔若君下楼找到金国强,对他说:“你上去吧,殷静在等你。”

  “又有一个人的头变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你快去看。”范晓莹说。

  院长在一边对范晓莹说:“记者的职业嗅觉是很灵敏的。这样的事,瞒得过今天,瞒不过明天。您别太激动,咱们还是想办法查清孩子变头的原因……”

  “殷静真的变成狗头了?”金国强问孔若君。

  “真的?”殷静一越而起。

  “你们让所有记者离开我们!”殷雪涛冲主任怒吼。

  孔若君点头。

  全家人包括贾宝玉都看电视。电视台的记者说,就在昨天出现人体异变的那个住宅区,今晨又出现了一例人体异变。异变者也是变成了狗头,只是这回是哈巴狗。记者还特别说,该居委会主任从不养狗。电视台采访了有关专家,以为专家分析说,很可能该住宅区的建筑中使用了放射性建筑材料,导致人体异变。另一位专家反驳说,反射性物质只会导致白血病什么的,决不导致质变头。还有一位专家甚至推测这是外星人的恶作剧。

  彭主任看院长。

  “我走了。”金国强说。

  孔志方也打来报喜电话。范晓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

  “让保安驱逐记者!”院长下令。

  “为什么?”孔若君问。

  范晓莹看了看表,对殷雪涛说:“咱们该上班去了。”

  “小静!”一个中年女子冲进病房。她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麻烦你跟殷静说一声,我对不起她。可我也实在没办法。”金国强转身走了。

  殷雪涛问孔若君说:“你身体没事吧?”

  “妈!”殷静一看是声母崔琳,立刻号啕大哭。

  孔若君追上去:“你这算什么?”

  孔若君说:“刚才有点不舒服,已经好了。一会儿宋智明和王海涛来。您放心吧。”

  母女抱头痛哭,崔琳还不习惯抱着狗头哭,她偏着头。

  “换了你,你怎么办?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结婚?”金国强反问孔若君。

  范晓莹和殷雪涛走后,殷静对孔若君说:“这世界上怪事越来越多。”

  “殷雪涛,你怎么把女儿弄成这样?”崔琳质问一旁的前夫。

  “如果是真爱,我会的。”

  “是……”孔若君心不在焉。

  殷雪涛说经过。

  “假装崇高。”

  “……我如果对你说……。是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会原谅我吗?”孔若君对殷静说。

  “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应该共同想办法。”崔琳身后的男子说。

  “你起码也应该在这种时刻安慰她,然后再慢慢分手。”

  殷静哈哈大小:“别逗了,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可就值大钱了!”

  崔琳点头。

  “你很虚伪。”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如果是真的呢?”

  “你是殷雪涛?我叫宋光辉。”宋光辉朝殷雪涛伸出手。

  “你是一个混蛋。”

  “我喜欢幽默!那居委会主任也是你弄的?这样吧,你再帮我弄一个人怎么样?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她对我特不好。”殷静笑着说。

  殷雪涛和前妻的丈夫握手。

  “随便你怎么说,我不在乎。”金国强走了。

  孔若君叹了口气,没人会信他的话。

  “她叫范晓莹。”殷雪涛将后妻介绍给前妻和前妻夫。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倒霉的居委会主任,众志成城突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