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大侦探小卡莱

  “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地方象我们小城那样昏昏沉沉、枯燥乏味的了,”利桑德尔太太想,“这么热,还能做什么事呢?”  

  “Joj-in-lol-iang mom-anzoz-ou(尽量慢走),”卡莱悄悄地咕噜说。“Joj-ing-choch-a lol-e(警察快来了)。”  

  “我说你这个人不正常,”安德尔斯说,“绝对不正常。你又躺在那里想入非非了吗?”  

  她在市场货摊之间走,昏头昏脑在那里挑选陈列着的货物。这是个集市日子,街上和广场上挤满了人,全城好象该热火朝天了吧。可是不──它还是照样昏昏沉沉。市政管理局对面,有几只铜狮子的小喷泉发出很轻的、昏昏沉沉的沙沙响声,那几只铜狮子也是昏昏沉沉的。河边露天咖啡馆的音乐声也很轻,也昏昏沉沉,在奏《睡吧,我的宝贝,快睡吧……》可这是在大白天!麻雀在小桌子之间啄吃面包屑,不时沉重地蹦蹦跳跳,看上去也是昏昏沉沉,精神不振。  

  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大吃一惊,看了看他。警察怎么会快来呢?卡莱是想说他能把他的想法传到远方吗?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听他的话尽量慢慢地走。他们一点一点地挪动步子,在每一道门坎那儿都绊一交;安德尔斯甚至滑了一交,滚下了楼梯──一千年前,当他们在这里跟红玫瑰军作战时,他就滚过一次。  

  这个“不正常”的人赶紧跳起来,生气地盯住站在板墙旁边的两个朋友看。  

  “昏昏沉沉的睡乡。”利桑德尔太太心里说。  

  克拉斯大哥发火了。他恨不得把这些可恶的孩子狠狠揍一顿。可先得拿到借据。噢,他多么恨这些孩子啊!他们准是连自己也不知道把那张纸藏在哪个角落了。  

  “亲卡莱,好卡莱,”埃娃-洛塔紧接着说,“你每天在这棵树底下瞪起眼睛躺着,会长出褥疮来的。”  

  人们懒得动。他们在市场上东一堆西一堆,站在那里懒洋洋地交谈,要走两步的话就有气无力地慢慢腾腾地走。天气就热到这种地步。  

  白玫瑰他们慢吞吞地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担心地重复说:“不对,不是这里!”  

  “我根本不是每天瞪起眼睛躺着。”卡莱气虎虎地顶了她一句。  

  很明显,七月里这最后一个星期三是空前的热!利桑德尔太太将永远记住这一个她有生以来最热的日子之一。整整一个月都又热又干燥,可今天热得特别厉害。显然是七月趁它的日子还没过完,决定显显它的威风。  

  赶一群小野牛都要省力些。这几个该死的小狗崽子不时停下来,有人擤鼻子,有人搔头,有人哭──哭的当然是那小丫头。  

  “埃娃-洛塔,请你不要夸大其辞,”安德尔斯替卡莱说话,“你难道忘了六月初那个星期天吗?那天卡莱整整一天没在梨树底下躺过,也整整一天没当过侦探!好,那天强盗和杀人犯便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起来了。”  

  “看来要有雷雨。”人们相互说。  

  最后他们来到一个小房间,里面糊着十八世纪的破墙纸。埃娃-洛塔又呜呜咽咽地哭了,想起她和卡莱怎么给锁在这房间里面──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当时他们还小,过得很幸福……  

  “我当然记得,”埃娃-洛塔嚷嚷说,“那个星期天杀人犯们的确享了一天福。”  

  许多乡民已经套好了马。他们比平时更早地急于回家,免得碰上大雷雨。  

  卡莱用纳闷的眼光把墙仔细地看了一遍。  

  “你们走开。”卡莱嘟哝了一声。  

  利桑德尔太太向一个急着要把货品卖掉的农民买了他余下来的樱桃。她很高兴买了便宜货,把一纸袋樱桃塞到手提袋里,已经打算走,忽然埃娃-洛塔蹦蹦跳跳跑来挡住了她的路。  

  “不对,好象也不是这里!”他说。  

  “对,我们是要走开,”安德尔斯答应说,“不过我们想把你也给带走。你知道吗,要是你不去管,杀人犯就要有一个钟头没人管了。”  

  “总算有一个人不昏昏沉沉。”利桑德尔太太想。她温柔地看着她的女儿,一样东西也不放过:快活的脸,灵活的浅蓝色眼睛,淡黄色的蓬乱的头发,晒黑的长腿和刚熨好的夏天的裙子。  

  “不对,我看也不是这里。”安德尔斯说。  

  “噢,这当然是不行的,”没心肝的埃娃-洛塔也高兴地逗弄卡莱说,“得用两只眼睛盯住他们,就跟盯住小娃娃那样。”  

  “我看到利桑德尔太太买了樱桃,”埃娃-洛塔说,“利桑德尔小姐可以抓一把吗?”  

  可这是楼上最后一个房间了!克拉斯大哥发出狂叫:“你们想作弄我!你们以为我不明白!好──马上把那张纸拿出来。要是忘记了它在哪,就只好怪你们自己了。把把纸拿出来的话──过五秒钟我就把你们三个都打死。”  

  卡莱叹了一口气。没办法,真是没办法──他是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他要求别人尊重他干的这个行当。可谁尊重他干的这个行当呢?至少他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尊重他的行当。去年夏天,他就这么一个人足足破获了三名匪徒。当然,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也帮了他的忙,可这是他,卡莱,靠自己的敏锐观察力才发现了这些罪犯的踪迹的。  

  “当然可以。”妈妈说。  

  他背对着窗站着瞄准。卡莱知道这罪犯不是开玩笑,拖延战术再也不能用了。他向安德尔斯点点头。  

  那一回,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承认他是位真正的内行侦探。可他们如今逗弄他,好象这件事从来就没有过!好象天底下根本没有犯罪分子,而对这种人稍微大意就要出事的!好象他是个充满幻想的怪人,天知道他脑子里在空想些什么!  

  她打开纸袋,埃娃-洛塔抓了两大把橙红色的樱桃。  

  安德尔斯走到墙边,那儿壁纸一片片地挂着,他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伸到壁纸后面。等到他把手抽出来,手里有张纸。  

  “去年夏天咱们捉住那三个匪徒的时候,你们可没这么挖苦过我,”他忿忿不平地吐了一口口水,“那时候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大概是好的吧!”  

  “你可是上哪儿去?”利桑德尔太太问道。  

  “在这里。”他说。  

  “现在也没人责怪你呀,”安德尔斯反驳他说。“可你也知道,这种事情一辈子只能碰到一次。咱们这个小城从十四世纪起就建立了,可据我所知,除了那三名犯罪分子之外,这儿从来就没有过这种坏蛋。而且这事儿都过去整整一年了。可你还一个劲儿躺在你这棵梨树底下想罪犯的问题。卡莱,我的老弟,你把这玩艺儿丢开了吧,把它丢得一干二净吧!谢天谢地,咱们这儿不会很快又出现匪徒的。”  

  “这我不能告诉你,”埃娃-洛塔吐了一个樱桃核,“这是秘密任务。秘密到极点的任务!”  

  “好极了,”克拉斯大哥说。“你们站着别动,你把手伸过来把纸给我。”  

  “总而言之,任何一种蔬菜要到了时令才会有,”埃娃-洛塔说。“要懂得什么时候该捉犯罪分子,什么时候该拿红玫瑰那帮人做煎肉饼。”  

  “原来如此!好吧,只是回家吃饭别晚了!”  

  “wow-o yoy-i dod-a pop-en-tot,dod-a-joj-a pop-a zoz-ai dod-i-shosh-ang(我一打喷嚏,大家趴在地上)。”卡莱悄悄地说。  

  “说得一点不错,拿红玫瑰那帮人做煎肉饼!”安德尔斯兴高采烈地叫起来,“红玫瑰他们又向咱们宣战了。刚派本卡送来宣战书。喏,念一下吧!”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埃娃-洛塔说。“自从我那天洗礼日错过了碎麦米饭以后,我总是准时回家吃饭的。”  

  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摸摸他们的耳垂,表示明白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很大的一张纸递给卡莱。卡莱念道:  

  利桑德尔太太微微笑了一下。  

  克拉斯大哥听见一个孩子叽叽咯咯说了些什么可怕的话,可他完全不在乎。现在只等那张纸一到手,就完事了!  

  宣战!宣战!  

  “我爱你。”她说。  

  杀人凶手伸出手来拿纸。手枪他一直拿着准备万一。他想用一只手打开揉成一团的借据时,手指头在发抖。  

  给自称白玫瑰军的匪帮的傻瓜头目。  

  埃娃-洛塔用力地点点头──这还用说──就穿过广场走。她走的路从她一路上吐的樱桃核可以看出来。  

  借据?难道这是借据?“在这里挖”──这种话在借据上从来不会有。他站在那里一下子莫名其妙,就在这时候,卡莱大声打了一个喷嚏。  

  现在告诉你,找遍全瑞典,也找不到一个农民养的小猪会有白玫瑰这名头目哪怕一半那么蠢。下面一个事实可以证明:昨天,这个人类中的渣滓在广场中心遇到了我们的宽宏大量而为众人敬仰的领袖,上述那个渣滓竟不肯让路,由于他无比的愚蠢,居然胆敢猛推我们无比荣耀的高贵领袖,出口伤人。这一污辱只能用血来洗刷。  

  妈妈看着她的背影站了一会儿。忽然她一阵担心。等一等,这小姑娘看上去多么瘦,多么小,多么无力自卫啊!她不久前还吃碎麦米饭,而如今拼命地跑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这样好吗?不妨更好地注意她一下……  

  三个朋友同时趴在地上。卡莱和安德尔斯钻过去抓住克拉斯大哥的脚。他叫起来,毫无办法地摔倒在地。罪犯倒下来,落下了手枪。卡莱比克拉斯大哥早那么一秒钟及时抓住了它。对了,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缴了杀人凶手的械!他常常这样做的,总是做得惊人地利索和漂亮。接着他用枪指住罪犯说:“小心点,朋友!”  

  红白玫瑰战争从今天开始,死神将吞吃千万生灵,把他们带到他的黑暗王国里去。  

  利桑德尔太太叹了口气,慢慢走回家去。她觉得她很快就要热得发疯了,还不如待在家里好。  

  他现在大概也这么办吧?一点也不是。卡莱昏了头,把这可怕的黑东西抓住就往窗上一扔,把玻璃打了个粉碎。他就是这么做的!对于一位大侦探来说,这不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做法。因为有把手枪正可以派用处。不过说实在的,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这时候除了他自己的弹弓以外,对所有射击的东西都怕得要死。再说他做得也不错。手枪在一个孩子发抖的手里未必是一样可以对付兽性勃发的匪徒的有力武器。他们很快又会互换角色的。因此最好的办法还是扔掉手枪,谁也不能拿到它。  

  红玫瑰领袖,高贵的西克斯滕白  

  可是埃娃-洛塔一点不把热当作一回事。她高兴热,就象高兴街上的人和好吃的樱桃一样。今天是集市日,她喜欢集市日。说实在的,她喜欢所有的日子,就除了学校里有手工课的日子。可现在正放暑假!  

  发狂的克拉斯大哥跳起来,慌忙扑到窗口,要看看他的手枪落到哪儿了。这是他一次要命的失误,三位白玫瑰骑士马上不错过这个机会。他们一下子冲向门口,整座房子就只有这一扇门可以锁上──这是他们根据自己的痛苦教训知道的!  

  “让咱们来收拾他们,”安德尔斯说。“你跟我们去吗?”  

  她慢慢地穿过广场,拐到小街上,经过夏天的咖啡馆,继续向桥那儿走。总之,埃娃-洛塔完全不想远离热闹的市中心,可埃娃-洛塔如今接受了秘密任务,这个任务必须完成。  

  克拉斯大哥随后追来,可三个朋友抢先一步。他们把门啪哒一声关上,用他们的腿顶住了它,让卡莱可以转钥匙。房间里大吼大叫,门给打得一个劲儿抖动。可卡莱锁上了门,然后把钥匙拔出来──万一克拉斯大哥也会开反锁的门呢!  

  卡莱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玫瑰战争可不是小玩艺儿可以平白放弃的。整个暑假这样打仗,这已经不是第一年了。没有这种战争,暑假就要有点单调乏味。蹬自行车,游泳。给草莓浇水,在爸爸店里做这样那样的是,钓鱼,在埃娃-洛塔的园子里待着,踢足球──光玩这些,能把日子消磨掉吗!暑假可长了。  

  白玫瑰司令吩咐她去把“伟大的木姆里克”拿出来,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去。在安德尔斯被盘问的时候,他差点把它泄露出来了。可以用脑袋担保,红玫瑰方面从此没有停止过搜索,在“庄园”后面的小路周围一平方毫米一平方毫米地挖。不过还没听到他们胜利的欢呼声,那就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伟大的木姆里克”还留在白玫瑰他们放着的地方──在路边那块大石头上。  

  三个朋友顺着十八世纪的豪华楼梯奔下了楼,依旧吓得直喘气,浑身索索发抖。三个人同时钻过进口大门,头也不回地继续跑。忽然卡莱停住了脚,差点儿没哭起来,说:“得去把手枪拿来。”  

  对,暑假很长──也幸亏如此。卡莱认为暑假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发明。简直奇怪,大人竟能想出这玩艺儿来。他们怎么会允许孩子们整整两个半月在太阳底下闲逛,而一点儿也不去想三十年战争之类的功课呢?他们这场玫瑰战争也打这么久才好呢!  

  “伟大的木姆里克”在石头的一个小凹坑里,完全可以看出来。安德尔斯断言找到它非常容易。红玫瑰把爪子伸到这珍贵的护身符,现在只是时间问题了。今天是集市日,西克斯滕、本卡和荣特准象钉在火车站前面的夏园里一样,待在那里玩旋转木马或者打靶。埃娃-洛塔今天可以毫无阻碍地把“伟大的木姆里克”从它那不安全的地方拿走。  

  行凶的武器得拿到手。这一点他明白。可正当他们在墙角拐弯的时候,就在他们面前,什么东西在地上蓬通一声。这是克拉斯大哥从开着的窗口跳下来,从五米高的地方跳下来──事关生死问题,这点事还去考虑吗!罪犯顺利地跳到地上,赶紧捡起手枪。这一回他要毫不犹豫地动手了。  

  “还能不去,”卡莱回答说,“这用得着问吗?”  

  安德尔斯为护身符找到了新的埋藏地点:在古城堡内院的井旁边。这就是说,埃娃-洛塔在这难堪的闷热中心须先走长路穿过“高草原”,接着回头穿过全城,然后沿陡峭的小路爬到同“高草原”方向相反的城外小山冈上的古城堡那儿。的确要是一个无限忠诚的白玫瑰骑士才肯爽快地答应干这种事。比方说象埃娃-洛塔这么忠诚的骑士。  

  在他捡起手枪那会儿,孩子们已经跳到墙角后面。可没有用!现在他们逃不过这场灾难了!他马上要……  

  卡莱由于最近在捕捉犯罪分子方面毫无收获,倒很高兴暂时休息一下,全心全意投入高尚的玫瑰战争。他很想看看红玫瑰他们这一回想出些什么花招来。  

  有人会说,埃娃-洛塔只要拿起“伟大的木姆里克”,很简单地把它塞到口袋里就行了。放到新的秘密地点去可以等天凉了再办。可这样想的人就一丁点儿也不明白“伟大的木姆里克”和红白玫瑰战争。  

  克拉斯大哥忽然听见人声,这声音里交织着眼泪和欢乐。小姑娘大叫:“警察!他们来了!噢,快一点!来吧!比耶尔克叔叔,来吧!”  

  “我想我这就去侦察一下。”安德尔斯说。  

  为什么转移“伟大的木姆里克”这个任务偏要交给埃娃-洛塔呢?难道白玫瑰司令不能派卡莱去办吗?就是因为不能:不通气的老布吕姆克维斯特要卡莱送货和在食品店里帮忙卖东西。这是热闹日子,乡下居民进城来买糖、咖啡和鲱鱼。  

  杀人凶手回头朝“高草原”那边一看。不错,他们来了,这些该死的人,整整一大队……  

  “去吧,”埃娃-洛塔说,“我们过半小时去,我得先磨磨短剑。”  

  那么司令为什么不自己去呢?因为他得待在他爸爸的皮鞋作坊里。集市日鞋匠本格特松不高兴干活。这时候他丢下工作“溜达”去了。可皮鞋作坊也不能就此关门。会有人送鞋来修理,会有人来买现成的鞋子,何况这是个集市日呢。因此鞋匠庄严发誓,要是儿子离开皮鞋作坊,哪怕五分钟,就要狠狠揍他一顿。  

  现在收拾孩子们已经来不及了。不过,逃走也许还来得及吧?杀人凶手吓得唉哟一声。逃走吧!上汽车去!跳上汽车,没命地开吧,开得远远的,到外国去!  

  这句话听来威风凛凛,十分怕人。安德尔斯和卡莱点头称赞。埃娃-洛塔是个真正的战士,对她可以信赖!  

  正因为这些缘故,把最可敬的“伟大的木姆里克”从一个秘密地点转移到另一个秘密地点的神圣任务,这才交给了白玫瑰的忠诚骑士埃娃-洛塔。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任务,而是个真正秘密的使命。也不管太阳在“高草原”上空炙烤得多么叫人受不了,也不管地平线上积聚着铁青色的乌云!也不管无法凑集市的热闹,也不管只好离开“事件的中心”!  

  罪犯向汽车停着的地方奔跑。他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奔跑──因为后面警察在追,跟他在恶梦里碰到的一模一样。  

  她得磨利的所谓短剑,其实只是面包师傅的面包刀,不过反正也是把刀!埃娃-洛塔答应过她爸爸在出去以前先帮他摇磨刀石磨刀。站在烈日底下转动沉重的磨刀石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她想象着这是在磨对付红玫瑰他们的武器,马上就觉得轻松多了。  

  埃娃-洛塔拐到桥上向“高草原”走。不,“事件的中心”不是总在热闹的集市地区的……今天“事件的中心”完全在另一个地方。  

  不,他们追不上。他们还远着呐。他只要跑到汽车那儿,那就再见了。它到了,他的漂亮小汽车到了,他的救命小汽车到了!杀人凶手得意洋洋地走完最后几米路。他已经要说:上帝保佑,终于脱险了!  

  “……死神将吞吃千万生灵,把他们带到他的黑暗王国里去,”埃娃-洛塔一面哼哼着这句话,一面起劲地转动磨刀石,累得满头大汗,淡黄色的头发在太阳穴那儿卷成一些圈圈。  

  埃娃-洛塔晒黑的脚正好迈大步上那儿去。  

  罪犯插进钥匙,打开油门。再见了,想捉他的人,永远再见了。  

  “你说什么?”面包师傅把眼睛从面包刀上抬起来。  

  乌云越压越低,呈铁青色,很吓人,甚至有点令人恐怖……埃娃-洛塔慢慢地走──“高草原”热得空中颤动着雾气。  

  可怎么回事──他的汽车,他的漂亮小汽车简直动不了,一瘸一瘸的,象个残废人!他咬牙切齿地咒骂,他气得直哭。接着他把头伸出车窗,发现四个轮胎都扎破了!  

  “没说什么。”  

  噢,“高草原”多么辽阔广大啊!穿过它的时候,无穷无尽的时间在过去。不过埃娃-洛塔不是一个人顶着烤人的太阳在这儿走。  

  追捕的人越来越近。他们非常坚定可是小心翼翼。他们显然猜到他拿着枪,因此躲到矮树丛和石头后面,迂回前进。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你说没说什么?”他用一个手指头试试刀刃。“好,你走吧!”  

  当她看见前面远远出现格伦老头的时候,她简直万分高兴。  

  罪犯跳出汽车。他可以向他们扫光他的子弹,可是无济于事。杀人凶手知道,他反正要给捉住的。  

  埃娃-洛塔跑掉了。她象闪电一样钻过隔开她家园子和卡莱家园子的板墙缝。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那儿就少了一块木板,毫无疑问,这件事目前由卡莱和埃娃-洛塔来决定,暂时不会修理。  

  格伦老头不会跟别人弄错,一看就能认出来。城里没有一个人这样一瘸一瘸地走路。他好象也在上“高草原”去。啊,他顺着小道走进核桃树丛不见了。天呐,他不要也是在找“伟大的木姆里克”吧?  

  离这儿不远,在浓密的矮树丛后面藏着一个湖,尽管是在这夏天的干旱时期,它还是充满泥水。克拉斯大哥知道这个湖,因为他常到这一带来。现在他跑到那儿,把他的手枪扔到湖里粘糊糊的水藻底下。杀人凶器不能落到警察手里,不能让它成为对自己不利的罪证。  

  一个夏天的傍晚,非常爱整洁的食品杂货店掌柜老布吕姆克维斯特和面包师傅一起坐在亭子里,食品杂货店掌柜对面包师傅说:“我说兄弟,这板墙得修修了,要不然看着不太整洁雅观啦。”  

  埃娃-洛塔想到这一点就笑起来。可她马上停住了笑,盯着一片迷蒙的阳光看。另一头又出现了一个人──大概不是本城的人,因为他大踏步沿着经“庄园”到乡下的路走。等一等,这就是穿华达呢长裤的那个人!当然,今天是星期三!今天象他在那儿说的,他得一笔勾销他的借据。倒很想知道他们怎样“一笔把借据勾销”?……准是很复杂的事。唉,这种高利贷!大人做多么荒唐的事啊!  

  接着罪犯绕了个圈子回到路上。他在那里停下来等待。他准备好了。他们可以来捉他了。  

  “好的,不过等孩子们大到不再钻这板缝再说吧。”面包师傅回答说。  

  “咱们在老地方碰头。”当时这穿华达呢长裤的人说。老地方原来就是这里。为什么就得在这收藏着“伟大的木姆里克”的地方呢!难道没有别的矮树林子可以做高利贷交易吗?显然没有,因为穿华达呢长裤的人已经从小路拐弯到核桃树丛里去了。  

  侦缉长向前探出身子,定睛看着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侦缉长就为了他马上赶回这里来的。  

  埃娃-洛塔尽管拼命吃面包,可还是瘦得象火柴杆,钻过这道窄缝一点不费劲

  埃娃-洛塔把脚步再稍微放慢一些。特别是她没什么可急的,先让这小伙子安静地一笔勾销他的借据,然后她再去拿“伟大的木姆里克”也不迟。暂时她不妨上“庄园”去把所有的房子和走道了解得清楚些。“庄园”不久又可能成为战场,这样先去了解一下,到时会很有好处。  

  “您还是承认了吧,”他平心静气地说,“我们已经知道格伦是您谋杀的。我们已经知道那块巧克力糖是您寄给埃娃-洛塔·利桑德尔的。您还是全讲出来好,免得没完没了地审问。”  

……  

  她打“庄园”里的窗口往外看。嗐,整个天空都黑了!太阳躲起来,远远听到吓人的隆隆声。“高草原”看上去阴阴沉沉的空寂无人。得赶紧去拿了“伟大的木姆里克”就离开这里跑回家!她跑出门口,拼命顺着穿过核桃树丛的小道跑,一路上听到可怕的隆隆雷声。她跑啊跑啊……忽然她站着不知所措。  

  可年轻人极其傲慢地继续一口咬定,说他跟格伦被杀这件事没有一丁点儿关系,他甚至根本不认识格伦,至于给埃娃-洛塔.利桑德尔寄什么巧克力糖,他更是毫不搭界了。  

  街上传来口哨声。是白玫瑰司令安德尔斯侦察回来了。  

  埃娃-洛塔一下子撞到一个人身上,这人顺着这小道从相反方向走来,也象她一样急急忙忙。她首先只看到暗绿色的华达呢长裤和白衬衫,接着抬头看见了那个人的脸。噢,多可怕的一张脸啊──脸色苍白,充满绝望和恐怖的神色!大人难道可以这样怕雷雨吗?埃娃-洛塔简直可怜他。  

  侦缉长已经问了他几次:要是他问心无愧的话,警察在“高草原”出现的时候,他为什么逃走呢?  

  “他们在司令部里,”他叫道,“前进,去战斗,胜利属于咱们!”  

  可他显然顾不上她。他瞥了她一眼,又是害怕又是生气,接着急急忙忙地顺着狭窄小道走了。  

  年轻人对于要他一次又一次解释感到十分恼火。他跑是因为孩子们大叫大嚷,好象他有什么事得罪了他们似的。他跟他们玩,他们显然是误解了他。当然,跑是愚蠢的,不过侦缉长也知道,跟孩子搞不好就说有罪,这对一个人是多么危险。再说他后来是停下来等候警察的。很可能他是玩愚蠢的游戏弄昏了头──这他并不否认。小姑娘告诉他说,他们在找一张纸,一张什么地图,他开个小玩笑,把他们吓坏了。他装作是他们的敌人,也想要拿到那地图去找秘密宝藏。侦缉长也亲眼看到了这张地图,可以证明他没说慌。孩子们说得不假,他用手枪指着他们,可手枪是没子弹的呀,亲爱的侦缉长先生!  

  在埃娃-洛塔去磨短剑,安德尔斯去侦察的时候,卡莱照旧又躺在他的梨树底下。他要利用玫瑰战争爆发前这短暂的宁静时间,来进行一番重要的对话。  

  埃娃-洛塔不高兴人家这样不友好地看她。她习惯于人家快活地看她。她希望在他走掉以前向他表示友好,他也该用应有的态度对她。  

  侦缉长要知道手枪如今在哪儿。  

  对,他是进行对话,虽然旁边一个人也没有。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是同他的假想谈话对手在对话,这假想谈话对手是他的忠实伙伴,陪着他已经有许多年了。噢,这是一个出色的人!他对这位杰出的侦探怀有深深的敬意,这位侦探也确实值得如此尊敬,但别人很少这样尊敬他,特别是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现在假想谈话对手坐在他的导师脚边,恭恭敬敬、一字不漏地倾听着。  

  “请问几点种了?”埃娃-洛塔很有礼貌地在后面问他。她问他这句话只是为了找句话说说。  

  对,年轻人也想知道,因为这是支好手枪,是他父亲传给他的。可一个孩子把它扔出窗外──简直好笑,他们把一切事情当作真的,──随后他就没见过手枪。也许是另外一个坏孩子把它拿走了。很可能就是刺破汽车轮胎的那一个。  

  “本格特松先生和利桑德尔小姐那样忽视咱们社会的犯罪行为,这实在是令人遗憾,”布吕姆克维斯特严肃地看着谈话对手的眼睛,使他相信。“只要有一丁点儿的平静,他们马上就会丧失一切警惕。他们不知道这种平静是多么靠不住。”  

  那陌生人浑身哆嗦了一下,很不情愿地站住。他起先好象不想回答,可最后看看表,含含糊糊地咕噜了一声:“两点差一刻。”  

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侦缉长摇摇头。  

  “靠不住?”假想谈话对手叫起来,从心底里感到震惊。  

  他拔腿就跑起来。埃娃-洛塔看着他的背影。她看见他口袋里露出一卷纸。是从他绿色华达呢长裤的口袋里露出来的。  

  “年轻人,”他说,“您真会信口胡说。不过您不该忘了:埃娃-洛塔一口咬定。说您就是她在格伦被杀五分钟后在‘高草原’见过的。”  

  “一点不错,”大侦探着重指出。“你别看这个迷人的和平小城,这个闪烁的夏天太阳,这种安宁平静的气氛──瞎,所有这一切一下子说变就变。犯罪行为时刻会用它的毒雾毒害一切。”  

  他就这样走掉了。可在小道上留下了一张很皱的白纸。他在匆忙中把它落掉了。  

  年轻人不以为然地笑起来。  

  假想谈话对手唉呀了一声。  

  埃娃-洛塔捡起这张纸好奇地看。顶上写着:“借据”。所谓借据原来是这样的!值得为了这种东西如此担心吗?  

  “要是这样的话,”他回答说,“那就太奇怪了:她告诉我地图,她们的朋友等等等等,跟我说话就象跟她的熟朋友说话一样?难道她爱跟杀人凶手聊天吗?”  

  “布吕姆克维斯特先生,您真把我吓死了。”他嘟嘟哝哝地说着,心惊胆战地回头看看,象是害怕犯罪分子已经躲在屋角后面。  

  震耳的隆隆雷声吓得埃娃-洛塔拔腿就跑。她一般说来并不怕雷声。可现在,正是现在,她孤零零一个人在“高草原”上!噢,在这里一下子感到多么不痛快啊!矮树林子很暗,空气中使人感到有一种可怕和不祥的东西。她干吗不待在家里呢?……得赶紧跑,赶紧拼命跑。  

  侦缉长沉默了一下,说:“您的女佣人告诉我们,说您不久前刮了小胡子。说得准确点──就在谋杀案发生的第二天。这件事您怎么解释呢?”  

  “包在我的身上吧,”大侦探郑重其事地说。“不要害怕!我提防着。”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大侦探小卡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