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登录网址第二十三章,白客诞生

  晨练的音乐结束后,居委会主任弯腰关录音机。当她拿着录音机转回身面对练友们时,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了一只哈巴狗的头!尽管本小区的居民已然经历过昨天殷静变异的磨练,但他们还是结结实实地大惊小怪了一回。

  3个家庭联袂将殷静护送回孔若君家。在获悉孔若君家祸不单行被盗后,宋光辉和石玮当即决定各家分别赞助范晓莹家两万元。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出了什么事?”居委会主任发现大家都看她。

  大家又聚首商量了一番殷静的事。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你的头……”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头结结巴巴地说。

  “最近,记者少不了,一概不要见。”宋光辉对殷雪涛说。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我的头怎么了?就算变成狗头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呀!”居委会主任一直对昨天电视台不因殷静的事采访她耿耿于怀。

  “小静就这么着了?”殷雪涛发愁。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居委会主任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脸时,她的声带发出了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我觉得,既然能变过去,也能变回来。”孔志方说。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快报警!”有人说。

  “我每天来给殷静做体检,随时注意她的变化。”石玮对范晓莹说。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孔若君的房间窗户距离晨练的花园不远,他在按下“确定”键不到5秒钟后清清楚楚听到了居委会主任的嚎叫声。

  “谢谢你。”范晓莹说。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孔若君不顾一切地冲出家往楼下跑。

  “可能是记者!”崔琳提醒要去开门的范晓莹。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目睹变成哈巴狗头的居委会主任,孔若君成为花园里的一尊石雕,他没有了思维,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居委会主任的狗头。

  范晓莹只打开防盗门上的小窗户。外边是一男一女。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这回,电视台的车是和警车一起感到的。

  “找谁?”范晓莹警惕地问。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还是那位警长,他见到居委会主任后说:“又一个!”

  “这里是殷静同学的家吗?我们是电影学院招生办的。”男的掏出证件递到小窗口前打开给范晓莹审查。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警长和电视台的记者同时向居委会主任发问。摄像机疯狂摄取一切能摄取到的镜头。

  范晓莹开门。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目击者争先恐后向警察和记者描述事件的经过。

  “是这样。”女的进门后说,“我们从媒体上获悉,已经被本校录取的殷静同学出了点儿事,我们想证实一下。”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一位记者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对同事说:“你先把带子送回台里发消息,我们在这儿继续拍,你随时来拿!”

  “如果是真的呢?”殷雪涛问。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没人注意变成石雕的孔若君。

  “我们见她本人后再决定。”男的说。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孔若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崔琳到殷静的房间叫女儿出来。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范晓莹和殷雪涛看出孔若君神色不对,殷雪涛问:“若君,你不舒服?”

  招生办的人间了殷静面面相觑。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孔若君摇摇头,他的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来。

  “很遗憾,我们不能录取她了。”女的说。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孔若君想说是我害了殷静,但他没有勇气说出来。

  “为什么?”殷雪涛明知故问。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你这是怎么了?”范晓莹见儿子这个样子,慌了。

  “她这个样子,怎么到学校上学?”男的说。

  殷雪涛凑过来看。

  电话铃响了。

  “会影响其他同学的正常学习……”女的说。

  “真帅呀!”范晓莹说。

  殷雪涛接电话,是宋光辉打过来的。

  殷静扭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关上门。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你们看电视了吗?”宋光辉问。

  “你们会后悔的。”崔琳对招生办的人说。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没有,怎么了?”殷雪涛问。

  “你们走吧!”殷雪涛驱逐那男女。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你快打开电视!”宋光辉说。

  孔若君走到窗前往楼下看,他看见招生办的人出楼门后,立即被众多守候在门口的记者围住,招生办的人绘声绘色地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殷雪涛打开餐厅里的电视机,屏幕上是长着狗头的居委会主任。

  孔若君突然看见金国强混在记者群里在认真听。孔若君觉得殷静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金国强。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快去叫殷静!”殷雪涛对范晓莹说。他觉得这对殷静来说是好消息。

  孔若君开家门要下楼,范晓莹问:“你出去?”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殷静还在睡觉。范晓莹叫她快起来。

  “我看见金国强在楼下,我叫他上来。”孔若君说。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干什么?”殷静问。

  范晓莹看殷雪涛,殷雪涛点头同意。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又有一个人的头变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你快去看。”范晓莹说。

  孔若君下楼找到金国强,对他说:“你上去吧,殷静在等你。”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真的?”殷静一越而起。

  “殷静真的变成狗头了?”金国强问孔若君。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全家人包括贾宝玉都看电视。电视台的记者说,就在昨天出现人体异变的那个住宅区,今晨又出现了一例人体异变。异变者也是变成了狗头,只是这回是哈巴狗。记者还特别说,该居委会主任从不养狗。电视台采访了有关专家,以为专家分析说,很可能该住宅区的建筑中使用了放射性建筑材料,导致人体异变。另一位专家反驳说,反射性物质只会导致白血病什么的,决不导致质变头。还有一位专家甚至推测这是外星人的恶作剧。

  孔若君点头。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孔志方也打来报喜电话。范晓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

  “我走了。”金国强说。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范晓莹看了看表,对殷雪涛说:“咱们该上班去了。”

  “为什么?”孔若君问。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殷雪涛问孔若君说:“你身体没事吧?”

  “麻烦你跟殷静说一声,我对不起她。可我也实在没办法。”金国强转身走了。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孔若君说:“刚才有点不舒服,已经好了。一会儿宋智明和王海涛来。您放心吧。”

  孔若君追上去:“你这算什么?”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范晓莹和殷雪涛走后,殷静对孔若君说:“这世界上怪事越来越多。”

  “换了你,你怎么办?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结婚?”金国强反问孔若君。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是……”孔若君心不在焉。

  “如果是真爱,我会的。”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我如果对你说……。是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会原谅我吗?”孔若君对殷静说。

  “假装崇高。”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殷静哈哈大小:“别逗了,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可就值大钱了!”

  “你起码也应该在这种时刻安慰她,然后再慢慢分手。”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如果是真的呢?”

  “你很虚伪。”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我喜欢幽默!那居委会主任也是你弄的?这样吧,你再帮我弄一个人怎么样?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她对我特不好。”殷静笑着说。

  “你是一个混蛋。”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孔若君叹了口气,没人会信他的话。

  “随便你怎么说,我不在乎。”金国强走了。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殷静和孔若君一起吃早餐。殷静吃完饭后竟然用舌头舔盘子。

  孔若君怏怏地回家。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门铃响了,孔若君从门镜往外看是两个小伙子。

  “我看错了,不是金国强。”孔若君一进家门就说。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你们找谁?”孔若君问。

  殷静在她的房间大哭。刚才她听见孔若君说金国强在楼下,她就一直站在窗前看孔若君叫金国强上来,虽然她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她看懂了。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我是宋智明,他是王海涛。”外边说。

  “你们一定要看住她,她的身边要24小时有人,不要给她创造想不开的机会。”宋光辉对殷雪涛夫妇说。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孔若君打开门,4个人都做自我介绍,他们立刻就成了朋友。王海涛和宋智明没有对殷静的头表示任何惊讶,这使殷静感到欣慰。

  “我晚上陪她睡。”范晓莹说。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你俩先陪殷静玩,我和网友有点事。”孔若军对王海涛和宋智明说。

  “白天我陪她。”孔若君说。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孔若君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他同时打开电脑旁的电视机,电视台正在直播在医院接受检查的居委会主任。

  “我们的儿子王海涛现在放假在家没事,我们可以让她来陪殷静。”石玮说。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有两件事,孔若君需要进一步证实:一,既然头能换过去,为什么不能换回来?二,别人编辑的图片切换软件也能做这事儿吗?

  “我们的儿子宋智明也可以来。”宋光辉说。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孔若君在电脑里将居委会主任的头换了回来,他一边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一边按下了“确定”键。

  “智明会说笑话,殷静和他在一起不会闷。”崔琳说。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专家检查的居委会主任的狗头突然不翼而飞,居委会主任的原装头完璧归赵。在场的人大惊。电视台记者急忙向观众报道事态的新进展。

  “大家又商量了一会,决定这些天随时保持联系。殷雪涛和范晓莹心里踏实了些。孔志方,石玮,崔琳和宋光辉告辞了。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孔若君兴奋之余又纳闷:居委会主任的头能换回来,殷静的头为什么不行呢?

  殷雪涛顾不上心疼他的骷髅保龄球,他到厨房做午饭。保龄球馆来电话,问殷教练怎么一上午没露面,学员都等急了。范晓莹供职的证券公司也来电话问她干吗不上班。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孔若君决定趁居委会主任在电视上,先试试别的图片切换软件能不能换头。孔若君使用市场上出售的图片切换软件嫁接居委会主任的头,电视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无动于衷。

  “我的照片呢?”殷静发现她床头柜上的照片不见了。

  殷雪涛点头。

  “只有我的<鬼斧神工>拥有这种功能。”孔若君终于明白了。

  孔若君这才想起刚才他急着去医院看效果,忘了将殷雪涛的照片放回原处。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有人敲孔若君的门。

  “对不起,在我这儿。”孔若君将照片还给殷静。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孔若君一边通过鼠标掩饰电脑屏幕一边说:“请进。”

  “你那我的照片干什么?”殷静头一次认真看着孔若君说话。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王海涛推门进来说:“殷静哭了,你快去看看。”

  “我……”孔若君尴尬。

  孔若君再看照片。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手机登录网址第二十三章,白客诞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