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

  “是的,但它已经成废品了。”

  我想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使奥尔卡夫人免受这不白之冤。可是,维基妮娅说我是个孩子,大人讲话时不该插嘴,要是我又去搬弄什么就糟了。

  据说,路易基先生听到妈妈说的情况后很惊讶,他开始还有点不相信,后来看到了奥尔卡夫人的表,才相信了……他向妈妈表示道歉,又去请教一位有名的医生。医生诊断说,奥尔卡夫人可能得了一种严重的神经病,并给她开了一张药方。

  “什么,一块金表是小事?”

  大人们多么傲慢哪!但是,这次她们将发现,孩子们有时比她们判断得更准确,而她们总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

  ①波伦亚是意大利北方的城市,那不勒斯是意大利南方的城市,各讲不同的方言。

  昨天挨打是由于卡泰利娜乱翻我东西引起来的。她总是管那些不该她管的事。事情最终总是轮到我倒霉,哪怕是隔了很久很久的一件小事。

  我非常愿意下楼换换空气。过了一会儿,奥尔卡夫人来看妈妈。她的到来使我非常高兴。她说我长高了,有一双聪明的眼睛,此外,她还说了许多妈妈们说男孩子的话。

  ———————————

  我回答说:“我原先是准备说的,但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刚开始说这同偷窃狂无关时,你们就叫嚷着,让我对这类事不要多嘴多舌,说我不懂得这件事的重要性。我是被迫才不说话的。”

  我这时说:“老是夸大事实!……”

  后来,他们让奥尔卡夫人服药,奥尔卡夫人把这件事也告诉了妈妈。她认为医生是说她身体虚弱,路易基误会了。她觉得自己没有病,她所以服药,完全是为了让丈夫高兴。

  “住嘴!”爸爸突然说,“我马上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们聊天聊了许久。后来奥尔卡夫人掏出表来一看,说:

  她们在讲奥尔卡夫人和她的偷窃狂。真有意思!看来妈妈已经绘声绘色地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奥尔卡夫人的丈夫路易基先生了。路易基先生是波伦亚人,讲话却带着那不勒斯①的方言。他是个寡言少语的人,脾气虽犟但心地善良,特别是对男孩子很好,能够原谅我们。

  这时,爸爸瞪着大眼走到我跟前,他吓人地吼道:

  “啊,是这样的吗?”奥尔卡夫人一边回答,一边把表放回了怀里。维基妮娅正好站在她的后面,她向妈妈打了个手势,但妈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就等着她们怎么评论这件事了。

  我刚说完,一片指责和骂声就冲着我来了。

  这时,维基妮娅姐姐进来了。她认为我最好马上走开,说我太让人操心了。她说起前天晚上发生的事,她在讲这件事时自然用的又是那套夸大其词的手法,胡说什么可怜的牺牲品(她这样称呼律师的)弄不好将终生瞎掉一只眼睛。

  我觉得这件事很好玩,而且希望它变得更有意思。

  “那我们家的银瓶是怎么跑到奥尔卡夫人家去的?”

  结果,就这两件平平常常的小事,妈妈和我的两个姐姐足足议论了一个多小时,而且不停地发出“啊,”“哦!”的声音。她们还回忆起最近一次,也就是上星期一妈妈陪奥尔卡夫人到她房间里做客的事。最后,阿达对这场议论下了结论:

  今天早上,趁谁也没注意,我跑到阿达的房间里,拿走了她所有的手帕,又从餐厅里拿了一个银瓶,然后把它们藏在衣服里,走到院子中。我叫出了路易基先生和奥尔卡夫人的女儿玛利内拉,请她帮帮忙。我到了她家,把银瓶放在她家餐厅里,把手帕交给了玛利内拉,让她拿到她妈妈房间里去。这件事她马上就做了。我对她是放心的,因为她是一个很不爱说话的女孩子,能保守秘密。

  我围着桌子转,躲避着爸爸的打,并且申辩着:

  但是,奥尔卡夫人是位作家,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她说,受害者是让人同情的,但这不过是件倒霉的事。我马上接着说:

  昨天,在我复习拉丁语的时候,听到了阿达姐姐同妈妈的谈话。

  “什么!”妈妈火了,“噢!现在我才明白!现在我才弄清楚!奥尔卡夫人原来是由于疏忽才没发现表不是自己的。”

  “真奇怪!你的表跟我的那块完全一样……”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捣蛋鬼日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