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

  这些天,我没有一点时间写我的日记,就是今天我的时间也不多,因为我要上学。

  我在马拉利律师的家里。

  对男孩来说,姐姐出嫁是件非常美的事!

  是这样的,学校开学了,我要承认错误,改正缺点,好好学习,争取荣誉,照妈妈讲的那样去做。

  我说不上话来,我的思绪很乱,无法在日记上叙述昨天的情景。

  楼下的餐厅好像成了一个糕点铺——摆着各式各样的糕点。最好吃的是水果蛋糕;但包着奶油的奶油蛋卷也很好吃,尽管它的缺点是:当你咬这一头时,奶油就从另一头冒了出来。马达莱纳蛋糕也好吃,但要说到精制,还得算马林格蛋糕……

  就是时间少,我也不能不在我的日记上画上拉丁语老师的画像。他是那样的滑稽,特别是他大声吓唬学生的时候。

  昨天的情景如同一场悲剧,但不是达努齐奥演的悲剧。那种悲剧妈妈看一场都受不了,尽管姐姐们责备她,说她所以这样是因为不是知识分子。我的情况却不同,是一场真正的悲剧。这场悲剧可以取名为“小强盗”或是“自由的牺牲品”,因为我所以落到这种地步毕竟是为了给一只可怜的黄鹂一会儿自由,而玛蒂苔夫人却把它整天关在笼子里。

  吃起来我可不留情,我吃了九个马林格蛋糕,它们又松又脆,放到嘴里一嚼就化了。

  “大家安静!谁也不许动!如果我看到你们脸上的肌肉动一下的话,我就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昨天上午,爸爸到罗马来带我回家。毫无疑问,科拉尔托向他描绘了一番我所干的事,自然他没有讲斯泰尔基侯爵夫人的事和用大蒜给马尔盖塞治病的事。

  一小时后,新娘、新郎、证婚人和来宾就要从市政府回来,那时才正式开始吃点心。

  因为这些话,从上课的第一天起,我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肌肉”。我们商定谁也不许告诉他,要永远保守秘密。

  爸爸听完后,说:

  家里只剩下阿达了,她伤心地哭了。因为她看到妹妹们都出嫁了,担心自己的下场会像贝蒂娜姑妈一样。

  这些天,家里太平无事。马拉利律师的伤口快要好了,过两天医生就要给他拆掉绷带,允许他见光了。

  “我对他没办法了!”

  说到贝蒂娜姑妈,她没有来,尽管爸爸热情地邀请她来参加婚礼。她回答爸爸说不习惯坐车,说她衷心祝愿维基妮娅幸福。但是维基妮娅说,来不来没什么,只要吝啬婆能送给她件礼物就不错了。

  昨天家里来了一帮子社会党人,他们是来祝贺马拉利痊愈的。为此,爸爸妈妈还发生了一场口角。妈妈不愿意让这些“异教徒”到我们家来——她是这样叫社会党的。爸爸却相反,放他们进入律师的房间。

  一路上,他没跟我说一句话。

  ***************

  律师真让人好笑,他说:

  到了家,我见到了妈妈、阿达姐姐,她们都流着眼泪拥抱我,不断地发出这样的埋怨:

  我的日记,我又被关进房间里了,也许上帝并不愿意老罚我吃汤面。

  “我见到你们非常高兴,尽管大家都在黑暗中。”

  “唉,加尼诺!……哦,加尼诺!……”

  多倒霉啊!……我本来应该哭,但却笑了起来。因为我想起了烟囱爆炸时马拉利的面孔。他是那样的滑稽,吓得胡子都在颤抖。

  等到这些人走后,马拉利对爸爸说,他在这种场合下,能得到这么多公民的尊敬和好感,觉得很幸福。

  爸爸把我拉开,带我到我的房间里,用平静的声音冷冰冰地对我说:

  灾难是巨大的,即便我承认是我造成的也没用,因为爸爸、妈妈早就对我绝望了,说我要毁了家……不过,这次灾难只毁了一个房间,准确地说是毁了客厅。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捣蛋鬼日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