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

  我决心长大后也成为一名魔术师。

捣蛋鬼日记。  我今天上学了。但我先不说学校里的事。

  昨天,在我复习拉丁语的时候,听到了阿达姐姐同妈妈的谈话。

  昨天晚上,我在剧场里看得太高兴了。这个魔术师摩尔根真了不起!他变魔术变得真好。在整个表演中,为了发现他变魔术的秘密,我连眼皮都没有眨。虽然许多节目实在太难了,不过我敢打赌,有的我也能表演,例如煎鸡蛋的魔术、吞宝剑,还有向夫人借一块表,把它放到研钵中,然后再把它藏起来。

  我站着写字,我的屁股疼……

  她们在讲奥尔卡夫人和她的偷窃狂。真有意思!看来妈妈已经绘声绘色地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奥尔卡夫人的丈夫路易基先生了。路易基先生是波伦亚人,讲话却带着那不勒斯①的方言。他是个寡言少语的人,脾气虽犟但心地善良,特别是对男孩子很好,能够原谅我们。

  今天,我在我的小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等到我认为能变好魔术时,我将到客厅里给大家表演;姐姐和来我家聊天的客人,都要交两个里拉的门票钱。我将使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并通过表演使他们更加尊重我。

  昨天挨打是由于卡泰利娜乱翻我东西引起来的。她总是管那些不该她管的事。事情最终总是轮到我倒霉,哪怕是隔了很久很久的一件小事。

  ———————————

  为了使表演更有把握些,今天,我在院子里给我的小朋友莱佐·卡尔鲁齐奥·弗罗和玛利内拉做了一次小小的表演。

  昨天晚上,不知怎么搞的,卡泰利娜在衣柜里找到一条裤子,是我秋天穿过的。她在我的裤袋里发现一块用手帕包着的砸碎了的表。

  ①波伦亚是意大利北方的城市,那不勒斯是意大利南方的城市,各讲不同的方言。

  他们是奥尔卡夫人的孩子,住在我家隔壁。奥尔卡夫人写过许多书,她总是那么忙碌,顾不上别的。

  对这件事,卡泰利娜如果受过教育的话,就应该把东西放回原处。可是,她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马上去告诉了妈妈和阿达。她俩正在谈论这件事时,爸爸回来了,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据说,路易基先生听到妈妈说的情况后很惊讶,他开始还有点不相信,后来看到了奥尔卡夫人的表,才相信了……他向妈妈表示道歉,又去请教一位有名的医生。医生诊断说,奥尔卡夫人可能得了一种严重的神经病,并给她开了一张药方。

  门票价格是一个里拉。

  于是,他们都到了我这儿,叫我解释清楚。

  后来,他们让奥尔卡夫人服药,奥尔卡夫人把这件事也告诉了妈妈。她认为医生是说她身体虚弱,路易基误会了。她觉得自己没有病,她所以服药,完全是为了让丈夫高兴。

  “请哪位女士借我一只表。你借我一只行吗?”我说道。

  我说:“没什么,这是一件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事,而且也确实是件小事。”

  我觉得这件事很好玩,而且希望它变得更有意思。

  玛利内拉说:“我没有,但我可以回去找找看,是否能把妈妈的那只表拿来。”

  “什么,一块金表是小事?”

  今天早上,趁谁也没注意,我跑到阿达的房间里,拿走了她所有的手帕,又从餐厅里拿了一个银瓶,然后把它们藏在衣服里,走到院子中。我叫出了路易基先生和奥尔卡夫人的女儿玛利内拉,请她帮帮忙。我到了她家,把银瓶放在她家餐厅里,把手帕交给了玛利内拉,让她拿到她妈妈房间里去。这件事她马上就做了。我对她是放心的,因为她是一个很不爱说话的女孩子,能保守秘密。

  她跑到家里,拿回一只金表。

  “是的,但它已经成废品了。”

  现在,我就等着她们怎么评论这件事了。

  我带了一只小研钵,这是卡泰利娜用来捣碎杏仁和糖,做甜食用的。我把奥尔卡夫人的表扔在里面,用杵像摩尔根那样慢慢地把表捣碎。表很硬,除了表上的玻璃马上被捣碎外,表的其他部分都不太容易捣碎。

  “它是被你砸碎的?”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捣蛋鬼日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