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今天,爸爸妈妈和阿达回来了,大家脾气都很坏。

  今天在学校上拉丁语课时发生了一件事,值得在这里提一提。

  新闻!新闻!新闻!

  我申辩也没有用,反正大家的火都朝我身上撒,翻来覆去地说我是一个坏东西,是一个不肯悔改的坏孩子,好事儿到我这儿就变成了坏事。

  和我同桌的莱佐从他叔叔的商店里拿来一些粘鞋用的胶,我趁坐在前面的同学站起来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把这团胶悄悄地放在他的椅子上。这个同学名叫马里奥·贝蒂,我们叫他小脏鬼。因为他穿的那套英国式的衣服虽然很体面,可脖子和耳朵都很脏,好像一个化了装的清道夫一样。

  这一个星期里发生了多少事啊!我遇到了那么多事,以至都没有时间把它们记下来……我所以没忙着写也因为我不想潦潦草草地记下我的这些经历,我是在考虑如何把它们写成小说。

  因为稻草人的事,爸爸训了我一个多小时,他说,这种事只有我这样没有头脑、没有心肝的无赖才干得出来。

  马里奥·贝蒂坐下了。开始他什么也没发觉,但过了一会儿,可能是椅子上的胶化了,粘住了他的裤子,他感到难受,便嘟囔起来,显得很不安。

  我生活的经历就是一部真正的小说。我在回忆这些冒险经历时,不能总是重复那些老一套的话。

  这也是老生常谈,我倒希望他能说出点新鲜的话来。老是说我是没有心肝、没有头脑的无赖,难道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老师发现了。于是在“肌肉”和小脏鬼之间展开了一场好戏:

  唉!要是我有萨尔加利那样的写作天才就好了,我要写下一部让全世界的孩子读后都目瞪口呆的小说,让所有的海盗,不管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海盗都感到逊色……

  今天注定是我该受封的日子,他们封我一个不幸的外号——捣蛋鬼。所有的人都这么叫我,故意这么叫,因为他们都讨厌我。而且倒霉的事也是接踵而来,就像樱桃一样都连在一起。所不同的是樱桃受到人们的欢迎。依我说,倒霉的事最好一件一件来,否则我可受不了。

  “贝蒂!什么事?你在干什么?”

  好吧,我还是按老样子写。你,我亲爱的日记,我不会使你受屈辱的。我想,尽管我写下的东西很少有艺术性,但请你考虑到我是怀着诚挚的感情写的。

  爸爸为我吓唬维基妮娅的事把我好好训了一顿。话还没训完,亲爱的校长先生又寄来了一封信,信里详细地讲述了我在学校里搞恶作剧的事,而且把其中的一件事说得特别严重,我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我这儿……”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新闻。首先,我是在家里写的,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写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不要说话!”

  情况果真是这样,他们把我赶出了皮埃帕奥利寄读学校。这当然是非常遗憾的,但是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这又是非常非常幸运的。

  昨天,我带了一瓶红墨水到学校去。红墨水是从爸爸写字桌上拿的,这件事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

  还是让我一件事一件事来说吧。

  我总是说我是非常倒霉的,现在我再说下去。我拿红墨水到学校里去的那天,正是贝蒂的妈妈想起来在贝蒂脖子上套上个长长的浆洗过的大翻领的那天,她把大翻领套在她儿子脖子上的那一天,正巧也是我把红墨水拿到学校去的那一天。

  “不要动!”

  十四日早晨我曾有过预感,正如我曾在日记上写的那样。预感没有欺骗我。

  不知怎么搞的,我起了个念头,想在贝蒂的翻领上写点什么。翻领又大又白,而且浆洗得发亮。我用笔蘸上红墨水,在他的翻领上悄悄地写上了几句诗,他却一点都没感觉到。

  “但是,我不能……”

  我走出房门,通过一些人的脸色和周围的气氛,马上感觉到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诗是这样的:

  “不要说话!不许动!如果我看到你脸上的肌肉动一下的话……”

  我碰见了卡洛·贝契,他很快地对我说:

  不许说话不许动!

  “请原谅,我不能……”

  “大点的同学都被叫去问过话了,除了我、米盖罗基和德·布台。”

  要是“肌肉”看见了,

  “不能?不能安静?不能不动?那么,你给我站起来!”

  “没叫去的都是我们的人,”我说,“我和基基诺·巴列斯特拉!也没被叫过。”

  都得挨油剪!

  “但是,我不能……”

  “很显然,事情全部败露了。我知道,杰特鲁苔夫人躺在床上指挥,她指使卡尔布尼奥审讯。当然,他是弄不清事情真相的……我们大家约好,如果我们被提审,一个字也不回答。”

  一会儿,“肌肉”老师叫贝蒂到黑板上去写生词,大家念着贝蒂那条雪白的翻领上用红墨水写的漂亮诗句,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

  “到教室外面去!”

  “我和基基诺·巴列斯特拉也将这样。”我举右手宣誓道。

  开始,“肌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贝蒂也摸不着头脑,这情景就像上一次不知道裤子为什么粘上了胶一样。后来“肌肉”读了翻领上的诗句,立刻变得像老虎那么凶。

  “我不能……”

  就在这时,一个当差的走过来对我说:

  校长马上来了,像往常一样,他开始了调查。

  “哼!……”

  “校长叫你。”

  这时,我已经把红墨水藏到了课桌里,但校长要检查坐在贝蒂后面的每个人的铅笔盒(这是不能容忍的,因为搜查他人的东西,只会发生在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家庭里)。结果他发现了我的笔尖蘸有红墨水。

  “肌肉”哼了一声,冲到小脏鬼面前,抓住他的胳膊想把他拖到教室外面去。突然,他住了手,因为他听到了一声“嚓”的撕裂声。小脏鬼的裤子被扯破了,布条还粘在椅子上。

  我得承认,这个时候对我来讲是最紧张的时刻,我感到血液都沸腾了……但是,当我被叫到校长面前时,却又冷静了下来,而且感到很自信。

  “我就知道是你干的!”校长冲我说,“上次把胶放在贝蒂椅子上的,也是你。好啊!你小心点,我要惩罚你……”

  “肌肉”发脾气了,但小脏鬼脾气发得更大。两个人莫名其妙地互相对视着,可谁也解释不清是什么原因。

  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头上仍然缠着黑围巾,青紫的眼睛变得更凶。他站在写字台后面看着我,但不说话。他以为这样能吓唬住我。去他的吧,这只能吓唬那些胆小的人,对我可不灵,我知道他这一套。我故意在他办公室里东走走,西走走,看看书架上放满了的书。这些书有的是精装的,装饰着金边,但这些书他可能从未读过。

  因为这事,校长给我家寄来了报告书。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这时,老师火冒三丈,大声叫着:

  后来,他突然用严厉的声音问我:

  “你看见了吗?”爸爸举着信指着我的鼻尖吼道,“你看见了吗?一场恶作剧还没完,又来了一场更恶劣的!”

  “大家安静!都不许动!如果……”

  “你们,乔万尼·斯托帕尼,十三日到十四日的那天晚上,你们有一个小时不在房间里,是不是这样?”

  确实如此。但是,校长的信偏偏在爸爸为稻草人的事教训我的时候到来,难道也是我的过错吗?

  这次他没有勇气说完他那句口头禅了,因为全班同学都张大嘴巴笑着,即使老师想制止,也无能为力。

  我继续看着书架上的书。

  后来校长来了。坐在小脏鬼后面的七八个同学,一个个都被提问过。幸好,他们谁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情仍没有解决。

  “回答我!”斯塔尼斯拉奥先生提高了声调,“是不是?”

  最后,校长盯着我说:

  他得不到回答,吼得更凶了。

  “你们听着,那个干的人要是不说出来,我查出来后严惩他!”

  “好吧,我问,你回答!告诉我,你们到哪儿去了?去干什么了?”

  今天,医生替马拉利律师拆了绷带,并说,明天就可以把窗子打开一点,让房间里有点光了。

  这时,我的目光正落在靠近写字台的地图上,我看看美洲……接着又看印度。

  斯塔尼斯拉奥先生站了起来,敲着写字台,拉长了脸,瞪着我,气急败坏地吼道:

  “你知道吗?你必须回答!嗯?无赖!”

  我站着没动,心里想:

  “他发怒是因为我沉默,我是秘密组织成员中第一个被叫到他办公室来的!”

  这时,写字台左边的小门开了,杰特鲁苔夫人穿着一件压得皱巴巴的绿色睡衣走了出来。她的脸色也是青绿色的,眼睛里流着泪水。她恶狠狠地转过身来看着我。

  “什么事?”她问,“在这儿吼什么?”

  “这个坏东西不回答我的问题。”校长说。

  “让我来,”她说,“我说你永远是一个……”

  她说到这儿就停了下来。但我知道,当然斯塔尼斯拉奥先生也一定明白,她没说出来的是“笨蛋”两个字。

  校长老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跟前。她像往常一样凶,但说话声音却很低。我觉察到她是在强压着怒火。

  “噢,不回答,嗯?小流氓!那么,前天晚上是谁放走了那个像你一样的小流氓、你的好朋友巴罗佐?我告诉你,有人看见你并听见你讲话了……啊!你以为干得挺漂亮。嗯?你一跨进寄读学校的大门就造反,造谣惑众……你看,这些够了吧?你们干的无赖的勾当我们全知道了,根本就不用审你。我们昨天就通知了你爸爸,让他快把你接走。这时候他恐怕己在路上了……要是你不愿在家里待着,就把你送到教养院去,那儿是惟一能治你的地方!”

  她抓住我的胳膊,不停地摇着:

  “我们全都知道了!你惟一必须回答的是巴罗佐到哪儿去了?”

  我不回答,她把我摇得更厉害了:

  “回答!你知道他在哪儿!”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捣蛋鬼日记【必赢手机登录网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